看看十库kksk.org

赌石这些年——高分签约作品,编辑都说写得好

  • 首页
  • 上一页
  • 10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半生琉璃瓦 时间:2019-03-16 09:17
    桑姐瞪着我,她的眼泪一直掉,她扭过头去,不想让我看到她哭的样子,我没有上前去安慰她,我就伸着手,她必须走过来。
    等了很久,桑姐的怨恨都转化成了愤怒,她朝我扑了过来,不停的用拳头在我胸口砸来砸去,一边砸我,还一边发出痛恨的哭声。
    “坏,坏,你们男人都是坏东西,你也是坏东西,坏死了...”
    桑姐一边打我,一边骂我,我没有还手,也没有拉着她就,就这样任由她在我身上拍打,桑姐打了一会,她停手之后就要走,但是我一把将她拉回来,我说:“够了吗?”
    “没有...”桑姐生气的说。
    “那就继续打,打够了为止...”我说。
    桑姐很生气,说:“打你不解气,打你不撒气,哼,坏死了,你们男人都坏死了,你也一样。”
    我看着桑姐背过去,我说:“真的一样吗?”
    桑姐回头看着我,眼神里还充满了怨气,她走过来,抱着我,说:“一样,都一样,你比那些男人都坏,那些男人骗人家的身体,你骗人家的心,你比他们坏一千倍一万倍...”
    我搂着桑姐,我说:“那还要跟我永远在一起吗?”
    “要,我这辈子都要跟你在一起,做鬼也缠着你,永远都不放过你,你怕不怕...”桑姐狠狠的说。
    我笑了起来,我说:“怕,怕死了...”
    桑姐推开我,生气的瞪着我,骂我:“你坏死了,你都不知道哄我,你怎么都不哄我了...”
    我笑着说:“怎么哄都不解气,那就不哄了,回头送你个礼物你就好了。” | 1912楼 | | | |
    作者:半生琉璃瓦 时间:2019-03-16 10:47

    桑姐很生气,说:“你以为我这么好打发啊?”
    我说:“当然不是,送你瑞丽大世界怎么样?”
    桑姐更加生气了,她说:“你少骗我了,我不会在信你了。”
    我很严肃,我说:“我什么时候骗你了?”
    桑姐瞪着我,说:“你说好的...”
    我伸手挡着桑姐的嘴,我说:“那件事我必须去,不管你愿意不愿意看到,我都必须去,我无怨无悔,三天后,瑞丽大世界将会在法院开盘拍卖,我们去把他买回来,我做老板,你做鸡头...”
    桑姐听着我的话,眼神变得认真起来,跟我说:“真的?”
    我笑了一下,我说:“真的...”
    桑姐扑上来,紧紧的抱着我,欢快的在我的脸上亲吻,我抱着她,我说:“如果可以,我也不想去送死,我舍不得你,如果不是万不得已...”
    桑姐用吻堵住我的嘴,让我有千言万语都没有办法说出来,我热烈的回应着,我们彼此用热火来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以及此刻内心的真诚。
    桑姐低着头,拼命的喘息着,说:“我知道的,我错了,我不应该这么小心眼的,但是,我只是舍不得你...”
    我说:“以后不会了...”
    我们两个相视一笑,我想把桑姐抱起来,但是桑姐却拦住了我,说:“白天啊,还要招呼客人呢...”
    桑姐挣扎开,然后逃一样的离开地下室,我看着桑姐的背影,没有为难她,而是靠在墙上,看着天花板,有时候我觉得这种时刻很快乐,有时候,我觉得很累。 | 1915楼 | | | |
    作者:半生琉璃瓦 时间:2019-03-16 12:18

    桑姐有桑姐的事要忙,而我也有我的事要忙,我骑着车子,朝着附高一中去了。
    身后跟着黄帅跟陈飞,三两雅马哈的轰炸,使得瑞丽大道的人都对我们侧目,这种感觉很爽。
    到了中学门口,我很怀念这所学校,虽然在这里度过的时间很短,但是这里却给了我最快乐的一段回忆。
    天台上张瑜给我补习的时光,我们在哪里无所不谈,敞开心扉,第一次有人对我吐露真心话,我觉得很快乐,但是时光总是短暂的,我很久都没有见到张瑜了,有太多的人阻拦我跟她在一起,连见一面都难。
    但是我会打破一切屏障的。
    我在台球室门口等,等着刘裴放学,很久没有见刘裴了,她也没有找我,除了说明她生我气了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可能。
    那天铁皮让周昆抓了刘裴,让我去后山,我没有去,我让涛哥去救了刘裴,她应该很伤心,而且,这些天我一直在忙,我也没有顾得上刘裴,连打电话问她好不好都没有,所以我觉得她应该除了生气之外,还会恨我吧。
    刘裴是这样的女孩子,她绝对会恨我。
    我看到了刘裴的身影,我骑着车过去,我把头盔摘下来,她像是没有看到我一样,从我身边走过去,我追了过去,我说:“上车。”
    她瞪了我一眼,继续走,而且走的越来越快,我把车横在她面前,我说:“上车...”
    “你是谁啊?流氓?我凭什么上你的车?”刘裴很痛恨的说。 | 1918楼 | | | |
    作者:半生琉璃瓦 时间:2019-03-16 13:48

    我知道她痛恨我了,她跟其他的女孩子不一样,如果她恨谁,就会直观的表达出来,这就是她的方式。
    年轻,张狂,心机无法宣泄的痛恨,都会用直观的方式表达出来。
    我拉着她,我说:“听我解释可以吗?”
    刘裴站定在我面前,狠狠的说:“好啊,给你解释...”
    我看着她,没有任何想听我解释的诚意,就算我说的天花乱坠,她也只是敷衍我,让我放她走而已。
    “没话说了吧?。”刘裴说。
    说完转身就走,我没有拉着她,看着她走,她一定会不甘心的回头的,我了解她,因为她想要得到的就一定得到,她不会就这么甘心的失去我。
    果然,刘裴转身瞪着我,说:“你为什么不来...”
    我看着她哭了,我知道她很委屈,一个女孩子被抓起来,她喜欢的,信赖的哥哥居然不去救她,无论是谁都会伤心的。
    我说:“我有重要的事去做。”
    刘裴生气的抓起我的手,在我手上狠狠的咬了一口,她丢开我的手,生气的走了,我看着我的手,都是血痕,很疼。
    但是刘裴很快又回来了,指着我,说:“有什么,比我还重要的?”
    她几乎是吼的,她很自恋,或许在她心中,她会以为我把她当做所有,但是其实不是,不过我并不打算说出来,女孩子需要骗,特别是刘裴这种小女生。 | 1921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0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半生琉璃瓦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57天 / 跨度63天】
    • 开贴:2019-01-18 18:16
    • 更新:2019-03-23 14:06
    • 阅读:325868 回复:2266 楼主:647
    • 字数:约456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