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对不起,我活着回来了

  • 首页
  • 上一页
  • 12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草色如灯 时间:2019-05-16 09:17
    安生走后,陈洛也觉得自己的反应是有点大了,怎么说呢,自己的处理方式还是有点太过激了,前后的反差太大,也不知道安生会不会对自己有什么想法。
    不过这事情更多的错还是在于自己,可能是因为有所期待吧,所以才会那么的失落,所以情绪才会有那么一瞬间的崩溃。
    自己在之前,是真的把安家两姐弟当作自己好朋友的,现在看来,似乎好像也并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有期待,才会有失望,相对的,没有期待,自然也没有失望了。
    归根结底还是自己态度上有问题,也难怪他们会来告诉自己,让自己注意自己的态度和身份。
    陈洛伸出手来,用胳膊压着自己的额头,陷入了沉思。
    一切的烦恼也只能归类于自己还是太弱了,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啊。
    陈洛深深呼出一口气,只感觉自己的眼界也有些豁然开朗了。
    第二天一大早,因为要赶着回去夏令营,所以陈洛三人一大早就起来了,一路上三人也都没怎么说话。
    安机感觉到气氛好像有些不太对劲,但又说不出来到底哪里不对劲了。
    总感觉好像,没有以前那么融洽了,这才过去了一晚上,似乎一切都变了。
    他转过头去看向安生,发现安生眼眸深处有些困意,眼中也有着血丝,昨晚熬夜了?
    要知道自己姐姐可是从来没熬过夜的。 | 1593楼 | | | |
    作者:草色如灯 时间:2019-05-16 10:48

    以安生的脑袋,自然也很难察觉出到底哪里改变了。
    回到北大附中夏令营的时候,一切似乎也都和以前没什么区别,陈洛依旧还是和以前一样,少了林白芷的竞争,一骑绝尘。
    平时也和以前一样,练球,一连运了十几天球后,陈洛也差不多可以上场打球了,虽然有些时候并不能算是熟练,但论起技术来,竟也是要比陈泰伦要高了。
    这倒是刺激到了陈泰伦,这家伙也不打球了,跑去运球去了,所以战况就变成了陈洛和安机一块打安生。
    说老实话,陈洛的加入的确给了安生不小的压力,这压力不是来自于陈洛的实力,而是安生每次和陈洛对视的时候,总感觉身体有些不得劲,以至于常常失误,虽然没丢多少分,但也比之前单方面的吊打要强很多了。
    一切似乎都没有变,但似乎又变了,似乎,陈洛和自己的关系变得更亲密了,但好像这层亲密之间,又带着很多的客气。
    这一点敏锐的安生察觉到了,比如以前陈洛会帮安生跑腿,但会调侃两句,但现在基本上每次喝的东西没了,没等安生说话,陈洛就会跑去买饮料。
    以前安生给陈洛丢饮料的时候,陈洛接过后就会直接打开喝,而现在却会和自己说一声谢谢。
    一切似乎都变得有条有理起来了,但这种变化,却让安生有种说不出来的烦躁。
    她想要去改变这种关系,但又不知道怎么去改变……
    一切似乎变得更规矩了,更合理化了,仿佛本就应该这样,她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但这种变化,就是让她感觉到不舒服。 | 1595楼 | | | |
    作者:草色如灯 时间:2019-05-16 12:18

    而在这种不爽中,时间也慢慢向前推移,很快,夏令营的一个月也一晃而过,马上就到了要结束的点了。
    这让陈洛松了一口气,说老实话,自从那天从钓鱼台回来后,自己和安生的关系也在夏令营里面传开了。
    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了自己是安生男朋友的事情,这就让陈洛感觉自己生活在了很多目光之中,做起事来,也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那些以前和自己还算平淡的同学,竟也会过来讨好陈洛,这让陈洛有些接受不能,他很清楚,这些人是冲着安家来的,自己并没有那个资格让他们来讨好自己。
    想到夏令营结束,自己应该就能够和安家姐弟分开了,陈洛也松了一口气,这样似乎也挺好了。
    很难保证安生让自己当男朋友的行为是不是一时兴起,距离和时间,应该也会慢慢冲淡她的那种好玩的性子,渐渐的,这种影响力就会消散吧。
    两个人本来就是两条平行线,永远无法相交的。
    之所以有交集,只能说有一些巧合和错误吧,自己的身份,现在还远远够不到这个点,自己也没必要去强求自己融入这个点里面去。
    人贵有自知之明,这一点,陈洛做的很不错。
    这天上午,安生最终觉得还是不能就这样下去,虽然说不上来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样的,但这和她的初衷不一样。
    很多次她其实都想找陈洛去谈谈,但对上陈洛那双冷静的眸子时,却总是说不出口。 | 1597楼 | | | |
    作者:草色如灯 时间:2019-05-16 13:48

    眼看着夏令营要结束了,她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要说清楚的。
    于是这天中午放学后,安生并没有直接去篮球场,而是将陈洛约了出来。
    受到邀请的陈洛有些诧异,但还是听从安生的话,朝着约定的位置走去。
    到了后,他一眼就看到了正靠在柳树上的安生,今天的安生穿的很是清凉,黑瀑般的长发顺着脖颈洒下,那双如同画一般的杏目上有些茂密狭长的睫毛,伴随着眨眼,上下扑闪着,穿着凉鞋的她露出了贝壳一般精致的粉红玉趾。
    如果不认识她本人,只看形象来说,这是一个清纯的不能再清纯的姑娘了。
    “找我做什么?”陈洛笑了笑,招了招手,迎了上去。
    “马上夏令营要结束了呢。”安生低着螓首,看着自己的脚趾头,有些顾左右而言他道。
    陈洛不知道安生为什么会莫名其妙说到这个,但还是点了点头,“嗯,是要结束了呢。”
    “这些天来,咱们的合作似乎还挺不错的,我爸对你也很满意呢。”安生抬起头来,那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陈洛。
    陈洛晒然一笑,摸着自己的后脑勺,“那真是太好了,没让你失望呢。”
    “嗯。”安生心里觉得有些失落,她想表达的不是这个意思,虽然她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到底要表达什么,她只是觉得这种关系很别扭,想和陈洛说清楚。
    只是,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就好像是现在,两个人之间说话,似乎说着说着,就没什么话可以说了。 | 1599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2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草色如灯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39天 / 跨度146天】
    • 开贴:2019-01-28 10:16
    • 更新:2019-06-24 09:07
    • 阅读:383846 回复:2089 楼主:729
    • 字数:约511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