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西藏之旅后,我的狗血经历

  • 首页
  • 上一页
  • 10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马嘶鹿鸣 时间:2020-02-12 19:29
    我白了她一眼,问道:“那你说说他要干什么?”心里却犯酸,这么问说不定是自找没趣呢,也许昨晚人家两口子在床上早就合计过了,就瞒着我一个大傻冒。
    “你自己不晓得问?”
    唉,这个女人我算是彻底得罪了,张爱玲说过“通向女人内心的最短通道是阴道”,从陈莫可对我和王质两人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此言不虚。但这又能怪谁呢,我又何必跟她一般见识,问就问,我走到王质跟前,“你在找什么东西?”
    王质并不看我,专心致志地干他的事,只是嘴角吐出一个“嗯”字。
    王质的态度让我有点小受伤,“找什么?”我重复一遍,音调提高了至少八个分贝。 | | 1374楼 | | | | |
    作者:马嘶鹿鸣 时间:2020-02-13 09:25
    王质这才停下来,扭头看着,先是疑惑接着笑道:“你先别问,等找到了自会告诉你。”
    他一笑我又发不出火来了,好言道:“你告诉我,我也好帮你一道找啊。”东北有三宝:貂皮人参乌拉草。外兴安岭虽然被割让给老毛子了,也属于大东北的范畴,要说宝贝也不外乎这三样,貂皮不大可能,剩下的就是人参和乌拉草了。
    王质道:“乖,我正在工作,你先别影响我好不好?”
    | | 1378楼 | | | | |
    作者:马嘶鹿鸣 时间:2020-02-13 16:20
    切!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喊道:“到底找什么呀,人参还是乌拉草?”
    “你帮不上忙,跟在我后面就行了。”
    我还要再讲,王质生气了,板起了脸,“听我的,别问,行不行?”
    王质跟我在一起,还真没看过他生气,我一时还真被他镇住了,静静地跟在他后面,一言不发,陈莫可朝我扮了个鬼脸,一脸的幸灾乐祸,我假装没看见,心里自然十分不高兴。
    | | 1379楼 | | | | |
    作者:马嘶鹿鸣 时间:2020-02-14 09:43
    王质寻找的范围非常大,经常会骑上雪地摩托车开很远的距离,停下来,找一阵子,再开一段,反反复复,渐渐地,我看出他不像是在找人参或者乌拉车,因为他的眼光对那些草丛都是一扫而过,并未仔细搜寻,我更加好奇了,莽莽雪原,他究竟要找什么呢?还这么神秘,不跟我讲,陈莫可看样子知道,但我又不想问她,怕自讨没趣。
    一直到天擦黑,这时候车子里的油也差不多空了,王质才不得不停下来,但他看上去并不怎么沮丧,只是简单地说:“扎营吧。”
    我说:“这么冷的天,晚上说不定还有暴风雪,我们还是回去吧。”
    | | 1380楼 | | | | |
    作者:马嘶鹿鸣 时间:2020-02-14 21:15
    “车子没油了,你也不是不知道,现在除了宿营可没什么办法了。”王质说的虽然是现实,但他的表情很轻松,这说明这完全是他预料之中的事。
    “呼救吧,天虽然黑了,可以燃一堆篝火,直升机就可以找到我们。”
    陈莫可默默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我,“你呼吧。”
    “shit!”我接过一看,根本没有信号,一下午跟在他后面乱转,转到天黑还是两手空空。
    陈莫可却兴致勃勃地说:“王质,你选个地方,我来帮你扎营。”
    | | 1381楼 | | | | |
    作者:马嘶鹿鸣 时间:2020-02-15 10:19
    王质拿出两顶帐篷,不出所料,一大一小,看来今晚我又要孤枕难眠了。转头一看,王质与陈莫可正一脸幸福地扎着帐篷,你打桩来我系绳,配合默契。此情此景顿时令我有种受骗上当的感觉,一对狗男女!积累了一下午的怨气一下子爆发出来,一脚朝帐篷踢去,朝王质吼道:“你们自己过来寻欢作乐就是了,为什么要骗我过来,非要冻死在这里你才甘心啊?”
    王质一把抱住我,阻止我继续踢帐篷,“你疯啦,我什么时候骗你了?”
    我拼命反抗,“还说没有!明明说来滑雪,实际上你是来找东西的,”又指着陈莫可狂吼道:“你们两个愿意来就自己来好了,打野战、雪地战,天荒地老山枯海烂我都不会管你们,为什么把我也拽来?让我看你们好戏啊!”
    | | 1382楼 | | | | |
    作者:马嘶鹿鸣 时间:2020-02-16 09:54
    陈莫可冷哼一声,“不学无术,哪来什么山枯海烂,明明是海枯石烂好不好。”
    不就说错一个词嘛,谁急的时候没有口误啊,简直是里面挑骨头,我回道:“要你管。”
    陈莫可再次哼了一声,声音更有大,一条腿抖着,“自己不着,还好意思吃干醋!也不撒泡尿照照。”
    我大吼道:“谁不着了,谁不着了,歪瓜瘪枣,老子对你没兴趣,你才要撒泡尿尿照照。”
    ┄┄
    | | 1384楼 | | | | |
    作者:马嘶鹿鸣 时间:2020-02-16 20:09
    我和陈莫可口互相嘶骂着,口无遮拦,什么难听的话都骂出来了。不仅开口,双方都有动手的冲动,要不是王质从中拦着,我和这个女人早干到一起了。但他也只能做到将我们隔开,却阻止不了我们互骂。
    事实证明女人天生具有语言天赋,我很快就词穷,陈莫可却越骂越顺口,涛涛不绝,尤其是将我床上的无能描绘的活灵活现,令我深受打击,痛不欲生。
    我暴跳如雷,挥舞拳头,大叫道:“贱女人,我要打死你!”话虽说的凶,实际上我内心是胆怯的,来自金家的陈莫可她公公不好惹她又能惹到哪儿去!但有王质拦着,反正我打不到她她也打不到我,虚张声势倒是能撑一下男子汉的面子。
    陈莫可道:“王质,你不要拦,就凭他一个连三脚猫功夫都没有的废物,还想打死我!小赤佬,实话告诉你,我双手绑起来都能干的你爬不起来!孬种!废物!小瘪三!瓜娃子┄┄”
    王质一边拦着我,一边扭头冲陈莫可吼道:“你能不能消停两句,累不累啊?”
    | | 1385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0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马嘶鹿鸣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421天 / 跨度447天】
    • 开贴:2018-12-03 16:08
    • 更新:2020-02-23 18:56
    • 阅读:183108 回复:1719 楼主:794
    • 字数:约330千字
    • 图片: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