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西藏之旅后,我的狗血经历

  • 首页
  • 上一页
  • 114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马嘶鹿鸣 时间:2020-03-25 08:56
    王质道:“这是当然,于是由宇文室韦居中调停,提出让王车赔他一匹丝绸,这已经是很贵的价值了,但慕容翰坐地起价,非要一车丝绸。一车丝绸是什么概念,不要说只是跟他老婆睡了一晚,就是把部落里所有的女人都睡一晚也要不了这个价!王车是个商人,自然不会同意。慕容翰就说不愿留下一车丝绸也可以,那就把鸡巴留下来。”
    我笑道:“王车打死也不会干吧,这两个人临场发挥也都够狠的。”
    王质道:“你不妨设身处地想一下。”
    “如果是我的话,”我想了一下,道,“讨价还价呗。”慕容块武艺高强,打是打不过的,王车不是有钱吗,不是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这就是你跟人家的差距。”王质狠狠捏了下我的太溪穴,我痛得全身一颤,大腿根部正中间的位置随即生出一股热流,另一个部位则不受控制地变长变硬了。我惊慌地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
    | | 1452楼 | | | | |
    作者:马嘶鹿鸣 时间:2020-03-26 09:26
    王质又将手指移向了太冲穴,问道:“合篡处是否发热?”
    我一个小白,哪知道这些穴位的名字,屁股扭动着,让自己舒服一些,红着脸问道:“合篡在哪里?”
    王质指了指,笑道:“阴茎尽处,精孔与溺孔合并一路,即是所谓的合篡处。”
    我连忙道:“呵,那里啊,是有一股热流左突右窜,似乎找不到出处。”说是热流只是一种不确切的描述,并非真正的热,只是一种相似的感觉而已
    王质道:“这是督脉所起之处,现在你闭上眼,什么也不想,我会帮你引导这股热流,从合篡处流出,别绕臀,至少阴穴,沿脊柱上行,到后颈处一分为二,入两侧太阳穴,再交汇与两目之间。
    这时我的眼底仿佛受到烈火灸烤一样,眼眶剧烈膨胀,感觉眼珠子都要崩出来,可是整个身体却仿佛被定住了一样,动不了,也喊不了。这样大约扶持了2分钟后,眼内压力骤减,王质的手指引着那股热流往上入胳脑,还出别下项,循肩膊内,侠脊抵腰中,入循膂络肾,再循茎下至合篡处。
    | | 1453楼 | | | | |
    作者:马嘶鹿鸣 时间:2020-03-27 15:00
    又过了一分钟的时间,我的身体才恢复了自主性,我气喘吁吁道:“你刚才对我做什么了?”
    “放心,不会害你的。”
    我检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特别是眼睛,好在没瞎,不过也没有增加什么透视之类的功能,于是带了点恳切的味道求道:“哎,我的眼睛都差点给你弄爆了,总得告诉我一点什么吧?”
    王质道:“不是我不想说,是怕你听不懂。”
    “你说说看呗。”
    “《阴符经》上有句话,叫机在目。什么意思呢?大凡修道以见性为基,而人之性,白天在两目中,藏于泥丸,晚上则在二肾之中,藏于丹田。所谓心是枢机,目为盗贼,欲摄其心,先摄其目。这就好比弩弓之发动在机,心之缘引在目,机不动则弩住,目不动则心在。听懂了吗?”
    我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没听懂。”
    | | 1455楼 | | | | |
    作者:马嘶鹿鸣 时间:2020-03-28 09:57
    昨天发的,怎么没了? | | 1456楼 | | | | |
    作者:马嘶鹿鸣 时间:2020-03-28 13:55
    又过了一分钟的时间,我的身体才恢复了自主性,我气喘吁吁道:“你刚才对我做什么了?”
    “放心,不会害你的。”
    我检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特别是眼睛,好在没瞎,不过也没有增加什么透视之类的功能,于是带了点恳切的味道求道:“哎,我的眼睛都差点给你弄爆了,总得告诉我一点什么吧?”
    王质道:“不是我不想说,是怕你听不懂。”
    “你说说看呗。”
    “《阴符经》上有句话,叫机在目。什么意思呢?大凡修道以见性为基,而人之性,白天在两目中,藏于泥丸,晚上则在二肾之中,藏于丹田。所谓心是枢机,目为盗贼,欲摄其心,先摄其目。这就好比弩弓之发动在机,心之缘引在目,机不动则弩住,目不动则心在。听懂了吗?”
    我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没听懂。”
    | | 1457楼 | | | | |
    作者:马嘶鹿鸣 时间:2020-03-29 22:07

    王质鄙视地“哼”了一声,立刻激起了我的反击,“切,你不要说的那么玄乎,说了这么多不就是那什么眼睛是心灵的窗口这个意思,不差吧?”
    王质哭笑不得道:“也算吧。”
    接着他又背了一首诗,说是督脉循行歌,要我记下来以后自己练习:“督脉少腹骨中央,绕篡之后别臀方,到少阴者循腹里,会任直上关元行,属肾会冲街腹气,入喉上颐环唇当,上系两中央下,始合内眦络太阳,上额交颠入络脑,还出下项户髆场,侠脊抵腰入循膂,络肾茎篡等同乡。”
    诗不长,记倒是记下来了,可是其中的内容很多不明白,正要找他讲明白,他抬头看了看天,“我还是讲慕容翰吧,再不说,只怕天要亮了。”
    我无奈道:“好吧,你说吧,除了讨价还价,王车还有什么高招?”
    | | 1459楼 | | | | |
    作者:马嘶鹿鸣 时间:2020-03-30 08:58
    王质道:“王车提出要与慕容翰比箭,如果他输了不仅会自宫,也会留下一车丝绸,并反问他如果赢了慕容翰会怎么办?”
    我脱口道:“慕容翰不是神箭手吗?王车要跟他比箭,岂不是找死的节奏?”
    王质道:“慕容翰冷笑一声,想都没想就同意了,并说自己不可能输的,根本不用考虑输了怎么办。”
    我摇头道:“不对,事出反常必为妖,王车要与慕容翰比箭我不认为这是高招,只怕反而会引起宇文室韦的怀疑。”
    王质道:“所有的人都怀疑自己听错了,宇文室韦当然也疑心重重,但自始至终慕容翰身边都有自己的人,实在找不到什么破绽,就决定以静制动,静观事态发展。”
    | | 1460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14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马嘶鹿鸣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459天 / 跨度486天】
    • 开贴:2018-12-03 16:08
    • 更新:2020-04-03 09:20
    • 阅读:195727 回复:1788 楼主:835
    • 字数:约346千字
    • 图片: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