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古代农家女种田日常,男耕女织小日子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枫红叶九 时间:2019-01-31 10:33
    一大早被人从炕上挖了起来。还未待李空竹睁眼,就被人连拉带拽的强行套了件大红的粗棉交领窄袖衣裙。
    待一方清凉的井水湿帕抹上脸后,她终于意识到点什么,开始睁眼四顾起来。还不待张口,再一次被身旁那三十多岁,自称她娘的妇人给推到了一张破旧的梳妆台前。
    “柱子娘,你来吧!”郝氏见自家女儿老实的坐下后,这悬着的心总算松了一点,转头对守在外面请来的全福夫人喊道。
    “哎,好!”木板门被人从外推了开来,一跟郝氏差不多年岁的妇人走了进来。两人互相对视一眼,那妇人便移到了李空竹身后,随转头对郝氏笑道:“你放心,这有我就成了。”
    “哎!那我出去忙别的了!”郝氏抿了下一丝不苟的发髻,临走时还不放心的用眼角撇了眼过于安静的女儿。
    两人点过头后,柱子娘便从袖口中拿出一截红棉细绳出来,“开始了啊!”
    “哦!”李空竹淡淡的点了点头,眼珠子随着屋子转了一圈,便闭了眼。 人打赏 9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枫红叶九 时间:2019-01-31 10:33
    柱子娘看得愣了一下。只觉这丫头今儿咋有些不一样了?随后一想,都这步了,就是再闹也改变不了啥的,还不如认命来的好。想到这,她不由得瘪了下嘴,眼中讽刺一闪而逝。用嘴咬了一头红绳,两手撑着绳子快速的在那张娇艳的脸蛋上走了起来。
    麻麻痛痛的感觉自脸上各处传来。李空竹闭眼沉思,想着才来不到一天的工夫,都还来不及细细打量这房中摆设,居然就要嫁人了?虽说上辈子混到了二十七八也没人愿娶她,可不代表她就该恨嫁不是?
    几不可闻的轻叹了一声。伴随着脸上的痛感消失,她轻轻的睁了眼,就见柱子娘将一盒白粉倒扣了大半在手,对着她的小脸就是一通大抹。
    农家妇人的手没几个是细皮嫩肉的,这妇人的手更是有好些龟裂开的口子,她那大力的涂抹,让李空竹疼得不由得轻皱了下眉头。
    “咋地?还不甘心呢?”将半盒子的白粉扣到了她的脸上。柱子娘看了眼白得吓人的李空竹,满意的点了点头,“要说你如今的名声,有个能娶你的人,都是莫大的福气了。这大户人家里的丫头虽体面,可爬过主子床的,倒底有些伤风败俗不是?”
    她一边说着,一边又拿了胭脂出来,同样的倒了半盒在手里,双手交替的搓了搓,随在李空竹两边的颧骨上大力揉搓几下。待那红彤彤的颜色稳坐上面后,这才拍了拍手,转移阵地的又给她盘了个头,插了根细细的银簪子作固定,“行了!” | 1楼 | | | |
    作者:枫红叶九 时间:2019-01-31 10:34
    “谢谢婶儿!”李空竹看着铜境里那跟鬼有得一拼的形象,没来由的心头一松。这模样,只要不是个憨的,想来没几个人有心情下得去口。
    “嗯?哦!”柱子娘愣了一下,随赶紧的应了她的谢。见她冲自已笑得恬淡,没来由的为刚刚那番话感到心虚。想了想,她紧接着补劝了两句,“都说高门妾不如贫家妻,那赵家老三虽算不得好,可这日子都是人过出来的。这过去后,只要安心过日子,不愁得不了好。你说是不这个理儿?”
    “嗯哩!我知道呢!”
    她淡淡的点头应和,让柱子娘越发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定眼认真的看她几眼,见她正眉眼温和的与她对视。不免尴尬的搓了搓手,“我这也完了,一会让你娘儿几个进来跟你说些贴心话。”
    “好!”
    柱子娘得了她的回话,越加尴尬的不知如何自处,在衣服下摆处搓了下手,正打算寻个借口离开。正巧屋门这时被人从外推了开来,算是无形的解了她的难。
    见到来人,她心口不由一松,脸上堆了笑的道:“梅兰来了,来跟你大姐说说话,这一走,得回门那天才能看到呢。”
    “呵!”
    几不可闻的讽呵,柱子娘却恍若未闻,笑着整了整衣襟,说了句,“你们姐妹慢聊,我出去看看有啥可帮的。”
    李空竹淡笑着点头目送她走。一旁的李梅兰见到她这副模样不由得皱眉讽道:“怎么?上回吊,脑子也吊正常了?” | 2楼 | | | |
    作者:枫红叶九 时间:2019-02-01 09:38
    听了她这话的李空竹自妆台处转过身,与她对视,将她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眼。十一二岁的年岁,小模样清清秀秀。虽比不得原身娇艳白净,可作为农家女子,已算得上花儿一朵了。
    “正常了!”相较于她的嘲讽,李空竹倒是淡然。
    李梅兰没想到她会这般回答。若论以往,自已这种口气,少不得又会惹来一番唇枪舌战。可今儿……
    难不成昨儿一吊真把脑子吊好了?想到这,她忍不住的用鼻子哼了一声,都说狗改不了吃屎,谁知以后会不会想出另外作死的花样?不过……
    双手抱胸的斜睨对方一眼,张着那张绯薄的小嘴,溢出口的话尖得能刺死人,“管你是死是活,只要不死娘家,随你上哪死。”说罢,放了手,嫌恶的瘪了瘪嘴,转身快步的出了屋。既然她不闹,自已也没必要依着娘的吩咐来看着她了。
    李空竹淡漠的看着那角浅绿衣角消失在了门角处。转了身,身子正对着铜境,看着里面厚粉遮盖的娇颜,不由得苦笑一声,“你这脑子,以前是如何想的?”
    十年的卖身契约不好好遵守,偏要凭着几分姿色去爬床,若不是活契的身份,怕是早被主家打死掩埋了。
    遣回家好好呆着也就罢了,还不识趣的可哪闹腾。有人说媒嫌农家苦,想破了脑袋还想卖身,做梦都想当上姨娘去吃香喝辣。搞得最后名声尽臭不说,连带的还连累了自已的弟弟妹妹。 | 3楼 | | | |
    作者:枫红叶九 时间:2019-02-01 10:19

    这十里八村无人愿娶的。倒真应了柱子娘的那句,有人娶已算得上是莫大的福气了。既还不甘心的想着以死威胁,这一吊,也算是作到头了。
    嘲讽的勾了勾嘴角,李空竹淡然的摸了摸颈间的红色勒痕。听着院中已然热闹起来的人声,居然无一交好之人进来送嫁,这原身做人也是够失败的。
    “赵家儿郎来接亲了!”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声,紧跟着的嘈杂哄闹和喜庆的鞭炮声也随之传了进来。李空竹平放于膝上的双手开始不自觉慢慢收拢紧握起来。
    “赶紧将盖头盖了,来接了哩!”不知何时急冲冲跑进的郝氏,对着还有些发愣的李空竹吩咐着。
    李空竹听到响动,转了下眼珠,不待完全反应过来,一条厚实的棉红盖头就那样罩在了她的头顶。脚底瞬间只余方寸,这时郝氏在她身边高声冲着门边唤着,“柱子,快来背你堂姐出嫁。”
    “哎!”一正处变声期的粗嘎男声响起,随着脚步的走近,他半蹲在了李空竹的身边,“堂姐,俺背你出嫁!”
    李空竹平复了一下发紧的嗓子,淡淡的轻“嗯”了一声,上了他不宽的背脊。
    随着身下之人移动的步子,她心头没来由的慌了一下。耳边的人声越来越响。有人在那高声叫笑着,“赵家三郎,抱得动你婆娘上车不?哈哈哈……”
    “哈哈哈……”
    “儿啊~”众人嘲笑声中,郝氏开始了嚎哭,说了些过去后好好过日子之类的话。
    紧接着李柱子将人放在牛板车上,李梅兰不待人坐稳,就急急的端了盆水给柱子娘,柱子娘再交给了郝氏。
    随着“泼”的一声水声响起,代表着这个闺女从今儿个开始正式的成了别家之人。
    车轮的转动,郝氏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在耳边渐行渐远。李空竹端正着身子看着脚下的方寸之地,思绪怅然,她……真就这么嫁了……。 | 4楼 | | | |
    作者:枫红叶九 时间:2019-02-01 11:00
    车行安安静静的走了近一个时辰。到了目地,不说什么锁啦鞭炮之声,就是连着喧闹吃席的宾客也无。
    出来迎接的不过是男方同一屋檐下所住之人。来人递了一根红色布条放入李空竹的手中,有妇人大着嗓门的道了声,“老三,牵着你媳妇去堂屋拜拜爹娘!”
    于是,李空竹便跟着那扯紧的布条慢慢的下了牛车。跟进了院子,再拾阶而上。来到了他们口中所说的堂屋后,有人在身边扶了下她的手臂,温笑道:“三弟妹,跪下给爹娘磕个头。”
    随着她的下跪磕完了三个响头,一道沉着的男声响起,“先这么着吧。这热孝期间不能大办,委屈你了老三!”
    “大哥二哥也是为小弟着想。算不得委屈。”清清冷冷的低沉之音不咸不淡的溢出,瞬间令气氛冷却不少。
    有妇人上前打着圆场,扶着顶着盖头的李空竹道:“这礼成了,还是送新娘子进屋歇着吧。”
    “对对对!一个多时辰的路呢,以前细皮嫩肉的指定没吃过啥苦,可别颠坏了。”大嗓门的妇人话一出口,气氛又冷了下来。
    李空竹心中淡漠,将手中的红布捏紧。来不及多做细想,身子便跟着那牵引红绳之人抬步走了出去。
    跨过门栏刚转了个弯,后面便一声低喝传来,“不会说话就闭了你那臭嘴。”
    “你个挨千刀的,我哪里说错了……”
    随着声音渐远,前面不知何时停下脚步的男人,淡道一句,“到了!”说完,似老旧的木门作响,传来连续的‘嘎嘎’之音。 | 6楼 | | | |
    作者:枫红叶九 时间:2019-02-01 11:40

    声音过后,男人的脚步声也跟着走动了起来。
    李空竹倾耳听了一下,没有感受到手中红布的紧扯感。慢慢的将红布向手中收了收,发现布条的另一端似耷拉在地一般。这个结果,令她心中一松,一路上绷紧抿紧的嘴角也跟着向上轻微的翘起。
    摸索着了门框,借着脚下的方寸之地跨过门栏,进到屋里后,又摸索着想将门给关起来。
    听到响动的赵家三郎,转眼看了过去。再见到她所作的动作后,眉头不经意的挑动半分,带动左侧脸上密布的伤痕也跟着跳了跳,让那张本就冰冷的脸旁,显得狰狞不堪。
    李空竹将门关上后,便自行慢慢的将盖头自头上揭了下来。突来的大亮光,让她有些不适的眯了眯眼。
    待适应后睁眼,却被不远处立着的红衣挺拔男子吸引了目光。只见他面目清冷,唇薄淡粉,鼻挺拔俊秀,眉飞扬入鬓,凤眼深沉如墨。
    她想,若不是左脸那张如荆棘般错综的伤痕,毁了他那如玉的容颜。既便是个瘸子,光凭着这张白皙如雪的无双俊颜,也能让不少良家好女子点头同意了这门亲事。
    赵君逸见她没有半分怯意的盯着自已看了半响。有些不悦的蹙了蹙眉,随又似想到什么,嘲讽的勾了勾嘴角,眼中愠怒一闪而过。
    李空竹本能的感受到了他不喜,却并不在意。走将过去,将盖头直接扔过架子床顶。转了头,冲他淡淡一笑,“当家地可否帮着打盆水?”
    既他无意,那么,她脸上这厚得能吓死人的白粉,也不必留在上面了。
    赵君逸微不可察的再次蹙了眉峰。却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转了身,拖着那条断了的右腿,一瘸一拐的开门走了出去。 | 7楼 | | | |
    作者:枫红叶九 时间:2019-02-01 12:21
    见他出去了,李空竹转身坐在了那张陈旧的架子床上。
    刚一落坐,床就“嘎吱”的摇晃了一下。心下不免暗声嘀咕了句,“还真是破旧的得可以。”
    眼睛在屋子里扫了一圈。不足二十平的地方,除了一角摆了个箱柜,临窗有一张断腿小黑桌外,就再无其它多余的装饰了。
    眼珠又转动着向上移了移。见那泥糊的墙上开了如手臂粗的裂缝,连着头顶盖棚的茅草,也有好些已开始发黑陈腐。也不知,这样的房子,是如何经受住四季的雷雨冬雪的。
    将打量完。就有人来了。
    随着推门声响起,来人已轻笑着一手提着棉裙跨进了来,“三弟正烧着水哩。快入冬的天气,可别凉着了才好。饿了吧,正好煮碗面给你端来。”
    来人是一二十左右的秀丽妇人。圆润如玉盆的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虽是单眼皮子,可眼睛却是大大圆圆形。小小翘翘的鼻尖,连着有些肉肉的嘴唇,给人一种十分讨喜的形像。
    李空竹垂眼想了一下,也不知是这个家里的老大还是老二。实在是原身对于所嫁之人的不喜,连着这家人是啥样,都不想听她娘说完,就发了疯似的又哭又闹,寻死觅活的。
    张氏将碗放在缺腿小黑桌上,走过来作势要伸手扶她,“你是新娘子,万不能饿着了。虽说咱们家不是个富余的,可是老三却是个会疼人儿的,这面还是他让他二哥代话,着我帮着煮的呢。” | 9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枫红叶九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09天 / 跨度111天】
    • 开贴:2019-01-31 10:33
    • 更新:2019-05-23 09:04
    • 阅读:812803 回复:4342 楼主:1565
    • 字数:约1027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