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讲述民国第一风水世家的惊天往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青蛇随身 时间:2019-01-28 11:50
    “天干物躁,小心火烛。”苍老的声音响彻在这座小城的巷道上,古老的青石板上,只有这位打更人来回穿梭在巷道之中,他每叫上一声,就敲一下锣,然后在破旧的棉衣上搓一下手,今年的冬天,实在很不好过。
    一个小小的影子出现在他身后,打更人看了一眼脚下,大着胆子转身过去:“谁?!”
    看清这个小小的人儿,打更人笑了出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这小子还在外面晃荡,你爹也不管你。”
    眼前这个孩子,不过八岁,他紧紧地抿着嘴唇,胸膛上下起伏着,他的额头上有一道青紫,他盯着眼前的打更人,他的年纪真的很大,像爷爷一般大,脸上的褶子一道又一道,像山川横在了脸上,老了,连眼神也变得浑浊,年纪大,就一定要死吗?
    孩子吸了一下鼻子,一言不发,撒开腿就跑!
    打更人骂道:“这孩子,简直跟天生地养的一样!又和谁打架了!”
    这孩子有爹有娘,娘早逝了,家中还有父亲与爷爷,没有人知道这一家子是什么时候搬到丰城来的,但都知道的是这孩子胆子其大无比,他四岁的时候,就敢坐在坟头上,别的孩子若是坐了坟头,回家定然惊梦,这孩子回到家里,呼呼大睡,一夜平安无事。 人打赏 21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青蛇随身 时间:2019-01-28 11:51
    孩子在青石小路上一路狂奔,布鞋跑飞了,他也管不上,拖着一只鞋奔进自己的家里,拐个弯,便进了西厢房,里头,正有一个男人笔直地站在床边上,盯着床上的老人,孩子一言不发地靠近:“药店关门,大夫也不应门。”
    他一边说,一边握紧了拳头,心中仍有怒意,他虽然年纪幼小,可也知道大夫势利,看到是穷人家的孩子来敲门,才假装听不到,自己强行踹门,却被打了出来,那吐在地上的唾沫子,还有那一声“穷鬼”,伤入骨髓!
    床上的老人形如枯槁,明显大限之期将到,他干瘦的手抚着孩子的脸:“时辰到了,天王老子也拦不住,孙儿,接下来的话,你要好好地记着。”
    明明是遗言,可是床上的老人没有丝毫悲凉,他转头看着站立在一边穿粗布衣裳的男人:“把东西拿来。” | | 1楼 | | | |
    作者:青蛇随身 时间:2019-01-28 11:52
    那中年男人一点头就马上离开,没一会儿,去而复返,手上持着两个飘着香气的盒子,其中一个打开来,里面是四卷纸,每一卷都用红绳子系着,煞有介事的阵势让男孩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这四卷纸:“爷爷,这是什么?”
    “命批。”老人说道:“爷爷时日不多,为你能做的事情更不多,我没有钱财留给你,只有替你批命了。”
    父亲点头示意,男孩马上展开这四卷纸,他虽然才八岁,可是早就识得汉字,这都是父亲的功劳,他朗声念起第一卷纸上的内容:“一身骨肉最清高,早入孔门姓氏标,待到年将三十六,奈何孤心意自抛。”
    男孩毕竟年纪还小,不识得这其中的意思,父亲与爷爷都没有解释的样子,他马上展开第二卷:“气质美如兰,命运徒凄然,纵是有情人,也是镜中缘。”
    这一回,男孩有些明白了,美,只能与姑娘挂钩,这说的应该是一位姑娘。
    第三张却是一张白纸,老人摇头道:“同一个人,却批出两条命,其中一个却是空白,我实在不解,不解啊!” | | 2楼 | | | |
    作者:青蛇随身 时间:2019-01-28 11:52
    见爷爷悲怆,男孩不敢追问,拿出第四卷来,展开来:“心较比干多一窍,智比卧龙胜三分,情义若欲长久时,惊天改命不自禁。”
    二十八个字从男孩的嘴中念出来,朗朗有声不说,更有些磅礴的气势,床上的老人嘴角勾起,露出一丝笑容:“这说的正是你。”
    “我?”男孩有些错愕:“这几句话说的是相当了不得的人。”
    “爷爷的命批是不会错的。”孩子的父亲沉声说道。
    爷爷的过去这孩子并未听说过,但爷爷曾说自己七岁犯水,七岁生辰那天自己果然落入水井,险些丧命,爷爷是活神仙。
    “你这一辈子会有很多重要的人,唯有这两个,会影响到你最终的结局,最为重要。”老人强调道:“你一定会等到他们。 | | 3楼 | | | |
    作者:青蛇随身 时间:2019-01-28 11:54
    孩子指着另外一个盒子问道:“那这个里面是什么?”
    父亲将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一卷画,老人说道:“这幅画也是给你的,你要记得,盒子与画都要留着,留着!”
    老人突然大力地喘起气来,一边的汉子激动道:“爹!”
    老人摆手,无力地闭上了眼睛:“我这一辈子,只做错了一件事情,不仅害死了你奶奶和你娘,还让你们和我过着东逃西躲的日子,你若真如这命批所言,只有你可以弥补爷爷犯下的过错!”
    老人的手伸出去,却扑了一个空,这孩子极机灵,马上握住了爷爷的手:“爷爷,我在这里。”
    老人家握着手心里的小手,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头却无力地歪到一边,一滴泪从他的左眼落下来,嘴角却上扬,一幅微笑的模样,这孩子感觉到爷爷手心里的温度慢慢逝去,牙关紧咬,不让自己落下泪来……
    爷爷的坟堆前孤零零地,没有石碑,更没有焚纸烧香,父子俩已经跪一个时辰了,终于,父亲将孩子从地上扯起来:“孩子,我要告诉你一些事情,你需要牢牢地记在脑子里,但不要对任何人提起,知道吗?”
    男孩重重地点头:“我知道。” | | 4楼 | | | |
    作者:青蛇随身 时间:2019-01-28 11:54
    “你的爷爷叫杨三年,我叫杨世间。”父亲说道:“你要记住这两个名字,但不能对人提起,还有,爷爷留给你的命批和画要好好保存,尤其是那幅画,画有玄机,你若是参透了,这就是你的命,你若是参不透,也好!”
    父亲见男孩表情沉着,心中突生不舍,可是,离别终究在眼前了,他牵起孩子的手:“儿子,从现在起,你只能前进,不能回头。”
    男孩似懂非懂,却没有违逆父亲的意思,跟着父亲一路前行,郊外,一个戏班子正在那里休息,一身青色长袍的班主双手背在身后,脸上写满焦急,见到父子俩前来,眼光马上落到孩子的身上:“是他?”
    “是。”
    “不错,我就带走了。”班主一把拽过男孩的手:“你可不许反悔。”
    父亲的脸上抽搐了一下:“好好待他,我先走了。”
    男孩十分平静,好像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他只是吸了一下鼻子,就一屁股坐到地上望着父亲远去,班主觉得十分神奇:“你不去追你爹?”
    “有什么好追的?”男孩眉毛一挑:“他如果要我,就不会扔我来这里,来都来了,我为什么要跑?”
    班主愣了一下,一句话也没有吐出来,只是大力地拍了男孩的肩膀一下:“你这小子有点意思!”
    彼时,1916年,这孩子今年八岁。 | | 5楼 | | | |
    作者:青蛇随身 时间:2019-01-29 10:43
    昏暗的月光下,一老一小两个身影不断地晃动着,铁锹挖在一个小土堆上,一掀,“噗”,挖起来的土便扬在了一边,树林里的鸟儿被这动静惊得展翅高飞,鸟的暗影打在地上,让这寂静的树林更添几分诡异的感觉。
    那年纪大些的男子抬头望了一眼月亮:“造孽啊,杨砚卿啊杨砚卿,我上辈子一定是欠你的,祖宗在上,千万要饶了小辈啊!”
    “班主,闲话少说吧。”这说话的少年眉清目秀,一双明亮的眸子在月夜下格外清亮:“你最近印堂发黑,戏班子也连走霉运,想登台,戏台子塌了,登上台,一道雷就劈过来,这是异象,如果我没有猜错,一定是有人在暗中对付你。”
    班主身子一震,终于不再多说,掘自家祖坟的劲头反而上来了,终于,棺木上只余一层薄薄的土,班主扔了手里的铁锹,双手抹去那一层薄土,面色突然一惊:“不对啊,这棺盖怎么是反的?”
    “这就对了。”少年细看之下,鼻子凑上去闻了闻,面色微变:“班主,这人与你仇怨颇大啊,棺盖反转已经会让你连走霉运,此人还在棺木上钉上了龟血钉,三日之内诸事不顺,七日之内断绝香火,毒!”
    班主面色雪白,少年笑道:“不碍事,现在不过四日,尚有救,不过嘛……”
    “有什么要求,尽管提。”班主与这少年相处了五年,哪里不知道他的脾性,聪颖自不在话下,下套更是家常便饭,他不去十里洋场打混,当真是屈才。 | | 9楼 | | | |
    作者:青蛇随身 时间:2019-01-29 12:14

    “我要登台。”少年微微一笑:“头角登台。”
    头角儿,班主一怔,低头看着被人暗地里反转了的棺盖,还有那六枚黑中泛红的铁钉,咬牙道:“好,但是,你切莫砸了我们戏班的名声!”
    少年收了笑意,先将钉在棺盖上的六枚龟血钉拔出来,却没有将棺盖重新盖上,而是横向扩充了坟墓的空间,将棺盖移动了方位,班主不解:“这是做什么?”
    “转运。”少年说道。
    班主早知道这少年神神叨叨地,据戏班的其他人说,他没事就把自己关在房里,捧着一本破书瞧,又对着一幅画笑,但这少年会看风水,这几年靠着他择的几个地方,戏班子果然蒸蒸日上,直至最近,这运道一去不复返。
    在班主走神的空当,少年已经大功告成,他拍拍双手:“班主,劳烦重新盖土吧!”
    可怜这近五十岁的班主,不得不听这少年的指挥,两人随即消失在树林里,身后的小坟包上,隐隐地被一团紫气包裹住……
    “挺身,勾手,踢脚!”一位身板纤瘦的师父手里拿着一根细棍,对着面容清秀的杨砚卿号令:“明个儿你就要登台了,你纵然有天赋,可也不能丢了师父和整个戏班的脸,台下十年功,台上片刻见分晓,知道吗?”
    “自得者,必不可得。”杨砚卿响亮地答应着:“徒儿知道!”
    “师父,真要让师弟做花旦?他明明是武生的料子啊。” | | 10楼 | | | |
    作者:青蛇随身 时间:2019-01-29 13:45
    一位穿着铁灰色长衫的青年不解道。
    杨砚卿闷哼一声:“大男儿可屈可伸,花旦也好,武生也罢,我知道自己是谁就成,师兄,何必拘泥是武生,还是花旦?”
    师父赞赏地点头:“武生有你们三位师兄撑着,独独这花旦,我们戏班没有拿得出手的人物,如今南北各有名旦,要想活下去,不得不培养一名旦角,难得砚卿愿意,就看明天如何了。”
    杨砚卿闭目低头,戏班不过是隐世之地,花旦则是大男儿最好的伪装,终有一日,自己当展翼高飞。
    练完了功,杨砚卿一头扎进房里,将那考究的盒子取出来放在面前,叩了三个响头:“爷爷,孙儿给您请安了。”
    盒子里,画与命批整齐地放在一块,五年了,少年吸一口气,伸手将画展开,冷不防一阵风将窗户刮开,外面的阳光不偏不倚地照在画上,几道阴影落在桌上,少年的身子打了一个激零,画有夹层!
    杨砚卿用最快的速度将画从中间撕开,瞅见里面是一张张的书页,他立刻回身关上房门,反拴住,窗户也被紧紧地关上,不容有一丝缝隙。
    书页全部铺在了桌子上,五年了,这一缕光让这些文字重现,父亲说得对,需得自己悟了,方能有收获,将书页完全归位,却有三页入不了册,其中一张翻转过来,上面力道遒劲的三个字让杨砚卿喉间哽咽:“爷爷……”
    三页为遗笔,杨砚卿一字字地看完了,起身,点燃煤油灯,将这三页纸放在火上,片刻功夫就燃为灰烬。
    剩下的书页被拼在一起,封页上写着三个字——《气运录》!
    杨砚卿微微闭上了眼睛,明天的登台,只能成功,不许失败,爷爷的这封信与《气运录》的发现,让自己拥有了不能输的理由!
    “小鸾英你与我多亲近,可算得同心合意人……”杨砚卿一扬袖,一掩面,遮住那张倾城容颜的同时,甜柔脆美的唱腔潺潺流出,台下突然掌声雷动,喝彩声四起。
    班主与师父对视一眼,这小子,成了!
    彼时,1921年,杨砚卿,十三岁。 | | 11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青蛇随身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65天 / 跨度175天】
    • 开贴:2019-01-28 11:50
    • 更新:2019-07-23 09:49
    • 阅读:510131 回复:2234 楼主:430
    • 字数:约318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