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工作原因,我和地府鬼差们产生了交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夏有青树 时间:2019-02-14 12:07
    医院,又称生死门。
    每天,无数婴儿在医院呱呱坠地。
    也有,无数病人在医院寿终正寝。
    这里,医生护士在忙,阴差鬼吏也在忙。
    医生护士忙着照顾新生儿、抢救伤病者。
    阴差鬼吏忙着送人来投胎、带人去报到。
    我叫陈洋,盛京某医院的一名急诊科医生,每天忙忙碌碌,见过太多的生与死,偶尔,也会和同样忙碌着的地府鬼差们,来上几次接触。
    起初,我以为是因为自己工作紧张,产生了幻听、幻视,接触多了才明白,“它们”是真实存在的,很多医务工作者也都知道,只是对此心照不宣罢了,在分娩室、停尸房中,人鬼双方,各司其职,互不干扰,也算相安无事。
    直到那天夜里,我遇见了那件事,才让我和地府鬼差们,真正产生了交集。 人打赏 11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夏有青树 时间:2019-02-14 12:08
    那天,我夜班,不是鬼节,月也不黑,风也不高,没什么特别的,唯一让我感到奇怪的就是,从傍晚到午夜,既没有一个婴儿出生,也没有一个病患去世,整个医院,平静的就像一座巨大的坟场。
    要知道,我们可是三级甲等医院,规模不小,光是床位就有 多个。
    难得清闲,半夜快一点钟的时候,我正在电脑上下棋,办公室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没等我说请进,门自己开了,一个穿着蓝白条纹病号服的女孩,踮脚走进办公室,低头站在那里,她的头发垂着,遮挡住脸颊,裤腿挽起,两股鲜血顺着白净的小腿,汩汩流下。
    我的第一反应——孕妇要生了,可仔细一看她的小腹,平坦如少女,并不是孕妇,我的视线继续上移,恰好,女孩抬头,秀发从鼻翼两侧缓缓散开,露出一张灰白色的脸,大眼无神,呆呆地看着我。
    “张安琪?你怎么了?”我皱眉问,她是我昨晚抢救过的一个患者,好像是外伤,我每天接诊病人太多,不会每个人都记得,但因为这个张安琪长相,属实漂亮,才记住了她的名字。 | | 1楼 | | | |
    作者:夏有青树 时间:2019-02-14 12:09
    “嗯?你怎么了?”我见张安琪没反应,又问了一声,可她依旧踮着脚尖,站在原地,默不作声。
    “我记得……你伤的挺重啊,怎么还到处走动?”我想了半天,实在想不起来这个张安琪伤在哪儿,便随手打开电脑的患者资料库,找到她的名字,点击查看。
    里面记录的很清楚,张安琪, 岁,因车祸入院,腹腔大动脉出血,多个脏器受损,抢救无效,于昨晚 点 分死亡。
    想起来了,她被宣布死亡后,跟我一起抢救的护士们无不惋惜,说这么漂亮一女孩,英年早逝,实在太可惜了。
    等等,你死了?
    我抬起头,再细看她的脸,应该不会认错,就是她,无意中,我又发现她胸口挂着一块白色小牌子,上面写着她的名字,这是太平间里的尸体才会有的标记。
    “哦,”我恍然大悟,“你是鬼吧?”
    张安琪终于有了反应,点点头。 | | 2楼 | | | |
    作者:夏有青树 时间:2019-02-14 12:12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虽然不是第一次见鬼,但我之前见过的都是地府工作人员,他们穿着考究,模样也和人类无异,我与他们只是点头之交,并未有过交流,不知道该如何与鬼聊天。
    还有一点,我很疑惑,张安琪死了,照理说,昨晚她就应该被鬼差收走,怎么还在医院里,而且,还自己从太平间里跑了出来?
    没等我缓过神来,张安琪开了口,语气阴冷而森森:“你是急诊科大夫吗?”
    “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我定了定神,轻声反问。
    “你会做外科手术吗?”张安琪又问。
    “当然。”我笑道。
    “我一直在流血,你帮我缝一下,可以吗?”张安琪踮着脚,夹着腿,碎步挪到诊床边,宽解衣物,躺在床上,露出身体中段的一大截雪白。 | | 4楼 | | | |
    作者:夏有青树 时间:2019-02-14 12:13
    我是急诊科的,算是医生行当里的“全才”,多次客串产科大夫,所以我对于女孩的身体,不会表现出处男(虽然我也是)那样的激动,但张安琪的身体,却惊得我张开了嘴巴,实在是太美了,肌肤雪白如玉,和她的灰色小脸儿,截然不同。
    淡定,淡定,医者仁心,救死扶伤,张安琪做人的时候,我没能将她救活,现在她做了鬼,有求于我,作为医生,我理当满足一下她要求身体完璧的愿望——其实这是入殓师的活儿,谁让我是全才呢,遗体美容整形,我也干过。
    可当我戴上手套,准备拿针线的时候,却发现张安琪的小腹上,原本靠近肚脐的一道骇人伤口,居然不见了。
    “嗯?”我上前仔细查看,还用手摸了摸,冰冷如丝滑,不是幻觉,确实是恢复了。
    “怎么这么快就好了……”我嘟囔了一句,“这不科学啊!”
    “你摸那里干嘛?”张安琪语气略带不满,“伤口在下方。”
    我横移视线,扫到了她小腿上的血迹,再顺着血迹回溯,终于找到了出血源头,红皱皱的,我不禁哑然失笑:“你是在逗我吗?”
    “怎么了?”张安琪皱眉问。 | | 5楼 | | | |
    作者:夏有青树 时间:2019-02-14 12:14
    “没事,过两天就好了。”我脱下一次性手套,轻松地说,肯定是张安琪初次做鬼,脑子有些不灵光,忘了自己有生里期这事儿了。
    张安琪疑惑坐起,自己低头看看:“可那里还在流血呀,医生,你难道不应该帮我缝合伤口吗?”
    “那里怎么缝?”我苦笑。
    张安琪睁大眼睛,看了我半天,失落地吐出两个字:“庸医!”
    “……你是不是嫌这样走路不太方便?”我试着问,她点头。
    我想了想:“这样吧,你先把衣服穿上,别着凉,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可以给你‘包扎’一下。”
    “你去哪儿?”张安琪见我要走,面色有些惊慌。
    “去给你买‘纱布’。”
    “那不是有纱布么?”张安琪指着桌子说。
    “楼下超市有另一种‘纱布’卖,吸水性更好些。”我笑了笑,穿上外套出门。 | | 6楼 | | | |
    作者:夏有青树 时间:2019-02-14 12:14
    出于安全考虑,我提了一下门把手,将办公室的门上锁,再下楼去给张安琪买位生巾,顺便买了些食物,因为刚才我碰她肚子的时候,感觉憋憋的,看样子她饿了很久,只是不知道,鬼,能不能吃人类的食物。
    等下,张安琪真的是鬼吗?
    鬼到底是什么,由什么物质构成,说实话,我并不知道,也没研究过,之前,我和鬼差的几次邂逅,大部分是在地下室的停尸房中,有一次是在病房走廊里,据我观察,它们的身体呈半透明状,双肩之上,有两道若有若无的黄色或橙色气息,像是将熄的火焰一样。
    可是,刚才那个张安琪,身体却是不透明的实体,肩上也没有气息,摸上去除了触感冰凉,与人类无异,和印象中的鬼,截然不同,更像是一具行尸走肉。
    该不是“诈尸”了吧?
    诈尸,是一种科学存在,现行死亡标准为脑死亡——人的全脑机能丧失,即判定为死亡。然而,不排除在极特殊情况下,脑死亡后的人,会死而复生,大脑机能部分恢复,又“活”了过来,张安琪兴许就是这情况。
    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不过,如果是这样,那她腹部复原了的伤口,又该怎么解释?
    判定张安琪到底是人是鬼,最“科学有效”的办法,就是去太平间看看,她的尸体还在不在,如果尸体还在,那躺在我办公室里的无疑是个鬼;如果尸体不在了,十有八九就是张安琪诈了尸…… | | 7楼 | | | |
    作者:夏有青树 时间:2019-02-15 09:44
    电梯门打开,我进去,按下负二层,转身而立。
    两秒钟后,电梯门徐徐关上,就在即将闭合的时候,一道身影忽然闪入电梯,她是倒退着进来的,就好像有人在外面踹了她一脚,刚进来,她便猛按电梯关闭键。
    我定睛一看,是个美女,身材爆好,从后面都能看见她的波涛汹涌,美女穿着黑色运动服,戴白色棒球帽,一条马尾辫,从棒球帽后面的小拱门垂下,马尾两侧的发髻中,露出两片小巧可爱的耳朵,半透明的,我又看她的脖颈和手,也是半透明的,而她的双肩上方,飘着两道淡蓝色的焰,随着她有些急促的呼吸,忽强忽弱。
    是鬼。
    女鬼进来的瞬间,我感觉电梯内的狭小空间,气温骤降好几度,不由得瑟缩了一下,并后退一步,靠着电梯壁站立,女鬼回头,平静地看我一眼,又看看亮起来的“- ”,没再按其他数字。
    看来,她跟我同路,也是去太平间。
    电梯缓缓下行,我为了给自己壮胆,主动向她搭话:“嗨,您好。”
    女鬼疑惑回头,将我上下打量一番,皱眉道:“你……能看见我?”
    女鬼把我问蒙了,她就这么站在我眼前,怎么可能看不见?鬼的皮肤会呈现出半透明状态,有些虚幻,但她身上安德玛牌子的衣服,却是真实存在的,衣物并不透明,我不信阴间也有安德玛,应该是人间的衣服,被她给穿了。 | | 13楼 | | | |
    作者:夏有青树 时间:2019-02-15 10:04

    话说这女鬼的脸,虽然半透明,但长起来蛮漂亮,大眼睛、鼓鼻梁、樱桃小口,乖巧邻家女类型,尤其是她的下巴,又尖又翘,好看的就像整过容似的,难道,阴间也有了这门韩国邪术?
    “您是鬼差大人吗?”我定了定神,平静地问,不知道这个称呼是否合适。
    女鬼眉头皱的更深了,狐疑地连发三问:“你怎么知道?你是什么人?你下去干嘛?”
    鬼大人问话,我不敢不答:“我见过几次您的同事,所以猜测您也是鬼差大人,我是这儿的医生,下去太平间视察一下,这是我的工作。”
    最后一句,我是骗她的,作为急诊科医生,我没义务视察太平间,之所以跟女鬼搭话,是因为我觉得,这个安德玛女鬼差,可能与张安琪的死有关,会不会是——张安琪本该死,却没死成,鬼差大人过来抓她?
    阴间的事儿,我当然不会管,只不过好奇而已,想了解一下真相。
    女鬼微微点头,看向我的胸口,我配合地翻开外套领口,露出左胸上的工作牌。
    “陈洋。”女鬼轻声读道,居然认识汉字。
    脚下一沉,到达负二层。
    “大人,您怎么称呼?”我笑问。
    “你这个人……胆子可真不小,敢问本尊的名字?难道,不怕本尊把你带走吗?”女鬼讪笑。
    “您又不是来索我命的,我怕什么?”
    电梯门打开,女鬼瞥了我一眼,跨步而出,甩了一句:“本尊叫黄腰儿。” | | 14楼 | | | |
    作者:夏有青树 时间:2019-02-15 10:25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夏有青树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60天 / 跨度62天】
    • 开贴:2019-02-14 12:07
    • 更新:2019-04-17 12:17
    • 阅读:245295 回复:1195 楼主:458
    • 字数:约32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