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真人真事,讲讲那些不为人知的玄门异事。

  • 首页
  • 上一页
  • 5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滼洳 时间:2020-05-16 00:12
    “马上过年了,会在家里呆一段时间。你们屋离我这也近,回乡里了就过来逛。”玄叶客气道。那时离过年还有一个月,打算年后才回广东,后来突发疫情,让行程又推迟了几个月。

    “要不是看在您的面子上,我才不跟阿D回来呢!他昨晚才给了我一万,还差一万。”E不客气地朝老公抱怨。

    “钱钱钱,就知道钱钱钱,我看你钻钱眼子里了!”阿D黑着脸回怼。当着同学又是师父的面,难道还要吵一架!

    “你们两个吵架,也不全是钱的问题。”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在火药即将被引爆之前,玄叶试图转移话题。

    “对啊,请您给她看看,她为什么老是没点就着,她以前不是这样的。”阿D领教过玄叶的高深预测,那可不是一般的算卦,他也想知道为什么老婆总是火气那么爆。更何况当着外人的面,俩夫妻吵架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赶紧转移老婆的注意力。

    说到自己的事,E一下子来了兴致,迅速伸出手掌,瞪了一眼阿D,又马上转过来点点头笑眯眯地看着玄叶。

    “我看你是信神佛的,怎么现在拜神拜得少了?”玄叶开口就问。

    “我爸在以前的老房子后面修了座小庙,我从小就跟着我妈去拜神。后来搬走了离那里远,就很少回去了。走的时候我们祷告,请神灵给有缘人托梦,让附近的人继续照看打理小庙。阿D从来不去庙里,慢慢地我也去得少了。” 来自 | | | 2963楼 | | | | |
    作者:滼洳 时间:2020-05-17 12:01
    “你家门口有两棵流红水的树,你知道吧?”玄叶的预测从来不按常人的套路,思维跳跃有时让你反应不过来。

    E的思绪一下子从小时候回到现在住家的过去时,想了一下随即道:“有啊,有!您怎么看到那树的?那是两棵红椿树,前几年砍了,砍的时候像流血一样,我印象特别深!”E瞪大眼睛好奇地看看手,还在想从手掌怎么能看到树。

    “你外婆在你身边跟着。”这冷不丁的一句话把坐一旁的阿D吓了一跳,E也不自觉地往身后看了看。“她说很冷,身上湿答答的。她离世是不是跟水有关?”玄叶说普通话似的,一句一句平静地冒出来,但听的人早就鸡皮落了一地。

    “我外婆?她掉池塘里淹死了。我舅妈跟她关系不好,我们一直以为是舅妈把她推下水的。”

    “你灵感重,跟你外婆有关。她在那边过得不好,要把她超度送走。”说着玄叶亮出“鬼脉神功阴阳指”,在E手上一捏,“你身上有仙家。你是不是经常做梦,容易应验?”

    “嗯嗯,我梦见大西红柿,没多久我表妹就怀孕了;我梦见车祸,我让他不要开车,但他不听然后就撞人了……” E一下子说了好多做梦应验的事情。

    “她呀,我怀疑她是不是在我手机里装了跟踪器或窃听器。我出去见客户刚回来,她就莫名其妙问我,有没有两个人加我薇信,然后我只通过了一个。”阿D告状似的地说。 来自 | | | 2971楼 | | | | |
    作者:滼洳 时间:2020-05-21 23:24
    阿D觉得E太过敏感,而且不给他留私人空间,似乎经常背后探听他的行踪,这让他很不自在。自己手机刚加的好友,她即使是想多了也不可能知道呀,除非偷偷在他手机上装了跟踪系统,能远程打开看他手机内容。想想都可怕!然而他找不到她跟踪他的证据,只能心里怀疑郁闷。

    “你身上的仙家会给你灵感。”玄叶继续说。

    “哦,你这样说我就明白了。我外婆以前是神婆,我舅现在也是出马,我妈说我以后也要给仙家办事。难怪,是不是我外婆身上的仙家到我身上来了?”

    “你现在知道啦,不是装了监控,而是她灵感重。”玄叶与阿D解释道。

    “要怎么送她外婆走?”阿D急忙问。或许送走老人家,E就能恢复正常,他也能摆脱“被监控”的感觉。

    “做一场大型超度法事,可以把她三代九族的冤亲债主都送走;对提升自身运势也很有帮助。”

    他们简单商量了一下,很快决定做法事。虽然各有各的想法,但只要送老人家脱离苦海,都是功德无量。

    不过即使他们表达了诚意,玄叶也不能马上确定这法事就能做。还有个重要环节,就是需要在神坛上,问祖师能否通过。因为玄叶作为一名法师,只是祖师在阳间的代言人,做法事时真正帮助福主的,是请来的看不见的神仙和菩萨。 来自 | | | 2989楼 | | | | |
    作者:滼洳 时间:2020-05-22 20:45
    家里的神坛设在二楼,他们跟随玄叶上楼。刚进禅房门口,E突然手扶脑门:“有点头晕,就像晕车那样。”她退出禅房,走到二楼客厅,头晕马上缓解。神坛正神气场强大,E身上的其它信息与之不合,再加上E是敏感体质,所以头晕感觉很明显。

    玄叶上香起坛,开始问了几次都没有通过。于是让阿D和E跪在坛前忏悔,再问即刻就通过了。

    超度法事摆上了日程,他们坐下来后,阿D不忘请玄叶再看看他乡里的房子。之前远程就看到房子格局有问题,一直盼着玄叶回来现场指导好好收拾一下。

    “你房后面怎么埋了根水桶粗的木棒,你回去量一下,有一米九!”玄叶直截了当地问。

    阿D嘿嘿地笑着,对玄叶的千里眼透视眼已经见怪不怪:“我没量过,不过确实挺长的。那是之前房后的坡垮了,把一根木头埋在土里。我懒得费神去掏,就没管它了。我明天就叫几个人挖出来。”

    第二天一早,阿D就叫上那个犟驴朋友(村口大叔的儿子),一起去他家见证那段要重见天日的木头。

    犟驴的婚姻也不好,况且还有大叔的委托,作为好友阿D想开导开导他,希望他讲讲迷信,但又不好直说,只能旁敲侧击,最后看他自己的缘分了。
    来自 | | | 2996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5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滼洳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67天 / 跨度533天】
    • 开贴:2018-12-19 00:57
    • 更新:2020-06-04 10:08
    • 阅读:243964 回复:3760 楼主:306
    • 字数:约185千字
    • 图片:4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