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历史上,不会留下名字的皇帝身边的女人

  • 首页
  • 上一页
  • 9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朝歌夜饮酒 时间:2019-04-15 15:50

    看着两人互动不断,江绛心有些不是滋味,那是一种危险来临时候,精神上的敏感,和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异曲同工。
    这两人明明之前还不冷不热,如今被程伯庸夺走了救命恩人的名头,整个气氛都改变了。
    如果说之前是赵令仪之前是“我和你不熟的气场”,那么现在浑身上下都在散发着“粉红泡沫”的气场。
    这是江绛心绝对没法接受的,他一口贝齿都要咬碎了,眼睛红彤彤的,变得可怜兮兮:“疼,好疼啊——”
    那边还有一个救自己的人,只是不成功后来成了被拯救者。
    虽然赵令仪不大想和太子殿下有什么瓜葛,但是一想对方如今还算是无辜的那个,叹了口气,走到人的身边,撕下自己的边角衣服,仔细给人包扎。
    江绛心看着她那认真的神色,以及清丽的半张脸,心开始久违的跳动,他忍不住凑了过去。
    赵令仪反应很快,小小退后一步,警惕问道:“你做什么?”
    “你脸上有血点。”江绛心随口扯谎,都不过脑子。
    赵令仪信以为真,连忙擦了擦自己的脸,在听到对方说已经擦掉了以后,这才又继续包扎。
    人就在自己的身边,这是无比满足的感觉,江绎心得意洋洋的挑眉看向程伯庸,示威的意图异常明显。
    只说这人有时成熟,有时却幼稚,在这种上面争来夺取,来彰显谁更占据有利位置,可感情上面的事哪里是谁占了上风就可以的?
    说来也奇怪,江绛心是太子殿下,又因为和气好说话,身边围着不少女眷,相比之下倒是程伯庸一直冷着脸,不让人靠近。
    这两人一个身边女孩多,一个身边没有女孩,按理说该是太子殿下更懂女孩的心思,可实际上却是程伯庸更加了解眼前的局势。
    他没想太多,只是不想让赵令仪和江绛心在一起而已。
    在和赵令仪不断接触的过程当中,早就已经发现了对方对于太子殿下似乎并不感冒,前世今生出现了极大的差异,太子殿下如今就是闹翻天,也不过得到一个帮忙包扎的待遇,稍微靠近一下赵令仪,都会被躲避。
    程伯庸很淡定,因为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对方始终的不言不语,让江绛心只觉得自己一拳头打到了棉花上,根本就没什么力气,他极为的不高兴,扭了扭身子。
    赵令仪秀眉微微一蹙:“你不要胡乱动,我正在包扎伤口。”
    江绛心顿时哑火了,嘟囔道:“我疼。”
    她立马让自己包扎的动作更加的轻柔,太子殿下还来不及高兴,她那边就已经包扎完毕,立马就躲得远远儿的。
    江绛心心里面横梗着一头怒火,估计谁靠近就会将谁燃烧殆尽。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他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偏偏是程伯庸,有个半圣父亲的程伯庸。
    即便是太子殿下又如何,总比不过背后真正的实权。
    他不过就是个傀儡。
    89 | 822楼 | | | |
    作者:朝歌夜饮酒 时间:2019-04-16 08:06
    正值晌午,炙烈的阳光劈头照下来,是层层枝叶也挡不住的炎热。程伯庸见赵令仪的脸色略微好转,心情也放松了许多。他将长剑靠在树干上,换了个舒服的坐姿,摘了片树叶含在嘴里,含糊地问道:“你要不要睡一会?”
    赵令仪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困。她受了剑伤,虽然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但还是火辣辣的疼。血渍混杂着冷汗打湿了衣裳,现在露天而眠恐怕会感染风寒。男子健壮故而没有什么影响,但她从很早以前就感觉到阵阵寒意了。
    程伯庸见她拒绝也不勉强,头枕在树干上闭目养神。倒是江绎心看不惯他这动动嘴皮子的行径,将自己的外袍脱下来铺在树边,招呼着赵令仪过来坐,眼睛却望着程伯庸,侃侃而谈:“某些人呀就会说说,女孩子那么娇贵,哪能直接就席地而坐?”
    程伯庸微微一怔,倒是没有马上反驳,埋头沉思。
    一本正经的回想了半天后他发现,自己还真把赵令仪看得太糙了——
    直接就地休息是跟随在他身边的那群士兵才具备的素质。
    而赵令仪显然跟那些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不一样。
    程伯庸摸摸鼻子,往赵令仪那儿看去,谁知道对方也正在看自己,不禁轻咳一声,别扭的移开了目光。
    赵令仪不好意思回绝江绎心,但太子殿下的衣袍岂是能随便坐的,当即露出一丝苦笑,客客气气的道:“谢太子殿下厚恩,不过臣女已无大碍,并不觉得疲乏,殿下还是顾好自己身体要紧。” | 823楼 | | | |
    作者:朝歌夜饮酒 时间:2019-04-16 09:36

    江绎心听出了她婉拒的意思,有些恹恹的垂着脑袋,闷闷地哦了一声。不过低落了片刻他又想,好歹这也算赵令仪的关心啊,弯了弯眼睛,江绎心又变得神采奕奕了。
    他这番表情变化落入程伯庸的眼里,后者暗自感慨,太子殿下果然还是那个骄纵的性子,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东西,就会千方百计的拽到手里,不管别人愿不愿意。
    三人正说着话,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鼓点一般重重的敲打在每个人的心上。
    赵令仪循声望去,只见一群骑在马背上的人影正由远及近,朝着这边疾驰而来。这些人身着统一的黑色制服,垂下来的兜帽盖住半张脸,平添几分诡异。队伍的最后随行了一辆大型马车,绣工精致的面料在阳光下金辉涌动,一看便知十分华贵。
    为首的那人与众不同,头顶发髻一丝不苟,一袭湖蓝色官袍不怒自威,衣摆上的苍鹰图案随着动作昂首摆尾,一副仰天长啸的姿态。男子面容冷峻,远远瞥见赵令仪等人更是连抽坐骑三鞭,卷起的黄沙一如腾腾而来的杀气。
    所到之处,草木尽数弯折。
    赵令仪心中寒意顿生,下意识地看了程伯庸一眼,发现他也是一脸严肃,将剑悄然握在了手里,对着她投去一个安抚的眼神,赵令仪无声地点了点头。
    江绎心也被这紧张的气氛所感染,将外袍迅速地披在身上,有条不紊的系着扣子,一面牢牢地盯着策马而来的人群。 | 824楼 | | | |
    作者:朝歌夜饮酒 时间:2019-04-16 11:06

    楚赦匆匆赶来,却只见到了倒在血泊中的爱女。他顾不上向程伯庸和太子请安,颤抖着双手将楚盈思抱在怀中,双目赤红,看着赵令仪,“今日你杀我爱女,我便要让你血债血偿!”
    赵令仪垂下眼眸,一言不发。
    程伯庸冷笑一声,站在楚赦面前,似是无意的将赵令仪和楚赦隔了开来。“楚大人,你家下人想必早已告诉了你,杀你女儿的人是本世子。楚大人又为何一上来就责问一弱女子?”
    程伯庸此言一出,楚赦的脸色登时就变了。他面色铁青,强硬的开口:“世子是要故意偏袒这女子么,老臣深知世子刚正不阿,定做不出残害小女一事。而这位赵令仪与小女一向不睦,又私自约小女来到这荒郊野外,痛下杀手,其心可诛,愧对文人傲骨!”
    楚赦从属下口中听说了事情经过,自然知道楚盈思是死于程伯庸之手,但异姓王的势力何其庞大,一个楚家不过是以卵击石。他只能先假意不知情,将罪过扣在赵令仪的身上。一来好给程伯庸一个台阶下,不与楚家撕破脸;二来先拿最弱的赵令仪开刀,告慰女儿在天之灵。
    程伯庸看着楚赦,并没有因为对方将他撇清关系而高兴,墨眸微眯,带着审视的意味:“楚大人,看来你手下的人并没有跟你说清楚。”
    他俯下身,看着楚赦的眼睛,正色道:“其一,是楚盈思约赵令仪前来,并暗中派了人埋伏在此地,如果不是我侥幸赶到,赵令仪恐怕已经遇到不测。” | 825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9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朝歌夜饮酒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69天 / 跨度81天】
    • 开贴:2019-01-31 11:03
    • 更新:2019-04-23 09:19
    • 阅读:226578 回复:969 楼主:542
    • 字数:约357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