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有图有真相,只讲真实经历,持续更新

  • 首页
  • 上一页
  • 2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紫竹林音1666 时间:2019-05-13 15:28
    这里人招待客人,除了一般都有的新茶果品,还有就是吃饭。不管客人什么时候来到家里,主人都要下厨以示热情。这不我们刚在院子里坐下,W的老婆就进厨房忙开了。

    本来歇一会,就要开始做事,下午还有其他安排。但考虑女主人一时半会忙不完,那我们就嗑瓜子剥橘子唠嗑,了解一下“风俗民情”。

    房屋大门敞开着,刚才一下车,大家就不自觉地被堂屋里色彩斑斓的艳丽吸引。堂屋正中墙上是一幅两米高一米多宽的红底彩色观音画像,画像两边是一副红底对联。一整面墙的大红色,很抢眼!

    其实家里挂观音很正常,不管是画像、雕像、艺术品,都很常见。特别的是,在观音像距离天花板二三十厘米的白墙上,贴了一排的符文。泛黄的符纸像帘子般垂挂在观音像上头。符纸底色原来应该是彩色的,因贴的时间久了褪色,衬得红色更加鲜艳。

    排符的两边,贴着用正方形红纸尖角朝上画的符。每个房间门上头、每面墙靠近天花板的位置,都间隔一米贴一张长条形的红底符文。人站在堂屋,就感觉头顶上被贴了一圈。

    这种贴法,四五年前在汉中的另一个村里见过。那里每家每户不仅要贴屋里,还要在外墙上,用小对联尺寸的黄、蓝、黑等几种颜色的纸条,写上黑字贴一圈。我们常年在广东,很少见像这样往自家墙上到处贴符的,就算有,也只是在入户门口或灶台或小小隐蔽地贴个,而不是像这样贴的夸张像灵堂。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但贴那么多,我看着身上都起鸡皮,不敢进去,就远远站门口。 来自 | | | 1147楼 | | | |
    作者:紫竹林音1666 时间:2019-05-15 23:40
    观音像下面神桌上,供奉着一樽红色的宽面牌位,牌位上工整地写着几十个仙家的名字。玄叶看了看牌位说:“你跟我们还是同行啊?”

    W笑呵呵地摸摸头说:“我妈以前是神婆。”

    “你怎么不给自己收拾一下。”

    “我也就给人请请神送送鬼,不懂风水、道法。我认识很多神婆,能问问事,但大的事情就不好处理。我妈做神婆,我爸一直不愿意。刚做了两年,我妈就突然去世。后来那仙家又附在我老婆身上,说是等她五六十岁后出马。”

    说起他妈,W就像讲神话故事般绘声绘色。看他一脸的平静,很轻松很自然地讲着最平常的家庭往事,我们几人却听得睁大眼睛!

    说是同行,但不同人不同领域做的事情不一样,经历当然也不同。

    在W十几岁的时候,他妈老是生病住院,反反复复近十年,医生怎么看都看不好。后来问神说,他妈体质适合出马,要出马身体才能好。但W爸死活不愿意,他只想平静地过正常日子,不想家里弄得神乎鬼乎的。

    W爸的强硬态度,把仙家惹毛了,直接上W妈的身说话:“不出马就让她一直生病,让你儿子也成不了人。”儿子结婚成家,就叫成人;成不了人,就是结不了婚。难怪W那时候感情不顺,村里的年轻人都结婚生子了,自己二三十还一直单着,原来跟仙家有关。

    W爸不信那个邪,“儿孙自有儿孙福”,等缘分到了,自然就结了,哪里是看不见的所谓仙家说了算! 来自 | | | 1155楼 | | | |
    作者:紫竹林音1666 时间:2019-05-17 00:24
    忽然有一天,W妈在地上打滚,当了一辈子的农民,竟然一夜之间会耍拳了!这是哪个武将附体吗?吼吼哈嘿,我是二郎神……明明是W妈,口里却说着粗犷的男声,还是一口浓重的四川方言。粗腿肥腰的W妈,瞬间灵活地出拳踢腿翻跟斗,声音洪亮、动作滑稽,把全村人都吸引过来看热闹。W爸吓得手脚并用上前要制止。一个庄稼汉哪里是“二郎神”的对手,一根手指头就把他顶得跌出老远。

    女人样的“二郎神”耍拳,村里人看得哈哈大笑。正当人们看得起劲,“二郎神”突然大拳一收,在胸前解起扣子来,麻利地把外套一扔,又脱了件毛衣。正要继续脱,W爸闪电般跪倒在W妈面前,哭喊道:“大神啊!你别脱了,我老婆会冷的,有话好好说,好好说。”还好当时是冬天,W妈里里外外穿了好几件,可能是“二郎神”耍拳热了,脱衣服凉快凉快。

    村民们这才反应过来,这是要表演“脱衣秀”啊!这大冬天的,W妈一会耍拳,一会脱衣服,中邪了吧,还是脑子坏了?有人笑着,有人小声议论着。

    “二郎神”听了W爸的话,好像忽然想起,自己是在别人身上。刚才活动筋骨,太过兴奋,什么都忘了;现在整个人舒坦,才终于消停。

    没过一会,W妈又突然大大咧咧骂道:“你走开,这是我看中的弟马,别跟我抢!”W爸一听,瞬间想撞墙!这不是W妈的声音啊,这又是哪位大仙上身了? 来自 | | | 1161楼 | | | |
    作者:紫竹林音1666 时间:2019-05-17 15:53
    顶一下 来自 | | | 1165楼 | | | |
    作者:紫竹林音1666 时间:2019-05-17 23:52
    “求求你们别再折磨她了,她身体不好,吃不消啊!”W爸赶紧作揖跪拜,希望大仙赶快离开。

    “她的体质非常适合出马,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你让她出马给我办事。”说完立马又像对另一个人说话般吼道,“我是本地的菩萨,你一个四川的跑来这跟我抢弟马!赶快离开!”

    “是我先看上的!”W妈瞬间变成前面的四川男人口音,说着还凶神恶煞地挥起拳头。

    “这是我的地盘!”菩萨的声音再次响起,浑厚而且铿锵有力。

    W妈像话剧舞台上的口技演员般,一人饰两角,秒变口音、表情、动作。看似自己与自己对话,有时还两只手打架。W爸看得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村民们更是不愿离开,戏班子唱戏都没这么精彩!

    不知过了多久,W妈突然浑身虚脱,瘫软在地上。村民赶快帮忙,把W妈抬床上休息,还叫了村医。

    医生说W妈身体没事,只是有点劳累过度,神经衰弱。休息几天就好了。

    三个魂识挤在一个身体里,自顾自的还冲突打架,那身体能受得了吗?平时你的身体住着一个你,有时都乏得似有千斤重,更何况几个你轮番上呢。 来自 | | | 1170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紫竹林音1666
    • 来自:天涯-未知学院 前往来源
    • 【活跃170天 / 跨度227天】
    • 开贴:2018-12-08 11:53
    • 更新:2019-07-23 16:06
    • 阅读:36215 回复:1949 楼主:209
    • 字数:约125千字
    • 图片:5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