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现在大环境下,论当老板是最有风险的职业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ontheway2013 时间:2018-04-10 14:31
    昆山公检法、苏州中院、省高院,你们肆无忌惮官官相护制造冤假连环错案,十多年来我们经历了二十多个冤案,害的我们倾家荡产颠沛流离,被淮安地痞无赖打成轻伤一级伤残十级,你们包庇纵容不处理,枉判的冤案你们还要收紧执行, 让这几个杂碎继续威胁我们的人身安全,你们让我们被重重缠绕其中无法脱身受尽苦楚煎熬,让仇恨和冤魂在这世间漫延,这笔债你们要如何还?!
    昆山的各级部门,你们吃拿卡要,吃人不吐骨头,你们双手沾满了P民的血泪,比吸血鬼还要残暴无人性!
    昆山市长大人、检察院领导、公安局领导、法院领导:您们需要关注下我的投诉和控告吗?
    你们能花个十几分钟把下面的文看完吗?
    我说的都是事实,都有证据证明,昆山公检法那里也都有案卷可查!!
    我也不怕你们继续迫害,我早就做好了随时同归于尽的准备。
    我不再害怕和逃避,如果不能安好地活着,那就遵从自己的内心!

    先讲讲与淮安地痞无赖曹开锦的四个案子。
    2011年曹某与我先生作为股东共同注册了昆山吉尔家具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50万元,为实际出资。
    在用工荒和各级ZF部门吃拿卡要和全面司法腐败等重压下,遭遇重重危机和打击之后,吉尔公司于2014年关停工厂。
    彼时公司账面已亏损至少60万元(不含法院判决的),经劳动所裁决或法院判决并执行的外债就有近9万元。
    其时我们跟曹某提出对公司进行破产清算,曹某不同意,用各种卑劣无赖手段来要挟威胁我们。
    在2014年6月11日我跟他人合伙注册了另一家公司天尊家具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50万元,所有股东均未实际出资。
    在曹某多次纠缠和要挟下, 2015年8月我被逼将我天尊公司的10%的股份转给了他,他也并未实际出资。而天尊公司到目前为止经法院判决的外债约80万元,账面亏损大概是60万元(不含法院判决的冤假错案中的执行金额)。
    因为某种原因,同时,我与曹某共同注册了另外一家公司(拓扑山公司),我和曹某为股东,公司向我赊欠机器设备原材料进行了生产,后遭遇危机在公司仅成立了19天后,将公司仓促转让给他人,向我赊欠的机器设备原材料随着一起转让。后几经周折我拿到转让款。
    随后曹某以他是股东占比51%为由要求分配该笔转卖款,蛮不讲理百般威胁欺凌读书人出身的受害人。
    为了夺取设备和原材料的出卖款,曹某枉顾国法纲纪,公然采取暴力胁迫的手段。在2016年的2月23日(正月十六)下午4点多在我居住的小区门口埋伏4个肥壮之人(3男1女),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将走出小区毫无防备、手无缚鸡之力的我残暴打伤,致我右膝关节严重损伤,后经核磁共振确诊韧带断裂半月板破裂,后在上海做了手术,法医鉴定为轻伤一级,第一次医疗费近八万元。事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两年多了,到现在还不能完全正常行走(不能交替上楼梯、不能快走和跑步、不能弹跳等)。
    事发时有报警,对方4人有去派出所,当天兵希派出所将4个恶徒释放,没有追究他们任何责任,而我经核磁确诊为韧带断裂半月板破裂去上海做了手术,手术后法医鉴定为轻伤一级,同时我们有递交对方承认打人的手机录像给派出所。派出所声称破案后在2016年8月尾将案件移交给检察院,而检察院最后又将案件打回给了派出所说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要继续侦查。
    我能下地后前前后后去了派出所和检察院无数次要求追究施暴者责任,到现在还是没有任何结果!!!
    而暴徒曹开锦不放过每一次继续威胁我们人身安全的机会!!我们随时会被他再次攻击!!
    当我在病床上受尽煎熬痛楚辗转反侧之时,曹某接着串通他背后的关系 – 苏州和舟律师事务所的主任王志敏,于2016年5月向昆山法院起诉要求分割我赊欠给公司的机器设备原材料的转卖款,而他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他有出过一分钱,甚至连注册资本他都没有出– 事实上他确实一分钱都没出。而我有一连串的有效证据能证明这些转卖的机器设备原材料是属于我的。但昆山法院邹军还是不顾证据和事实枉法裁判,支持对方诉请!
    即便我没有证据能证明这些机器设备原材料是我的,邹军也不能光凭对方的一面之词就做出如此不公平和荒谬的判决,一个公司转卖掉后,即使有回收转卖款,也应该先对公司的债权债务进行清算,股东方才可以从剩余中按股份占比来分配,怎么能不看缘由不问青红皂白就直接把它分配掉了呢?更何况对方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他出了一分钱,而且曹某也在庭上当庭承认这些机器设备原材料来源于另一家公司,也即承认他没有出一分钱。
    而在我被曹某纠集他人打伤右膝做了手术躺在床上无法下地行走,昆山法院原定的2016年6月1日开庭我无法出庭,在与该案一审法官邹军通话中,邹军不顾我被对方野蛮打伤的事实,强硬地要求我给对方打电话调解。这明显就不是保持中立、尊重当事人的做法和说法!!哪有被人野蛮残暴打伤还要屈膝向施暴方主动请求调解的道理?!
    请各位看官注意:我对我上述所有说法负全部责任,而且我也有充分的证据来证明我所说!!
    被打伤后,我每天活在煎熬中,为申冤奔走!!而被对方律师勾结法院枉法裁判后,我更是如坠冰窟,彻底绝望!!身为一个211大学毕业的本科生,一个文弱的女子,一个在昆山生活了快20年的新昆山人,却被淮安一个曾经的村官勾结充当掮客的律师和公检法,人格尊严和身心都遭受百般蹂躏践踏,走投无路,求告无门!!而公检法都沦为了帮凶!!
    苏州和舟律师事务所的王志敏,昆山兵希派出所,昆山的公检法们,为了曹某和杨泼妇这样一对人格品性非常低劣的暴徒,你们运用你们的腐败关系网,将良善之人困在其中逼到绝路,你们,至于吗?你们,又值得吗?!!
    (一)、刑事案件
    2016年2月23日被打
    后续大致事情经过如下,其间有不停信访,但各级信访部门形同虚设,推诿踢皮球,没有一个真正办事的。
    被打当日晚上在派出所我疼痛难忍,在我强烈要求下,兵希派出所送我去友谊医院,拍了X光片。
    路上送我去医院的辅警告诉我要去人民医院做核磁共振,要排期一个月。
    16年2月24日去人民医院,医生要求做核磁共振,排期到3月22日
    16年3月22日在人民医院做核磁共振,23日拿到结论:韧带断裂半月板破裂。
    当日对方4人中的二人(曹杨二人)有跟踪至人民医院缠闹威胁,我老公有用手机拍下对方二人缠闹的场景,这段视频在我被鉴定出轻伤一级后我们有刻成光盘交给派出所,在2017年我去信访时昆山检察院提出要求鉴定,然后17年的9月鉴定结果出来(完整真实未被剪辑)
    录象中对方说:
    曹某:你说腿啊,腿出了问题我们负责。
    杨妇:腿出了问题我们责任我们承担,不行嘛,我们不说孬种话。
    杨妇:腿有毛病我们肯定管,你鉴定出毛病我们承认你。

    16年5月11日我在上海做了韧带重建半月板切除手术
    16年6月17日公安部法医鉴定结论是轻伤一级
    16年8月29日派出所声称破案(有网页截图)后将案件移交给检察院,打人者之一杨妇被拘留。
    16年9月2日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要求兵希派出所补充侦查,杨妇被放出。
    16年12月28日进行伤残鉴定,17年初结论出来为伤残十级。
    17年1月 去昆山检察院信访,被告知我们提供的视频要经过鉴定才能作为证据。于是要求向派出所提供手机视频进行鉴定。第一次被崇山宗告知无法鉴定,第二次被告知不受理。
    2017年3月30日在昆山论坛上发贴,http://www.ksbbs.com/read-htm-tid-5398871.html外地地痞在昆山横行霸道,我遭遇合伙人暴力胁迫殴打致伤维权无门,浏览量16万,后帖子被屏蔽。
    17年8月29日手机视频第三次鉴定结论出来:真实完整无剪辑。
    17年9月2日打人者之一杨妇被解除取保候审,派出所说案件没有撤消。
    先后向昆山公安局、昆山检察院控告投诉兵希派出所渎职不作为包庇纵容犯罪,均回复说兵希派出所没有问题
    2017年12月12日向苏州检察院、省检察院、昆山纪委、苏州纪委、省纪委寄出检举信,均如泥牛入海。
    (二)2017年11月21日我去昆山法院立案就曹某夫妇二人纠集其它二人围殴致残索赔案,收到传票,将于2018年4月11日开庭。
    (三)、股权纠纷案件
    曹某2016年4月起诉要求分割转卖款。
    代理人:王志敏 汤芳芳,其中王志敏是昆山和舟律师事务所主任,也是淮安人
    第一次传票2016年6月1日开庭,因我当时被曹某带人打伤腿做了手术无法下地而改日开庭。
    第二次开庭2016年7月1日
    2016年10月20日 昆山法院作出民事判决 (2016)苏0583民初6507号 黑法官 邹军
    2016年11月11日我上诉至中院
    中院2017年2月21日开庭
    2017年6月12日中院给出判决 (2016)苏05民终10180号
    中院审判长 朱劼纯 杨俊生 夏玉琴
    因此案我上了法院黑名单。
    2017年9月30日左右向高院申诉,高院当日说先要让中院复查,多方反复催促
    2018年1月30日才收到中院释明函
    我于2月6日回复中院要求继续向高院申诉。
    现正等待中院将案卷材料递交高院。
    (四)、向曹某索要帐本案
    2017年3月6日昆山吉尔公司向昆山法院提出吉尔破产申请。
    2017年9月25日开庭
    2017年10月 10日昆山法院给出裁定 (2017)苏0583破申8号,裁定因不能提供公司账册及凭证,不受理破产申请
    传票上载明审判长为洪巍、张若、 华渊 ,可开庭时实际出庭的只有法官助理欧平。
    2017年11月21日去昆山法院立案,要求曹某归还吉尔公司账册凭证以便吉尔公司能申请破产清算。
    2018年2月28日开庭,等待昆山法院判决。

    关于跟曹某的纠纷,虽然我认为,光就拓扑山公司转让而言,从公司债权债务关系来讲,以及从曹某未出过一分钱(包括注册资本以及购买原材料机器设备等)的角度来看,显然曹某是不应该分得原材料机器设备的转卖款的。
    但如果非要把吉尔、天尊公司关联起来的话(吉尔公司曹某一直是股东,天尊公司在他拿走吉尔公司账册凭证并多次威胁纠缠下,被迫于2015年8月将天尊公司10%的股权转给他),曹某既然做了股东,且不论他是否有实际出资,他都应该跟其它股东一起承担亏损!这才是法院断案的基于人伦和法律公平正义常识的基本逻辑。
    另外,吉尔公司经法院判决的外债约9万元,另外账面亏损至少60万元(不含法院判决的),而天尊公司经法院判决的外债约80万元,账面亏损大概是60万元(不含法院判决的)。
    在瓷国公检法肆无忌惮地制造冤假错案迫害掠夺宰杀小企业主的时候,曹某作为利益共进退的股东,目睹我们被工人、政府各级部门和房东联手欺压苦苦挣扎求生存,他不但不跟我们同心协力,反而跟我们的对立面勾结背后捅刀子,拿走公司账册和凭证,公然采用暴力威胁并残暴打伤其它股东,这样一个人格品性卑劣之极的暴徒,昆山法院邹军居然枉判他得到转卖款以让他能拍屁股走人,公安局检察院对他打伤无辜良善之人的行为不予追究,他拿走公司账册凭证致公司无法破产清算注销,让公司其它股东背负十几起冤案所导致的重重债务承受公司所有的亏损,被冤假错案缠绕不得脱身,随时会被公检法关押被曹某再次人身侵害,如置身地狱,这是哪门子的狗屁法律,这是何等黑暗混账的社会!!!
    人打赏 16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ontheway2013 时间:2018-04-10 14:34
    除了前面文中所写的被淮安地痞曹某与昆山公检法联手迫害产生的4个案子外,十多年来我们还有如下所述的遭遇和冤案。

    昆山公检法制造冤假错案,中院高院官官相护,各级部门吃拿卡要,让昆山成为了人间地狱。
    这里是江苏昆山,号称为中国百强县之首的昆山,而对于没有钱没有关系的P民来讲,这里却是地狱!
    很久了,象是走在刀尖上,又象是要溺水而无力爬上岸的人,被绝望和愤怒仇恨包围,却又无可奈何地活着。
    当迫害步步逼近觉得窒息得无法呼吸的时候,至少我要发出自已的声音,告诉人们我们经历了什么,告诉人们我们所处的是怎样的人间地狱式的丛林社会!

    | 1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ontheway2013
    • 来自:天涯-经济论坛 前往来源
    • 【活跃221天 / 跨度714天】
    • 开贴:2018-04-10 14:31
    • 更新:2020-03-25 10:39
    • 阅读:29129 回复:456 楼主:345
    • 字数:约100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