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来鬼话摆玄龙门阵,讲讲我自己亲身经历和听说过的一些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时光的碎屑 时间:2018-10-23 03:02
    我从小就对子不语乱力怪神一类的事,特别感兴趣。

    从小和老人街坊邻居们一聊天,总喜欢缠着别人讲这类故事。

    当然讲故事的人也总是言之凿凿,说自己讲得故事都是某年某月某日发生过的。我也不知真假,但是姑且相信我在这里讲述的我少年时光听来的那些玄妙怪诞的事,多而不少,还是有些根据。不管是扑风捉影也好,杯弓蛇影也罢,因为我自己也有不少很奇怪的经历。

    茶余饭后,欢迎来和我一起摆摆龙门阵。

    我的老家是四川山区的一座小城,摆玄龙门阵,其实就是讲鬼故事。但其实也不完全准确,因为我觉得在这些类似聊斋故事的里面,蕴含着一方水土一方人的风俗人情。有空试着把它们慢慢整理记录下来,也蛮有趣的。

    我先来摆摆自己的,如果你们喜欢,也可以留下你的故事。

    因为不是像写小说一样脑洞打开的天马行空,我尽量选择记录下那些我亲身经历或给我留下深刻影响的据说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闲话少说,我先摆为敬。 人打赏 18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时光的碎屑 时间:2018-10-23 03:05
    第一个故事 龙

    他命大。

    当然准确的说,是他老娘命大。

    那会文革刚结束。那年他老娘和村子里几个姑娘媳妇去打春笋,突遇山洪。就一个女的没被卷进洪流,跌跌撞撞的回村报了信。村里人得信后沿着山洪去寻人,其实主要也就是收尸啦。结果没想到在下游找到他老娘时,竟然还有口气,抬回家休养了几天也就好了。

    转过年就有了他,大伙都说他命大。他老娘这么大的山洪都没淹死,其余落水的几个人,可是连尸骨都没寻见。大家都说这娃贵气,以后怕是他家娘老子都要享他的福了。只是村子里那个老瞎子,解放前靠帮人看风水算卦讨生活的,现在报了个五保户。有天喝醉了,却语出惊人:“这娃娃的来历我知道。哼,不害人就算了,要是敢起歹心,我瞎子白受了大家这么多年恩惠,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坏了他的根基。”

    众人听他这个话说得有趣,就逗瞎子,非逼着让说清楚是啥底细。瞎子就大着舌头说:“你,你们想嘛。山洪都是夏天才有的。平白无故的,春天涨哪门子的大水?这不是涨水,是走蛟了。你们懂不懂?走蛟。怕还是个大,大家伙。”说完就醉得一塌糊涂的扯起鼾来,叫都叫不醒。

    第二天,瞎子酒醒了,大伙又拿这个话问他。瞎子一脸的惊恐,头摇得跟个巴郎鼓似的,双手连连摆动:“没有,没有,我几时说过这个话?”大伙纷纷作证。瞎子急了,双手合十,连连低声央求道:“莫问了哈,酒话,酒话哈。当不得真的。莫问了哈。不然又说我瞎子宣传封建迷信。”

    他本来就老佝偻了,这会儿那腰更是弯得跟个虾米似的,又是作揖又是点头的。大家只说瞎子在文革中被批斗惨了,这点小事都吓得脸色惨白,一笑也就散了。

    后来就听说瞎子把喝了几十年的酒都戒了。

    但他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就是水性特别好。年年夏天在村子里那条小河里,折腾得跟个黑泥鳅似的。扎个猛子,憋气能赢过村头孟老头养的鱼鹰。但是他老娘却说什么不让他碰水。每天傍晚,他老娘都会拿指甲在他胳膊上一划,只要有道白印子,就是一顿胖揍。结果他倒练出了身功夫,在河面上戏耍,那两胳膊水都不沾的。

    这么着就混着长大了。

    那年头一农村娃长大又能干什么呢?考不起大学,基本就是回家修地球了。

    有一次,他和同村的几个小年轻去县里赶集。路过江边的一个大洄水沱时,发现围了一堆人。正是爱看热闹的年纪,挤进人堆里才看到有个老太太半躺着地上哭天喊地,说是小孙子落水了。

    水里已经有几个男人了,一沉一浮的抹着满脸的水珠,为难的说,这段洄水江流太急,江心暗流漩涡又多。人根本靠不拢近前。怕是这个孩子救不回来了。老太太也不回答,只披头散发的瘫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哭喊着我的乖孙,这让人可怎么活呀。

    他也不废话,脱了衣服就准备下水救人。旁边一个老人却拉着他说:“小伙子,外乡的吧?别往江心去了,我怕你一条命没救上来,还搭上一条。这段江水邪门,怕是龙王爷来了,才能从水里捞人回来。”他回头憨憨的一笑,却一个猛子扎进了水中,硬是被他从浑浊的江水中把一个半大的小孩给救了上来。

    那孩子脸色都青了,肚子也胀满了水。人群里有懂急救的赶忙搭手做心肺复苏。那孩子哇哇的把水吐干净了,脸色也缓了过来,这条命就算捡回来了。老太太咚得一声就跪在他面前,他倒吓得赶紧跳到了一旁。这时岸上水里的人都夸他好水性。他不好意思起来,拉了同村的人就准备走。正好这小孩的爸爸赶了过来,这就认识了。说来也是巧,这孩子的爸爸又正好是县武装部招兵办的领导,为了感谢孩子的救命恩人,就推荐他去参军入伍。

    这在那年月里可是个好出路。大家都说这娃果然有来历,有贵人相助。

    他本来也符合招兵条件,精精壮壮的一个小伙子。所以事情办得也很顺利,很快就差个体检报告了。

    没想到出事了。

    死人了。

    这事到今天也没人能说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是据说当时轮着给他照X光片时,那个医生当场心脏病发作,死了。

    这小伙子转过头来也不见了,据说他们这一家子都离开家乡,不知道去了哪里。

    就有好事的人说,那天那机器里现出的根本不是人类的骨骼,那个医生临死前,只挣扎着说了一个字:龙。 | | 1楼 | | | |
    作者:时光的碎屑 时间:2018-10-23 03:11
    这个故事,是我外婆给我讲的。

    她老人家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有两个细节一直让我害怕。一是其他落水的几个人,连骨头渣子都没寻回,据说是被走蛟的大家伙给吞了。

    二来直接让我对照X光机有了很深的阴影,总担心自己是什么怪物,本来生活的人畜无害的,猛然有一天被人用这个照骨头的机器给发现咯。



    | | 2楼 | | | |
    作者:时光的碎屑 时间:2018-10-23 17:03
    我老家有童谣说,七月初,鬼门开,七月半,鬼门关。

    据说每年农历七月初一,地府的大门就开了。鬼魂们可以在这时重返阳世,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而且,老辈人相信,人死后埋在哪,鬼魂也只能在附近活动。看来在中国,做鬼也是有户口滴,所以客死他乡的鬼,是回不了故乡的,凄风苦雨,清冷寂寞之极。人们常说,形影相吊。可做鬼更可怜,连影子都没一个。这些孤魂野鬼只有在这个时候,可以回家乡看看,以慰乡情,在一个地方呆腻的鬼,也可乘机到处逛逛,类似像我们的五一,国庆大假。

    这半个月要是深夜在外晃荡,很容易碰上好朋友的。不过,它们一般都行色匆匆,你只要别先招惹,是不会有麻烦的。

    到了七月十五那天,家家都要热热闹闹的庆祝一番。尤其在我老家乡下,再穷的人家这一天都要买酒买肉。否则,会给人戳脊梁骨,说不孝顺的。因为人们相信,这一天,老祖宗和故去的亲人都会回家来看看,所以得热热闹闹的一起吃顿团圆饭。比起中秋来,这才是真正的团圆节欧。

    吃过了祭祖饭,还一定得烧点纸钱,让亲人们在阴世不致受穷。而那些无儿无女的绝户后,则沦为悲惨的孤魂野鬼,无人挂记。这也是农村传宗接代思想的缘由吧。我从不敢问我外婆,为什么那些祖宗还能来吃酒,不是都投胎转世了吗?你也别问我。

    到了这天夜里十二点,鬼门就重新关上了。阳世和阴间重新成为两个不可逾越的世界。过时不返的鬼就会失去轮回转世的机会,并受到严厉的惩罚:大部分让捉鬼的钟馗给吃了,侥幸漏网的,也会失去本性,迟早做出祸事来,让人间的法师给收拾了。

    这顿祭祖饭有很多讲究,据说其中每一项仪式考究起来,都有它起源的风俗讲究,只是年代久远,很多缘由也不可得知。其中有很多也随着时间的流逝和传统生活方式的改变而自然消失了。
    比如我记得我记得小时候每年在外婆家,她会从每样饭菜中用筷子拨一点点出来,用菜叶包好放在一旁,等第二天就用力的扔上房顶去。至于为什么,我倒也说不上来,那位朋友知道,给我们说说。这事我打小看熟了的,还真没想过为什么。

    不过,我们家住在一栋六楼的单元房里,我妈妈每年虽如法炮制,也将饭菜裹在菜叶里成一小包。可谁有那把子力气,能把它扔上房顶去?所以,只在爸爸烧纸钱时,交他拿了去,远远的寻一僻静地方,埋了就行了。听说,城里人和乡下家里起了高楼的人家都用这法子。也不知道是谁先想出的这个权宜之策,但是连我外婆和别的老辈人都说行,到像他们知道这是被批准了的似的,很有趣。

    现在包饭团再扔上房顶这一习俗,随着楼房在农村的普及,也渐渐消亡了。

    关于吃饭的故事,我以后再讲,不要搞得自己真跟个吃货似的,三句话离不了吃。

    今天先讲一个我真实的诡异经历,跟鬼节烧纸钱有关。

    在我们老家,给鬼烧的纸钱也非常有讲究的,要用特殊的黄表纸,还要用镂空刻上各种图案,这个叫打纸钱。不是随便都能打这个纸钱的,有很多讲究和忌讳,在此不罗嗦了。

    单说说烧纸钱的形式。老人们讲究得用特殊的白纸做成古时的信封模样,把纸钱一一按人(鬼)数封好了,再用毛笔写上“ 故显考某某某大人收,后世贤子某某某敬奉”的字样。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我们家都是我写的。我当时读高中,我外婆说,好歹也进了学的,算秀才,能写, 呵呵。我外婆说,写上名字才收的到。我觉得它们的邮政系统蛮发达的,光凭名字都不会出错。

    此外,还有个习俗,就是每家在烧纸钱时,都会多烧几张,算给孤魂野鬼的。只是外婆说这种钱是不记名的,谁抢到归谁。

    烧完的纸灰,我外婆教我正确的操作方式是,要用新鲜的南瓜叶把纸灰包好,塞在自家后院中一个不淋雨的院墙的石头缝中。这样老祖宗们的银行账户就开好了。外婆说他们想用钱了,就会自己取了去用。如果不包起来,鬼魂们是不会存钱的,有多少用多少,鬼节烧得纸钱很快就会用完。剩下的时间就会很难熬。

    但是我们在城里却没有这样的条件。只能让纸灰给风吹散了完事。也许这样,养成了城里人做鬼都比乡下的鬼魂们不会过日子,不会细水长流的过日子。

    以上交待的是我所亲身经历两件怪事的背景。

    我今天先摆一个。
    | | 7楼 | | | |
    作者:时光的碎屑 时间:2018-10-23 19:28
    第二个故事 烧纸钱的故事一

    我读高二那年。也是快过月半节了,有一天上午,妈妈买了纸钱回来。趁着天气好,我心情也不坏,我和妈妈就一起动手,按惯例都收拾妥帖,放好了。没想到,从不管这事的爸爸,下午下班的时候,居然也买了一摞回来。我当即表示罢工,而我们那规矩,纸钱是不能隔年用的。

    妈妈说,哪怎么办呢?爸爸想了想说,干脆都烧给孤魂野鬼算了。我马上跳出来支持爸爸。 妈妈笑着说,你这个懒东西,不就多写几个字嘛,当心你爷爷奶奶骂你。我嬉皮笑脸的说,我爷爷奶奶可疼我了,才不会为这几个钱骂我。妈妈也就同意了。爸爸顺手把钱搁在客厅的冰箱上面,就去吃饭了。

    一晃几天,大家都把这事给忘了。到了月半那天,我们就高高兴兴的吃完饭,爸爸把纸钱也烧好了。一家子,坐着看电视,吃东西。虽然是夏天,我们通常也是在十一点左右就开始洗漱,差不多十一点半也就睡了。那天因为过节,妈妈准备了好多好吃的,说说笑笑,就忘了时间了。

    突然,从爸爸卧室里划过了一道蓝光后,传来一声巨响,接着腾起了一股焦臭味。我们都惊呆了,过了几秒钟才反映过来,冲进去,拉开灯一看,

    居然是床头柜上的台灯的灯泡炸了。太恐怖了,整个灯泡炸得只剩金属头了,是真正的粉粹了。更恐怖的是,灯泡正对着我爸爸睡的床,现在一床都是扎手的玻璃屑,真不敢想象要是有人睡在上面会怎样,如果脸朝上的话,恐怕连眼睛也保不住。

    我们家从没发生过这事,妈妈吓得一个劲说,幸好还没睡,幸好还没睡。爸爸也连说怪事,怪事。我和妹妹都吓傻了。突然,妈妈象想起了什么,出去了。接着,我们就听见妈妈在客厅里叫我们。大家忙去客厅,妈妈正站在冰箱旁,手里拿着一摞纸钱,问爸爸说,你不是说烧给。。。,怎么没烧。爸爸说,呀,没放在一块,我给忘了。

    我们顿时下意识的看看钟,差五,六分钟的样子到十二点。妈妈说,别是人家来要来了,快,快赶在鬼门关之前,烧给人家。爸爸拿了钱就跑出了家门,妈妈不放心,叫我拿了手电筒,一块去。

    当时的情形至今想起来都后怕。黑色的纸钱灰,在烧纸钱时特有的黄绿色的火光映照下,随着热风四下里打着旋儿,飞的一天一地,黑暗中真像有无数看不见的手在争抢厮打。算了,不说了,怪怕人的。

    总之,等我们忙忙得烧回来,差不多十二点过一两分把。

    过后,也没啥怪事。我外婆说,人得讲信义,答应了给人家,就得做到。话是不错,不过,听得我心里够寒的。照我外婆的说法,指不定那天在我们看电视,吃东西,乐呵的时候,人家早候了一屋了。本来嘛,好不容易逮一发财的机会。结果看这一家老小都不理会,先还耐着性子等,结果,眼看着鬼门快关罗,有个性急的,就忍不住给我们提了个醒。

    也许吧,有人说是灯泡质量的问题,可也太巧了。是吧?
    | | 9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时光的碎屑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35天 / 跨度455天】
    • 开贴:2018-10-23 03:02
    • 更新:2020-01-21 18:44
    • 阅读:29742 回复:841 楼主:261
    • 字数:约181千字
    • 图片:1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