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长篇传奇小说《路远连着天》(完稿原创) 亚宁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雄声 时间:2018-08-20 11:21
    在天涯刷了一年的贴,一部十几年心血的作品张贴完毕(《乌鸦落过的村庄》),看着几千层楼的高度,几十页的网络厚度,心情可谓感触多多,况味杂陈。本欲就此收手,慢慢旁观,待以时日,却由不住萌生出又一个想法。想来,这实在也是为文之人的可怜与可悲,不由自主的不值!
    天涯,还真是一块不错的自由港,许多意气相投的朋友,在此鼓瑟有声,令人恋恋不忍去。想自己腿脚已湿,干脆跳入水中,再扑腾一年又会如何?于是,跺脚一叹,决定再贴一部心血之作出来。权当一种坚持也罢,努力也罢,无聊也罢,想入非非也罢……
    作为亚宁第二部长篇传奇小说《路远连着天》,是一部黄土地上生命不息的画卷,其历史跨度与人物复杂度,读来会令人有纵横捭阖,荡气回肠之慨!它较前作(《乌鸦落过的村庄》)更见心血的投入。自认为更多介绍,不如从头开始,一步一个脚印的展示,来得更有力度。同时,此作已在喜马拉雅FM上,由老邱老师朗读主播。
    亚宁想说,以血为墨的写作,要有骨髓中渊源生出的天赋才可以完成。希望天涯的朋友和路过的行者,随便瞟目一过时获得一份喜欢,更留下“墨宝”点点。谢谢。 人打赏 12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雄声 时间:2018-08-20 20:48
    先给大家发一个有声的链接,稍后再一篇篇的贴出,也算是一种文声结合吧。https://www.ximalaya.com/youshengshu/16172570/ | 3楼 | | | |
    作者:雄声 时间:2018-08-24 11:13
    长篇传奇小说《路远连着天》目录





    第一章:老荒地

    第二章:在路上

    第三章:太阳庙

    第四章:生与死

    第五章:三十年

    第六章:黄土路
    | 7楼 | | | |
    作者:雄声 时间:2018-08-25 21:06
    黄土地上一族耿姓家人,经历了六代血脉传奇。
    百年梦幻,兵匪情仇,爱恨路上,逝者悠悠,生者远走。
    离不开的黄土地,原来是生命真正的魂魄。
    《路远连着天》,一曲用黄泥雕塑的生命歌舞。
    | 10楼 | | | |
    作者:雄声 时间:2018-08-26 16:02
    长篇传奇小说《路远连着天》内容简介

    小说共分六章,字数约为36万多,时间跨度约为八十多年,主要情节如下:

    第一章:老荒地

    老荒地是一个村名,位于山西省西北处的十万大山之中,村中有位薄有资产的老地主名叫耿力贤。老汉年已七十多岁,膝下有五个儿子,两个女儿。随着自己年迈,家中祖业被分化的所剩无几,加上连年天旱,山田无收,人们生活陷入了困境。一时间逃荒要饭饿死在外的大有人在。
    耿家脾性最刚强的二儿耿福地率先提出,要领一家人往后套去逃荒,寻求发财的新途径。耿力贤老爷子积极支持,让小儿耿福川跟随二哥一家西行,同行的还有村中的一些佃农和老乡亲。他们的离去,让老荒地村更加荒凉。好在几个月后,有信鸽飞回,传达了一群人安然到达的喜讯。
    送走了远行的亲人,留下来的村人们在荒芜中等来了风调雨顺。日子刚有好转,忽一日有土匪落荒而来,在村中胡作非为之后,要押耿家老大为质,索大洋五千。耿老大身体多病,耿家老三是一名秀才出身的私塾先生,主动跟土匪走了。留下耿家老小,为凑赎金想尽了办法。耿老四被逼无奈之下,卖羊的同时,稀哩糊涂连亲儿耿光大也一并卖给了蒙古人。
    结果土匪一去无消息,耿老三也生死不知,凑齐的赎金被耿老爷子藏起。后来几个儿子多次询问不果,直至老汉寿终正寝也没有着落。(等多年之后,三儿尸骨从台湾送归下葬,人们在坟地论资排辈出来的位置上,寻到了这笔据说的买命钱。文化革命的时候,村里人为寻这笔钱,把耿家老宅翻了个底朝天。这是后话。)
    与老荒地村一川相望而却步的耿家老坟地,是一处集聚了耿六七代先人的大坟园,传说颇多。生者与死者遥遥相望,苦难着岁月的沧桑。耿力贤率本族儿男们在风调雨顺之后,到墓园进行了一大型祭祖活动。大头孙儿耿光祖误随到墓地,被遗忘到了耿家历代先人所在之地,见识了真假难辨的家人,最后被两只老狼叼着一路送回村子。
    耿老爷子日见老朽,与家人交往越来越少,只与这位狼嘴里酣睡的大头孙儿关系亲近,时常坐在屋后垴畔上,有一句没一句荒诞地交流。大洪水之夜,耿老爷子托下了后事,却又安然活了过来,就喜欢吃上了大烟土。在烟土的作用下,老爷子 神志时醒时迷,偶尔一梦归来,恶吐不止,浑身臭不可闻,家人全都难以忍受,只大头孙儿一如往常。
    日本人进入山西,县城被占,耿福山的二儿耿光明在县城读书。耿家人挂念,几次探不到消息,日本人撤走了,临行强迫人们吃一种叫归心豆的鼠疫苗子。随着村中后沟的白家有人逃归,老荒地开始疫病蔓延。耿光明回到家里,被隔离观察了二十多天没啥迹象,刚与家人吃了一顿团圆饭,疫病就发作,不久便死掉了。疫病让老荒地村与世隔绝,村中之人半数成鬼,死尸都无人抬埋,狼狐更是猖獗,人们在度日如年,几近绝望中才熬了过来。
    耿家受损不严重,但最有希望有孙儿耿光明的死,加上三儿始终生死不知,让受了刺激的耿老爷子,常常魂魄出游,一会儿是生人的世界,一会儿是祖上的村落。直到盼回了远行的六儿,老爷子才放心而逝。临终,嘱四儿将大头孙子耿光祖送与一直无后,娶妻又离妻的六儿为顶门人。心地诚实的老四耿福山,背着老婆儿女忍痛允诺。
    耿六牵着老爹的坐骑大灰驴,驮着侄儿,来到了祖坟里,告别了死去的爹娘,又一次踏上了西行之路。 | 14楼 | | | |
    作者:雄声 时间:2018-08-28 21:17
    第二章:在路上

    上路的耿六叔侄二人,一路西行,宿于一处小小村落中。他凭着三寸之舌,想鼓动两个同行的人远走后套。耿六的愿望失败了,他却因为村中闹狼,壮了几家老婆娃娃的胆而被厚待,咬死的羊成了一餐美味。
    再上路时,耿六就没有先前幸运了,有时宿于人家,有时就在荒山野岭中栖身。这一天,狭路相逢两只狼,挡在河漕中必经之路上。双方抹不开时,耿光祖认出那是当年送自己回村的两只狼,于是轻描淡写间,招手说了两句话,狼魅便无影无踪了。当天晚上,他们宿于一处被遗弃的土窑中。半夜时分,随了一阵闹腾,一男一女被狼群所迫,见光也躲入窑里来。人狼对峙,那汉子火星燃狼逼退了狼群,几个人始才安然过夜。
    再上路,耿六来到大路镇,吃饭中风闻到土匪的消息,想起了三哥的事,和老爹临终时的嘱托。天缘巧合,镇上驻军抓获了远近闻名的翠花山土匪三爷吕虎。耿六围过去看热闹,耿光祖认出了对方正是当年劫掠老荒地的土匪头子。双方的反应引起了卫兵的注意,耿六被抓,多亏镇上的姑奶一家作保,才获自由。
    被抓的土匪吕虎当夜逃走,失了问讯三哥线索的耿六,一路打听西行,在一处山坡上,他看见那一夜见过的那个女人被裹胁而去,那个男人则被大卸八块,悬于树干之上。耿六侠义心肠,挖坑埋了那男人零乱的尸首。当夜,他们入住到一处叫姚家浴的地方,认识了曾在土匪山上做事的屈三强老汉。两人熟识之后,老汉自告奋勇为耿六探听消息,结果跑了几天毫无消息不说,还弄丢了大灰驴。
    耿六来到了土匪山下的翠花镇,住了十多天,仍然探听不到三哥的消息。他的行为引起了土匪的警觉,叔侄二人被拿到了山上。审讯的当天,耿六脚上的两拇只被剁去了,鲜血淋漓中人被挂在刑室,多亏耿光祖和认识屈三强的哑巴老汉相救,才得以死里逃生。
    山上的三爷吕虎,爱上了过境日本军队的装备,率领二十多号山匪,偷入营地,一次成功后,二次潜入被围,血战到天亮,尽数被炸死。一介土匪反成了当时的抗日英雄。
    耿六在山上苟活下来,当了一名打杂的差役。耿光祖与山寨中的大、二爷的公子小姐们认识了,并在两只神出鬼没的家狼的配合下,救了大爷的六太太的女儿姣姣,立功被认了干儿。叔侄二人的行踪由此又引起山上的注意,耿六被三审之后判了死刑。执行当日,得六少奶奶的救助而再一次大难不死,并成了山上的一名轿夫。
    六少奶奶回娘家省亲,耿六抬轿,讨得了这位少奶奶极其家人的好感。回山后,在耿光祖的联系下,两人关系越发展越近乎,最后暧昧不清了。就在二人商量着如何逃下山的时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爷回山了,耿六无意间发现,陪同在大爷身边的一个人,竟然是自己的三哥。
    兄弟相认,耿六重获自由,山上还派了两名护送的人,一路送他们过黄河,来到了包头城。在三哥信件的作用下,耿六叔侄与失而复得的大灰驴,搭上了两辆往后套运送军火的卡车。半道上,遇到了土匪劫道,火并中土匪退走,耿六叔侄万幸,安然回到了临河县城一处驻军营地。
    急于回家的耿六,带着醉意赶到了陕坝,宿于一家客店,身上所带银钱,当天晚上被贼人以闷香手法窃走。晦气的耿六顿时成了身无分文之人,他领着侄儿回到了做梦都想着的太阳庙的家时,在村外意外地看见了自己的墓堆。 | 17楼 | | | |
    作者:雄声 时间:2018-08-31 20:49
    第三章:太阳庙

    耿福地领着一帮人逃荒来到大后套,几年挣扎终于站住了脚,只是发财的梦想愈来愈渺茫。六弟随一队黄河考察团回了老家后,几年不归,派出寻找的人手带回了生死不知的消息。耿福地在无望的情况下,为六弟办了一场超度的法事,并学古人样埋了衣裹冢。
    为了尽快园梦,耿福地领着一帮人往宁夏做了趟生意,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劫匪,收入被洗劫一空。耿福地大病一场,睡梦中被先人又是击头,又是打手中活了过来。身体向好的他知道二儿耿光亮加入了当地的哥老会,反复劝说中不起作用。
    为了断绝儿子对这一名声不分的黑社会组织的依恋,耿福地送二儿往陕坝镇上当学徒。不久之后,他才发现一切事与愿违,耿光亮不仅没退出哥老会,反而在镇上如鱼得水,混得不错。耿福地往镇上劝说儿子,父子俩谁也改变了谁,最后不欢而散。
    半年后,耿光亮突然归来,带着一些洋钱交给家里后,又张扬而去。又过了一段时间,落魄的耿光亮回家取走了那笔钱,说是做生意赔了。父子关系更见冷淡。再后来,耿光亮失踪了,直到有一天,耿福地听一个年轻人带话,才知道儿子在镇上受了重伤。
    父子情深,一直赌气的耿福地来了陕坝镇,发现儿子原来是撒谎骗自己。耿光亮与人赌博,输下了不少的银钱,被对方绑在家中,放话说不还钱就要卸腿剁臂。耿福地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以赌对赌,凭着天意的好手气,赢回了儿子的所欠,还赢得了一大堆欠条。对方放刁,耿光亮用刀逼着对手,与老爹逃出了受困的大院,藏身在老乡家的地窑里。
    日本人进攻陕坝,耿福地和儿子得以逃回太阳庙。为躲日本人的轰炸,村人们逃进了山里,归来的时候,耿光亮带着那些条子失踪了。耿福地对这个儿子死心了。没过多久,与耿福地有旧的郭大地主家,来了一群索债的恶人。耿福地上门帮忙,结果于事无补。索债人拿的条子,正是耿福地狂赌时所赢的那些单据。几个月后,另一家地主家也如出一辙,直到陕坝地区最大的财主翟家少爷,先被卸腿,后被断臂,最后拱手让出了所有的家业,幕后当事的耿光亮才重新露面。
    耿光亮得了翟家的家产,消息传回家中。半年之后,才有老乡回太阳庙介绍情况,耿福地不愿入城,老伴疼儿心切,以病为借口。后来耿光亮归来,向老爹认错后,全家人除留大儿一家外,全都搬到了镇上,过起了养尊处优的大地主的生活。
    耿光亮先当上了县大队的队长,后步步升迁,终当上了当地最大的父母官,兼县保安大队的团长。耿家成了当时陕坝地区最大的地主。耿福地一心一意管理家资,但有闲钱,辄买成土地,一份发家致富的愿望仍然不改当年。
    事业上蒸蒸日上的耿光亮,成了当地黑社会大佬哥老会总舵主的女婿。在耿光亮的婚礼之人,当地三教九流的人物皆来贺喜,其中就有当年劫掠耿福地的土匪。耿福地面对成库的财礼,和那些个黑白难辨,身份诡秘的贺喜之人,心情复杂。耿光亮的婚宴摆了五天五夜,一处废弃的军营中,众多妓女更是浪声不绝,当地的一家酒厂中的酒,被喝得供不应求了,酒尿骚味更是多日不散。 | 26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雄声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201天 / 跨度654天】
    • 开贴:2018-08-20 11:21
    • 更新:2020-06-04 17:31
    • 阅读:13917 回复:1861 楼主:222
    • 字数:约202千字
    • 图片:1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