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继母持家,非要我嫁给一个瘫子换钱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叶芳小苓 时间:2019-03-05 15:12
    七月流火。白家宅院内。
    白秋漪低着头,规规矩矩地立在继母田氏的面前,听着她的好一顿唠叨。
    只见田氏翘着个腿儿,与她一字一句地数落道:“秋漪,虽然你不是我亲生的,可我这心里,可是一直将你当作亲生的看待。你亲娘死的早,我这进了白家的门,你才刚会走路。依我说,我只是比你亲生的娘还亲的。”田氏既这样说,白秋漪也就点头。
    她是白家的大小姐,可自去年爹爹过世后,这白家的家境,就是一落千丈了。爹爹生前好歹也是这海陵城青江县的县丞,可俗话说得好,人走茶凉,爹爹这一死了,果然就家道中落了。田氏带着秋漪和她亲生的一男一女搬回了海陵城,就靠着之前的积蓄过活。
    田氏的女儿,也就是秋漪的妹妹春琴,年纪比秋漪小两岁,今年十五。弟弟田夏安今年才十岁。自爹爹去世后,家里已经遣散了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仆人。如今只剩跟着春琴的一个丫头,叫作小凤儿的。还有就是跟着夏安的老仆忠叔,另带一个烧饭的厨娘张婶。其余打扫洗衣服之类的杂活,田氏就叫秋漪做。 人打赏 27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叶芳小苓 时间:2019-03-05 15:12
    依她的话,这女儿家大了,也该学着做些活计,不然到了婆家,什么都不会的,可是叫人笑话。因此,秋漪五岁就会烧饭,六岁就会刺绣,七岁就学会了磨豆腐,八岁就学会了记账,到了九岁,家里的什么活计秋漪都能做了。
    田氏本不想让秋漪识字的,无奈白县丞不想让女儿做个睁眼的瞎子,到底亲自教了她不少的字。秋漪聪明,学过的字总是过目不忘。因此到了十五岁,还是很读了一些书。这点,可是比她的继妹春琴强。现在,秋漪低着头,一边摩挲着手心因干活磨出来的老茧,听着继母的训斥,一言不发。
    她已经习惯了。田氏操持家业艰难,这心情不好时,便总是拿秋漪当出气筒。对自己的女儿春琴,却是宝贝得不得了。
    田氏看着出落得如花似玉的女儿春琴,总是希望能将她嫁一个好人家,从此提高她白家的门楣。只听田氏又道:“秋漪呀。我也不想薄待了你,只是你也看见了,咱们这家业着实艰难。因此,你到了晚上,还要给我织上一匹布来,我好拿到集市上卖。”
    秋漪听了,心里知道幸苦,可面上还是淡淡地道:“我知道了。”田氏听了,就看着秋漪缀满了补丁的衣裳,不满地说道:“秋漪,我虐待了你么?我给你做的那几件衣裳呢?怎么你不穿,却总是穿着这件破烂衣裳,没得叫人见了,我当真虐待了你。” | 1楼 | | | |
    作者:叶芳小苓 时间:2019-03-05 15:13
    秋漪听了,心里知道幸苦,可面上还是淡淡地道:“我知道了。”田氏听了,就看着秋漪缀满了补丁的衣裳,不满地说道:“秋漪,我虐待了你么?我给你做的那几件衣裳呢?怎么你不穿,却总是穿着这件破烂衣裳,没得叫人见了,我当真虐待了你。”
    秋漪听了,只得又道:“娘,我知道了。”这声‘娘’,也是从小爹嘱咐她叫的。爹说:秋漪呀!你娘早早地就去了。咱们这个家,可多亏了你继母。她在你刚会走路的时候,就到了咱家了。依我说,你见了她,就改口叫一声娘吧。她听了心里高兴,从此也会善待你的。 | 2楼 | | | |
    作者:叶芳小苓 时间:2019-03-06 08:52
    秋漪的几件好衣裳,也不过穿了两三回,就被春琴拿去了。春琴对她道:“秋漪。你整天干活,身上一股酸臭味。穿这些好衣裳干什么呢?不如还是拿来给我穿。我的身材比你好,脸蛋比你白,穿上衣服只比你更好看。春琴对了秋漪,从来不叫姐姐,她待秋漪只似自己的使唤丫头。
    说起来也是凄凉,秋漪在白家的地位还比不上春琴的丫头小凤儿。小凤儿也是个乖人,见了大小姐不得宠,也明里暗里地欺负她来。
    倒是家里的两个老仆张婶和忠叔,因是看着秋漪长大的,常常端些好吃的东西给她。可怜秋漪每日里做的活最多,吃的却是最差。
    每天,秋漪总是要等田氏和春琴夏安吃完了,才上桌子吃剩下的饭食。夏安在私塾里读书,见了大姐总是这样,便对母亲不满:“娘,大姐是大人了,她吃得这样少,会饿着生病的。”田氏听了,就对儿子道:“你懂什么?这些剩饭剩菜哪里差了?这城里好些人想吃还吃不到呢。”
    夏安听了,心里同情姐姐,他从私塾下了课,常在外面买一点点心,带回来偷偷给秋漪吃。秋漪见了,总是摇头不要,她对夏安道:“夏安,你吃吧,姐姐不饿。”若是不被发现还好,可若是被发现了,保管田氏又是好一顿训斥的。
    她会在院子里,对着秋漪唧唧歪歪道:“怎么,我待你不好么?怎么好意思吃弟弟的东西,真是不害臊!你也十七了,可叫我怎么好意思给你找人家?我看那东城门的瞎子李二家,西城门的聋子刘大家,也是看不上你的!你呀,你爹爹撒手西去,可将你这样一个活宝扔了给我。可怜,我也是个寡妇,自己还有一儿一女要拉扯。你这样不去上进,可就我说什么才好呢?”
    但凡田氏抱怨,秋漪总是一声不吭。田氏说累了,也就会叫她过来捶腿。待过一会子,就叫她去洗衣裳。但今日田氏对秋漪可当真有要紧话说。田氏从椅子上慢腾腾地站了起来,上下打量了秋漪好一会儿,方告诉她:“秋漪呀。你今年也十七了吧。你也大了,我这个做母亲的,总该为你寻一门好的亲事。”
    白秋漪听到这里,不能不说话了。她便对田氏道:“不知母亲给孩儿寻的哪家?”田氏听了,就笑道:“秋漪,我既然将你当我嫡亲的女儿,那么自然不会亏待与你。我给你找的,可是这海陵城中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这城里的丝绸大户柳家,不知你可听过?”
    白秋漪既然住在城中,大名鼎鼎的海陵柳家,自然是听过的。每天春天,她在家里养蚕,这结成的蚕茧便就是卖到柳家开办的丝绸作坊里。不过,白秋漪也不是傻子。继母田氏当真这样替她着想?因此,她的心里还是非常迟疑。田氏就笑:“你这孩子,听了我与你说的这桩亲事,可是高兴的傻了吧!”田氏笑眯眯地看着秋漪,得意洋洋地想起这桩李代桃僵之事。 | 3楼 | | | |
    作者:叶芳小苓 时间:2019-03-06 09:52
    秋漪不知道,就在前几天,田氏去城里的私塾看望儿子,将自己做的一些精致的点心送了给夏安。田氏出了私塾的大门,走到大街上,打算给自己和春琴夏安裁几匹过夏的衣裳。
    这过了小暑,天气就越发地热了。虽然老爷过世了,他们也不是自足的小吏之家了,但家里到底还有几个仆人,因此,总是不能穿得太过寒酸。况且,这买料子的钱,都是秋漪刺绣织布养蚕赚来的,田氏花着,可是一点儿也不心疼。不想刚走到那绸缎铺子里,就听身后有一人唤她道:“前方可是白家的夫人?”
    田氏听了,心想这是谁这样礼貌称呼与她,心里不免有几分激动,自老爷过世后,可是没有什么人叫她一声‘夫人’。如今这声称呼着实令她高兴。她赶紧回了头,见是一个五十开外的老者,这老者衣衫干净,态度温和,田氏想了想,自己之前可是从没有见过他。
    田氏就笑问:“敢问,这位老爷高名大姓?我只瞧着面生!”那老者听了,就恭敬地对田氏道:“田夫人,我就自报姓名吧。我哪里是什么老爷,我是这城中柳家的管家,我姓赵。”
    田氏听了,心里反而更是狐疑起来了。因就讷讷地问:“不知赵管家,找我有什么事儿?”田氏自怔,自己家虽然如今虽然败落了,可也没有欠那柳府上开设的钱庄里的钱,也未与他家有什么不妥。 | 4楼 | | | |
    作者:叶芳小苓 时间:2019-03-06 10:52

    那赵管家听了就笑道:“田夫人,请随我来。今儿我找夫人,是因为我家老太太想见夫人。还请夫人和我走一趟。”田氏听了,心里不明白,因就进一步问:“老夫人?”
    赵管家就笑:“柳府可不就一位老太太?”见田氏眨巴眨巴眼,赵管家就介绍:“柳府老太太快七十了,这精气神还不错,如今在府里只管颐养天年。如今柳府上掌家的不是老太太了,而是姨娘洪氏。”
    对于城中的大户柳家,田氏也略有耳闻。但是对于柳府中具体的情形,田氏又哪里能够知道。那柳府上,除了杜老夫人和姨娘洪氏外,就只有柳墨染和柳青城俩兄弟。
    柳墨染自打生下不久,父母就染了病,在他六岁那年,双双去世了。柳青城是姨娘洪氏所出,如今也二十岁了。柳府中,老太太杜老夫人一心抚育长孙柳墨染,柳青城则由姨娘洪氏照料。
    表面上,大家也相安无事。杜老夫人一边料理家务,打理家中上下里外的生意,一边照料自己的孙子。好歹,时不时的,还有女儿帮衬一下。女儿柳芙蓉十八岁上出嫁,嫁的人便是那扬州的巡盐御史王家。
    作为王家的长媳,柳芙蓉在夫家颇有些地位。芙蓉心系自己这个唯一的侄儿,长将墨染从海陵接来扬州住上几天。
    可天有不测风云。在柳墨染十岁那年,他就渐渐生了一种肌肉乏力的病症,这走了一会子路,浑身就酸软无力起来。后来,这病症渐渐加重了,如今的柳墨染虽然才二十有三,可已经卧床不起整整八年了。 | 5楼 | | | |
    作者:叶芳小苓 时间:2019-03-06 11:52
    杜老夫人看着长孙一日一日地病倒下去,心急如焚,可是求医问药的这么多年,那些有经验的郎中大夫始终说不出乖孙到底得了什么病。况那一日,一个江湖郎中过来了,看着病弱无力躺在床上的柳墨染,掐指一算道:“老夫人呀。再过三个月,还是给少爷准备后事吧!”
    杜老夫人听了,气急攻心,对着那野郎中的脸上就狠狠啐了一口。她手拄拐棍对着姨娘洪氏咒道:“你从哪里给我找来的这个郎中?分明我的乖孙还活得好好儿的!你赶紧将他给我赶出去!”
    洪氏听了,也就花了几锭银子,将那郎中给打发了。其实,老太太不知道,这野郎中分明就是姨娘洪氏自己找来了,目的就是增加老太太的心里负担。
    洪氏的如意算盘是:老太太反正也上了年纪了,总有一天要归西。而今,只要这府里的大少爷柳墨染也死了,那这偌大的家业,可都由自己的儿子青城来继承了。
    洪氏刚将那野郎中送出了府外,那厢杜老夫人就对着洪氏道:“你以为我上了年纪,我行事就都糊涂了?实话告诉你,我的心里清醒着呢!你们母子串通一气,好等我和墨染死了,来瓜分我柳家的家产,告诉你,门都没有!我这就给墨染张罗一门好的亲事。待一二年一过,我可就有重孙子了,这家里也有新了继承人了!”老夫人说着,气呼呼地进了屋子,拐杖也不拿了。 | 6楼 | | | |
    作者:叶芳小苓 时间:2019-03-06 12:53

    对于儿子的小老婆洪氏的野心,早十来年前,老太太就注意到了。无奈,这偌大的家业,总得要一个能干的人出来打理。洪氏生有儿子青城,也算是这家里的正人儿了。她又是扬州瘦马出身,自小就练的一手好算盘,洪氏会记账懂账簿,一张嘴也来得。
    没奈何之下,老太太还是将手上的账交给洪氏打理。但是,那库房的印章和钥匙,老太太却始终带在身上。每天,洪氏要进库房理账,总是要来老太太的房里请安,老太太方将钥匙给她,到了晚上,老太太再将钥匙收回。
    洪氏拿着那串钥匙,跑遍了这城中所有的地方,那开锁匠打锁匠见了只是摇头。杜老夫人打制的这串开库房的钥匙,是用乌金和紫金,夹杂了黄金打制而成的。这熔炼的技术,这海陵城的锁匠可是没一个会的。听说,只有在那皇宫里头,才有一两个会这样技术的人。因此,洪氏只得恹恹而归。
    时间长了,她也就不打这钥匙的主意了。她心心念念的,可就是希望柳墨染早点死了的干净。洪氏想到这里,便将自己的一个贴身老仆叫作刘婶子的唤来,提醒她每次去抓药时,要如此这般。刘婶子是洪氏的心腹,听了就暗暗地点头。
    柳老夫人既将长孙的婚事放在心上,也就隔三岔五地遣人去打听。无奈,那些富贵人家听说柳墨染虽然家大业大的,不过一个瘫子,都不肯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听说柳墨染活不过今年秋天的,那自己的女儿嫁过去,岂不是要守活寡?虽然老太太当着媒人的面儿,千保证万保证说自己的乖孙绝对会身体康复高寿延年的,但那些大户人家听了,还是摇摇头儿,托媒人带话:“那就等柳少爷的身体好起来再说吧。”媒人总是这样来回,时间长了,老夫人也觉得没法子儿了。 | 7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叶芳小苓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04天 / 跨度110天】
    • 开贴:2019-03-05 15:12
    • 更新:2019-06-24 09:49
    • 阅读:337047 回复:1987 楼主:728
    • 字数:约486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