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有一种爱叫老死不相往来

  • 首页
  • 上一页
  • 61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醉酒的猫S 时间:2020-03-24 14:31
    朵朵先回了上海,退掉以前租住的公寓,换了一套200多平的房子,郝三坚持这笔钱由他来付,朵朵拒绝了,“就从阿彪帐下扣除吧,反正那钱我也用不上”。
    一周后,郝三带着两名护工、一名随行医生护送阿彪到了上海。安顿完毕,郝三和朵朵讲述了些阿彪的事。
    朵朵春节离开后,阿彪病情迅速恶化,送到医院,医生也说无能为力,就又接回家中。一日傍晚,阿彪却忽然有了知觉,虽然眼睛尚未睁开,但手指已能活动,他仿佛在摸索什么,和他说话,又不回答,当郝三问他是否在找朵朵时,他就变得安静下来。
    本想打电话给朵朵,没想到第二天一早,阿彪就不太好了,抽搐、口吐白沫,当护工想
    带他去医院时,他忽然睁开眼睛,眼里布满血丝,突出着,闪着令人恐怖的光,嘴里发出呜
    呜怪叫声,撕咬任何靠近他的人,大家都被吓坏了,不敢靠前。
    后来找了师傅来看,说是魂魄不安,没有完全附着在身体上,要找来最亲近的人安抚他,所以小林就给朵朵打了电话,却没敢告诉她实情。
    讲到这里时,郝三停顿了下,“后来他们告诉我,说你来时,阿彪的魂魄已附在我身上,这段记忆我却一点也没有”。
    | 661楼 | | | | |
    作者:醉酒的猫S 时间:2020-03-25 15:17
    郝三离开后不久,欧阳又到了上海。
    一天下班,欧阳问朵朵晚上有没有空,去听一场音乐会,朵朵说她要回去看阿彪,总有些放心不下他。
    欧阳审视地望着朵朵,“你真地想这样照顾他一辈子么”。
    “医生说他有可能很快醒来呢。”
    “他醒来后你会继续做他妻子,和他一起生活么?”
    朵朵沉默了,他和阿彪间居然假戏真做了,本来是想把身后事托付给他,自己就可以安心去找Bill了,没想到弄成这个局面,自己竟成了他法律意义上真正的妻子。
    “这个我还没想过,等他醒来再说吧。”
    “也许有一天你会为自己的决定后悔。”
    | 662楼 | | | | |
    作者:醉酒的猫S 时间:2020-03-26 15:19
    大风天 | 663楼 | | | | |
    作者:醉酒的猫S 时间:2020-03-26 21:09
    朵朵没时间去考虑将来的事,下班后就急匆匆地赶回住所,阿彪还在安静地睡着,呼吸均匀,她的心放了下来。
    护工向朵朵汇报了一天的工作程序,他们的佣金不菲,加上熟悉阿彪病情,人也比较踏实,朵朵还是放心的。但她依然在家里不同位置装上了摄像头,一方面安心,另一方面也是对他们的一种提醒。
    客厅外和卧室外各有一个敞开的大露台,朵朵购置了躺椅和桌台,周末太阳好的日子,就和阿彪一起在露台上喝茶,偶尔聊上几句天。朵朵并不觉得这种日子有多枯燥,也许她此时所需要的就是一个能听她说话的人,仅此足矣。
    | 665楼 | | | | |
    作者:醉酒的猫S 时间:2020-03-27 11:00
    一个周末的下午,欧阳想组织公司新近录用的员工开一个联谊会,由朵朵和小赵来策划。
    晚宴结束后,小赵提议去唱歌,欧阳欣然同意,朵朵却推说家里有事要回去,欧阳神色间有些失落。善于察言观色的小赵见状打圆场,“要不这样,你先回家看一眼,要是没事你再回来,我们边唱歌边等你,这是第一次聚会,能来一定要来啊”,朵朵只好点头。
    朵朵回到住所,两个护工立刻抢着来汇报,“今天李总的一根手指动了下,还有给他做嘴唇滋润时,他有一次类似吞咽的动作”,朵朵听后很是欣喜,不管怎样,阿彪离苏醒又近了一步。
    | 666楼 | | | | |
    作者:醉酒的猫S 时间:2020-03-27 21:09
    朵朵返回歌厅时,见欧阳正落寞地坐在沙发上品酒,员工们和他讲话,他只是淡淡地回应下。朵朵走进来那一刻,他的眼神瞬间有了光彩,“小苏回来了”。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不必多说,罚酒三杯”,小赵笑着走过来,给朵朵的杯里倒满酒。
    “别别,三杯我就直接卧倒了,一杯吧。”
    “不行,要不就罚唱歌。”
    “我不太会唱歌”,朵朵求助地望向欧阳。
    欧阳站起身,“别难为小苏了,要不我给大家唱首歌”。
    “不可以”,小赵诡异地笑道,“除非,总经理和苏经理合唱一支”。
    | 667楼 | | | | |
    作者:醉酒的猫S 时间:2020-03-29 10:41
    朵朵的脸不由得红了,虽说已为人妇,她依然没有改掉爱红脸的习惯,正欲拿起酒杯,欧阳拦住她,“我替你喝”,说着端起杯一饮而尽,没等朵朵阻止,他又开始喝第二杯,朵朵这才从吃惊中反应过来,抢过第三杯,几口喝下。
    “不算不算,两人合作喝掉的不算”,小赵抗议道。
    欧阳也不辩解,“那我自罚给大家唱支歌吧”。
    欧阳唱了首《恰似你的温柔》。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就像一张破碎的脸
    难以开口道再见
    就让一切走远
    这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们却都没有哭泣
    让它淡淡地来
    让它好好地去
    到如今年复一年我不能停止怀念
    怀念你怀念从前但愿那海风再起
    只为那浪花的手恰似你的温柔

    欧阳的歌唱得很深情,很投入,他的眼里带着淡淡的忧伤和回味,朵朵在想,他的生命
    中一定有段挥不去的往事。
    | 668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61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醉酒的猫S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317天 / 跨度451天】
    • 开贴:2019-01-07 17:57
    • 更新:2020-04-03 13:16
    • 阅读:23188 回复:717 楼主:583
    • 字数:约196千字
    • 图片: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