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三生三世之孔祭长青

  • 首页
  • 上一页
  • 15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紫慕流沙 时间:2020-03-26 21:56
    “谁让你走路不长眼,连走路都走不好,自己摔了跟头怎么还怪我不关心你?我觉得应该多摔你几次,这记性就能痛定思痛,长得完全了。”书轩更是火冒三丈,书溪刚要还嘴,婉薇说:“你们别再吵了,让你们过来是商量办法的,玄赭要是知道你们俩因为她吵得脸红脖子粗,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内疚,你们要是想让她尽快回来,就该同仇敌忾,对了书轩,你说得没错,玄赭一个人呆在那儿的确不妥,执焰必然会以座上宾的礼遇对待她,你是知道的,她得意起来就会无法无天,还不知会捅出什么乱子,要不这样,我是不方便去了,还得牢房你这个急人所难的朋友去她那儿安抚她一下,这样一来,她有了你约束,再加上她的敏锐,别有用心的人自然也就很难在她身上动歪脑筋了。”
    “这怎么行呢?男女授受不亲,况且地牢那种地方,想必执焰也会单独替她劈出一间来的,孤男寡女相处一室,很容易传出闲话,我二哥是个正人君子,又把玄赭真心当作朋友,但玄赭对男女大防应该没什么经验,她长的又那么漂亮,我多看一眼都会头晕,我二哥说是把她当朋友,什么急人所急,要是没点私心哪会急成这样,我看根本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多半是喜欢上她了,鬼王大人应该是对自己女儿的容貌太过自信才不放她出来,要是搞出点事情出来,这怎么说清楚呢!”
    “你想象力这么丰富,怎么不去说书!我岂能是那种占人便宜的无耻之徒,你刚才说什么男女大防的经验,这是什么意思?你····你这三年都和谁在一起的?”书轩反应过来,书溪眼神闪烁了一下,冷冷的说:“我被菩心老太婆扣在这儿,整天和她在一起,这经验当然是她闲暇之时当作笑话说给我听的,我就是····就是觉得像她这种万年铁树怎么会有风花雪月的过往,觉得特别有趣,万年铁树,我就放在心上了,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足不出户,不也增长了不少见识,我二哥太过死板,看了太多之乎者也,思想狭隘的很,什么事儿都一惊一乍的,郡主,你说是不是?”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哪知道是与不是,只是你心里有数就好,”婉薇也觉得奇怪,按理说她有了孔郡的十二法阵,菩心又那么畏惧她,这上天入地还不都是她说了算,再说句难听的,她想走,恐怕菩心还得欢天喜地的送她出去,她却对外宣称是菩心扣押了她,想来这儿必然有个令她牵肠挂肚的人,所以才逗留三年还不愿意离开,菩心却是实实在在的做了回冤大头,婉薇见她言辞闪烁,说起那男女大防却也好像见怪不怪似的,她徘徊不去,怕是这人便也在断魂渊。
    “我即刻派人送你过去,只是我的亲信极少,你还得加倍小心,玄赭到底还是个孩子心性,你的话她不会不听,在你在旁边管束着她,只要别太出格,把她放在那里却算是给执焰一颗定心丸,我的提议他也一定会细细思量思量的。”婉薇刚一抬头,书轩早就不见了人影,书溪也走到了门口,尴尬的回过头说:“郡主,我记得我还有件事儿没做完就不留下陪你了,晚上你自己一个人睡吧!就不用等我了,还有,先前抓回来的那个纪荣,先前撞过柱子,不过你放心,被救回来了,你可以去看看她,说不定摸到一把刀,又得抹脖子。”
    “放我出去,求求你们了,来人!有没有人!”纪荣万念俱灰,手上和额头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她拼命的拍着门,婉薇站在门口,身影从门缝里支离破碎的透了进去,纪荣看见是她,声音哀求的说:“族长,求你放我出去!” | 458楼 | | | | |
    作者:紫慕流沙 时间:2020-03-28 22:47
    “我可以放你,但你最好计量下你自个儿的身价,我和你无冤无仇,即使有仇,也是和你师父菩心的,我向来恩怨分明,你就是你,菩心就是菩心,我不会将你和她混为一谈,按道理来说,我和你无冤无仇,本该放了你,但我师父落在你师父手里,这是她的筹码,我效仿了你师父,将你也当作了我的筹码,想要走,好,”婉薇背过手,隐约看到她脸上的斑斑血迹,“只要别让我做了亏本生意,互惠互利的合作谈的是交易,我也不介意你是菩心的人。”
    “你师父····你师父被困在春宫园最深的羌滇洞,她一直在等你上钩,族长,只要你放我出去,我就···我就将我自己的命牌给你,菩心在入口处设置了一道可以令你魂飞魄散的法阵,只有我的命牌才能帮你神不知鬼不觉的度过去,虽然从根本上帮不到你什么,但你至少可以见到他,还有,他身上被下了噬魂咒,每隔两个时辰就会发作,犹如千刀万剐,痛不欲生,还有,”纪荣也知道自己微不足道的身价根本换不着自由,尽量的帮自己找能凑足资本的东西,“对了,菩心元神溃散,虽说这些年经过研修已经复原了不少,但每逢初一十五,元神总会溃裂,再加上她强行修炼龙陨心,是她灵力最弱的时候,你可以拿着我的命牌进入羌滇洞,是救你师父最佳时机。”
    “你就这么放心的将自己的命牌交给我?”婉薇自己不会那么轻信她,纪荣跪在地上,双手紧紧的门缝,“我在菩心眼里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小角色,倘若的我命牌落在她手上,总是落不得什么好下场,族长为人坦荡,况且您先前也说恩怨分明,人鱼族的事儿不过是您的龙陨心所致,与您本人无关,所以我的命放在您手上反而会受到您时时关顾,族长爱民为已,别人看不出您对人鱼族百姓的愧疚之心,我却是看得一清二楚,就算族长要牺牲我,也必然是万不得已,倘若您都护不住我,那便是纪荣的命了,我不会怨恨族长半分,不管落得怎样的下场,都会好过被菩心拿来当替死鬼,还有,春宫园里还有一个人兴许能帮到族长,她叫素瑶,我也不知道她什么身份,只知道菩心曾受过她的恩惠,后来在机缘巧合,菩心又救了她,菩心和她的关系很微妙,就是连镜海棠也能比及。”
    “素瑶?!”婉薇只觉得菩心门下吃里扒外的人真是人才辈出,也不知这位大神又是什么来头,纪荣见她脸上有所松动,趁热打铁,“这个人很不简单,平日与我们也不大往来,通常深居简出,性情很冷,菩心一直在加紧修炼龙陨心,座下的人一个个走得走,逃得逃,素瑶这个人性格很忠勇,却有点不开窍,谁也不知道她过去什么来历,大概只知道在五六年前曾菩心救了她,不管她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儿,她总是死心塌地的追随她左右,族长浩然凌人,含仁怀义,又有菩萨心肠,定能感化她转过心性, 她所谓的忠心不过是助纣为虐,害人害己的愚忠,族长倘若能得到她相助,营救您师父必然事半功倍,您也能少受些折磨。”
    “我知道你心心念念想出去干什么?纪荣,”婉薇曾听过些许传闻,知道她借着然诺失去记而趁火打劫的事儿,想来出去必然也是奔着然诺去的,“你给我听好了,碎芙乃是执焰的亲生女儿,我与他虽没什么交情,但人鱼族到底还是毁在我的手上,我欠他的已经太多,你想出去做什么,你心知肚明,我心里也明白,碎芙身上还有我偿还执焰人情的计划,你要是敢伤她半分,我不会毁了你的命牌,想来菩是你的主人,命牌还到她手上也算是落叶归根,我再给你浇上两把火,相信以我的手段定然狠不下心来将你怎样怎样的,但你的菩心平日是怎样处置叛徒的,想来你也见过,什么下场想来你比我更清楚,应该比替死鬼更惨吧!言尽于此,我会用法力将你送去你想去的地方,记住我的话。” | 459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5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紫慕流沙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416天 / 跨度703天】
    • 开贴:2018-05-06 00:54
    • 更新:2020-04-08 22:21
    • 阅读:3305 回复:465 楼主:429
    • 字数:约777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