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画妖》,老烟斗最新灵异小说来袭!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我是老烟斗鬼故事 时间:2019-03-26 14:03
    没错,就是我,老烟斗鬼故事那个老烟斗,不仅会做视频,还会写小说,大家马克支持一下! 人打赏 64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我是老烟斗鬼故事 时间:2019-03-26 14:20
    第一章:二叔

    今年春节,爷爷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一个长得跟我父亲很像的中年人。

    那眉眼,动作,神态,乃至说话的语气都如出一辙,虽不至于像双胞胎,但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了,此人,肯定是我爸的兄弟。

    当时所有亲戚都在,家里一下子就炸锅了,爷爷所生的孩子有五个,就我爸一个男丁,还有四个姑姑,怎么又冒出一个叔叔来了?

    奶奶马上就意识到咋回事了,眼前这位,肯定是爷爷跟外面的女人生的,她虽年已七旬,但妻子的尊严让她无法接受这样的丑事,一番激烈的盘问下,爷爷架不住,百口莫辩,直接生病住了医院。

    来者确实是我二叔,他沉默寡言的样子,跟我爸一个德性,简单的认了下家门,意识到家里人不欢迎的态度,转身就要走,但还是被我爸给拦下了。

    老一代人的恩怨姑且不谈,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兄弟,我爸相当的兴奋!天地之大,自己竟然还有个亲弟弟,血浓于水,既然相认了,哪有刚来就走的道理?

    为了不刺激奶奶敏感的神经,二叔先住在县城我家,我爸说了,要走也要过了十五再说。

    二叔很规矩,在我家,举止谦卑,沉默寡言,有时候安静的像一尊雕像,看着他,我恍惚间有种错觉,这仿佛...是我另一个爸爸。

    只有当父亲回来,哥俩聊天的时候,才多说几句,那声音...简直像一个人的!

    确认过眼神,二叔是很好的人,他说,自己在北京开了一家古董店,做些小买卖,年过四十,想到自己还有个爹,无论如何也要回来认一认。没想到,竟把老人家给气病了。

    父亲非常理解他的心情,两人在家里喝着小酒,一聊聊到深夜,二叔跟父亲什么也聊,包括自己当兵,下海经商的经历,但就不说老一代人的事,以及自己的身世,这大家也都能理解。

    然而另一头,爷爷的情况却不妙,在奶奶的逼问下,他始终就是那么一句:我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要相信我!

    可这话无法自圆其说,活生生的二叔都四十多岁了,总不可能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吧!

    再问的多了,爷爷就闭口不言,奶奶也不敢硬逼了,这事儿心里明白得了,都这么大岁数了。

    可是,爷爷住院没两天,突然就去世了,这一下,家里又乱了!

    爷爷像是不敢面对奶奶,逃避“走”的,奶奶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狭隘,哭天喊地,好好的一个春节,成了老人最后的新年......

    二叔知道一切的罪过都是自己,爷爷去世了,他也潸然落泪,在爷爷的灵位前磕了几个头,然后就准备离开。

    临走前,二叔做了一件令人震惊的事,他塞给父亲一张银行卡,告诉父亲,这卡里有一百万,本来是想回来尽孝,没想到...竟会是这样的结局,他让父亲把这钱给奶奶,算是对老人的一种补偿。 | | 1楼 | | | |
    作者:我是老烟斗鬼故事 时间:2019-03-26 14:22
    父亲悲痛中满是纠结,虽然知道二叔在北京做买卖,但没想到他出手这么阔绰,一下子就是一百万,亲人相逢,本是一件大喜事,却没成想,成了爷爷的丧事。

    他们兄弟俩交谈着,我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突然间,我发现了一件极为诡异的事!

    隆冬正月,东北气温很低,参加葬礼的人都吐着白气,可二叔...嘴里一丝白气也没有,跟所有人都不一样!

    无意间的发现,令我不寒而栗,这二叔,到底是谁?又或者说,他是......?为啥不吐白气呢?

    记得当时他在爷爷家出现时,爷爷一脸的紧张!奶奶问他是谁?是不是你的孩子?爷爷不置可否,没有承认,也没有否定......只是说,自己没做过对不起奶奶的事。

    我开始有些害怕了,这二叔,难道是鬼?可是,现在是大白天,鬼能在白天出现吗?

    还有,二叔跟我们一起吃喝,有形有实,怎么可能是鬼?我又盯着二叔的身后看,没有影子,不禁又遍体发毛!

    要说今天是阴天,我瞅瞅其他人,影子也不明显,难道是我想多了?

    我想把发现的情况告诉父亲,但没敢,家里已经够乱了,我不想再捅娄子,如果二叔真是什么脏东西的话,再生是非怎么办?

    或许,是因为体质的原因?不可能啊?二叔身体很健壮,参见葬礼的老头老奶奶都喷着白气......

    家里混乱的纷争姑且不提,我陷入了纠结和矛盾中,二叔在北京,我毕业后,也是一直在北京漂着,在一家网站当技术,每天为了房租发愁,本想着投靠二叔,最起码把住的问题解决了,可眼下...我又有点不敢了。

    父母的心思,跟我一开始是一样的,尤其是母亲,对这个小叔子一万个满意!说二叔人品,才能俱佳,我跟着二叔,一定可以混出个人样儿来,到时候娶个北京丫头,人生至少少奋斗几十年!

    父亲也同意我跟着二叔混,他经历多,见识广,我一个人在北京,有个亲戚照应总是好的,但我心里始终惴惴不安那件怪事儿,直到过了正月十五返京,回到自己的出租房狗窝里,仍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深夜,我沉沉入睡,突然听见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叫我。

    “大孙子,大孙子......”

    我揉了揉眼睛,睁开一看,但见爷爷站在我面前,一脸慈祥的微笑。

    我的心咚咚直跳,爷爷?爷爷不是已经死了吗?

    “爷爷!”我大声叫着。

    “嗯,”爷爷手拈须髯,眸光中满是对我的疼爱。

    我感觉有点奇怪,以前爷爷总是喜欢摸我的头,此时离我这么近,却像是...有意跟我保持距离似的。

    “大孙子,长话短说,爷爷还要赶时间,你最近有大麻烦,只有你二爸能救你,”爷爷突然一脸严肃的看着我说道。

    “大,大...大麻烦?”我惊颤的瞅着爷爷。 | | 2楼 | | | |
    作者:我是老烟斗鬼故事 时间:2019-03-26 14:23
    “嗯!”爷爷点头继续说:“是血光之灾!你是咱家独苗儿,我无论如何也要过来吱你一声儿!快去找你二爸,他能保你周全!”

    “你说的,是二叔吗?”我哆嗦着嘴唇问。

    “是啊!就是过年来的那个,好了好了,爷爷没时间了,不跟你说了,”说罢,爷爷一下子就消失了......

    我脑子嗡一家伙从梦中惊醒,直挺挺的坐在床板上,心咚咚的砸的胸口疼!

    爷爷...二爸,血光之灾?我的天!

    鼻息间,屋子里有一股怪味儿,说香不香,说臭不臭,有点儿像是庙里的烧香的味儿,还掺杂着缕缕霉烂发臭的气息。

    我感到无比的恐惧,身上的鸡皮疙瘩一层层的起!

    刚才,是爷爷给我托梦吗?真有托梦这回事儿?可这屋子里的怪味儿是从哪儿来的呢?一定是有啥东西来过!

    我联想到了无数种可能,最坏的想法是,刚才.....会不会有啥脏东西,迷惑我了的心智,爷爷托梦是假的。

    可...会是什么脏东西呢?难道是二叔?让我自投罗网?我的天!不可能吧!二叔在我家里住了那么久,身上没臭味儿啊?

    这股子怪味儿越闻越恶心,久久萦绕不散,我把窗户打开透气,心里乱极了......

    第二条,我去单位报到,所有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我,跟看怪物一样,厕所里对着镜子,我感觉除了没睡好有些憔悴外,脸上没什么呀?

    “我靠!小江,你晚上去挖煤了吧?脸上咋这么黑,你瞅你那额头,跟包公差不多了,”死党小宋从蹲坑里站起来,一脸吃惊的看着我说道。

    我的心一阵突突,我额头黑?没有啊?

    整整一天,我都郁郁寡欢,去厕所洗了好几次脸,可周围同事们的目光告诉我,我的脸越洗越黑!只是自己看不见!

    我开始害怕了,就算再没见识,也知道这应该就是俗话说的印堂发黑,大难临头的征兆!下班前,我哆嗦着手机开始犹豫,要不要,联系一下二叔,让他“救”我?

    正在我踌躇时,手机响了,来电的是房东!说下午过来,闻见客厅里一股臭味,问我啥时候回来,要进我们几个租客的房间检查卫生! | | 3楼 | | | |
    作者:我是老烟斗鬼故事 时间:2019-03-26 14:26
    | | 4楼 | | | |
    作者:我是老烟斗鬼故事 时间:2019-03-27 10:03
    第二章 桃木盒

    客厅里有臭味儿,难道...就是昨天晚上闻到的那股味?

    我一度怀疑,那是死人灵魂的气息,毕竟昨天晚上,爷爷给我“托梦”了,很多电影里都看过,庙里的鬼,是吃香的......

    那股农村老屋子里才有的霉腥味,难道就是坟墓中的气息,我越想越害怕,总感觉跟自己的血光之灾有关,可...爷爷总不至于杀我吧?

    正在我收拾好东西,准备下楼赶地铁的时候,手机又响了,我一看,竟然是二叔!

    我咽了口吐沫,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接起了电话。

    “喂?二叔。”

    “小雨,到北京了吗?”

    “到了,昨天刚到。”

    “到了也不说给二叔来个电话,你在哪儿呢?”

    “我在公司,准备回去。”

    “你公司在哪儿?我去接你!”

    ......

    跟二叔聊了一通,他要过来接我吃饭。

    听着二叔亲切的语气,恍惚间,我觉得自己是想多了,或许,昨晚只是一场偶然的梦,我想爷爷了,并没有什么征兆,二叔,还是实实在在的二叔。

    站在写字楼下,看着北京繁华街道的车水马龙,闻着熟悉的尾气味儿,理智重新占领了大脑。我觉得自己挺可笑的,同事们的眼神说明不了什么,至于小宋,那家伙神经质,搞文案的脑子都有病,估计跟我开玩笑呢。

    还有那奇怪的气味,一个春节过去了,租客们回家,谁知道半地下室里经历了什么?又搬进来了哪些人?我特么是不是太敏感了?

    一个小时后,一辆奥迪A8停在了公司门口,开车的,正是二叔!

    他还是穿着那一身儿朴素的衣服,完全不像个有钱人,只是看见我的时候,眸光中,略过一丝惊讶的神色,随即又转变成了正常的微笑,招呼我赶紧上车!

    坐在二叔的车上,豪华的A8操作台令我艳羡无比,只是心里一丝的没底,二叔刚才那眼神,啥意思呢?他是不是也发现我脸上不对劲呢?

    “想吃点啥?跟叔说,”二叔微笑着,抽了抽鼻息,还下意识的用食指掩了下鼻孔,像闻见了什么不好的味儿?

    我皱眉眨眨眼,愣了片刻,答道:“随便二叔,吃啥也行。”

    “要不,咱爷俩吃火锅去?”

    “行!”

    二叔开着车,带我去东四,说那里有一家火锅馆子相当不错,他谈笑风生,跟在我家的时候截然不同,在我家,二叔除了微笑,基本上不怎么说话的。

    当得知我住在天通苑半地下室的时候,二叔恻隐的直嘬牙花子:“咳...可怜我侄儿了,明天搬家,住叔那。”

    二叔四十多岁还没有结婚,一个人经营着摊子,我虽然好奇,但也不便于多问。

    晚饭吃的很愉快,我几乎忘了家里的房东还在催我回去呢。

    去他妈的!老子明天也是有房的人了!二叔的古董店在北三环,离我上班的地方不算远,两站地铁就到了。

    “小雨啊,最近,是不是谈恋爱了?”二叔一边吃,一边笑眯眯的问我。

    谈恋爱?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二叔怎么突然问这个?

    “没有啊,我刚参加工作不到一年,没时间谈恋爱,”我笑着回答。

    “不对吧,就没哪个姑娘?对你有点意思?”二叔微笑着追问。

    我更懵了,尴尬的说道:“二叔,我一个穷北漂,要啥没啥的,现在姑娘们都很现实......”

    二叔呵呵的笑了笑,没有继续再问。

    我感觉有点不对劲,二叔的话里有话,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 | 5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我是老烟斗鬼故事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12天 / 跨度232天】
    • 开贴:2019-03-26 14:03
    • 更新:2019-11-13 15:33
    • 阅读:8155514 回复:16588 楼主:581
    • 字数:约703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