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是战神韩信之子,借我三百块钱可以吗?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韩家小明 时间:2019-03-05 14:16
    韩仓躺在水边润湿的白沙上缓缓撑开双眼,蓝天下一只河燕扑棱而过。颅内翻江倒海般的剧痛让他忍不住龇牙咧嘴,呻吟出声。
    “天呐,你们看他手臂好像动了!该不是我眼花了吧。”
    听到响动,韩仓艰难地侧过头去,只见岸边上十几个装束奇特的男男女女围着他站了一圈,有的手里还拿着竹竿和渔网。
    “多谢救……”
    韩仓回忆自己似乎是因为遁入江中躲债而不慎脱力昏迷了,只是不知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还想答谢一声却是见那群人纷纷面露惊骇之色,高呼见鬼散了个干净。
    韩仓苦笑一声想要坐起来,突然迎面冲过来一个头发散乱的女子,猛地把他抱在了怀里,含着一丝灼热的泪水啪嗒啪嗒地滴落在他的脸上。 人打赏 62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韩家小明 时间:2019-03-05 14:24
    “我就知道,仓儿你吉人天相,不会那么容易就走的。”阿碧喜极而泣,双手紧抱着不愿放开。
    “喂,虽然我知道我长的英俊,但你也用不着这样啊。”
    韩仓内心大喊,看着这个二十七八左右、面容温婉的女人不知如何是好。可下一刻便是让他心神一震,差点没再昏过去。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包括这个陌生女子在内的其他人身穿的应该都是汉服,如果这些还可以解释,那么自己变小了数倍的四肢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
    虽然在被追债时也有过想穿越的荒唐念头,但那终究不过是玩笑话。他可还有父母以及妹妹在等着他。
    而他不辞辛苦,四处举债去创业也不过是为了他们生活的更好罢了。 | 1楼 | | | |
    作者:韩家小明 时间:2019-03-05 14:24
    一旁的阿碧看到韩仓突然又沉寂下来的脸色,以为他又有了什么不好的想法,连忙道:“仓儿我们先回家去,碧娘再也不瞒着你了,到了家里我就把你想知道的都告诉你。”
    韩仓仍自在恍惚中,也没听见她说什么,只是任由她牵着一路上了山。
    从一些破碎的记忆中,韩仓隐约了解到,这个世界便是汉初,而这具身体也叫韩仓,今年十三岁,因为赌气离家而不慎落水。那个牵着自己的年轻妇人则是一直拉扯自己长大的养母阿碧。
    走了几十分钟山路后,两人到了半山腰上一个只有两间小茅屋的院落,从一尘不染的青绿篱笆可以看得出来,这里还未搭建多久。
    “碧娘,为什么不在村里居住,要搬到这里来呀?”
    一路上,韩仓的心绪也慢慢平复了下来,懊丧和不甘逐渐化成一丝无奈和勇气。他想到既然能穿越过来未尝没有办法回去,于是主动开口说话排解心中郁闷。 | 2楼 | | | |
    作者:韩家小明 时间:2019-03-05 14:25
    他抬眼看向身旁这个女人,正是她在不久前从水里拼命地又把自己从鬼门关给拉了回来。原来那个韩仓让亲眷们为之失望,而如今到了这里,他并不想重蹈覆辙。
    “这个……山上安静,仓儿读书也能更安心些。”阿碧牵着韩仓的手紧了紧,脸色一暗。韩仓看在眼里,知道她有心事,也没有多问。
    小草庐里,仅有的一张木桌被擦得干干净净,上面堆着一小叠竹简,多是一些认字启蒙和古典诗歌等通俗读物。韩仓翻阅了一下,便索然无味地又合上了,这些东西早在他小学就背得滚瓜烂熟。
    端着茶杯回来的阿碧看见韩仓的动作,脸上的病容顿时又加重了几分,心头一酸:“这次我攒了不少铜钱,明日我再去求求余先生,让他教你识文断字,这样才能看得懂这些书简。”
    “余先生?”韩仓好奇,听阿碧的口气这位余先生似乎给她吃过不少苦头。 | 3楼 | | | |
    作者:韩家小明 时间:2019-03-05 14:25
    “是啊,他是这里学问最大的人了,村里的孩童但凡资质不错的,都会去上他的私塾。不过他总是不让你去,也许是因为我们是外来户吧。”阿碧声音渐低,眼角闪过一丝黯然。
    “那碧娘,我们不用去找他了。”韩仓摆了摆手,心底暗笑,“学问很大?我现在也算得上是博古通今,看谁还在我面前能端着学问的大架子。”
    阿碧‘啊’了一声,脑子里正想着如何再劝解一下,耳边却传来韩仓读书的声音。
    “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摄提贞与孟……”
    阿碧嘴巴微张,这几句辞她似乎听小姐说过,颇为晦涩难懂。可还没等她意识过来,韩仓已经把这篇辞背完了,转而又念道。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七计,而索……”
    阿碧喉咙发干,双手颤抖,握在手里的茶杯里的水纷纷溅落下来她也没察觉,只是嘴里不知小声念叨着些什么。突然她只觉一只沉稳有力的手拉住了她的衣袖,待她反应过来,一双黑亮的眸子正紧盯着她。
    “碧娘,请您告诉我,我到底是谁?” | 4楼 | | | |
    作者:韩家小明 时间:2019-03-05 14:26
    韩仓能感觉到,这个秘密不仅调动了他十足的好奇,还时时在折磨着阿碧。他必须逼她说出来。
    阿碧果然再也忍耐不住,扑通跪坐在地,流着泪道:“将军仇敌甚多,让我不要告诉小仓你的身世,也不要传你兵法,只愿你能平平安安地过完这一辈子。但今日所见,我只觉见到了将军当年的模样,也是这般隐忍,也是这般天纵之资,便再也隐瞒不下去了……”
    韩仓心头一凛,扶住阿碧的肩头让她慢慢说下去,越说到后面却越是让他坐不住身子。
    原来,他竟是韩信的儿子,战神韩信的儿子! | 5楼 | | | |
    作者:韩家小明 时间:2019-03-05 14:26
    而他的生母是韩信闻名四海之前就结识的一位大户人家的小姐,也正是因为一直被韩信雪藏,才得以让他兵败身亡后暂时没有祸及韩仓,让阿碧有机会带着他逃了出来。
    “啧啧,这身世,要是放在现代我能横着走整个海城市。不过这韩信好歹也是一代战神,被小人在背后阴死也是可惜了。”
    韩仓内心嘀咕,在秦汉,让他惋惜的有两个人,一个是霸王项羽,另外一个就是韩信。前一位霸绝一世,后一位谋略无双。
    兴许是吐露出了一直藏在心底的秘密,阿碧的脸色恢复了一些红润,只见她站起身来回房找出了一块用布包好的玉帛恭恭敬敬地交到了韩仓手里。
    “这是将军留下的《兵仙谱》,曾听他说起过这里面内容深奥,就是他也没能完全读透,现在仓儿你拿着,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 6楼 | | | |
    作者:韩家小明 时间:2019-03-05 14:26
    韩仓接过那玉帛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蝇头小篆,依稀可以看出纪录的是一些用兵之法和修身锻体之术,不似凡品。
    “有野史曾记载张良在月下得到神秘老者传授奇书三卷,修成无上王佐之才辅助刘邦,莫非韩信也有相同遭遇?”
    韩仓想了一阵,放下心中疑惑,打算明日亲自去会会那教书的余先生,因为这些秦篆他还是看不太明白。
    若真是天书,加上他前世积累的经验,未必不能在这汉初建立一番作为,达成胸中之志。若是能顺便帮韩信把仇报了,也算是还了他这一世的因缘。
    这一晚,阿碧睡得颇甜,韩仓在得知真相后也承诺不再会生她的气而自顾离开。
    第二天一早,韩仓睡眼惺忪地下了床,阿碧已经把柴都整整齐齐地劈好了,灶台上煮着一小锅白粥还配了两碟咸菜。 | 7楼 | | | |
    作者:韩家小明 时间:2019-03-05 14:27
    “碧娘,今天我要去见见那个余先生。”韩仓朝屋外正热火朝天锄着草的阿碧道。这大汉建朝不久,文字大多还沿用秦篆,想必不难学到。
    阿碧显然对韩仓的决定有些惊讶,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然后把衣襟整理好,又从屋里拿出了一个小布袋系在腰上。
    韩仓想到还要阿碧给自己引路,便没拒绝,两人就一起下了山。
    小渔村就在山脚下,村里足有上百户人家,现在战乱平息,村民安居乐业,日子也算是平实幸福。
    当路过几处庭院的门口时,几个坐那编制渔网的农妇看到韩仓和阿碧,皱纹横生的脸上不禁浮现出几丝妒意,假意小声交流:“你们看,那个野货出村子才没多少日子居然就忍不住回来了。”
    “怕是又看上了谁家的男人,你们可得把自己的丈夫看紧点了。” | 8楼 | | | |
    作者:韩家小明 时间:2019-03-05 14:27
    “碧娘,今天我要去见见那个余先生。”韩仓朝屋外正热火朝天锄着草的阿碧道。这大汉建朝不久,文字大多还沿用秦篆,想必不难学到。
    阿碧显然对韩仓的决定有些惊讶,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然后把衣襟整理好,又从屋里拿出了一个小布袋系在腰上。
    韩仓想到还要阿碧给自己引路,便没拒绝,两人就一起下了山。
    小渔村就在山脚下,村里足有上百户人家,现在战乱平息,村民安居乐业,日子也算是平实幸福。
    当路过几处庭院的门口时,几个坐那编制渔网的农妇看到韩仓和阿碧,皱纹横生的脸上不禁浮现出几丝妒意,假意小声交流:“你们看,那个野货出村子才没多少日子居然就忍不住回来了。”
    “怕是又看上了谁家的男人,你们可得把自己的丈夫看紧点了。” | 9楼 | | | |
    作者:韩家小明 时间:2019-03-05 14:30
    韩仓创业多年,最不缺的就是围观之人的口水,但听见这几句话后还是不由自主地生出一股怒意。他转头看向身后的阿碧,却是见她脸上并没有多少变化,反倒对自己笑了笑。
    “这个女人,也不简单啊。”韩仓心里暗叹,把头转回来继续向前走去。
    余先生全名余不归,听说是早年遭逢了什么伤心之事,这才改名为不归,表明将永远不会回到伤心之地。韩仓走到那颇为雅致的私塾院落时,里面正传来琅琅的读书声:“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
    “想不到这位余先生也是好兵之人。”韩仓默念,想到这是曹秽对长勺之战的一番评论,不由心中一动,推开私塾大门走了进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今日却是我第七次来,先生观我气势还足否?” | 10楼 | | | |
    作者:韩家小明 时间:2019-03-06 08:38
    当余不归看见那张大踏步迈进来的面孔时,本来还兴致盎然的脸上陡然阴沉下来,冷冷道:“听村里人说你大难不死,这本是件好事,只是为何又要到我这私塾里来?”
    韩仓亦是心中略惊,他本想在这等穷乡僻壤之地的教书先生多半就是个披长袍的老头,被一群目不识丁之人高高供着。可这位余先生看起来不过四十左右,唇下留着一撮短须,负手站在讲席还颇有一丝出尘的味道。
    “我也听说余先生教书有方,经史双绝,只是为何要拒绝我入学?”
    “我早说过了,你资质愚钝,我难以教授。”余不归拂动长袖,眼中闪过一丝不耐。
    韩仓心中不解,自己尚是个孩童,为何对方的语气和表现却如见寇仇?正想进一步追问,站在屋外的阿碧推门闯了进来。
    “余先生,我一直听你口口声声说小仓资质不佳不予接收。我本是相信先生你的眼光,但回头想来你一没和小仓有过多少接触,二来也没考校过他作词文章,你又是如何得知此事?”
    阿碧的脸色不太好看,语气咄咄逼人。
    此言一出,私塾里二十几个本来还惧先生威严不敢放离书简的学童俱是齐刷刷地扭头看来,有的好奇地看着阿碧,有的则幸灾乐祸地看向韩仓。
    “听说这个阿碧以前在大户人家当过侍女,没想到居然敢公然顶撞先生,都不如我们懂礼。” | 11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韩家小明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81天 / 跨度110天】
    • 开贴:2019-03-05 14:16
    • 更新:2019-06-24 09:05
    • 阅读:182309 回复:1178 楼主:663
    • 字数:约450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煮酒故国一夜烟花残——浅谈南明诸小朝廷的兴亡 菊水入道政宗 2015-05-09 22:13 120/214 153/223
    八卦我觉得我可能遇到了一个变态,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是不是恶作剧啊还 被变态瞄上了 2014-11-01 21:54 1524/155 1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