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湘西苗家赶尸少年的漂流之旅

  • 首页
  • 上一页
  • 164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徐家晨溪 时间:2019-07-12 15:11

    诸葛小倩听他自称师兄,话里话外绝非是念全真同门之谊,而是暗藏一种戏弄之意了,心中微怒,按捺住性子,温颜说道:“哪依道兄看,这事该如何处理呢?”
    燕宣见她问自已意见,似乎真的不敢招惹他们这帮人了,微哂道:“我原是客人,这话本不该我说的,但凡事抬不过一个理字。我既然出面替朋友办事,如果师妹一定要做这和事佬的说,师兄我虽然不才,也只好勉为其难,硬着头皮领教几招师妹的绝学。这样也好让茅山宗的朋友们知道,非是我燕宣不肯出力,实是我技不如师妹,这样我就对双方有了交代了,师妹你说这话在不在理呢?哈哈。”
    诸葛小倩见燕宣口出狂言,已明白此人同许多自高自大的江湖中人一样,是希望通过与自已一战而博取名声了……
    诸葛小倩心想:“他已明言挑战,我若再好言说情,反显得我是惧怕他们了!”凛然说道:“姑且不论这位巫婆是我一位好朋友的同门,今晚你们以众凌寡,欺侮一个受伤的女流之辈,小道既然遇上了,也没有抽身而退的道理!如果道兄坚持要这么做的话,小道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燕宣不意诸葛小倩勇敢地应战,目中射出冷锐的光,自已大话已经说出,也是覆水难收。
    旁观众人见二人说着说着就要动手了,都有些兴奋起来。
    这本是茅山派的事情,仲江东和邓玉通及沙新怀三人都没有说什么,燕宣这个全真派的人却要强出头,众人都猜到他的用心。邓玉通心中有些瞧不起他的为人。然而大家都很想多见识一下诸葛小倩的身手,故谁也没有出言相劝。
    燕宣故作无奈的说道:“久仰九幽真人的大名,我燕宣今天能与诸葛师妹一战,虽败犹荣,不知诸葛师妹是比武功呢,还是斗气?”他一口一声“师妹”,更显得他为人的愚蠢。
    诸葛小倩心道:“这话可是说出你的内心来啦——果然是求成名来了!”左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冷笑道:“悉听尊便。”
    燕宣心忖:“她刚才的功夫好俊!她既然敢任由我划下道来,可见她对自已的武功很是自信了……拳脚无眼,我暂时还犯不着为了别人的事情而受到意外伤害……”
    心念及此,于是缓缓说道:“江湖上有言道:‘东宗张天师,西尊小诸葛’,燕某今晚能与名闻大江南北的小诸葛切磋一下,幸何如之!久闻九幽真人武功异能震砾当世,燕某与诸葛师妹既有同门之谊,也不想伤了和气,就与诸葛师妹先斗气吧。”
    他对诸葛小倩不断变换称呼,可见全无同门切磋的诚意,只有一战成名的妄图了。
    诸葛小倩面上带着优雅的笑容,说道:“好。”

    158 | | 1290楼 | | | | |
    作者:徐家晨溪 时间:2019-07-15 08:52
    燕宣单掌举在胸前,道:“诸葛师妹既然执意要管这事,贫道就只好出手献丑了。”说罢走到左首空地上,席地而坐,神情紧张。
    他是全真华山派弟子,十分注重内丹术。“全真”本是屏除妄幻,全其本真的意思。全真的初旨乃是“识心见性,除情去欲,忍耻含垢,苦已利人。全真教以《道德经》、《般若波罗密多心经》和《孝经》为主要经典,主张三教合一。
    全真教的创教祖师王重阳有诗曰:“儒门释户道相通,三教从来一祖风”,“心中端正莫生邪,三教搜来做一家”,“满座谈开三教语,一杯传透四时春”。
    全真教以个人隐居潜修为主,不尚符箓,不事黄白之术,以道德性命之学唱为全真。因此全真道修持追求的是心、性超三界的修真成仙。
    燕宣素爱沽名钓誉,常作惊世骇俗之举。他自幼家贫,在他二十岁时,家中好不容易给他讨了一门亲事。他于婚前曾经随同一位工地上的朋友牵着背石子的瘦马到河边去饮水,正好遇见未婚妻何氏洗衣回家。朋友悄悄告诉燕宣那个黄衣少女便是他未过门的妻子何苹,燕宣彼时心中又是窃喜又是不安,故作镇定迎面走了过去。
    他佯装同工友说话,待走近时特别注意看了几眼未婚妻何苹,发现竟是个身材矮小的粗陋女人。而同未婚妻走在一道的两个少女却都是苗条身段,姿色动人!未婚妻与二位妙龄少女走在一起显得反差很大。 | | 1294楼 | | | | |
    作者:徐家晨溪 时间:2019-07-15 10:24

    燕宣心中十分失望,回家后长吁短叹,闷闷不乐了许多时日,终于在将娶之时不告而别遁入空门。
    他成为全真道士后,不甘寂寞,又常以气功异能吸引世人的注意。
    曾经有两年,在春暖花开的时节,华山游人如织,许多人都看见他坐在华山山腰一座石拱桥下,合目冥想盘坐于青石上,修练气功。几天几夜不吃不喝。
    有好心人给他送来饮食,他却不吃。别人问他这样做会不会感到饥和渴,他便说自已是在辟谷。可以十天半月不吃饭,只喝山泉,有时隔二三日只吃几个核桃果腹,精神不减。
    人所奇之,越传越神,遂引来更多人前来围观。他便含笑向游人讲些本门开山宗师郝大通的神迹故事,说自已只是学习先辈而已,教大家不要大惊小怪。
    燕宣的道术在华山派中佼佼不群,但师父暗中认为这个二弟子好出风头,为人气量狭小,难成大器。所以在大弟子病逝后,师父并未将他立为传教之人,而让他的三师弟做了华山派嗣师。
    燕宣心中很是不平,在师父羽化之后,只影而去,从此四海为家,足迹踏遍了神洲大地。据他自已对人说曾经远渡重洋,去过日本和朝鲜。并且在汪洋东海中寻觅仙岛修炼过数月。。。。。。
    诸葛小倩淡然一笑:“燕兄请了。”在距离燕宣七步之外的空地上盘足坐下。左手平放在膝盖上,右手在胸前结印。 | | 1295楼 | | | | |
    作者:徐家晨溪 时间:2019-07-15 11:54
    神光内敛,静如处子。
    燕宣双目炯炯有神,盯着诸葛小倩,气沉丹田,双掌在胸前搓了几下,大喝一声,左掌一挥,一道罡风挟着风雷之声,宛如矫纵天际的怒龙,向诸葛小倩面前席卷而来。
    诸葛小倩待罡风距离身前一尺之外,右手食指一点,一道绿荧荧的剑气宛如一口屠龙的利剑,斜劈向燕宣。燕宣见气剑后发先至,忙举右掌拍出,两股霸道的真气撞上,宛如平静的湖面掀起三尺水柱。
    此时燕宣先前发出的罡风袭至诸葛小倩面门,诸葛小倩却并不出手招架,旁观诸人都是一惊,不及转念,只见诸葛小倩身上忽然现出一团朦胧的金色光晕,金光宛如一口有形质的金钟罩护住诸葛小倩周身。
    那道罡风在“金钟罩”外顿时停滞不前。燕宣加大掌力,但说也奇怪,罡气宛如超负荷的老牛,只略微向前移动一寸,便又停了下来。
    燕宣癫狂的脸上现出狰狞之色,第三次催动掌力,道家罡气化为漫天光影,在“金钟罩”外嗤嗤有声,却仍然不能冲破“金钟罩”。真气猛烈撞击在“金钟罩”外,无数光点纷纷坠落入地,宛如滂沱大雨敲打在坚固的城墙上,哗哗哗顺着墙壁流淌下来。
    燕宣脸上憋得通红,他已三次强聚真气,所谓“飘风不终朝,暴雨不终夕”,他此时左手单掌已无力再发起第四次攻击。只得提起右手,在胸前划了一下,用大拇指和食指、中指三根指头在左手腕子上一捺,一股白色的气劲裹入罡风形成的乌光气柱中间,向着诸葛小倩飙去!
    两道真气合二为一,威力登时暴涨,宛如重重浪涛,霎时冲击到诸葛小倩身前,罡气猛烈撞击在“金钟罩”上,发出天风海雨一般巨响!
    诸葛小倩身周的金光也不由为之一暗,光芒宛如烛焰遇上阴风,闪烁了几下,才又重新稳定下来。 | | 1296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64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徐家晨溪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87天 / 跨度96天】
    • 开贴:2019-04-10 12:47
    • 更新:2019-07-15 14:55
    • 阅读:22946 回复:1304 楼主:779
    • 字数:约550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