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赵匡胤凭什么从一个小人物登上历史的制高点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映雪青松翠 时间:2019-04-10 12:41
    十月的古城之外已是一片萧索,旷郊野外到处只见丛生的杂草。在低矮的树木中间,偶尔透出的几朵枯黄的野花在凛冽的西风中东歪西倒。几只老鸹有时突然会从草丛中飞起,拍打着乌黑的翅膀,发出低沉而令人讨厌的声音。凛冽的寒风夹裹起黄沙,不断扑向那高耸的城墙。但巍峨的箭楼和整齐的雉堞却依然坚强的屹立着,仿佛在告诉过往的人们这座伟大城市曾经有过的辉煌。它叫做——长安。
    从贞观之治到开元盛世,是大唐最鼎盛的时期,这里曾经万国来朝络绎不绝,冕旒衣冠充塞于道,华夷八荒熙熙攘攘,高第寒素往来频仍。
    太宗之后临朝称制的那位睥睨万物目空一切的天后,她不喜欢这座城市的强势,在东边的洛阳再造了一个都城,号为东都,长安便成了西都。
    渔阳鼙鼓恸地哀,持续八年的安史之乱把大唐的外强中干暴露无遗,后来的朋党之争、宦官擅权和藩镇割据更加快了帝国的分崩离析。 人打赏 16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映雪青松翠 时间:2019-04-10 12:42
    随着末代皇帝唐昭宣帝不明不白的暴毙,昔日强盛不可一世的李氏王朝早已在数十年前烟消云散,曾经的流贼头子后来的唐室护国功臣朱晃受禅僭极,他易国号为大梁,把都城建在了洛阳更东边的开封,称开封为东京,洛阳为西京,长安便从此不再担任过首都的功能。各地混战的军阀藩镇也并不把这片据崤函之固有山河之险的关中当做经营天下的根本。他们的目光放在了长安以东的河洛之地,在那里疯狂厮杀逐鹿中原。曾经雄伟的古都经过多年的战乱,早已从当初的膏腴之地变得残破不堪,于是它的级别建制迅速下降到了和其它地方节镇一样的地位,得了一个普通的新名字——永兴军。
    黄昏时分,一阵破碎的马铃声由远及近传来,惊醒了城楼上打盹的守兵。他们探出头去,看到一支大约两三千人,疲惫不堪的队伍拖着沉重的脚步向城门走来。领头的骑着一匹黑马,人和马摇摇晃晃。说他们是逃荒的,但队形又相对齐整,虽稍显松散却并不涣乱。说他们是一支队伍,却又盔甲残破,旌旗不举,有的人甚至连兵器都没有,鞘内无刀,连一些弓箭手都只在肩上斜挎着一只空荡荡的箭袋。
    城上的守兵对这样一支奇怪的队伍立时产生了警惕,一个小头目赶紧唤来了城门领。城门领品秩不过裨将,官卑却位重,关系着一城的安危,对于来路不明的人马绝不敢掉以轻心。他仔细看了城下的队伍,努力回想了近日的邸报公文,实在想不出有什么部队要从长安经过。
    那小头目道:“大人您看这会是些什么人呢?是土匪流寇还是溃军败兵?” | 1楼 | | | |
    作者:映雪青松翠 时间:2019-04-10 12:42
    城门领摇了摇头,“匪寇是不敢来侵扰咱们长安这样的大城的,没有云梯巨木,他们拿什么拔城攻坚?败兵也不像,前几日邸报上还说了,王景崇大将军在秦蜀接壤之地大破蜀军。斩首万余级,我汉军大胜,怎么会有败兵呢?”
    于是他朝下面叫道,喂,你们是什么人?
    城下骑黑马的那个人看起来是队伍的头,他扬起左手,队伍立刻停止了前进,抬头大声答道:“我们是王大将军的手下,有事入京公干,请将军打开城门,放我等入城歇息。”
    “王大将军?哪位王大将军?”
    :“右卫大将军王景崇大人,我是麾下牙将赵思绾,率本镇永兴军府兵三千人,入京觐见述职。”
    城上又问道,既是府兵觐见,可有调兵勘合?
    赵思绾从怀中掏出一个黑乎乎的小东西,手举过顶,“此乃枢密院使相杨邠大人亲自颁发的虎符,请长官查验。” | 2楼 | | | |
    作者:映雪青松翠 时间:2019-04-10 12:42
    城上城下相距十丈开外,暮色中看不清是什么东西。两下正僵持着,赵思绾又叫道:“天色已晚,人困马疲,烦请长官念在大家同为本镇驻军的份上,放下吊桥打开城门容我等入城歇息,明日一早便当上路,决不多扰。”
    城上答道:“长安乃朝廷西陲重地,现在已过申时,不敢轻易开门,而且节度使大人和留守大人都外出公干,城中大小事务暂由都监柴大人署理,请容我等向其禀报,由他定夺是否容许贵军入城。”
    赵思绾道:“王大将军现在便权领永兴军节度使,驻节凤翔。凤翔距长安不过一百八十里,你我其实同在其麾下效命。将军何必如此相疑。”
    见城上依然迟疑,赵思绾又道:“如若不信,请缒下吊篮,在下愿献上虎符及大将军手令,请长官检视无误后,再行放入如何?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再拒人千里好象也于理不合,于是城上用长绳缓缓缒下一个竹篮,赵思绾唤过身边一名手下,递过虎符,:“韩通,放进篮去。”
    韩通急步上前,把虎符放入篮中,回头望向主将,赵思绾冲他点点头,于是韩通又从肩上的褡裢里摸出两块银锭一并放了进去。
    吊篮在绳索绞动的吱呀声中缩回城头,刚才喊话的城门守领小心地拿起虎符仔细查验,这是一个剖开的黑色铜质老虎的半边,入手沉甸,在内侧以凹进去的阴文镌刻一个大的“调”字,其下又有四个小字——枢密院敕。 | 3楼 | | | |
    作者:映雪青松翠 时间:2019-04-10 12:42
    守将知道这就是国家主征伐的中央机构——枢密院的调兵令符,另一半以凸出来的阳文镌有相同字样,那应该是在都城汴京的枢密院内由枢密使大人亲自掌管。等府兵们到达目的地后,就要上缴兵符,二令合一,则功成入库。虎符旁边是一张皴麻草纸,上面只简单写了几个字——赵思绾一干人等原属麾下,奉旨入京。落款为——汉右卫军王。
    这两三个月王景崇就在长安西边率部和蜀军交战,与长安公文来往频繁,他的字守将当然认得。有了这两样东西,城下这群人的身份应该没什么值得怀疑的了。
    和黑色兵符一同上来的银锭看来更讨守将喜欢,他掂了掂分量,一个足有五十两重。“妈的,难怪都说府兵有钱,别看一个个打扮得跟叫化子似的,出手真是阔绰。”他满意地冲手下挥手道,放吊桥,开城门。
    身旁的一名校尉进言道,柴都监现在城内,是否还是去禀报一声。况且这群人来得蹊跷,王大将军正和蜀人交战,前方用人之际,哪还有空闲人手可以回京述职。 | 4楼 | | | |
    作者:映雪青松翠 时间:2019-04-10 12:43
    城门领想了想,长安是节度使驻节的重镇,的确不敢擅自作主。将银锭交给身旁一名军士,俯身冲下面大声道,都监大人严令,申时之后不得开门。请贵军在城下暂宿一晚,明日辰时便可进城。
    赵思绾狠狠地啐了一口,十余条灰色人影自他身后飞出,紧贴墙根,如壁虎般迅疾无伦地往上攀爬。城上守兵始料不及,见他们动作轻捷如狸猫,连忙举枪去刺,这群人避开锋刃,跃上城头,抽出负于背上的兵器,清一色圆形弯刀,他们出手凶狠如饿狼,干净利落招招致命,守兵根本来不及抵抗便倒下一片。其中一名灰衣人跃前一步抓起正欲逃跑的城门领,厉声道“快叫下面开门”,城门领的声音在刀锋的寒意中颤抖,“开,开,快开城门。”
    灰衣人脸上露出一丝狞笑,扬手一扔,城门领偌大的身躯似断线风筝飞下城去。
    厚重的城门刚露出一条缝,赵思绾便迫不及待的用力在马屁股上加了一鞭子,同时右手拔出腰间的佩刀,大吼道:“长安城里是金银窝,要享福的就他妈给我冲啊。”
    他身后的大队人马顿时如潮水般向城门涌去,赵思绾立马挥刀呼喝叱骂,其实不用他催促,士兵们已经不断地涌向那被人群挤得越来越宽的城门。
    城内守军气急败坏地大喊道,关城门,快关城门,他妈的,遇上叛军了。 | 5楼 | | | |
    作者:映雪青松翠 时间:2019-04-10 12:43
    赵思绾狞笑道,老子就是叛军,不过这兵符和手令可是真的。
    说着,用力向上甩出手中的大刀,他臂力惊人,刀竟直飞上数丈高的城头,正劈在朝下张望的一名守军身上,那人一个倒栽葱摔下,手中银锭也随之掉落。赵思绾一勒马缰,左手伸出刚好接住银锭,顺手扔进马鞍侧边的箭袋。跟着策马前跃,将至城门,眼前亮光一闪,他斜身避过这突然袭来的一刀,探出大手一把抓住对面那人的胸口,顺手向后一扔,那名士兵闷哼一声已经被乱兵砍死。
    赵思绾的部队虽看起来衣甲残破,却满怀着对长安城里富贵繁华的向往,不要命地往里只管冲杀。长安城中的守兵多数都被调到伐蜀前线去了,剩下的本就不多,平素又少见战阵,一时竟慌了手脚,被赵思绾的人马一阵冲杀,先前上城的灰衣人又自内夹攻,顿时尸枕狼籍。剩下的几百守军见不是对手,纷纷跪下求降,赵思绾眼也不眨一下,挥手命令全部当场砍杀。几百名俘虏的哀号乞饶之声不绝于耳,长安城已是一片血海。 | 6楼 | | | |
    作者:映雪青松翠 时间:2019-04-11 08:48
    在城中东北角处的长安留守府内,一位青年将军正焦急地在房里走来走去,不时还向窗外张望。他二十多岁、面容清秀身材瘦削。他听着外面传来的一阵阵喊杀声混杂着马嘶、哭喊,心头沉重无比。
    一名亲将飞奔而入,奏道:“启禀都监大人,城里入了叛兵,已距此处不足二里,请大人速速躲避。
    青年喟叹道,”全城守卒未足一千,有什么力量可以抵挡叛军呢。唉兵凶战危,吃苦的还不是老百姓。生逢乱世何处可避啊。”
    想了想,对来人吩咐道,”何徽,你不必管我,快去内堂文书房里将朝廷机要公函检理出来,用火烧了。”
    何徽道,乱军系由西门而入,留守府内原有仆役数十人早已闻风逃避。目前满城纷扰,属下愿趁其不备,护送大人自东门而出,兵贵神速,迟则被祸呀。
    青年用低得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我柴荣岂是贪生畏祸之辈?”
    见何徽一阵迟疑,柴荣猛喝道,大丈夫守土有责,已可贪生避祸。我今日当力战叛贼,有死而已。你现在必须马上过北门出城,返回开封禀报。还楞着干什么?快去。
    何徽看到柴荣坚毅的神情,不敢再犹豫,躬身一施礼,疾速离去。
    看到何徽的身影迅速消失于夜色之中,柴荣心中放松不少,从外面的呐喊声判断,叛军应还未接近城北,那何徽应该有机会逃脱。 | 7楼 | | | |
    作者:映雪青松翠 时间:2019-04-11 09:08
    只要能让朝廷早一天知道,早日平叛,那自己的牺牲便是值得的。
    心念及此,已有了决定,他目光炯炯大声唤道:“张永德。”
    一名二十多岁、身材高大魁梧的亲兵立刻从门外转入,猛地立正,以同样响亮的声音应道:“属下在。”
    “现在我以大汉永兴军兵马都监的身份,授你御侮校尉职衔。俟此间平叛事了,本将将上奏朝廷,将你名列枢密院将官牒册之中。”
    “谢都监大人。”
    “取我的披挂来,随我出府杀敌,为国家诛奸平叛。”
    “得令。”
    张永德没有丝毫迟疑,转身从窗边木架上取下柴荣的铠甲和宝剑,服侍他穿戴齐整。柴荣吩咐张永德速去备马,然后转入内室,打开书柜暗格,打开一个长条形紫色木匣,取出一柄长约四尺阔八分的腰刀,柴荣用手摩挲刀鞘,鞘色古朴暗黄,上缀二龙逐日,吞口及刀柄处皆刻云腾九霄。柴荣喃喃自语,“霸云,今日让你饱饮贼血,也不枉你在匣中屈就多日了。”
    这时张永德已牵过一匹白马——玉华骝,这是柴荣的姑父郭威在他离京前送他的坐骑。
    柴荣将霸云刀缚在背后,轻轻一跃,纵身上马,两腿用力一夹,那马撒开四蹄腾出辕门,张永德手持大刀,背负弓箭,疾步紧随其后。
    主仆二人来到东市长街,只见昔日的华灯普照早已被一片火光取代,满耳听到的只是叛兵们的狞笑声和百姓们声嘶力竭的哭喊声。 | 8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映雪青松翠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32天 / 跨度139天】
    • 开贴:2019-04-10 12:41
    • 更新:2019-08-28 08:06
    • 阅读:23055 回复:1750 楼主:985
    • 字数:约68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