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湘南局》(原创长篇连载,民国悬疑谍战)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叶静阳 时间:2018-11-03 22:09
    第一部 双城
    第一章 天降花
    一到四月,南京城就变得暧昧起来,先是悄无声息的下了几场雨,然后又吹起柔和的风,顿时柳绿花红,焕然一新。就像秦淮河畔的一位慵懒的少女,长睡几日,突然起来化了个淡妆,整个人就明媚了起来。
    仇墨飞端坐在车里,无心看窗外的风景,他努力揣摩着孔处长当时的心态,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伊始,百废俱兴,可能他当时正在考虑水利建设的问题,可能也在烦着他的家事,但如果他当时知道再过半个多小时他就会死了,那他会怎么想。
    这么一想,仇墨飞自己都觉得有点害怕。
    “哎,哎……”旁边的顾东用胳膊肘碰了他一下。
    仇墨飞转头一看,原来车前方路边走着一个穿红色旗袍的女人,身姿妖娆,曲线玲珑,走路的时候丰臀也随之扭动,仇墨飞看见顾东喉结一动,默默的咽了口水,自己忍不住也咽了口口水,再往前一看,司机的眼睛是斜的,竟然也在咽口水。
    仇墨飞心想你怕是要开到秦淮河里去了,于是嗯了两声,司机连忙把头转了过来。
    仇墨飞赶紧说道:“王师傅,你不用紧张,你就把那天你带孔处长走的路,发生的事情,尽量复原一遍就可以了。”
    王师傅连声说是。
    王师傅五十出头,身材矮胖,后脑勺有些谢顶,他为机关开车多年,从他开车的平稳度就可以看出,此人老成可靠。
    小车顺着中山路一直往东,过了逸仙桥就右拐,路面刚好容一车通过,开到一棵香樟树边上,王师傅停了下来。
    仇墨飞和顾东都跟着下了车,路边的樟树正在换新叶,嫩绿颜色很是养眼。
    “就是开到这里,前面堆着一堆青砖,过不去了,车又不好掉头,我下车发了通脾气,说谁把砖堆马路上的,也没人理我。然后孔处长就下车了,说算了,反正走几步也就到了,索性走走吧……”王师傅一板一眼的说着他的经历,仇墨飞和顾东都认真听着。
    王师傅说着继续往前走,“那我只好陪孔处长继续往前走了,就是走到这里,孔处长停下来了。”
    仇墨飞站在路边抬头看,路边是一栋三层小楼,窗户几乎和路边齐平。
    顾东问道:“孔处长为什么要在这里停下来?”
    王师傅无奈的说道:“当时有个瞎子坐在这里拉二胡,孔处长很喜欢听二胡,那瞎子拉的还可以,孔处长就站在边上听了一会。”
    仇墨飞指着路边的台阶对顾东说道:“来来,坐在这里。”
    顾东无奈的在台阶上坐了下来。
    仇墨飞踢了他一脚,“装瞎子,拉二胡。”
    这时楼下已经聚了一些人,都好奇的围观着。
    顾东觉得很没面子,但也只能装模作样的在拉二胡。
    仇墨飞骂道:“你是拉二胡的瞎子,不是哑巴,你们家拉二胡没声音的啊。”
    顾东恨恨的看他一眼,嘴里哼哼叽叽唱起来,别人也不知道在哼唱些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仇墨飞是个王八蛋,走到路上被雷劈……”
    仇墨飞静静的听了一会,突然问:“然后了?”
    顾东心里骂道哪里还有什么然后,然后你就被劈死了扔臭水沟里了。
    王师傅见是在问他,连忙答道:“孔处长觉得那个瞎子琴拉的不错,就上前两步掏了些零钱放到地上的盒子里,就在他低头放钱的那一下,楼上的花盆掉下来正好砸在他脑袋上。”
    仇墨飞把顾东的礼帽摘下来,放在地上当钱盒,然后弯着腰拿些零钱假装放礼帽里,整个过程犹如巫术,旁观的人看得大气都不敢出。
    仇墨飞并没有起身,只是闭着眼静静的听着,感受着似暖乍凉的春风,闻着似有似无的花香,那个时候,那一瞬间,就和现在一样美好,哪里会有死亡的气息。
    突然,他听到动静睁眼抬头,只见一盆水从天而降,瞬间把他和顾东浇成了落汤鸡。
    三楼一个胖女人端着水盆在窗口大骂:“有完没完了,不就是不小心掉了个花盆砸死个当官的嘛,这个问完那个来,又不是故意要害你,还要把我家男人抓走,他又不在家,管他屁事啊,当官的命是命,老百姓就不是命啦,你走路不长眼往我楼下闯,死了活该。”
    王师傅指着楼上骂道:“你个臭女人不知死活啊,马上上来把你也抓走。”
    胖女人怒骂道:“抓,把我们一家都抓走,让我们一家死在牢房里好了,老娘还谢谢你了……”
    仇墨飞和顾东气势汹汹的破门而入,一气爬到三楼,胖女人见他们进来就往地上一躺,一边叫道:“抓我,抓我啊。”
    仇墨飞满屋子的找毛巾,一边擦脸上的水一边对顾东说道:“党国需要你的时候到了,你还不快上。”
    顾东拿着毛巾的另外一头在擦头发,“我只是个助手,组长还是你上比较合适。”
    两人边说边笑,也懒得搭理那个疯女人。这三楼住的就是户普通人家,摆设一般,男主人是个活闹鬼,原本家里有些财产的,被他吃喝嫖赌折腾光了。女的在家闲着,有一个八岁的小男孩。事发当时,男主人正在赌场,女的在隔壁打牌,只有小孩在家,也弄不清是花盆没摆稳自己掉下去的,还是小孩调皮推下去的。事后男主人被逮进局子,打得半死,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仇墨飞仔细看了窗边的两个花盆,花盆不大,都是陶土做的,掂两下,蛮沉的。两盆都是月季,此刻都开着红色的花,只是红的有些妖艳。
    窗台中间有个位置是空的,只留下一个圆形的痕印,看来就是掉下去的那个花盆的位置了。仇墨飞用手指摸了摸窗台上的痕印,然后放到鼻子边闻了闻。
    顾东不解的问道:“怎么,花盆下面有屎啊?”
    仇墨飞白了他一眼,“有,你来舔干净?”
    窗边考察完毕,他们又在偏房见到了那个小男孩,仇墨飞低着头笑眯眯的说道:“小朋友,你好啊。”
    小男孩头发蓬乱,没有理他,依旧埋头画他的画,只见纸上画着一只青蛙,张大着嘴,像是要吃什么东西,上方画了一只鸟在天上飞,小男孩在鸟屁股后面不停的加点,好像是鸟在天上拉了屎,一路正好掉进了青蛙张开的嘴里。
    仇墨飞想夸他几句,想了半天,只好说:“嗯,有想象力……”
    那个疯女人见没人理会她,更加发疯撒泼了,“你们这些没人性的,我们家小孩聋了哑了你们都不放过啊,抓吧,把我们一家都杀了吧,我反正是不想活了。”
    她边说边在地上乱滚,最后滚到顾东腿边,就像抓了救命稻草,一把就抱着顾东的腿哭了起来。
    顾东只好蹲下来去扶她,“太太,你别这样……你把握裤子弄脏了……”
    但这位太太实在太胖,又不愿意起来,反而把扶他的顾东也拉倒在地,顾东不好动手,被她如水蟒般缠住,只好大喊救命。
    仇墨飞出来一看,忍不住站在一旁哈哈大笑。
    就在这时,门口又进来两个人,先进门的是位年轻女子,穿了件花格子衬衫,外面一件黑色外套,戴着副黑边眼镜,手里拿着本记事本。刚进来看到这幅景象她一下呆住了,转眼又激动万分的叫道:“快拍,快拍。”
    她旁边一个矮个子男生拿起相机就咔嚓咔嚓拍了起来。
    仇墨飞连忙过来制止,“怎么回事,你们什么人,进来干什么,不准拍!”
    年轻女子厉声说道:“你怎么回事,你们什么人,私闯民宅,强奸妇女,你们敢做,还不让我们拍啊。”
    胖女人趁势又叫了起来,“强奸啊,强奸啊,我不活啦……”
    房间里顿时鸡飞狗跳兵荒马乱。
    这时负责守门的王师傅气喘吁吁的爬上了来,边喘边叫道:“你们这两个……报社的,要你们别乱跑,我们是调查科的……”
    仇墨飞无奈的把证件拿了出来说道:“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我是调查组组长仇墨飞。”说完又指着顾东说道:“这是我的助手,我们负责调查孔处长被害一案。”
    顾东被胖女人的大小擒拿牢牢抱在地上,这会只好摆摆手,然后微笑着打招呼:“姑娘你好。”
    年轻女子噗嗤笑出了声,然后也拿出证件说道:“我是新坛快报的记者楚青,拍照的是我的助手阿农。”
    阿农对着顾东说道:“哎,再笑一个,来,好的。”
    仇墨飞认真的说道:“好了,误会澄清,你们不能再拍照了,把底片给我,然后赶紧出去吧,不要耽误我们调查。”
    楚青立即变了副脸色,“什么叫耽误你们的调查,所有记者都有采访的权力,公职人员也有被监督的义务,我正想问问仇组长,鄙报也关注孔处长一案有些时日了,这案子早就定性为意外了,为什么你们仍扣押屋主。另外据我所知中组部调查科是管理党内事务的,为何也参与调查这起命案,难道这案子背后还有什么隐情吗?”
    仇墨飞被她问得一愣一愣的,心想这个女人真难缠啊,于是继续板着脸说道:“这是机密,无可奉告。”
    楚青合上记事本斩钉截铁的说道:“无可奉告是吧,那你等着上头条吧。”一边回头说道:“阿农,把他们全拍下来。”
    阿农笑着点头道:“放心,来,地上那位大姐,抓紧点,再摸下面一点,好咧……”
    仇墨飞和王师傅拼尽全力把顾东救了出来,三人狼狈逃窜,好不容易跑了出来,发现外面看热闹的人更多了。
    仇墨飞又接着问王师傅:“孔处长被砸中后,你是怎么处理的?”
    王师傅连忙答道:“孔处长当时还用手摸了下头,好像不敢相信的样子,血哗的一下就流下来了,孔处长就站不住了,我连忙上前扶住,一边想帮他按住伤口,但按不住。我只好大喊救命,一边把他往车里拖,想马上送他去医院。”
    王师傅边说边比划,“因为这里不能掉头,所以我想先把车倒出去,车还没发动,我就看到后面来了一辆马车,拖着一车青砖,挡路的青砖就是他们家的。我下车大骂要车夫赶紧掉头不要挡着我的路。那个车夫吓坏了,赶紧拉着马车掉头,结果越忙越乱,路又窄,那车砖又重,最后马都来了犟脾气,拉都拉不住了,横过来彻底把路堵死了。”
    顾东打断他问道:“那当时就没人过来帮忙么?”
    王师傅答道:“有啊,起码五六个人过来帮忙,可那马撒蹄子乱蹦,谁都不敢上前。我又跑回车里,孔处长头上的血还是止不住的流啊。我赶紧脱了衬衣给他包扎,手忙脚乱包得怎么样也不知道了,然后我就背着他往大马路上跑,沿途都有人帮忙,走了好长一段见到一辆黄包车,就这样把孔处长送到医院。”
    仇墨飞想了一会没有做声,顾东问道:“组长你还要演一下么,你来演孔处长吧,我给你脑袋拍一砖。”
    仇墨飞没好气的答道:“要拍也拍你,不演了,回去!”
    人打赏 327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叶静阳 时间:2018-11-04 17:39
    第二章 死局
    调查科的办公楼位于新街口,四层洋房,外面看很是气派,但走进楼内有些阴暗,党内党外对这个地方并无好感,所以在这栋楼里工作的时间长了,仇墨飞觉得自己也变得有些抑郁。
    调查科在三楼,三楼的走廊很长,说是以前死过人,所以偶尔会莫名其妙的刮起一阵阴
    风,吹得人打冷战。
    仇墨飞在走廊的尽头遇见了洪虹。
    洪虹把长发挽了个发髻,看着很是干练,她是个山东姑娘,身材丰满,容貌俏丽,一路走来腰肢轻摆,高跟鞋咯咯作响,看得仇墨飞如沐春风,阴森恐怖的三楼走廊立即了化作烟雨朦胧的虹桥。
    第一次在调查科看见这位女同事的时候,仇墨飞觉得科长徐秀峰肯定是个色狼,因为他就知道找长得漂亮的女人。直到在一次行动中,洪虹一枪爆了嫌犯的头,而那次仇墨飞甚至还没来得及把枪掏出来。从此大家对虹美人刮目相看,闲言碎语也没有了,就怕一言不合虹美人就拔枪。
    洪虹手里抱着堆文件,看着仇墨飞冷眼说道:“怎么才回来,徐科长等你很久了。”
    仇墨飞赶紧收了花花心思,三步两步赶紧走到科长办公室,徐秀峰正对着份文件抽闷烟,看见仇墨飞就招手说道:“进来吧,今天推演的如何?”
    仇墨飞把门关上,然后小声说道:“我敢肯定,不是意外,是谋杀无疑。”
    徐秀峰嗯一声,示意他继续讲下去。
    仇墨飞接着说道:“我看过那些花盆,连盆带土不到一斤,这么小个的花盆从三楼掉下去并不能把人砸死,甚至砸不出很大的创伤,为了增加重量,凶手特意把花盆里浇满了水。”
    “你怎么知道浇水了?”
    “窗台是木的,底下的水渍两天都没干透了,说明当时凶手很慌乱,浇得太多了。”
    徐秀峰哦了一声,“还有吗?”
    仇墨飞接着说道:“凶手知道这一下并不能把孔处长至于死地,他是要尽可能扩大创伤,血流不止,然后再拖延抢救时间,路上的青砖,后来的马车都是凶手事先安排好的,事实上孔处长最后也是失血过多而死。”
    徐秀峰吸了口烟说道:“之前已经查过了,马路旁边在修房子,那些砖确实是要用的,房主车夫都查过,并没有问题。而出事的时候,三楼人家只有一个八岁的聋哑小孩在,就算他想砸死孔处长,怎么可能砸那么准。”
    仇墨飞从科长烟盒里拿了根烟点了,慢悠悠的说道:“修房子那家,或许是凑巧,凶手也码准了他们运砖的时间,刚好利用了他们。那个拉二胡的瞎子,出事之时就趁乱走了,再也没找到过,他要么是同谋要么也是个被利用的棋子。”
    “至于那个聋哑小孩则是大有玄机,首先他不会说话,谁都问不出什么。其次,就像你说的,小孩就算想砸人他也未必砸得准。但我仔细看过,这正是凶手作局的精妙之处。路边拉二胡的人,他面前放着个钱盒,这个钱盒摆放的位置,大有讲究。花盆从楼上掉下来的位置,正好是钱盒的位置,所以说,那个小孩只需要用手指把花盆轻轻往外一推,就大功告成。”
    徐秀峰冷笑一声,“他怎么知道孔处长刚好站在钱盒那里?”
    仇墨飞叹了口气,“凶手对孔处长非常了解,他知道孔处长喜欢二胡,这样的话,他一定会给那个瞎子钱,出于尊重,他也一定会低头把钱放进钱盒子里,而不是随手一扔,在他低头放钱的那一瞬间,正是小孩动手的时机。换句话说,凶手给他设了一个局,一个非常精妙的局,看似意外,却正好能把他置于死地。”
    徐秀峰没有做声,继续默默的抽烟。对于仇墨飞,调查科最神乎其神的特工,他再熟悉不过。
    去年调查科成立伊始,他去警察厅挑选得力人才,在办案现场,他一眼看到了仇墨飞。
    这个年轻人瘦高个,浓眉大眼,五官分明,只是脸上总是挂着点凄然的神色,他留着一头长发,头发有点自然蜷曲,当他偶尔把头转过来的时候,就像是一头受过伤的狮子。
    当时仇探长正在调查一宗命案,凶手把死者塞进棺材里活活闷死了,打开棺木的时候死者的情形可怖到骇人。仇墨飞仔细勘察之后,把死者抱了出来,然后自己带了个手电躺进棺材里。
    他个子高,只能曲着腿躺下,躺下之后叫警员把棺材顶盖上,而且吩咐要用长钉钉死。
    棺材板叮叮当当被钉死,里面的仇墨飞毫无动静,五分钟之后还是没有动静,旁边的警员急得满头大汗,以为又要闹出一条人命。
    十分钟后,听见棺材里面咚咚做响,众人手忙脚乱的把棺材盖打开。
    仇墨飞不慌不忙的爬了出来,拍拍警服上的灰尘,“死者不是死在棺材里,是在其他地方被闷死了拖到这里,想陷害这户人家。”
    旁边的警员憋了半天问道:“仇探长,你,你是怎么断定的?”
    仇墨飞不动声色的说道:“第一,闷死在棺材里面会很痛苦,死者临死前一定会狠抓棺材盖,这样就会留下刮痕或者手上的血印,但里面什么痕迹都没有。第二,这副棺木材质不大好,放置时间久了,下面已经破了好几个小洞,怎么闷也闷不死的。”
    徐秀峰当场对身边的公安局长说道:“就是他了,我要他!”
    “徐科长,这,这人有点不对路,这里有点问题。”胖的跟猪一样的伍局长边说边用手指指自己的脑袋。
    徐秀峰心想你是在说你自己吧。于是转身头也不回的说道:“就是他,就算他是个神经病我也要了。”
    徐秀峰没有说错,事实证明,仇墨飞确实是个神经病,他的现场推演就像是某种巫术,但无论多复杂的案子到了他手里,他都能抽出那个丝头来。
    孔处长这个案子也无法再拖了,他是这半年来南京第四个死于意外的官员了。
    仇墨飞突然笑道:“天下掉下个花盆,就砸死一个处长,老百姓都说南京成为首都特别市以来,官老爷太多了。”
    徐秀峰把文件一份份的扔出来,“多是多,可也不能一个多月就死一个吧,再这么死下去,哪天就轮到你我了。”边说他边拿出几份文件,一份份扔在桌上。
    “这位,内政部的副秘书长,年前喝了一点酒就醉死了。”
    “这位仁兄,交通局的局长,散个步掉进秦淮河,得,淹死了。”
    “还有这个,警备区的副团长,训练的时候被士兵误伤,当场击毙。”
    “再加上被花盆砸死的孔处长,大四喜凑齐了。”
    仇墨飞想了想说道:“虽然这些案子蹊跷,按理也轮不到我调查科来查吧。”
    徐秀峰压低声音答道:“内政部的副秘书长,还有这位孔处长,都是共党投诚分子。”
    仇墨飞惊呼道:“你是说共党暗杀?”
    “十有八九吧。”徐秀峰皱着眉头说道:“我们杀了他们那么多人,他们回敬我们几个也是应该的。”
    仇墨飞又低声问道:“中共红队?”
    徐秀峰摇摇头,“前年,王复元被红队当街击毙,同年,白鑫在上海租界被红队设伏,连同保镖一起当街被乱枪打死。今年,黄第洪又被红队特工当街打死。可见,红队的行事风格均是公开枪决,以震效尤,他们杀个人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怎么会这样偷偷摸摸。”
    仇墨飞叹道:“果真如此,那这个对手可真不一般,其手段之奇特,心思之缜密,闻所未闻。”
    徐秀峰笑道:“这也是派你去查的原因,你不是案子越复杂你有劲么,放心,你要人有人,要枪有枪,要钱……就不多了。”
    仇墨飞立即凑过去问道:“再要个美女了?”
    徐秀峰瞪了他一眼,“做梦,洪虹另有重任,顾东协助你就够了。”
    仇墨飞颓然坐在椅子上,好像一点劲头都没有了。
    徐秀峰指着他骂道:“你这辈子迟早会死在女人手里。”说着又拿出一叠材料摊桌上,“你再看着这些材料。”
    仇墨飞拿在手里一看,“湖南省兴宁县,这是什么地方?”
    徐秀峰呵呵一笑,“我也是才知道这个地方,湘南的一个县城,这个地方最近和南京像是杠上了。”
    仇墨飞看完材料后喃喃自语道:“半年内接连死了三个县长,上任一个死一个,而且,都是死于意外……”
    徐秀峰敲着桌子说道:“世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而且作案的手法,如出一辙!”
    “那派人过去查吗?”
    “当然要查,不过轮不到我们了,内政部协调警员过去了。”
    “谁?”
    徐秀峰嘿嘿一笑,“你的好兄弟,姓吕的。”
    仇墨飞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家伙也有今天,咦,他爸怎么可能舍得让他去?”
    徐秀峰也笑了,“吕大厅长当然是不乐意的,可开会的时候有人激他,先把他儿子吹捧一番,然后说派他去最合适不过,吕大厅长左右为难,最后只好答应了。但也说不准,吕大厅长也想让他儿子立功镀金了。”
    仇墨飞点点头,“嗯,等他回来只怕就要高升了。”
    徐秀峰吐了口烟,意味深长的回了一句:“那也得活着回来了……”

    | 2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叶静阳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86天 / 跨度636天】
    • 开贴:2018-11-03 22:09
    • 更新:2020-08-01 12:45
    • 阅读:22255 回复:735 楼主:204
    • 字数:约35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你看不见的世界,不等于没有 红尘炼心久 2019-12-05 15:36 391/2642 207/206
    鬼话我是一名代孕妈妈,在临盆时被人剖腹取子!5图 魔镜70 2017-12-26 12:07 806/89 49/265
    情感纯属虚构,只是小说。12图 馨馨会小心 2016-05-08 16:10 5723/597 26/72
    八卦水清的八卦民国——八一八民国往事11图 矫翼 2020-04-04 19:18 133/214 19/386
    舞文传奇老兵和他的女人们10图 李士彦 2019-01-13 19:49 14124/1871 285/1838
    舞文(武侠)披风天地行9图 anyangjiazi2 2015-02-02 11:40 2030/1164 610/1822
    舞文帕果帕果之欢 臧小凡3 2008-06-27 13:53 731/487 227/688
    煮酒更奇幻更诡异更惊悚[长篇连载]:唐朝的黑夜(第2部) 魏风华19753 2012-09-05 20:11 422/103 70/1388
    舞文[长篇]绝色 花老虎2 2006-10-08 19:08 315/132 41/429
    舞文《乱炖之古代文学》风格独特、有颠覆的理解和思考。寻求出版42图 梦蝶的陶渊明4 2020-07-08 20:20 3225/993 234/18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