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老千

  • 首页
  • 上一页
  • 4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揭育润 时间:2019-06-13 17:44
    第六章:江湖恩仇录
    ★★★★★★★★★★★

    1、生死朋友
    ★☆★☆★☆★

    “江湖不是只有艳遇。”

    有一年,一个开牌技班的人介绍我上中部的一个省份的一个城市做事。在这个城市,我有一个叫林峰的好兄弟,我上去前给电话他,约定我干完事后,在他那里住两天,大家聚一聚,他听了高兴极了。

    生死奇缘结兄弟,我与林峰结成兄弟颇具传奇色彩。林峰曾在我居住的城市打过几年工,人有点滥赌,每月一拿到工资就跑到工厂对面的士多店赌三公,每次都是拿到工资没几天就输完了,弄到随后的二十多天都要借钱度日,赌了三四个月,月月如此。

    其实他每次输钱都是被人出千骗走的,只是他不知道而已,有一次他洗牌时无意中看到了最底下的那张牌,可庄家打开牌时,最底下的那张牌却在庄家那份牌上,但庄家发牌并没有发完手上的牌,林峰虽然不懂千术,但也知道对方搞了鬼。他正输在火冒头的份上,自然要对方把赢他的钱退回给他。

    吃进肚里的东西那有那么容易吐出?“阿峰你看错眼了,没有那回事。”庄家死硬抵赖。

    “你当我是瞎子,什么都看不到呀!”林峰反驳道。双方你争我吵各不相让动起了手,对方虽有三人,但还是不敌林峰勇猛,其中一人被林峰拿凳子砸破了脑袋,三人落荒而逃。

    第二天晚上下了班,林峰拿着昨天没输完的几个钱,又上那士多店赌了起来。

    那晚我刚好经过那里,身上没烟了,就走到士多店买烟,买完烟见店里聚了十几个人在赌博就走了进去,只见一堆打工模样的人边赌边说着昨天晚上打架的事。一个面相很憨厚,身材矫健的青年,手里握着扑克比划着讲解昨晚庄家怎么搞鬼的事,边比划边大骂那几个人,不单骗他还先动手打他。

    我见这人十分诚实讲道理的样子,不免对他产生了好感。赌局赌得很小,五十一百的比较多,两三百就算大了,这样小的局不说出千,就是让我拿,我都懒得伸手。

    我看了十来分钟正准备走。突然冲进十几个手拿刀棍的人,见人就打。还没容我反应过来,背部就挨了一棍。那青年背部肩膀被砍了两刀,鲜血直流,躲闪中抄起一张凳子慌忙格挡。

    这种寻仇式的打架场面我看过很多也经历过多次这样的拼杀。

    对方人多,但又没有几个认识仇家的。一动起手来场上人员东躲西逃乱成一锅粥。寻仇的一方很难弄清楚仇家有没有同伙、哪个是仇家的同伙,为了保护自己,有可能见人就砍。有的本来就是那种一占上风就要乱来一套显威风,不剁你几个不足以在同伴面前摆谱的人。局外人身处这种混战场合,有时被打死了,也不知自己是怎么死的。这种对方人多势众,手上又有家伙的寻仇架,被打一方要取胜,单靠胆量大是不行的,要取胜,手上必须要有一下能制对方于死地的家伙才行。

    我身中一棒,本能地抄起凳子格挡对方的刀棍。那帮家伙见我抄东西以为我是那青年的同伙,刀棍向着我就来。大小战我都经历过,那里有救命的家伙我一清二楚,我边拿凳子乱晃,边向厨房跑去,冲到砧板前,一手拿把切菜刀,一手拿把砍骨刀。回身对着追到跟前的家伙就是两刀。那家伙虽没中刀,但吓得回身就跑,后面的人不知道前面情况,还在往前冲,那家伙的退路被同伴挡着,说时迟、那时快,我对着那家伙的背部就是两刀,后面的家伙反应过来转身就跑,我一把把被我砍伤的那个家伙往边上一推就冲了出去。因为我知道此刻那青年正命悬一线,我几步跨到刚才赌博的地方,只见那青年正跟五六个人扭成一团,双方砍杀声交织在一起,刀棍等家伙飞舞,情形对那青年十分凶险,。

    我天生钦佩英雄好汉,不喜欢草包、脓包。我自己曾经多次一人被地痞恶霸群蜂欺压,后得义气之士相助方摆脱困境,深知孤立无援的痛苦是什么滋味,深深体会过雪中送碳的重要性。将心比心,对敢于反抗恶霸的亡命之士的事,我遇到了都喜欢帮上一把,我相信这样的生死友谊才是最牢靠的。

    那青年命悬一线,我岂有不管之理,飞扑过去举刀对着一个家伙的肩膀就是一刀,那家伙突然背后受袭,顾不了伤痛转身飞逃。对方人多,手下留情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无情,我挥刀对准另一个家伙就砍,谁知那家伙手快照着我头上就是一刀,我躲闪不及,赶忙伸出左手去挡刀,那刀正中我手掌,手掌顿时鲜血直流,刀掉在了地上,幸好我手上的刀柄帮挡了一下,否则手掌有可能被削掉。

    那青年一把抓起我掉在地上的刀,“哇”的一声大叫:“我砍死你们!”挥刀对着那帮家伙就是一顿乱砍,那几个围困他的家伙见青年手握一把刀,一副拼命的样子,哪敢硬碰硬,纷纷向外逃命。打架这东西打的就是胆量,一旦有人溃退,就兵败如山倒,我和那青年追着那帮东逃西窜的家伙砍,可一个也没追上,那帮B逃命的时候比百米飞人博尔特还快。

    这一仗我手掌挨了一刀,缝了九针,手腕处被刀划伤了好几处,身上中了几棍。那青年背上中了两刀,拳脚棍棒挨了多少下就不知道了。去到医院那青年身上只有十几元,他的几个钱刚才赌博的时候都放在桌上,打架的时候也不知道被谁拿走了。我朋友送钱过来后,我给他交了押金,办理了入院手续。出院时,帮他把医疗费结了,从此,我和林峰结成了生死朋友。
    | 1129楼 | | | | |
    作者:揭育润 时间:2019-06-15 01:03
    2、人在江湖身不由已
    ★☆★☆★☆★☆★☆★☆

    话说我上到哪个城市,叫我做事的天哥对我很好,各方面的招呼也很到位。天哥是这个城市数一数二的道上大哥,开有两间地下赌场也有正当的企业。

    我很喜欢跟天哥这种既有财力又有黑道实力的人做事。对枪手来说,带局的人很重要,带局的人如果有势力有财力,场子就大,约有钱人赌就容易,安全上也有保证。如果带局的没有财力没有势力,场子就小,约的对象大都不理想,安全也难保证。

    天哥在当地有名气,约的几批赌客都很有钱,赌什么主要是根据赌客的提议。多赌客提议赌诈金花就赌诈金花,多赌客提议赌两张对子就赌对子,有时也玩梭哈,我在上面干了二十多天,赢了不少,也分到了很大数目的一笔钱,再干几天可能就要打道回府了。

    一天中午吃午饭天哥对我说:“阿扬,我朋友有一个场子,人员结构很好,一场下来有一百多万,我朋友叫我找人过去帮他做几场事,你过去帮一下他吧!”

    “天哥,我跟你朋友不熟,也不知他肯不肯听我的安排,配合不好我也难做事,算了,我不过去了,你回个电话叫他另找人干吧!”我想了想对天哥道。

    “那边场子很好的,你过去弄几场每人分个一百几十万不成问题,做事上的事我叫他听从你的安排。”天哥回道。

    老千这个职业是个非常被动的职业,去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做事,往往受别人支配,因为吃住行的费用是对方的,安全要靠对方保护,对方叫去做事,不去的话,对方脸色往往很难看,以后基本不会再叫这个千手做事。如果碰到难讲话的,他会心生怨恨,千手改变主意同意干,出了事他会撒手不管。

    天哥是有头有脸的人,我怕再拒绝他面子上不好看,再说自己是吃这碗饭的,也真的没法找到不去干的理由,心里虽不乐意,也只得同意去。

    饭毕俩人赶赴相约会面的西餐厅,座了十几分钟,一个男的走到天哥面前鞠了个躬:“天哥,不好意思,我来迟了。”我打量了一下天哥的朋友,年约四十五岁左右,长得胖胖的很像生意人,讲话的语调很客气,属于比较容易交往的那类人。

    “这位是我的朋友扬师傅。”天哥手掌向着我对他朋友道。说罢,手掌转向他朋友对我道。“这位是朱老板,叫他智康就行了。”

    “扬师傅技术高超,给我做事场场杀通,你带他进去包你稳赢,你把你场子的情况给扬师傅介绍一下吧。”天哥对落座的智康道。

    智康听了满脸喜悦,给我和天哥各递了支烟:“我这个场子赌的人六七个左右,另有两个荷手和两个开场子的,除两个荷手外,其他的都是生意人。我们赌的是两张对子,几个人赌就开几份牌,不想开一份牌的可以搭注在别人那里赌。洗牌、发牌和收赔码(收赔码:收钱赔钱)由荷手负责,庄家、荷手洗完牌后,闲家有权再洗,闲家洗完牌后,庄家、荷手不能再洗牌了,只能直接打色发牌。赌客向开场的借钱开场的不收利息,但每手牌向点数最大的那份牌抽取百份之五的水钱”。

    “我不能发牌,荷手又不是我们的人,荷手乱打色,我洗好牌也没用。这样的条件我做事,只能偷牌。”我听了直言道。

    “偷牌没问题,那些人都是生意人,笨得很,我有时偷一张牌放在手上的钱里夹着跟他们赌,他们都不知道。”智康喝了口茶道。

    “要真像你说的那样,我百分之二百拿下没问题。”我听了,很有把握地道。

    “扬师傅有你这句话,咱们想不发财都难,进场后我怎么配合你?你给我说说。”智康听了兴奋道。

    “不用你配合,赌博时,你座在我身边就行了,十一二个人的场子都拿不下,我还做什么枪手?你看我以什么身份进场比较好?”我回完,问道。

    “智康是做建材生意的,你就说是他的生意伙伴就行了。”天哥回道。

    “你要把你主要经营的几种建材的价格写给我才行,万一别人问起我来我回答得漏洞百出就惨了,”我对智康道。

    智康听了叫服务员拿来纸笔,很利索地写了八种建材的进出价格交给我。看智康的样子,他对建材很在行。

    “我的身份是向你供货的还是向你拿货的呢?咱们得说好才行,不然到时别人问起,一个说这样一个说那样就麻烦了。”我拿到价格表后问智康。

    “没人问你身份这些东西的,要有人问起,你就说跟我一起合伙做的就行了,他们问起钢材方面的事,我会给你档住的。”智康回道。

    晚上七点多,智康来电话让我过去与他会合,天哥放下电话带我一起赶去会面地点。

    三人会面后智康对天哥道:“天哥,场子人很少,一下进两个生面孔我怕对方怀疑,不然你不上去了,我和扬师傅上去就行了。”

    “这怎么行,要上我就和天哥一起上。”我一听忙道。

    “扬师傅你放心,赌的人都是正当生意人,他们不懂千术,不会有事的。”智康回道。

    “我不是怕有事,我和天哥两个人上去有个照应,做事会方便很多。”我回道。

    “我也想天哥上去呀,但里面都是相熟的人,一下进两个生面孔是不行的。”智康为难地解释道。
    | 1169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4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揭育润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44天 / 跨度55天】
    • 开贴:2019-04-23 11:46
    • 更新:2019-06-18 01:07
    • 阅读:230956 回复:6645 楼主:172
    • 字数:约232千字
    • 图片:9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