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鬼话连篇——灵七八祟事件薄,818楼主道听途说跪求来的寻常日子里那些说不清道不明

  • 首页
  • 上一页
  • 17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偌泠 时间:2020-02-14 11:29
    在一线忙碌的宋领导今天怎么没来呢?祈祷他一切平安,顺利! 来自 | | | 4246楼 | | | | |
    作者:偌泠 时间:2020-02-14 11:30
    第三三七篇 后座上的女鬼

    年前跟几个初中同学一起吃饭,大家一起探讨了一番究竟这世界上有没有鬼,到最后全体一致认为有,绝对是有的。其中一个女同学小柔就讲了一件她小时候的亲身经历。
    小柔上小学时,北京街面儿上流行款的出租车是面的和夏利,她对门的邻居大叔就开着一辆黄色夏利跑出租。
    这大叔离婚多年,独自带个女儿过活。那女孩跟小柔是同班同学。小柔上三年级那年的隆冬,她和司机大叔的女儿放了学回家,在楼下的院子里跳房子玩儿。大叔的女儿眼尖,一眼看到她爸那辆黄色夏利已经停在院里了,就指着对小柔说:“你看,我爸今儿收车早,都已经回家啦!”
    小柔顺着大叔女儿手指的方向一看,那辆黄色夏利车果真贴墙停放在路边。莫名恐怖的是,借着昏黄晦暗的路灯光,小柔透过后窗玻璃竟看到夏利车的后座上坐着一个身穿红色羽绒服的长发女人!
    小柔大惊之下揉了揉眼睛又再看时,只见那后座上的女人身子是朝前的,羽绒服领口与拉链都清晰可见,但头脸部位却只见一袭黑发,俨然是后脑冲前。她这一惊非同小可,战战兢兢拽过大叔的女儿,哆嗦着说:“你看你看你快看啊!后座上有女鬼!!”
    司机大叔的女儿走到近前瞅了半天,一脸狐疑地问小柔:“你胡说八道什么呀!车里明明是空的,哪儿来的什么女鬼?”小柔惊魂未定地往后窗里一看,只见空空如也,再不见那个诡异阴森的红衣女鬼了。
    当晚两人不欢而散各自回家不提。但小柔心里十足肯定,自己绝对不是眼花看错,那女鬼当时分明就坐在夏利车的后座上。
    这件事情过去了大概一个多月吧,快到年根儿底下的时候,司机大叔发生了严重的车祸,那台黄色夏利车几近报废,司机大叔在医院昏迷了半个多月,医生已经让家属做好病人后半生有可能成为植物人的思想准备了。
    司机大叔的女儿天天在医院陪伴父亲,她相依为命的唯一的亲人,坚持跟父亲聊天,给他读书读报甚至读课文,最终唤醒了昏迷多日的父亲。
    小柔后来听司机大叔的女儿说,出事那天他拉了个远道的客人,返回市里时都已经接近午夜了。他正往家开呢,突然看见道路当中站着一个穿红羽绒服的女人,车子开到跟前时,司机大叔惊恐地发现那女人没有脸,只有一头红乎乎的长头发直垂到胸口。
    他大惊之下猛打了一把方向避让女人,致使车子撞上路边的围墙,他也险些命丧黄泉。
    司机大叔说自己昏迷的那段日子,仿佛做梦一般,总有个看不清面孔的女人在一片虚空之境里点着手儿叫他,他好几次恍恍惚惚想要随女子去了,都是因为听到女儿呼唤爸爸的声音,才骤然惊醒,迷途知返。
    出租车师傅长跑夜路野路,难免沿途沾染了不干净的恶鬼邪灵,倘若大叔能够相信和重视小柔那一番无忌童言,或可逃过一劫亦未可知。
    所幸大叔与女儿深挚坚定的父女深情化作了一条精诚不破的纽带,一头连着爸爸,一端系着女儿,生死相依永不分离,直教作祟的女鬼望而生畏,逃遁而去。
    来自 | | | 4247楼 | | | | |
    作者:偌泠 时间:2020-02-14 16:29
    人皮兄今日好生安静,估么是带媳妇过情人节去啦:p 来自 | | | 4250楼 | | | | |
    作者:偌泠 时间:2020-02-15 09:54
    第三三八篇 清明惊魂记
    眼瞧着手边又没素材了,时近午夜,我正绞尽脑汁百爪挠心地焦灼时,楼中老友圣公山人,就是儿时被老神仙按摩过脑袋,变得记忆力超群的那位,又给我提供了几件他与家人亲历的灵异小事件,及时雨般解了我的燃眉之急。
    所以我敢肯定圣公山人还有其他隐藏的特异功能,比如助人为乐什么的。
    2013年清明节时,圣公山人的哥哥正着手申报一个大奖。在大学里混饭辙的都知道,想要申报一个含金量高的科研奖项可不是件容易事儿,光是那些一式N份的评审材料就称得上卷帙浩繁了,干爆几台复印机什么的,那都不算事儿。
    所以那一年圣公山人的大哥自然分身乏术,不能回乡扫墓了。他心想反正每年二弟都能如期回乡祭奠扫墓,今年因为特殊情况,少掉他一个应该也无伤大雅。
    谁成想事情偏偏就那么巧,那段时间圣公山人的单位恰好在迎检,而且还是对口部委的专项评估。事关重大,单位领导亲自挂帅,逼着大家伙儿恨不能白加黑五加二地连轴转,圣公山人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是万难请辞,而且就算他硬着头皮请假了,领导也决计不会批。
    圣公山人家里还有个最小的弟弟,可由于工作性质特殊,历年清明节从来就没回乡祭扫过。那一年肯定也不例外。所以阴差阳错全赶一块儿了,2013年的清明节,圣公山人三兄弟都没能回乡。
    到了清明节当天,邪门儿诡异的事情接踵而至。先是圣公山人的大哥吃午饭时,一根鸭骨头不偏不倚刚好儿卡进了气管。十万火急事不宜迟,单位同事七手八脚火速将他送往医院做手术了。
    圣公山人接到嫂子打来的电话,一时之间惊得六神无主,恍惚间他只觉一股无形的力道猛然一打,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呢,手机就脱手飞出去老远了。圣公山人捡起手机一看,屏幕摔得稀碎,所幸还能用。从他又赶紧给小弟弟致电想要告知大哥入院手术的事,谁知电话响了许久,一直无人接听。
    圣公山人心惊肉跳地等了很久,弟弟才回电给他。原来刚才弟弟在干活时不慎被小刀削去了半个小拇指,圣公山人简直惊得说不出话来。在清明节这天,兄弟三人全出了状况,这巧合来得未免太过诡异。
    听到这里我调侃他说,看来你家祖先还是最偏疼你了,手下留情,好歹没让你经历“血光之灾”。圣公山人告诉我,基本上每年回乡扫墓都是由他全权代表,大哥间或拨冗出席,小弟则因为工作的原因几乎没去过。如此看来,圣公山人家的祖先还是赏罚分明公平公正的,就是脾气委实太大了点儿,须知人世艰辛,为稻梁谋的诸多心酸与无奈,恐不是黄泉异路的先人们所能想象的。
    迪士尼动画《寻梦环游记》里倡导的理念我非常认同,一个人存在的最好方式,就是永远被他深爱的人们记得。我想圣公山人家的祖先们那些貌似任性的报复行为,或许只是用稍显极端的方式提醒自己牵挂护佑的后辈们:Remember Me。
    还有一个关于亡故长辈的小番外也挺有意思。还是在2013年,好容易“清明连环伤”算是尘埃落定了,圣公山人单位里分来一个才毕业的博士生,圣公山人整个儿暑假都带着这个博士生一起做课题。
    共处久了,圣公山人渐渐发现,每当这个博士小伙子从他身旁经过时,都会带起一阵阴凉阴凉的风,自鼻端直入肺腑,吹得他从里到外透心儿凉。时值盛夏,酷暑难当,圣公山人他们那间办公室里还没空调,博士小伙俨然成了一台行走的冷气喷射机,圣公山人与他合作办公简直就是清凉舒爽,无比惬意。
    如此工作了几乎一个暑假,临近开学,课题组放了几天假。再见面时,博士小伙子告诉圣公山人,他的父亲就在那几天假期里去世了。自此以后,博士小伙再经过他身边时,圣公山人竟再也感受不到那股诡异莫名的阴风了。
    事后想来,那股阴风应该预示着博士生家里要出“白事儿”,圣公山人由于体质特殊感应接收到了这一讯号。只可惜当局者迷,天机难测。
    听完故事,本着对历史学博士的满腔敬仰,又想着自古文史不分家,我还不知深浅地与圣公山人切磋了一番学问上的事情,结果硬伤频出很悲催地被碾压了。我也就此发现了圣公山人的又一特异功能,诲人不倦。幸会幸会!
    先贤孔子(千真万确是孔子说的)将益友归纳总结为友直,友谅,友多闻。我觉着这三种益友如今我这小楼里全聚齐了,本楼主大可潇洒地“躲进小楼成一统”,何其美哉! 来自 | | | 4268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7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偌泠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76天 / 跨度279天】
    • 开贴:2019-05-25 00:28
    • 更新:2020-02-28 20:45
    • 阅读:516706 回复:24152 楼主:749
    • 字数:约712千字
    • 图片:6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