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末日崩塌,重生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紫慕流沙 时间:2018-05-06 22:07
    俞更生还像往常一样,将一杆古铜色的英式双筒猎枪擦得锃亮,他将各个零件手到擒来的组装起来,他将手腕上布满抓痕的劳伦斯摘下来,随手从破旧的窗口扔了出去,在这儿,没有时间的概念,也不需要手机,日历,每一天都有可能经历着死亡。
    他从挂在墙面上的日历上撕下一张,上面的日期被凝固在一百年前,这真是个奇迹,时间定格在了2017年8月11日。


    宜出行,纳采,理发,动土,祭祀,忌入宅,作灶,安门,入殓,上梁,喜神西北,福神西南,财神正东,吉神天马,玉宇,凶神灾煞,天火,白虎,冲煞甲子煞北,彭祖,庚不经络织机虚张,午不苫盖屋主更张。
    俞更生将撕下来的日历铺在桌上,仔仔细细的端详了几下,他又从一个破破烂烂的盒子里抓了一把烟丝,翘着小指,小心翼翼的用单薄的日历纸将淹死严严实实的卷起,他现在每一天似乎都过着返璞归真的日子,抽起了五六十年代老人们最喜欢的卷烟。
    他将卷烟放到炉子上点着,眯着眼睛躺在太师椅上悠然自得的抽上一口,劣质的烟草再加上日历纸张被焚烧的气味将尼古丁的气味儿大打折扣。


    有股怪怪的味道,仿佛夹了一颗发了霉的老鼠屎,他将受伤的腿搁在稍小的凳子上,想要习惯性的晃动却也力不从心,受伤的筋骨在为数不多的药草配合下发起了脾气,这几天更是疼得厉害,仿佛生了一层细碎又薄如蝉翼的锈斑,稍动一下,锈斑脱离,就赤裸裸的露出里面血肉模糊的筋脉,每一条伤口都裹着一个险象环生的茧,有几次差点就被茧子缠缚,闷死在了蛹子里。
    俞更生抽完了烟,用手拍去落在衣服上的黑色的灰烬,后脑勺忽然传来一阵尖锐而像抽丝般的痛,断断续续的,仿佛扎在脑仁上的刺,随着心跳不停的往里扎,连他自己也记不得十年前因为什么才落下这么倒霉的老毛病,曾经去医院检查过,照过CT,医生用高深莫测的语气告诉他,一切正常,并没发现什么病灶,至于是什么原因引起头痛的还有待观察,没想到第二天那个负责给他做检查的医生就在上班的路上被变异的野猪咬死了,
    而且像他这种找不出病症的头疼脑热,相对那些感染病毒或病入膏肓,有钱也没得药治的人来说,已经够幸运的了,半个小时左右,激烈的疼痛由盛转衰,还和往常一样慢慢恢复了正常,他痛得大汗淋漓,牙床在高度紧张的咬合下仿佛被打了麻药,好像不是自己的。
    俞更生将湿漉漉的衬衫换下,重新换上另一件干净的,随后做了几个太极拳的动作,疏通疏通筋骨,他掀开帘子,外面依旧灰蒙蒙的一片,仿佛被蒙上了一层沙,因为昨天连续刮了两场沙尘暴。
    他走进隔壁小屋,用手使劲拧开门把,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儿从门缝里喷涌出来,呛得他一个劲的咳嗽,他从腰间拔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刀疤上还镶嵌着两颗晶莹剔透的白玉石,他卷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悠扬的吹起了口哨,带起手套,屋里的窗户都被木板钉住了,光线昏暗不清。
    暗沉沉的角落里蜷缩着一个血糊糊的巨大东西,俞更生咬了咬牙,双手猛地抓住那东西的皮毛,随后使出全身力气,将那东西用力一拽,原来是个早已死去的雪狼,脖子处被割开一条触目惊心的伤口,被染红的皮毛和血肉模糊的伤口黏黏的糊在一起,看上去有点像是烂掉的西红柿。



    硕大的脑袋上睁着两只死不瞑目的眼睛,血红血红的,半张的獠牙锋利却又无奈,依旧保持临死前垂死挣扎的状态,僵死的身体变得更加沉重,俞更生用手按了按雪狼依旧鼓鼓囊囊的肚子。
    这头雪狼是他昨天晚上在后山的一处坡地上猎杀到的,用他的那杆英氏双管猎枪,在他百步穿杨的枪法下准确无误的打中了它的右肩,子弹穿过骨头,直击心脏,雪狼出于本能还在挣扎,俞更生已经三天三夜没吃到东西了,想也没想,只一刀就割破了它的气管,将它拖回了小屋。
    俞更生用刀顺着它脖子上的伤口慢慢往下剥着皮,他熟练的掌控刀尖的角度和力度,早在捕获这只雪狼之前,他就已经在无数幸存的蜥蜴或老鼠身上做了一次又一次实践,将它们的皮仿佛剥桔子皮似的完全剥下,尽量不浪费半点肉块,不过半个小时,他就完美无缺的将一张血淋淋的雪狼皮从雪狼身上仿佛脱下来似的,连爪子也完好无损的保留下来。



    他看了眼血糊糊的雪狼,全身纵横交错的筋脉和血管一览无余,在腹部还有许多花花绿绿缠绕着的脉络,破损的地方还有暗黄色类似脂油似的液体溢出,空气中的学腥味儿浓得化不开,俞更生将完整剥下来的雪狼皮铺在桌子上,有水气混合着腥红的血从末端滑落,俞更生心满意足的看着这个充满实用价值和鉴赏价值的艺术品,晚上的气温就会降到零下三十摄氏度,昨天晚上要不是抱着炉子,他今天就得和这只雪狼一样变得僵硬而死气,在高温和低寒的双重夹击下不停重复腐烂和冰冻的过程。 人打赏 17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紫慕流沙 时间:2018-05-07 21:47
    俞更生的目光再次被雪狼鼓鼓囊囊的肚子吸引住了,这不像是吃饱肚子的样子,更不像是怀孕,就在这时,强烈的饥饿胜过了令人作呕的血气味儿,他毫不犹豫的用刀割下雪狼的一只前腿,随后拿起一只铁棍,上面由于插过太多食物,所以变得油腻而肮脏。
    他将铁棍只在狼皮上沾着血水含含糊糊的蹭了一下,随后就迫不及待的插进前腿,放在炉子上烤,他看了眼仅剩不多的十多块煤炭和手腕粗的柴火,犹豫之下还是拿起两块煤炭放进去,火势立刻大了起来,煤炭和木柴都是他赖以生存也是最后保命的东西,一旦用完了就得冒险去三区采取,不是所有人都能背着竹楼进去,拿到木材和煤炭后还有机会活着出来的。



    俞更生的腿就是被那儿的怪物咬伤的,都是一些变异的动物,奇形怪状什么都有,双头猪,三头蛇,孕妇受到辐射感染后,生出的婴儿有可能是三头六臂,还有长两条尾巴的猴子,被感染的动物多多少少都有剧毒,险些没把命给搭进去。
    还好那杆英式列强在关键时刻救了他一命,俞更生的名字很有寓意,是取更上一层楼,生生不息的意思,没想到他却生不逢时,一出生就遇到了倒霉的世界末日,而且也进行到如火如荼的中期。
    地球资源更重枯竭,山体崩塌,连海底的可燃冰也浩劫殆尽,生态植被也被破坏得面目全非,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个,而是人类无休止的战争,相互掠夺各个国家仅存的燃油资源,核电站泄露,到处都是可怕的辐射,母猪上树那是骂人的话,但受到核污染之后的野猪不仅会爬树,给它一双翅膀简直就能变成天蓬元帅直入云天了。
    俞更生出生在一个人性荒漠,民不聊生的时代,为了一口吃的,几乎要背上身家性命,人类大量的死去,各种各样可怕的病毒肆意吞噬这个早就千疮百孔的星球,人类本想在世界末日来临之前实现移民月球的计划,可是太阳耀斑爆炸,生态物种几近绝技,即使侥幸存活下来的物种仿佛也都被赋予一种见血封喉的毒性,连妖艳美丽的玫瑰花也开始张牙舞爪,逮到什么都能用花瓣绞杀了,这是一个自取灭亡的世界,每个人都在为自己曾经的贪婪和过度的开发以及肆无忌惮的战争买单了。
    俞更生不想再在这儿苟延残喘,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他得尽快带着雪狼肉去三区买门票,三区就是人类最后幸存者齐力创建的安乐窝,也是这个星球最后的希望,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有资本进到那儿避难的,得交够足够的粮食或金银财宝。
    在这儿,一颗鸡蛋和二十克拉的钻石是等价的,俞更生穿得只剩下一杆枪和一个瘦骨如柴还有残疾的身体,那儿还有一个残忍的规定,老人和身体有病的不得入内,就是有一两期的痔疮也不行,俞更生才三十出头,在这个年代虽然已经够长寿的了,但他爸至少活到了三十一岁,爷爷则活到了三十二岁,他不能将自己终结在三十岁,形成一个从老到少锐减的魔咒,最可怕的是,他还没结婚生儿子,要不然这杆救了他无数次命的列强就要无人继承了。
    俞更生冰冷又萧条的屋子里很快就被香喷喷的肉味儿充满了,也暂时充满了他孤苦荒凉的心,他大口大口吃着肉,以前他曾看到一头脱了鬃毛的狮子狼狈不堪的啃着一头骨架分离的斑马,吃相就是这样大口大口迫不及待的往嘴里咽,没有完全嚼烂的肉在喉咙内发出沉闷又往下坠落的声音。
    雪狼肉的纤维虽然精,但比一般黑不溜秋的狼肉却要细嫩的多,现在有的吃就已经不错的了,还没发展到像蚯蚓吃土的地步,俞更生的目光再次落到雪狼古怪的肚子上,他用袖子随手在嘴上抹了抹,又将插在肉上的匕首拔出来,满嘴流油的感觉就像传说中在炎炎的夏天能吃上一口冰爽香甜的冰激凌,虽然他长那么大从来没吃过。
    俞更生看了眼手上的刀,他马上就要扛着剩下的雪狼去三区碰碰运气,无非也就三个结果,一个是对方看在雪狼肉的份上,忽略他脚上的残疾,放他进去避难,不管怎么说出能保住一两年的命,爸爸生前给他留下嘱托,一定要打破他的纪录,超越他的爸爸,开创属于他的奇迹,活到三十三岁半,这是个幸运数字,因为耶稣降到世上也只活了三十三年半。
    鬼使神差的,俞更生用刀类将雪狼的肚子划开了,皮开肉绽,一股血猝不及防的从伤口里飞溅出来,然而让他差异的是,血竟然还是热的,就像搁置了有一会儿的温开水,他再次用袖子在脸上抹了抹,他的袖子几乎就成了又脏又黑的抹布,粘糊糊的,还有一股刺鼻的臭味。
    他毫不在意,脸上血糊糊的一片,陪着肚皮上的口子越划越大,一个被红红紫紫的黏膜包裹着的东西从慢慢撑开的缝隙里渗出来,有点像胎盘,上面还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黑板,又像是一个巨大的恶性肿瘤,俞更生心里七上八下。


    按正常思维,雪狼早已死去了超过十二小时,不管是胎盘还是肿瘤都不该是活体,他的心几乎跳到了嗓门眼儿,下意识的将刀拿开,红紫的球形东西仿佛在轻微的震颤,俞更生握紧了刀,激烈跳动的心仿佛被铁锤不停敲打似的,一下紧似一下,脸皮下面一条条隆起的筋肉也不断地抽搐,两只眼皮也不成节奏的颤动,左福右灾,要是一起路,要不是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俞更生越看越紧张,责怪自己太多事,圆滚滚的东西似乎在有意撑开裂缝,俞更生以前给一头野猪接生过,小野猪的头刚露出来就开始挣扎,只要抓住它的前肢,就能将它整个儿的拽出来,该不会是雪狼受到什么辐射或什么可怕病菌感染后,生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东西来,越想越觉得这东西有可能会让本就危机四伏的世界雪上加霜,他可做不起这个罪人,全身的血液,像是凝结住不流了,身体发抖,四肢百骸的筋骨仿佛都在搐动。 | 1楼 | | | | |
    作者:紫慕流沙 时间:2018-05-08 22:29
    越撑越大的裂口不堪重负,一个红紫相间的肉球随着一大波血水一股脑的从完全撑开的口子里摔落下来,俞更生被吓得魂不附体,手里的刀也被突如其来的震惊吓掉了,在地板上发出沉闷却又不可忽视的声音,在圆球的顶端还和雪狼的肚子里连接着一条黑紫色的脐带,很粗,还真是瓜熟蒂落,表面滑溜溜的,布满了浑浊的粘液。


    黑色的斑点有点像金钱豹的斑纹,颜色很深,整个球形也显得稚嫩,好像早产,俞更生战战兢兢,总觉得这东西绝不是肿瘤那么简单,一不做二不休,不管是怪物的雏形还是肿瘤,得将它杀死在初始状态,俞更生捡起刀,战战兢兢的看了眼被血污遮住光泽的白玉石,艺高人胆大,管它是什么东西,大卸八块就是对它最好的交待。
    一刀下去,竟然毫不费力的切开了,一股更加暗红的血水和不怎么臭的味道喷涌出来,看来这就是个瘤子,而且还是实心的,俞更生决定将这两瓣瘤子留下,如果运气不好,没能蒙混过关,这两个大肉块,至少还能让他吃上几天,也不管是恶性还是良性的,能吃就行,吃死了也算是命中必有一劫。
    俞更生必须赶在天黑之前到达三区,要不然一来一回的路程就够他受的,他拿起炉子上已经完全烤熟的前腿,狼吞虎咽的将骨头缝隙里的肉也都吃光了,骨头还得放在家里,饿的时候闻闻肉香也好,打定主意,俞更生将血肉模糊的雪狼用布包裹好,在前面打了个结,然后扛在肩膀上。
    由于臭氧层完全破裂,所以太阳光里的辐射对人的伤害非常大,照射时间长了容易得皮肤癌,俞更生将自己从上到下裹得严严实实,眼上还戴着一个裂出蜘蛛纹的墨镜,他还将竹楼也带上,里面放着他心爱的英式猎枪,万一被驱逐回来,还能顺便捡点零星的煤炭或柴火什么的。


    俞更生身体单薄,但雪狼肉至少得一百多斤,压得他嘴里都吐泡沫了,他刚走到一半就累得气喘吁吁,一屁股瘫坐在地上,他隔着墨镜看了眼黑蒙蒙的太阳,天空万里无云,赤裸裸的紫外线肆无忌惮的照着枯败的植物,光秃秃的一片,有气无力的挣扎着。
    地平线上热气蒸腾,随着风向扭曲着万物,由于前段时间十几公里外的一座火山爆发,据说上一次爆发还得追溯到侏罗纪恐龙时代,俞更生认为恐龙之所以灭绝就是因为那次爆发,要不然那次爆发也不会让这个拥有四五十万人口的城市变成一堆无人问津的废墟,到处都是爆裂的弹头或锈迹斑斑的汽车,一群老鼠喜欢躲在加长版的劳斯莱斯豪车里吃喝玩乐,俞更生曾经还在那儿打劫了一小捧花生和两只豁了口的小核桃。 | 2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紫慕流沙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429天 / 跨度703天】
    • 开贴:2018-05-06 22:07
    • 更新:2020-04-08 22:20
    • 阅读:3879 回复:456 楼主:435
    • 字数:约794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