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末日崩塌,重生

  • 上一页(首页)
  • 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紫慕流沙 时间:2018-05-09 20:36
    第二章 英雄救美
    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男人正急匆匆的捧着笔记本从镶满反光玻璃的走廊走过,他一边走一边急躁的用手抓着乱蓬蓬的头发,瓶底厚的眼镜下面是双过于集中而显得呆滞的眼睛,拿掉眼镜,原本是双眼皮的眼睛几乎肿成了一条线,他死死的盯着笔记本上花花绿绿的起伏线,脚步湍急,以至于身后跟着的几个人也神色焦虑的跟在后面小跑。


    “真是太好了,太好了,终于成功了,只要这几组基因组合没问题,这个实验也就算是八九不离十了,你们几个都打点精神来,对了,乔总那儿有什么说法没有?”男人将笔记本交到身边人的手上,进入无菌实验室必须先穿上防尘服,进了门还得再过一道电离子风扇门,可以将身上着落的灰尘彻底清除干净,这样才能做到真正的无污染环境。
    “乔总他····他去后山打猎了!一早就去的,带了好几个人,说是那儿有长了两个头的野猪。”身边的人说,男人立刻将戴好的防尘帽摘了下来,火冒三丈,愤怒的眼球几乎要从浮肿的眼眶里挤爆出来,“什么?去打猎!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有心情去打猎!今天是叶叶生日,不是说要陪她过生日的么?打猎算什么节目?给我女儿送两个猪头?一个给她,一个给我?还双头猪,双他个死人头!选生日礼物也一箭双雕,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我就知道叶叶白瞎了眼才看上他这种登徒浪子,看上去人模人样的,还总,要不是他爸给他撑腰,我非得让他鼻青脸肿。”
    大楼外围
    一个穿着骑马服的年轻男人扛着长筒猎枪,对着不远处一只正不紧不慢吃着草的野猪放了一枪,或许是他的枪法太逊,或许是双头野猪比正常野猪多一个头,所以特别警觉,枪响的一刹那,野猪拔腿就跑,子弹却不偏不倚的打中了准备给他收获猎物的老头,立刻就爆了头,脑浆飞溅,男人眯了眯眼,又盯着冒着烟气的枪管说:“按规定该怎么办?”
    “乔总,那是没眼力见的人是老张,年纪大了,老眼昏花,反应迟钝,按规矩得赔两袋大米,不过他在这儿算是三等流民,所以只要陪一袋半就可以了。”身边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哈着腰说,姓乔的男人用帕子擦枪的手顿了顿,“听你的话,他好像是故意为了三袋大米才接上我的子弹的。”
    “乔总的枪法那可是一打一个准,上回打小松鼠,就芭蕉扇那么大点儿,您还不是百发百中,将它从树上给打下来了?松尾的尾巴直到现在我还挂在我家房梁上。”男人脸上的笑容越发虔诚,姓乔的男人哈哈大笑,“你真是搞笑,听说过在门框上挂剪刀挂手帕的,你却挂了一条血淋淋的松鼠尾巴,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听,你是故意拿这个新鲜话题给我找乐子,还是这里头有什么缘故?”
    “松鼠的尾巴不是又大又蓬松么?挂在门框上可以招财进宝,揽住福气,这是我们以前老家的风俗,到了这儿,一时半会儿也改不了,而且又是乔总您亲自赏的,当然非同寻常,自从挂到门框上,家里的风水都不一样了,我老婆上个月刚给我生了个儿子。”男人兴致勃勃的说,姓乔的将枪托抵在地上,先是愣了下,随后笑得前仰后合,“你家不是在大西北么?哪来的松鼠?看来热带丛林闹饥荒了,连松鼠也都跑到你们那儿吃沙子了,而且你老婆····算算时间好像不像是你的呀!”
    “乔总又拿我开心了,我老婆长的那么丑,您上次不是还说一言难尽的么?要是她这样都能有外遇,你说这奇耻大辱还让不让人活了。”男人笑得越发合不拢嘴,姓乔的点点头,“猫头鹰,说到女人我倒是想起一个人来,真是烦,这也让我一言难尽。”
    “您是说叶叶?”这叫猫头鹰的男人眼睛虽小,但转动的频率却比普通人快上几倍,看上去就是个精灵古怪的人,姓乔的忽然一脸悲伤的说:“猫头鹰,你觉得我这样的日子再这样过下去会变成什么样儿?”
    “乔总,好好的您怎么多愁善感起来了?好日子当然是越过越好,越过越红火,您身份高贵,又是咱们这儿龙头老大的大公子,以后这个帝国大厦都得由您来继承,我要是能有您一半的福运,做梦都能笑醒了,多少人看着,红着眼,眼角膜嫉妒的都快撕裂了。”猫头鹰是乔立一直以来的跟班,对他的了解超过对他的老婆孩子,随便一个眼神就能领会到他的内心疾苦和快乐,“您是不是不喜欢叶叶?”
    “喜欢?我怎么喜欢?你看她的那张脸长的好像被自然灾害侵略过似的,这磕碜的真让我·····让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和这世界末日一样,没什么盼头了,你看外面的世界都变成什么样了,就像一个破锅,里里外外都被锈斑腐蚀透了,我们不过是在锅边上成功找到了一个着力点,但迟早都会随着地球万劫不复,都说人命关天,我们这些人都已经被老天爷抛弃了,只能自求多福,那个老张,你给他家送去两袋白面,两袋大米,悄悄的,别弄出动静,要是人人都像他那样往我枪口前撞,我一边杀人一边假惺惺的送温暖,猫哭耗子假慈悲,连我自己都看不下去。”
    乔立站在高处,看着灰蒙蒙的世界,输电塔东倒西歪,巨大的铁架早已受到严重腐蚀,上面的电线也不复存在,白天的太阳就像一个不断加热的蒸笼,阳光毒辣,远处的火山在遮天蔽日的沙尘暴中残留着大概的轮廓,大量的烟尘还在源源不断的从山口苟延残喘似的往外喷涌。


    天空阴沉沉的,不时还有枯槁的树木被闪电击倒,放眼望去,常年积水的地方已经变成黑黝黝的沼泽,散发着熏人的臭气,建筑不是腐烂就是大面积坍塌,有的被懒腰折断,数以万计的汽车变成一堆堆的废铁,残骸遍地。
    看不到当年卖棉花糖的那家写着依依不舍的小店,第一次在书店门口看到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儿从身边擦肩而过,长发飞扬,海飞丝的香气随风四溢,坐在麦当劳门口的麦当劳叔叔灰头土脸的坐在枯朽的椅子上,鼻子以上部分被重物砸碎,红红的鼻头和小丑特有的红嘴唇还在兴奋的往上翘,没人分享的笑容只能独自悲伤。 | 3楼 | | | | |
    作者:紫慕流沙 时间:2018-05-10 23:00
    破碎的玻璃,站在橱窗里的模特赤身裸体,有的则缺胳膊少腿倒在地上在浩劫最终的形成之行已经经历了许多人为的浩劫,人性的鄙陋和自私在残忍的现实中被淋漓尽致的发挥出来,公然打家劫舍也不是罪,而和动物一样,即使杀了同类也只是出于争抢食物的本能。


    “叶博士这些年的确在基因改造上为咱们的帝国大业立下了汗马功劳,听说叶博士已经在雪狼身上成功培养出可以抑制伊波拉病毒,这种病毒来势汹汹,目前又没有可靠的疫苗,最要命的是,还有强烈的传染性,只要这个生物研究成功了,就能阻止病毒扩散,能住在这座铜墙铁壁里的人几乎是咱们这儿仅有的幸存者,百分之九十的死亡率不是我们所能承受得住的。”
    猫头鹰小心翼翼的说,乔立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全世界都知道我不喜欢叶叶,钱博士拿了我爸的钱,就得遵守自己的职业道德,他要是做不到视死如归,但已献身于科研实验,鞠躬尽瘁是他的本能,也是他的责任,总不能因为这个就来拿我的人生给他女儿做嫁衣,那我算什么?我妈十月怀胎,辛辛苦苦才将我生下来,到头来却是给钱宁当赠品的?医生不去救死扶伤还算哪门子的医生?想用疫苗绑架我的人生,虽然没什么活头了,但好死不如赖活着,万一哪天老天爷派外星人来拯救我们了,给我们重新建造一个比潘多拉星球还要香艳的世界,我原本是可以看到那一天的,要是因为一个叶叶就错过了这么好的时机,我白活了,那我妈不也就白死了么?”
    “话是这么说的,但您舍生取义,伟大不也伟大在这儿?叶叶其实长的也没那么难看,虽然比一般女人粗糙了点儿,但总是比我老婆漂亮吧?你看我老婆是一言难尽,但叶叶不一样,时间长了,一句话说不了的,纵然有千言万语,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说。”猫头鹰的话刚说完,乔立伸手就在他脑袋上打了一巴掌,“还慢慢说,多看一眼都要死人了,这是凌迟处死你知不知道?不行,我绝对不能和这种黑不溜秋的女人在一起。”
    “太阳反射那么大,如果能遇到白皮肤的,十有八九是有病,说正经的乔总,今天老爷可是早早就交待我了,今天是叶叶生日,您就是再不喜欢她,随便挑两样她平时喜欢吃的,包上漂亮的花纸,再亲自给她送过去,敷衍敷衍不就天下太平了么?”猫头鹰捂着头说,乔立叹了口气,“去年你也是这么说的,没想到今天还是停留在敷衍上,真不知道明年····以我们现在四面楚歌的状态,还能撑得过明年么?”
    “乔总,您这样想,要是撑不过明年,今天就是最后一次送她礼物,要是撑得过,明年再说明年话嘛。”猫头鹰很会安慰人,乔立将猎枪拿了起来,扛在肩膀上说:“我寻思着今年该送她什么礼物,在看到野猪的一刹那,忽然觉得那个双头猪几乎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你想,我把双头猪给猎杀了,割下猪头,一头送给叶叶,一头送给叶博士,一箭双雕,一举两得,对了,让你做的事儿你可做好了?”
    “做好了,是让小三儿做的,小三儿机灵的很,不会有差池的,只是这样对叶博士好么?他毕竟是你未来的老丈人。”
    “老丈人怎么了?老丈人我就不能先给他一个下马威,生出那么丑的女儿还好意思打劫我,他肯定知道自己女儿丑成那样肯定嫁不出去,所以才倚老卖老,故意拿疫苗的事情要挟我爸,你说我那么有志气,我爸他的腰杆怎么就挺不起来呢!姓叶的他算什么呀!不就会做几个生物实验吗?我读书的时候要是勤劳点儿,他哪还有机会在我面前大呼小叫的,还真把自己当成太上皇了!”


    乔立越想越生气,猫头鹰忽然笑眯眯的说:“哪有人拿猪头当生日礼物送人的,这不是明摆着骂人的么?您消消气,叶叶很乖的,虽然长的不怎么样,但她是钱博士亲自培养的接班人,又是病毒和免疫这方面的高材生,咱们这儿不缺人,缺的就是像她这样的人才,她也就是个书呆子,成天呆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勤勤恳恳,不拿架子,这才是货真价实的人才,可遇不可求,你说喜欢漂亮的,但容颜易老,不经看的,得找个耐看的才行,就是玫瑰花在开花之前也不怎么好看,等你们结婚了,估计她和你相处的时间也没多少,您不喜欢看,见不着人,你心里不也就不烦了嘛。”
    猫头鹰很贴心的给乔立准备了一份像模像样的生日礼物,乔立在众人的拥护下抵达大楼,还没到门口,就看到一大波人惊慌失措的将四五个身穿防尘服的人送上救护车,雪白的衣服破损不堪,而且还有大量的血迹,红白相间,触目惊心,很明显是被什么野兽咬的。
    乔立和猫头鹰面面相觑,两个人的面色都变得异常惨白,猫头鹰跑过去,随手抓了个人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儿,乔立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时他隐约感觉到有一双愤慨又狠厉的目光正死死的绞着他,恨不得用眼神将他撕碎。
    “乔总,还···我们暂时还是别回去了!小三儿出事儿了!昨天晚上他····他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竟然稀里糊涂的就把叶博士已经植入胚胎的雪狼也给放跑了,小三儿没能扛得住,把您给供出来了,还有,其他笼子里的十几头雪狼也都······实验室里的人差不多都被咬死了,叶博士他·····”猫头鹰手里还抱着刚才精心准备好的玫瑰花,现在摔在地上,花瓣七零八碎,乔立心口像有什么填着,压着,箍着,紧紧地连气息也不能吐,“叶博士他怎么了?”
    “他被咬死了,乔老爷现在到处找你,他一定会头一个去搜我那儿的,要不去后山躲一阵子,反正还不是有叶叶的么?叶博士的实验她也有参与,而且她现在也有能力重组实验队伍,总有办法度过这次难关的。”
    “对不起叶叶!我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放心,我一定会补偿你的。”乔立从来没有认认真真的瞧过叶叶的面目,而且每次见面都是在实验室,一个站在里面,一个站在外面,简单的几句话就算是敷衍了来自双方家长强行扭在一起的恋爱关系,她总是戴着在大大的黑框眼镜,鼻子以下部分都被口罩严严实实的遮住。
    乔立没有太多的耐心去欣赏她眼镜后面的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叶叶将防尘帽摘了,又撞掉了眼镜,皮肤白皙,一尘不染,五官精致却不艳俗,清澈又宁静的眼神给人一种与世无争的洒脱。


    叶叶没有过多的伤心,毕竟在眼下,每天都在死人,她看着他们一点点的失去呼吸,已经可以做到波澜不惊的看着监护器上起伏的线条归于平线,死人几乎成了常态,这次死的不过是她的父亲而已,别人也失去了父亲,没什么大惊小怪,总有一天她也会死,这只是短暂的分离。 | 4楼 | | | | |
  • 上一页(首页)
  • 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紫慕流沙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410天 / 跨度663天】
    • 开贴:2018-05-06 22:07
    • 更新:2020-02-28 23:50
    • 阅读:3667 回复:437 楼主:416
    • 字数:约761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