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在深圳的青葱岁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坐着长果壳去美国 时间:2019-04-16 10:42
    一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一条路,走着走着,就尽头了。
    一辈子,活着活着,就茫然了。
    谁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谁在这条路上走过。
    这个世界,谁来过。

    我想了很长时间,也犹豫了好久,想写点东西,主要是我自己的一些人生经历,有工作的,也有感情的,自认为有点曲折坎坷,所幸仍未失本心,并且有了一点点成就,不罔负父母期望。
    主要抒发一下自己的情感,有真实,有创作,有激情,有黯然,就当做给自己深圳18年的一点回忆,当做给自己青葱岁月的一点批注吧。 人打赏 5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坐着长果壳去美国 时间:2019-04-16 10:45
    1997年12月份,正值初冬,我们94级的大学课程都已经修完了,作为第一届不包分配的大学生,很多同学已经准备开始找实习单位了,有后台的有背景的同学都准备去上班了,我们这些农村来的同学一没有背景,二没有后台,一筹莫展,只能每天打球度日,慢慢的想办法。
    忽然月底一天,我正躺在宿舍看书呢,江明过来找我:“三哥(因为身高正好为173.2厘米,正好是根号三,而且和几个大学同学义结金兰拜把子时候我正好又是排行第三),学校有通知了,是关于找工作的,咱们赶快去看吧。”我“噌”的一下爬起床和江明一路小跑到校团委,通知的大概意思是:深圳一家职业介绍所的负责人来学校招人,介绍到深圳工作,待遇丰厚,只需要缴纳380元钱,包找到工作。我们几个同学一听,顿时喜出望外,既然没有门路,何不去深圳闯一闯呢,说不定另有一番天地在等着我呢?
    第二天,我们准时去了学校礼堂听了深圳职介所段总的报告,大致意思和之前团委的通知类似,由校团委刘书记负责登记,学校会给我们开“结业证书”,一周后启程去深圳。最后经过统计,筛选,一共120人的规模,98个男生,22个女生,其中大部分是我们财经学院的国际贸易,财会,商会,涉秘,工商管理和计算机学院的学生。 | 1楼 | | | | |
    作者:坐着长果壳去美国 时间:2019-04-16 13:56

    听完报告后,我又去找团委刘书记(因为我是学生会副 ,所以和团委学生处经常打交道,都认识)仔细了解一下了情况,第二天一早赶回家去找父母拿路费,坐车到县城,然后又转了到镇上的车,然后下车后又步行3里路辗转到了家,快到中午了,父母都在地里干活,还没有回来,我就准备做饭了,稀饭烧开,到前面菜园地里拔了一颗白菜和一颗萝卜,洗干净,切好,还没有开始做,我父母回家了。
    母亲看到我很惊讶,问:“你怎么回来了,生活费不是已经给你打过去了吗?”我就把要去深圳闯荡的意思和父母说了,母亲听了之后,暗自垂泪:“孩子,我们没有本事啊,没有能力给你找工作啊,听说深圳很乱啊,经常有人在大街上就被偷了,抢了,被打死了,老矿那边(就是我们县城,是矿区)的有一个人前几年去了深圳,好几年都没有信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啊.......”
    我连忙安慰了一番父母,告诉他们深圳没有他们想的那么乱,再说我是去那里找工作,又不是去干坏事,怎么会有危险呢?其实说这些我自己也不相信,通过传言我也认为深圳是相当的凶险之地,但是不能这么和父母说啊,最后不好意思的低声说道:“我这次回来是想拿点路费的,下月5号我们就要去深圳了.”
    “都快过年了啊,咋不年后过去呢”,母亲惊讶的问道.我说:“人家职业介绍所的人说过年前,很多工厂的人都辞工回家了,这个时候好找工作呢.”母亲问道:“那需要多少路费呢?”
    我低着头不敢看着母亲,我知道这对于父母来说是好大的负担啊,用蚊子般的声音轻轻说:“一千块吧,路费要200多,交给人家职介所要300多......”
    我在彭城上大学,妹妹和三弟都面临高考,我们三人每月生活费就要700元,这对于城里人来说,有着稳定的工资,还是可以承受的,可是对于在土里刨食的农村人来说,每个月需要固定的拿出700元供三个儿女上学,四弟还还在读初中,真的是天大的负担,我父母在种好家里10几亩地的同时,农闲时节还要去我们村西边的山上开采石头,就是农村盖房子用的石头(我们这里盖房子都是用石头,就是那种青条石). | 2楼 | | | | |
    作者:坐着长果壳去美国 时间:2019-04-17 08:11
    @殇2008 2019-04-16 23:12:23
    加油,为了生活,为了理想
    -----------------------------
    谢谢,那个时候就是为了生活,因为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所以感觉前途渺茫。所以眼界很重要! | 5楼 | | | | |
    作者:坐着长果壳去美国 时间:2019-04-17 08:38

    因为我们村西面有座石头山,虽然是石头山,但是在50年代响应国家号召,乡邻们运土上山,载满了松树,我小时候去山上放羊,也是满山遍野都是森林和草地,当然对南方人来讲就是个山包包吧,山上都是青条石,是我们这里农村用来修房子的绝佳材料.
    但是这是很重的力气活,需要先在自己的自留山地里找到塘窝子(就是石头窝子,要确定里是有值得开采的石头),把上面的土清掉,然后钻炮眼,钻炮眼很麻烦,父亲拿着小锤和錾根据经验在石头的最佳位置(就是大石头被炸开之后,然后分开成大概几块,这几块又能够分别雕琢成几块成品的青条石,炮眼如果选的不好,炸的太碎,就没有合适尺寸的成品,就卖不上价钱;如果炸的太大,则没有什么效果,给后面的分石造成困难。一般每块石头为长方体,长60公分,宽30公分,搞25公分为佳,每一块青板石能卖几毛钱).錾出小窝窝之后,然后就需要两人配合,母亲带着手套扶住长钎子(如果不带手套,大锤砸下来的力量会导致钎子的震动,会把手震破的),父亲抡起大铁锤,一下一下的往下凿,这个过程还要朝里面加水,缓解錾头的温度,根据大石头的大小一般凿50-80公分的孔洞。
    然后向孔里加雷管(那个年代,雷管还不是特别管控的产品,我记得一道了冬天就有邻居买雷管去河里炸鱼呢),加炸药,加炸药时候要加一点,然后用木锤砸结实,然后再加炸药,再锤,这也是危险的活,然后留着长长的炮捻子,点燃之前先喊几声:“放炮了,放炮了。”以此来提醒附近的石匠们躲一下,最后点燃捻子,迅速跑远,隔一会“轰”的一声爆炸(有时候也会出现哑炮,这个时候清除哑炮就很危险,隔壁村的一个人就曾经因为炮没有响而回去清理,结果忽然又响了,被炸残了),石匠就要回去把炸开的石头进行清理,修理,雕刻,最后的成品还要自己驮上来,放到石塘上面,凑够了一拖拉机的数量,五六十块石头,就可以卖了。
    关于开采石头的錾,很多人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甚至不认识这个字,其实,就是相当于小的铁钎子,大概20公分左右的长度,下面是尖的,也有扁的,各有各的用途,上面类似螺丝帽似的以便承接锤子的敲打,一般父亲每天会带20来根錾,然后经过一天的劳作,这些錾的尖尖就全部都断了,回答家里之后就需要去重新修正,我们小时候就经常帮助父亲烧小炉子,用碳的,把錾尖放在火里烧红,然后父亲就会叮叮当当的敲打起来,把錾尖再个修复好了,然后迅速放进旁边的水盘里冷却,只听得“滋”的一声,冒起来了一阵白烟。
    “明天给你,先吃饭吧.”母亲见我没有回答,就又说了一句.炒了一个尖椒萝卜丝,一个醋炝大白菜,又端出了一盘咸菜,一盘盐豆(平时我和妹妹,三弟,四弟不在家,父母和哥哥连热菜都不会炒的,就吃咸菜和盐豆),哥哥跟着人家建筑队在外面干活,中午一般都不回来吃饭,饭桌上,父亲问了几句学校的课程安排和其他的事,就没有再问了.下午父亲出去给别人帮工,我跟着母亲去地里剜菜园子,因为如果不在上冻前把地整好,,然后撒上大粪养养地,开春后就会板结了,需不利于春播.
    第二天,我睡到9:00才起,起来后父母都不在家,我喝了两碗稀饭,吃了一块煎饼,看了一会书,12:00左右,母亲回来了,母亲从手提的布袋子里拿出一个手绢,打开手绢,拿出一叠钱给我:”这钱你拿着,不够用的话,等你去了深圳,让你爸再打给你”.我问母亲哪里来的钱,母亲说:”钱不好借啊,亲戚们也没有多少钱,我上午把家里的毛驴给卖了.””啊?把小毛驴卖了,那你们地里的活咋办?以后耕地,拉车,推磨,咋弄啊?”母亲笑笑:“这你不用管了,左邻右舍哪家不能借用一下啊?”我强忍着泪水,数了一下钱,一共1080块钱,我拿出80块塞到母亲手里:“娘,我拿1000块就够了,下午我就回学校了。”母亲不要,我硬塞到了母亲手里,下午回学校了。 | 6楼 | | | | |
    作者:坐着长果壳去美国 时间:2019-04-18 08:41

    最后经过统计筛选,98个男生,22个女生,其中大部分是我们财经学院的国际贸易,财会,商会,涉秘,工商管理等专业和计算机学院,涉外学院的学生。学校统一订了到广州的火车票,同班一个官二代同学孙焱送了我一身阿迪达斯的运动服(他说那是他爸爸参加省党校培训时发的,他和他爸爸都不爱穿,所以送给我了),特别感动——焱兄,多谢了,20年后,兄弟依然记得此事。我和几个同学跑到火车站北边的朝阳市场去添置一些行头,给自己添置了一双黑色的运动鞋(75块),一件衬衣(35块),一件休闲西装(70元),买了一条领带(15元),然后买了一张30元的300电话卡。
    2018年1月4号下午2:10分,我们120余人浩浩荡荡的跟着团委刘书记出发了,整整占了一节车厢,一路上打打闹闹,嘻嘻哈哈,天南地北的胡侃,肆无忌惮的扯皮,到广州的时候已经是1月5日下午6:10分了,出了火车站,一眼就看车站两边的八个大字:“统一祖国,振兴中华”,顿时感觉身上的责任感增加了,祖国统一,振兴中华,就是我们这代人天天受的教育啊,我不由得心头一紧:深圳,I am coming!我们排着长长的队伍,拉着行李,引得旁边路过的行人不时的投来关注的目光,出了火车站向右一拐,走了大概有200米左右,过了天桥走到对面的流花车站,坐上了广州开往龙岗的大巴,一路上大家伸头探脑的东看西看,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丝毫没有疲倦之情,反而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大家向往着以后的生活:穿西装打领带,做在办公室里,拿着高薪,白领啊。汽车过了三元里,课本中的三元里抗英运动啊,原来离广州市区这么近啊,大约30分钟后大巴上了虎门大桥,真是雄伟啊,听说虎门大桥才通车没有多久,是香港大富豪霍英东出资的,为了迎接去年香港回归而兴建的,虎门,虎门,历史课本中的林则徐虎门销烟所在地,现在就在我们脚下啊,生生的一种历史在我脚下的感觉。 | 10楼 | | | | |
    作者:坐着长果壳去美国 时间:2019-04-19 08:13
    一路上我们被广东的繁华惊呆了,将近两个半小时的车程,路两边工厂林立,灯火通明,不时看到成群结队的工人熙熙攘攘,到沙岭时候正遇到一家工厂工人下班吧,近万人像退潮的鱼儿一样涌进出工厂,把我们的下巴都惊呆了,太壮观了,无数的少男少女为了养家糊口,为了心中的家人,背井离乡,为的什么?为的是自己的家人,为了心中对那美好生活的向往啊,时代为我们提供了机会,我们需要的就是拼搏,努力。
    20:50左右,到了龙岗,明显的非常热闹了,大家下车排队,点名,龙岗职业介绍所的段总带我们到了位于介绍所对面的明成旅馆,一个房间4个人,每人每天8块钱的住宿费,每个房间都有洗手间,马桶,花洒,一应俱全,对于第一次住旅馆的我们来说,已经很满足了。大家迅速卸下行李,洗洗漱漱,刘书记交代了一下,不要乱跑,警告我们深圳很乱,就在附近吃饭,吃完赶快回来,各个小组的组长吃过饭后过来刘书记房间开会。
    旅馆附近有很多家小饭馆,我们几个要好的同学进去了一家快餐店,我点了一个鸡蛋炒米粉,3元钱,真的味道不错。大家在下面又逛了一下,然后回到房间,刘书记已经在他的房间等着我们了,主要就是要我们几个干部负起责任,随时注意其他同学的动向,以免发生意外,然后又讲了一下明天的安排等,最后一看表都11:00了,就催大家赶快回去歇息,明天早起。
    初到深圳,激动之情难以自已,大家到了房间还是睡衣全无啊,聊到深夜才睡,早上也不知道几点,就听到有人叽里呱啦,嘁里喀嚓的起来洗漱了,我也跟着起来了,洗漱完毕赶忙把简历,结业证书等整理完毕,放在背包里,到旅馆楼下集合,刘书记又讲了一番,主要还是提醒大家注意安全啥的,有任何动向都要先向各组组长报告,坚决不可以一个人行动,去哪里都要两个人以上。然后大家过了马路到了龙岗职业介绍所大厅,我们上午直接去招聘会上直接面对招聘单位,我们一个个西装革履的进了二楼招聘大厅,一进去,哇,第一次见这种场景啊,真是热闹啊,那个时候可不像现在大学毕业时候有专门的推介会啥的,大学生都习以为常,我们那之前都是包分配的。
    这招聘大厅有600平米左右,分成南北两排,中间是空挡,通道,两边的长桌后都是招聘单位,招聘人员的背后贴着招聘大字报,注明 了招聘要求和年龄等内容,我们开始不敢去投简历啊,有几个勇敢的同学上前去问了,然后投了简历,大家随之就放开了,一拥而上,纷纷上去询问咨询,然后投简历,结果有不少同学就得到了面试的机会,我也问了几家,都不合适,没有需要我这个国际贸易专业的,这里的招聘好像大部分都是招聘工人的居多。
    下午就没有人招聘了,我们大家都要去职介所一楼大厅等候,因为职介所负责给我们推荐工作机会,我们在大厅好能及时得到信息,职介所也好安排我们去面试,如果哪家工厂有招人,需要什么专业的,我们这里有合适的,职介所就会给我们一个纸条,写着厂名,地址,联络人,应聘职位和坐车路线,然后我们就拿着纸条自己坐车去面试。 | 11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坐着长果壳去美国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92天 / 跨度96天】
    • 开贴:2019-04-16 10:42
    • 更新:2019-07-21 19:51
    • 阅读:33591 回复:683 楼主:457
    • 字数:约228千字
    • 图片: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