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在深圳的青葱岁月

  • 首页
  • 上一页
  • 4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坐着长果壳去美国 时间:2019-07-12 09:35
    周三下午接到了梓彤的传呼,我回了电话才知道,她收到了妹妹和三弟的来信,因为我怕我飘忽不定,所以把成贤厂的地址里给了他们,让他们把信寄给梓彤,我告诉梓彤,如果周末休息的话她就过来我这里吧,不休息我就过去找她。
    周四晚上又接到了一个惠州的传呼,一回电话才知道是林月,原来程井振找到她了,她在富茂灯饰厂上班,是大陈副总的助理,并让我先把她的电话记下来,她也知道了我上周去找她在路上被抢劫的事,好一顿自责,不过万幸的是遇到了程井振,否则真是不可预料啊,我又安慰了她好一阵,并告诉她以后也要注意,最好坐大巴,小中巴尽量少坐。
    林月告诉我她8月份呼了我好几次,都没有回复,她想可能是我的呼机有问题了,便没有再呼,没有想到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告诉她那个时候在惠东,可能是信号不好的问题。
    林月说她在工厂里很忙,大陈副总对她不错,灯饰厂也是做树脂产品的,我告诉她我现在也是在做树脂产品,然后又闲聊了一下关于树脂的相关问题,发现林月也懂不少啊,毕竟是在工厂里天天接触。最后林月说等有空的时候约上程井振一起来龙岗看我。然后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身在异乡,能接到同学的电话,心里暖暖的。 | 450楼 | | | | |
    作者:坐着长果壳去美国 时间:2019-07-12 09:53
    @红烧肉5173 2019-07-12 09:52:16
    一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一条路,走着走着,就尽头了。
    一辈子,活着活着,就茫然了。
    -----------------------------
    保持一颗平常心,最重要! | 452楼 | | | | |
    作者:坐着长果壳去美国 时间:2019-07-12 10:39
    周末,梓彤过来了,替我捎来了妹妹和三弟的信,详细的介绍了一下他们的大学生活,告诉了我他们的具体地址和宿舍电话等。
    我连忙写了一封回信,告诉他们进入大学了,学习依然是现在的主要任务,但是不是唯一任务,怎么样把自己锤炼成以后进入社会的合格人才才是现阶段最重要的任务,也许你没有别人的满身名牌,但是你也并是衣不蔽体;也许你家庭条件一般,但是你也并非容貌丑陋,身材矮小,你正值大好的青春年华,只要一直走在追逐的路上,每天比昨天的自己进步一点,努力一点,你的生活终将会发出耀眼的光芒,愿你以梦为马。
    最后告诫他们如果需要钱就一定要告诉我,千万不要因为这个而影响了学习,还有就是千万不要因为钱而走上歪门邪道,切记切记。我写一句,梓彤帮我在另外一张纸上抄一句,写好之后,分别装到两个信封里,贴上邮票,让梓彤过邮局的时候帮我投进去。
    隔了十来天,依然没有收到侯弘的回复,我便又打了电话过去,应该还是上次那个女生接的,她告诉我侯弘依然不在,无奈之下便请对方又留了一下我的呼机,并拜托她一定要转给侯弘。 | 453楼 | | | | |
    作者:坐着长果壳去美国 时间:2019-07-12 10:46
    下午正在富林厂和孙丽萍讨论样品呢,呼机响了,一回电话,竟然是侯弘,我劈头盖脸一阵骂啊,我靠,为啥这么久才回电话?老子找你容易吗?好容易找到你了,10天前就给你留了传呼,也不回复,摆什么臭架子啊,你是老板啊,这么忙啊......
    侯弘等我撒完气了,才笑嘻嘻的告诉我,上次前台小姑娘留给他的字条可能是掉了,他没有拿到,今天回来早了,那个小姑娘告诉他有人找他,十天前就留了资料,为什么不回人家?这样侯弘才看到我的呼机,一看姓唐就知道是我,马上呼我了。
    经过交谈才知道,侯弘在一家做轴承的台资工厂做业务,现在混的是风生水起,天天跟着经理出去跑业务,吃喝弹唱,样样精通啊。我知道侯弘喜欢吹牛X,所以就赶忙叉开话题,问他还知道谁的联络方式,他说他只知道他们班的秦松和沈超在横岗一家厂,其他的同学他也不知道。我问他周末有空吗?有的话,来龙岗,我们一起去坪山恩达厂找老扁和江明去。侯弘说没有问题。 | 454楼 | | | | |
    作者:坐着长果壳去美国 时间:2019-07-12 12:31
    周六下午,侯弘就从东莞过来了,正好在城市花园下车,我们俩便一起坐车去坪山镇恩达厂,一路上聊天,才知道,侯弘过年前去了这家厂做业务,做的还不错,这份工作很符合他的性格,他们经理对他不错,经常一起出去,这样就免不了请客人吃饭,喝酒,唱歌等活动了,所以侯弘现在高手了,特别是找小姐,那是一套一套的,什么波大,水多,啥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听那口气绝对是见过世面的人啊,呵呵呵......
    最重要的是听说他在他们公司谈了一个女朋友,就是两次接我电话,给他传话的那个女孩,叫刘希贤,比他大两岁,湖南岳阳人。
    到了恩达厂,快5:00了,我们俩只能庆幸老扁和江明没有离职啊,来到了保卫室,便和一个保安攀谈起来,聊了两句,发现这个保安的口音和我们很相近,一问才知道是沛县人,哇,老乡啊,顿时觉得距离拉近了很多,一提老扁的名字,对方连说知道知道,等会下班,就能看到他了。我们俩非常高兴,这一趟终于没有白跑啊。 | 455楼 | | | | |
    作者:坐着长果壳去美国 时间:2019-07-12 12:32
    终于到了5:30下班了,工厂里涌出一大波穿着蓝色工服的人群,我们站在那个老乡保安身边,目不转睛的搜寻着老扁和江明的身影,忽然那个保安用手一指远处:你们俩看,他出来了。我们俩顺着他手指方向一看,真的是老扁啊,10来个月没有见了,忙大喊道:老扁,老扁......
    老扁听到喊声,看到了我们,蹭蹭蹭的跑了过来,嘴都咧到耳朵后面去了,厚嘴唇因为激动变得通红(他为什么叫老扁,就因为他的嘴唇很厚,像鸭子嘴一样,所以才被起了老扁的绰号),大家激动的抱在一起,半天没有说话,我连忙问江明呢,老扁说他在后面呢。等了没有几分钟江明出来了,大家又好一顿激动,他们晚上不上班,明天休息,大家便准备喝点,我们一起邀请老乡保安一起过去,被他谢绝了,他今天要上班到夜里2:00,所以不能离开,让我们哥几个去吧,以后有的是机会,我们感谢之后,便走进了附近一家小餐馆。
    那陌生又熟悉的脸庞,都带着亲切的微笑,分别10个月了,我们四个又见面了,千言万语不知道从何说起,只能说无酒何以逢知己,无酒何以诉离情,所以让老板搬来两箱啤酒,请老板抓紧上菜,欢集的时光就在这一刻开始。大家都豪爽的大喝,畅快的大笑,虽然是几个大男人的集会,但是我们竟然像女生那样互诉心事。大家一边灌着冰碴凉的啤酒,一边感慨着以前的点点滴滴,那些情深,意长,味重,我一生也无法忘记。 | 456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4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坐着长果壳去美国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184天 / 跨度209天】
    • 开贴:2019-04-16 10:42
    • 更新:2019-11-12 09:05
    • 阅读:254392 回复:2413 楼主:1047
    • 字数:约489千字
    • 图片: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