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骨肉分离——我这一辈子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江水年年 时间:2017-06-21 18:38

    十几岁的时候,我因病住院,在此期间,我的父亲出山未归。我在医院,家里的事情一点也不知道。至到我出院以后才知道,我的父亲出山未归,几十天了仍在寻找中。——

    回家后,当我回家知道了这个恶耗,我的哥哥和姐姐们都在通过不同的方式寻找着,“几天后大哥把我们召集起来说:‘事已至此,我们该做的都做了,我们总不能这样等下去,也不能把父亲留在山上,我们在等待、询找的过程中不妨求助于算命先生,听说离这里二十里外有一个算命先生,双眼瞎,听说一算即知,我们不妨一试。”我们哥几个想了想,表示同意,这是没办法的办法,于是大哥、三哥就去找算命先生。

    ‘算命先生’果然名不虚传,报上年月日时,居然能算出‘人死却不见遗体’,大哥和三哥很是折服,忙讨教。先生说,不要找了,‘游魂’不到归期,到了归期自然就回来了。……”

    以上是《回忆我的父亲》中的片断,记得当时算命先生给了我大哥和三哥三个贴子,大哥、三哥和我的命运解读(当时我刚出院,养病在家),在我的帖子中,有少年时“骨肉分离”的断语。

    “骨肉分离”按当时我们的理解并结合当时的实际情况,是指我和我父亲的分离,其实,不全是,高明的算命先生蕴含了一生的玄机。

    回忆我这一辈子,用“骨肉分离”这句断语再恰当不过了,六亲无情,山外得水。

    ——前言 人打赏 9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07 13:16
    永恒的记忆! 来自 | | 96楼 | | | |
    作者: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07 13:49
    第一章

    回忆我的父亲

    父亲在我的心目中是一座丰碑,几十年过去了依然闪烁,也许父亲的去世与我有关,就更增加了我內心的歉疚,在我刚刚理解父亲对儿子那种无言的爱的时候,父亲却走了,给我留下了一生的遗憾。

    此文作于十几年前,当时离父亲去世二十多年了,到现在父亲去世应该四十多年了吧,每当想起我的童年,想起我的童年时代父亲对我无言的爱,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和情感涌上我的心头…… 来自 | | 101楼 | | | |
    作者: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07 15:04




    这是二十年前的事 ?

    那天大哥来医院接我出院,我高兴极了,连忙催他赶紧办理出院手续,几个月的医院生活,我天天都盼望回家,电报从一周前发出,我在高兴之余,又很是责怪大哥的怠慢,大哥只推说事忙。

    汽车在飞快块奔驰,两边的青山和绿色被远远地甩在后面,但我仍嫌慢。我今年十五岁,但还没有离开过家,况且这次的时间又这么地漫长。我想念父亲,父亲很担心我的病,临行前,父亲很悲哀,因为一年多来,为了治病,我先后去了十多家医院,终是没有结果,父亲也操碎了心。

    这次怎么样呢?我的病能治好吗?父亲虽然好言安慰我,但我能从他无耐的面容上读出没有言语的悲哀,好象经历的是生死诀别似的。

    现在我的病居然痊愈了,似乎死里逃生一般,父亲肯定也是非常高兴的,我能想象的出,父亲肯定也在倚门而望… 来自 | | 106楼 | | | |
    作者: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08 00:15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漫长路程,我和大哥终于下了车,但车站并没人接我们,须步行十来里路才能到家,大哥建议我去大姐家休养一段时间,他说那里养病可以安心,家里杂务多,不利于养病,反复几次地说,但我执意要回家,大哥拗不过我,我们只好步行往回走。

    天渐渐阴沉下来,似乎要下雨,我加快了脚步,大哥总是慢慢腾腾的,我几次催促,前面有几块石凳,大哥坐了下来,大哥说:“五弟,咱弟兄你最小,回家以后你首先养好病,然后再去上学,以后你上学的事包在大哥头上,但你一定要听话,你先答应我,你听哥的话吗?”我当然说听,但同时又觉得大哥很异样,这时我才觉察出,大哥的脸色很难看。

    大哥接着说:“你执意要回家,看来也瞒不过你了,我就对你实说了,但你要冷静,挺住。”我忽而觉得大哥为何执意要我到大姐家去,为什么七天前发的电报大哥昨天才去接我出院,一种不详的预照笼罩了我的心头,到底出什么事了?我毛骨悚然。

    “就在这次你走后……,父亲……”大哥说话支支唔唔,吞吞吐吐,我的头“嗡”的一下,如五雷轰顶,我明白了,顿觉眼前一阵眩晕,嘴里一种咸咸的感觉,是伤口出血,大哥慌了手脚,忙说:“我的好弟弟,你要冷静,伤口感染了你还得去住医院”。

    “父亲,父亲他到底怎么了?

    “就在你走后的第三天,父亲出山就再也没回来。”

    “没回来?那,父亲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

    “不知道?快告诉我,伤了什么部位,是在家还想在医院?”

    “没在家,也不在医院”。

    我彻底绝望了,从头顶到脚跟。似乎脊梁骨要冒出冷气来,我再也见不到我亲爱的父亲了,除非在梦中。没想到,一个月以前与父亲的分别,却成了永别,我悲痛欲绝,天昏地暗,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凝固了…… 来自 | | 123楼 | | | |
    作者: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08 19:13


    恍恍惚惚回到了家,母亲正坐在院子的一角呆呆地凝望着,见我回来,母亲站起来,二哥、三哥、四哥也从屋里出来,两个月以前,父亲出门送别的情景,犹在眼前,我的眼泪又一次汩汩地流下来……

    二哥说:“不知道你今天回来,所以就没去车站接你,原打算让你去大姐家住一段时间,怕你经不起这样的打击。”

    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当然是先到父亲的坟头,给父亲上坟,告诉他我已经回来,如果人真的有在天之灵,九泉之下也该安心了吧。事已至此,除此我还能做些什么呢?我真想一步飞到父亲的坟前,大哭一场,哭出来也许痛快些。

    凳子还没坐热,我就站起来,拉着二哥的手说:“走,带我到父亲的坟上看看去,告诉他我已经回来了,病好了,让他老人家放心吧……”我的眼泪又一次汨汨地流下来。

    二哥说“不用去了,父亲还没有坟……”我急了,大声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你们一个个吞吞吐吐的?”大哥连忙说:“五弟,你别急,我还没跟你说完呢,父亲走了之后,就再也没回来……我们已经找了二十多天了……”

    我这下真的明白了:原来父亲出山至今还没回家。我当时太年轻了,认为父亲去世了就是最大的不幸,毕竟我才十几岁,刚步入初中,顿时就失去了方向,没想到更大的不幸还不是父亲的去世……母亲向我诉说了二十多天来的一切……

    原来,在我走后的期间里,母亲照例做好了早饭,饭后,父亲带上攀缘的绳子就走了,到天黑也没有回来,忽然什么东西响了一下,母亲本来是耳聋的,可见声音是很大的,母亲心跳,赶紧到大哥家,告诉大哥父亲还没回来。大哥慌了手脚,忙召集人分头去找,却不见踪影。周围人都惊动了,漫山寻找,呼唤,一直到夜一二点钟,人们都失望而归。这下大哥可慌了,人们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第二天,第三天,按一天的路程,父亲可能去的地方全找遍了,一连几十多天过去了,并没有找到父亲的踪影。 来自 | | 145楼 | | | |
    作者: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09 01:43



    我们这里地处太行山脉,背靠群山,方圆几百里群山起伏,一眼望不到头,常言说靠山吃山,但因此也没少伤人,据说每三年“旧鬼”都要寻一个“替头”。这话应该是真的,在我父亲去世的前几年邻村在山上守山的护林人员就有两个人在山上遇难,抬着遗体的担架从我们门前走过。

    父亲爬山是个高手,山上有一种鸟叫“寒号鸟”,它的粪可治药,价格昂贵,我们这里叫五灵芝。但这种鸟住在悬崖峭壁的洞里,人迹罕至,须把绳子系稳,攀缘而上,不能掏完,总要剩一点,如果掏完了,寒号鸟就会飞走,再也不回来。

    听人说,有一个人到了一个大山洞里,里面足有一千多斤,他自然喜出望外,刚掏出口袋要装,外面有几具尸骨,他赶紧拉起绳子攀缘而下,从此不再做这行当。两年前我们村有一个人因此摔断了双腿,再也没有站起来,造成了一生的残疾。

    我们哥儿几个多次劝说父亲不要做这行当了,固然,是父亲冒着生命危险用挣来的钱供养了我们兄弟姐妹七个的穿衣和上学,现在咱们的家庭虽然不算宽裕,但我们都长大了,除了我还在上学,其余的六个都成年了,足以供我上学;再说,父亲已年过华甲,终是力不从心了,在去年的争执中,大哥很生气,并没收了依附的大绳,但不知什么时候父亲又偷偷买了一条大绳,借口说是上山捡柴去了。

    什么叫人生如戏,什么叫人生如梦,什么叫突如其来,什么叫始料未及,什么叫猝不及防,这一下我都懂了,深深地体会到了,就这么现实,就这么残酷!

    来自 | | 154楼 | | | |
    作者: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09 14:49



    听说人死是有征兆的,父亲走的前几天,每晚既能听到猫头鹰的尖叫,满村的狗疯狂地扑咬,据说狗能看见叫差的“鬼” 。

    父亲走的那天早晨,据母亲回忆说,父亲曾门前屋后看了个遍,对着山花的墙似乎流泪了,难道父亲也预知他要寿终了吗??

    还听邻居家的表嫂说,出事那天晚上她去我家探听消息,老远听到家里热热闹闹,好象许多人在说话,院子里有一个人放下水桶和扁担,她以为我父亲回来了,走进屋里,却只见煤油灯下母亲正含泪对着窗户发呆。 难道这是表嫂的幻觉吗?

    也有人说,那天早晨看见一左一右两个人跟着父亲上的山,但父亲一生宽以待人,乐于助人,不会是有人谋害,可能是山上想找“替头”的“鬼”了。

    在父亲出事的日子里,多面众说纷纭,给父亲的失踪造成了一层神秘的面纱,难忘我们弟兄姐妹们在这样的环境下是怎么度过的!

    做为我,当然感触最深了,尤其感到揪心的难受,忽而想到父亲也到了一个什么洞里出不来,忽而想到父亲摔伤而人们找不到眼睁睁地咽下最后一口气,忽而想到父亲暴尸山上……怎能不揪心呢?“哭也找不到坟头”的感觉,我算是经历了。

    等待最让人纠结,但又给人以希望,盼望着奇迹的出现,希望意料之外的奇迹降临到我的身边。那时是三月末四月初,每天晚饭后坐在门前的石桥上,借着皎洁的月光,凝望远处的青山绿水,想象奇迹的出现。——如果希望真的破灭了,“哭也找不到坟头”并不是最令人难以面对的。

    由于当时父亲不知去向,加上好长时间没有结果,传话、谣言四起,使父亲的去向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那时我就学会了等待,在无限的煎熬中等待未知的未来。后来,等待的结果,事实很残酷,又不得不面对现实。门前的石凳,皎洁的月光,青山绿水在月光下返射出的油油的宁静,留在了我的心里! 来自 | | 163楼 | | | |
    作者: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09 18:21



    暮春的三月有些寒意,一夜的霜雾把整个山区装扮的银装素裹,父亲究竟在哪里呢?我们苦苦地思索着,思考着其实已经不可能的可能性。

    有人说有个地方有一老者,失踪三年后才回家,须发结白,在一个洞里睡了一觉就是三年,受到了神仙的点化也成了神仙,能掐会算,还能治百病。

    还有人说是一个人上了山被一阵龙卷风卷走,回来走了一个月才走到家……我多么希望这些传说都是真的,多么希望父亲也是类似这种情况,多么希望父亲也能有一天会回来。

    二十多天过去了,大哥把我们召集起来说:“事已至此,我们该做的都做了,我们总不能这样等下去,也不能把父亲留在山上,我们在等待、询找的过程中不妨求助于算命先生,离这里几十里外有一对算命先生,两口子,都是双眼瞎,听说一算即知,我们不妨一试。”

    人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往往借助迷信,相信命运,既是一种寄托,也是一种不现实的自我解脱,这和“有病乱投医”有点相似:总抱有一线希望,哪怕是自我解脱。

    我们弟兄几个想了想,只能表示同意了,这是没办法的办法,等待也不是个办法,只能顺其自然了,于是大哥、三哥就一起去找算命先生。 来自 | | 168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江水年年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77天 / 跨度1138天】
    • 开贴:2017-06-21 18:38
    • 更新:2020-08-02 21:55
    • 阅读:84929 回复:6180 楼主:233
    • 字数:约57千字
    • 图片: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