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长篇历史小说:《三国本义》

  • 首页
  • 上一页
  • 12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天行健1927 时间:2020-01-15 19:37
    且说孙权死后,诸葛恪全面掌握了吴国的军政大权。进一步大刀阔斧地改革了朝政,废除了作为皇帝耳目监视各级官吏的校事官,免除了百姓拖欠的赋税,停止在各个关隘、渡口征收过境税,采取了许多抚恤百姓的措施,因而受到了全国上下的拥护,百姓对他无不感恩戴德。在他外出巡视或出入宫廷走在路上时,百姓都拥挤在路边,伸长着脖子、踮着脚,都想一覩他的丰采。
    这年12月,魏军三路攻吴。司马师命征南大将军王昶进攻南郡(治江陵,今湖北荆州市),镇南将军毌丘俭进攻武昌(今湖北鄂州市),征东将军胡遵和镇东将军诸葛诞进攻东关。东关在濡须山上(今安徽巢湖市东南),隔濡须水与七宝山上的西关相对。东关为诸葛恪主持修筑,在大堤的左右依山修筑了两个城。东关为吴军驻守,西关则为魏军驻守,两军仅仅相拒10里,遥相对峙,是魏、吴两国的相持地带。
    且说魏军进至东关、胡遵、诸葛诞等命令诸军搭设浮桥,将士们通过浮桥渡过巢湖湖面,分兵攻取两个城堡。而城堡的地势高峻险要,魏军屡攻不下,只好安下营寨驻守,两军在东关形成了对峙的状态。
    诸葛恪接到东关的报警,率领四万军队,从水路驰赴东关救援。大军走在路上时,吴军的许多将领都说:
    “敌人听说太傅亲自率军前来,必然要逃走。”
    而冠军将军丁奉却说:
    “不然。敌人动员了境内的兵力,许昌、洛阳一带的军队都倾巢出动了,事先必然有周密的计划,怎能空手而归呢?我们不要指望敌人不来,而要立足于设法战胜他们。”
    诸葛恪很赞同丁奉的说法。大军上岸之后,还有很远的路程,诸葛恪派遣丁奉和将军留赞、吕据、唐咨等部为先锋,命他们从西山进军。丁奉对诸将说:
    “现在各军的行动很迟缓,如果让敌人占据了险要的地势,就难以和他们争锋了。”
    于是丁奉便让其他军队让开道路,亲自率领所属的士兵3000人,从水路前进。当时正刮着北风,丁奉的军队扬帆前进,两天到了徐塘(今安徽含山西南40公里),占据了东关一带这个险要地点。天下起雪来,气候非常寒冷。魏将胡遵等正在军营中摆设酒席,与诸将饮酒。丁奉带兵前来,看到魏军的前头部队兵力单薄,便号令诸将说:
    “取得封侯和赏赐的日子到了!”
    当即命令士兵完全脱去铠甲,只戴着头盔,手持短兵器,轻装前进。魏军看到这种情况,都大笑起来,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吴兵乘敌人疏于防守时鼓噪而上,见了魏兵一路杀去,一举击溃了他们的前头部队。不久,留赞、吕据、诸葛恪等率兵先后赶到,共同配合进攻魏军。前头部队的溃败,便魏军士气大降,一败而不可收拾,一个个无心作战,纷纷逃走,争渡浮桥,浮桥因为不堪重负塌坏了,魏兵纷纷落入水中,还有的自相践踏而死。魏军一共死了数万人,前部督韩综和乐安太守桓嘉,都在交战中阵亡。吴军缴获的车辆、牛马骡驴等,都有上千之多,军资兵器多如山积。
    诸葛恪因为这次东关大捷,进封为阳都侯,①加官荆、扬州牧、都督中外诸军事;被赐与黄金100斤,马200匹,缯、布各万匹。丁奉转任灭寇将军,进封都乡侯。
    魏国的征南大将军王昶、镇南将军毌丘俭,听说胡遵、诸葛诞在东关战败,便在第二年正月,分别在南郡、武昌一带焚烧了营垒,也都退兵回来了。这次魏国的三路伐吴,就以失败而告终了。
    诸葛恪在这次伐魏得胜之后,更加踌躇满志,产生了轻敌之心,还想继续出兵伐魏。许多朝臣认为:屡次出兵,士卒已经疲惫不堪了,百姓的人力物力负担也很重,不应该再继续出兵了。几乎是众口一词,纷纷向他进谏,而他却执意不听。中散大夫蒋延,在朝堂上坚决地抗争,诸葛恪大怒,命人把他轰了出去。诸葛恪为了申明自己的主张,说服众人,便写了一篇文章,命人抄写多份,在文武官员中传阅。用今天的话来说,这篇文章便是一封“公开信”。全文将近一千字,下面是摘译的要点:
    “如今敌人据有了九个州,但吴、蜀所以能够抵抗魏国,不过是因为曹操时的士兵到现在已经死亡殆尽,而后生下来的人还没有长大成人。正是敌人人力衰竭、还不够强盛的时候。再加上司马懿先杀了王凌,接着自己也死了,他的儿子年纪轻轻就专断魏国的大权,虽有智谋之士,却没能得到任用。现在出兵去征伐他,正是一个好时机。听说大家认为百姓还很贫困,想尽量让他们休养生息,这是不知道大的危难而喜欢小恩小惠的作法。近来又看到家叔父上表陈述和敌人争夺天下的计谋 (指诸葛亮的《出师表》)。不禁喟然而叹。夜里难以入睡,所思虑的就是这样,所以略为陈述自己的愚见,送到诸位的身边。若是我一旦死去,志愿和计划不能实现,也好让后世之人知道我所忧虑的事情,可以启发后人的思考。”
    综观诸葛恪的这篇文章,对问题的分析并不是切合实际的,恰恰反映了他的自负和轻敌的心理状态。首先,他认为现在正是魏国人力衰竭,还不够强盛的时候,就是从根本上把问题估计错了。宋元之际的史学家胡三省说:
    “这时魏国已经建立三十多年,经过生聚教训 (繁殖人口,训练军队),有精兵良将分别镇守在各地。诸葛亮、蒋琬、陆逊、朱然等人的相继去世,吴、蜀变得更弱小了。诸葛恪不能兢兢业业,心怀忧惧地保持胜利的成果,而凭恃一战的告捷,忽然认为魏国正是人力衰竭、还不够强胜的时候,他是太轻敌了。”
    其次,诸葛恪对司马师的估计也错了。胡三省说:
    “他既认为司马师年轻力弱,又认为他不能用人,这也是不善于分析敌情的表现”
    胡三省还针对诸葛恪急于要伐魏的主张说:
    “诸蔼恪自以为其才能足以征服魏国,我不知道他认为自己和叔父诸葛亮相比究竟如何?孔明屡次出兵伐魏,而终于没有成功,怀抱大志而殁。诸葛恪没有孔明之才而轻率地驱使他的人民,非但不足以使吴国强盛,适足以灭其身、灭其家而已。”
    吴国的文武官员读了诸葛恪的文章以后,觉得他伐魏的决心已经不可更改,明知事不可行,也没有人再敢提出反对意见了。只有丹阳太守聂友,平日与诸葛恪最要好,写信进行劝阻;还有太常,卫将军滕胤,和诸葛恪共同接受遗诏辅政,自觉责任重大,也向诸葛恪进谏;但诸葛恪都一概不听。
    诸葛恪又派司马李衡到蜀国去见姜维,劝说姜维配合伐魏。李衡带去了一封诸葛恪写给姜维的信,信中说:
    “古人有言:‘圣人不能为时,时至亦不可失也。’(圣人不能凭主观愿望创造时势,时势到来时也不可失去良机。)如今魏国政在私门,政权掌握在司马氏手中,内外猜忌隔阂,军队在外面作战,而人民在内部怨恨,自从曹操以来,他们的将要灭亡的形势,没有像现在这样明显的。若是大举出兵攻打,吴国攻其东,汉国入其西,他救援西方则东方空虚,以东方为重西方又轻了。吴、汉两国以练实(干练充实)的军队,攻打虚轻的敌人,是必然能够将其击溃的。”
    姜维热情地接待了李衡,读了诸葛恪的信,又听了李衡所陈述的情况,对于东西配合伐魏的主张很感兴趣,答应在吴国出兵伐魏之后,也在西方出兵配合。李衡回来向诸葛恪传达了姜维的许诺,诸葛恪非常高兴,觉得这次出兵伐魏更有把握了。
    3月,诸葛恪出动州郡的兵力20万人,由他亲自率领,再次征伐魏国,旌旗相望,鼓声相闻,浩浩荡荡地向淮南地区进发。以滕胤为都下督,总管后方留守的事宜。
    再说蜀汉卫将军姜维,在蜀延熙十二年(魏嘉平元年,公元249),在牛头山战败之后,第二年又带兵进攻西平(今河南西平西),这是姜维所发动的第二次北伐曹魏。但出师不利,败退而归。在这个战役中,姜维俘虏了魏国的中郎将郭脩。郭脩很有才智,姜维很重视他,想让他在蜀汉作官,郭脩执意不从,姜维还是表奏了后主,强制地任命他为左将军。郭脩不愿意归附蜀汉,经常怀揣一把匕首,想刺杀后主和重臣,但一直没有得手。蜀国的大将军、录尚书事,兼领益州刺史费祎,在延熙十四年(魏嘉平三年,公元251)从汉中回到成都,不久又驻守在汉寿(今湖南常德市东北)。到了蜀延熙十六年(魏嘉平五年,公元253)元旦,费祎在汉寿举行大规模的宴会,郭脩乘费祎喝得酩酊大醉之时,猛然从座位上站起来,迅速地接近了费祎,掏出了匕首,马上便把他刺死。郭脩当场被扑,然后被斩首了。
    费祎在世时。姜维总想大规模地出兵伐魏,费祎却经常限制他,不许他冒险蛮干,拨给他的兵不超过一万人。费祎常对姜维说:
    “我们都和诸葛丞相差得太远了,丞相还不能平定中原,何况是我们这些人呢!不如暂且保国安民,不能抱着侥幸心理而企图一举决定成败。”
    费祎死后,蜀汉诸臣的地位都在姜维以下,没有人再能控制他,使他终于能够按照自己的意图和魏国作战了。费祎被刺这一年,也就是诸葛恪大举伐魏这一年,由于诸葛恪和姜维二人约定东西配合,所以诸葛恪在3月出兵之后,姜维也在4月出兵了。正是:幸有盟邦为犄角,东西并进讨强敌。欲知姜维出兵情况如何,请接看下回。

    ①诸葛氏原为琅玡郡阳都人,这时阳都在魏国的辖区之内,吴国让他遥领本县的侯位,是表示特殊的荣耀。
    | 1824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2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天行健1927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267天 / 跨度535天】
    • 开贴:2019-02-24 21:24
    • 更新:2020-08-13 08:42
    • 阅读:74877 回复:3108 楼主:333
    • 字数:约70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