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大暗黑时代的前奏曲——三国》

  • 首页
  • 上一页
  • 18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20-03-26 09:29
    300
    3.何为孝
    公元266年6月,已故司马昭之丧期至,晋国臣民都遵从汉文帝后之习惯(汉文帝之后为三日,之前为三年),服丧三日。
    可三日葬礼结束以后,晋武帝只是去除了丧服,但仍然戴白冠,吃素食,哀伤如同丧期一般。
    8月,晋武帝依然哀伤无比,并且又将丧服重新穿上,群臣因此上奏劝解,恐怕晋武帝因为哀伤过度而损害身体。
    可晋武帝却说:“汉文帝不使天下的臣民都为他悲伤,而改三年之丧期为三天,这算是帝王谦逊的最高点了。可我思念先王,心中常常悲伤,怎能不穿戴丧服呢?所以朕决定,国家可以不按照汉文帝以后的制度行事,而改为随意实行这之前的三年之丧。”
    我勒个去呀,这话一说,尚书令裴秀吓坏了,丧期这东西不过是一个祭奠死人的仪式而已,差不多就行了,当初汉文帝为什么要取消三年丧期?还不是因为这样会影响国家的运转吗?如今,看晋武帝这个意思又有重启三年丧期这个无解的玩意,裴秀当然吓坏了,所以赶紧站出来道:“陛下之前已经除去了丧服,现在却又重新穿上。这样做于礼没有依据,只能乱带节奏。试问,如果君王穿戴丧服而臣下却不穿,做臣子的心中怎会安稳?而如果没有任何法律上的约束,只凭人民随意用丧礼,丧制,那么国家的礼仪不就崩坏了吗?”
    晋武帝感觉此话很有道理,便除下了丧服,并且不再提让其他人穿戴丧服之事。
    可几日以后,晋武帝再次将丧服穿到了身上。
    这晋武帝是要干什么?
    见此,群臣再谏晋武帝,希望他能将丧服脱掉。可晋武帝却正义凛然道:“每当朕想念先人却又没有穿戴丧服的时候,心中都感觉到沉痛万分,不要说吃食稻米穿戴锦绣,甚至活我都不想活了。所以,这样只能增加朕的痛心却不能缓解朕的哀伤。朕本生于儒者之家,礼法传承已久,何至于一时之间便对自己的父亲改变这种情感呢?你们不要再说了,我不逼迫你们服从古人三年丧期,但你们也不要强迫朕只服丧三日。”
    就这样,没人再敢让晋武帝脱下丧服,晋武帝就这样穿着丧服,吃着素食度过了三年。
    北宋司马光说:“上自天子,下至平民百姓,每个人都要服丧三年,这是真正的礼经所规定的,百世不可改变。汉文帝以自己的意思为天下之意,他不守成规,改变古制,败坏礼法,断绝父子之间的恩情,毁坏君臣之间的情义,使后世帝王不能真诚专一于哀悼先人的感情,而群臣谄媚、奉承,却没有人对汉文帝加以改正。到了晋武帝,唯独以自己的天性加以纠正并实行,可称非凡之贤君。而裴秀等辈,不过是粗鄙平庸之臣,习惯于常规,蔑视于旧法,不能够承顺晋武帝的美意,真是可惜,可叹!”
    我说:“上自天子,下至平民百姓,每个人都要服丧三年,这真是毁灭社稷的愚蠢之举。上位皇帝死了,太后死了,你服丧三年,这时候敌军来攻击你了怎么办?眼睁睁看着敌人寇掠你的人民而不为所动?等服丧之后再行报仇之举吗?你可对得起人民?对得起国家?中位大臣家人死了要回乡服丧三年,朝廷要如何运转?派那些没有底子没有经验的新人来上任吗?还是等那些大臣服丧回来以后再继续任职?下位百姓有很多工作,有很多农活,经济也不是那么太好,尤其是在三国末期这种百废待兴的时候,不让他们抓紧努力地去干活振兴国家的农业、经济,难道还让他们陪着死人一天到晚的哭泣三年吗?因此,汉文帝废除了这个三年丧期,因此,西汉有了文景之治,因此,后世诸多明君皆以汉文帝为楷模。因此,汉文帝主张以不忘亲人的心丧为主,主张在父母活着的时候多多尽孝为主。什么?你说汉文帝不孝?那就请你上网好好查一下汉文帝是如何孝顺他的母亲的吧,看看历代皇帝中有几个孝顺会超过汉文帝的。汉文帝败坏礼法?晋武帝非凡贤君?晋武帝如果是非凡贤君,他会将所有的大权都集中到他司马家手中?晋武帝如果是非凡贤君他能在晚年腐化朝廷,公开卖官?晋武帝如果是非凡贤君,他会在后宫中养一万多个老婆?!晋武帝如果是非凡贤君,到他晚期之时晋朝能贪污严重?晋朝能斗富成风?汉文帝如果是一个礼法败坏的皇帝,他能一辈子只穿一件龙袍?节省的连一个露台都不舍得修建?他汉文帝如果礼法败坏,他能宽俭待民?他能减轻刑罚?他能以民为本?他能减少各种赋税?他能让文帝时期的税收为30税1?他能让西汉耸立于世界之巅210年?!!!他能让大汉永远不受外族欺负?!!!!!!!!!而西晋才多少年?呵,50年,并且50年以后整个北方和巴蜀都被异族给占了,只剩下东晋苟延残喘罢了。这样的一个君主,这样的一个朝代,如何能与汉文帝相提并论?如何能与汉朝大厦相提并论?!司马公啊,也许看着你的《资治通鉴》又如此反驳你的言论我是不太地道,但有的时候真不得不说,‘这缸可以乱砸,但话真的不能乱说’。”
    本节参《三国志》《资治通鉴》《晋书》
    | 1171楼 | | | | |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20-03-26 09:30
    301
    4.这才是昏君
    公元266年7月,吴主孙皓改年号宝鼎,并任命陆凯为左丞相(陆逊的侄子,陆抗的族兄),万彧为右丞相。
    8月,吴主之残暴越发严重。他憎恨别人和他对视,凡有和其对视者,非死即残。所以每到吴国朝会之时,左右大臣都低着头,哆嗦在原地,没有一个人敢抬头看他,更没有一个人敢献什么言,谏什么话,所以君臣之间形如陌路,大家都只是各扫门前雪,等着晋国来灭罢了。
    见此,左丞相陆凯直勾勾盯着孙皓痛声道:“君臣之间没有不相识的道理,这种情况如果长此以往,必形同陌路,到时,只要发生一些意料不及的事情,国家便将停止运转,大难也就会随之来临。所以,还请陛下能放宽对于臣子的要求。”
    孙皓虽然昏君一枚,但却对陆氏一族有着非常的好感,对于那些有能力的陆氏族人也愿意放心任用。而陆凯,就属于有能力的那种人。
    因此,孙皓在陆凯的直视下当即应允。
    可几日以后呢?再有人和孙皓对视他依然很不开心,所以这之后,吴国君臣之间越发形同陌路。
    当时,吴主孙皓居住在武昌,因为在上游,所以扬州各地往武昌运送物资都非常辛苦,再加上孙皓铺张浪费无度,这便使得运送物资的频率屡屡增加,国家和人民因此穷困匮乏。陆凯见此再次上书曰:“陛下,如今四州边境没有战事,属于难得的平静时期,陛下应当致力于休养民力,积蓄财富,以应对后面即将发生的战争。可陛下您呢?却越发穷奢极欲。如此下去,还没等爆发战争百姓就已筋疲力尽,国库空虚,如此,国家还能拿出什么来抵挡晋国的攻击?我深深为此感到忧虑。从前汉室衰微,三家鼎立,如今刘、曹两家皆已灭亡,都被晋所占领,只剩下我们一家而已,您觉得,距离晋国对我们发动灭国之战还能远吗?这是刚刚发生不久的危机预兆,难道陛下看不到吗?我愚笨无知,不想说什么其他的,只想为陛下珍惜国家而已。武昌地势高险,土质稀薄,多山多石,是非常适合防守的地方,并非称王的大都会,您难道没有听说过吗?现在扬州的民谣都在唱‘宁饮建业水,不食武昌鱼。宁还建业死,不止武昌居。’由此来看,我们的百姓是不支持陛下您迁都的。我已经算过了,现在国家的库存已经不足一年之用,百姓更有离散的怨言,我们国家这棵大树已经渐渐枯萎,而地方的官吏们却还在苛责催逼百姓,没有一个人去体恤他们的难处。您自己想一想,这样下去国家还能维持吗?当初大帝当政的时候,后宫的女子以及各种纺织工人才不到一百。可自从大帝以后一直到现在,后宫的女子已经增加到了一千人,这就使得国家资产耗费的更加严重。另外,您身边的近臣大多没有什么才能,他们唯一的能耐便是结成党派相互扶持,并陷害忠良排除异己。这样下去,国家如何才能有人才?这样下去,我们吴国还能维持多长时间?因此,我希望陛下能减省、停止各种劳役,免去诸多苛刻的骚扰,清理、减少宫中的女子,严格选拔官吏,那么就会使民心重新归附,国家也就长久安定了。”
    一般的情况下,像这么长的折子我是从来不翻译出来的,统统都是略过,可这个折子真的不能略过去,因为它满满都是吴国现在最需要做的紧急之事。
    可孙皓呢?非但没有照做,还对陆凯这种“粗暴直言”非常愤慨,不过碍于陆凯名声大,又碍于他是真的为国家着想,这才没处理他。
    而孙皓的态度也不知通过什么途径传到了陆凯的耳中,他本想再劝,可朝中众人都劝陆凯不要再激怒孙皓了,不然哪怕孙皓信任他,他的结果也一定是非常悲惨的,他不为自己着想,难道还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家人被孙皓所杀吗?
    听此,陆凯一声长叹,这以后便再也没对孙皓献什么言进什么策了。
    公元266年10月,吴国永安(浙江武康)人施旦因为孙皓暴政而起兵造反。他率千人劫持了孙皓的庶弟、永安侯孙谦,然后以孙谦的血统为借口率数千人往建业方面进军。
    当其到达距离建业只有三十里左右的时候,其兵力已经超过了一万之数。可施旦并没有立即攻城,而是打算先礼后兵,遂遣使往建业,希望诸葛靓和丁固能够无条件投降自己,意图不战而屈人之兵。
    可诸葛靓和丁固根本不鸟施旦,直接便将使者给斩杀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建业的守兵要大大的超出施旦吗?
    非也!有一句话叫“科技就是力量,装备就是王道”,这句话不管是在现代还是古代都是适用的。当时,身在建业的守军全都是吴国的正规军,不管身上的铠甲还是手中的武器全都是当时最先进的。
    而施旦的农民军呢?基本都是一些没有精良装备的新兵蛋子。所以诸葛靓和丁固根本就没将施旦的军队放在眼里,甚至连守城的心情都欠奉,直接便出动全军对施旦的“农民军”发动了攻击。
    结果,吴军一砍一个,施旦军却好几下子才能弄伤一个吴军士卒,所以交战没多长时间施旦军便行溃散,孙谦更是在行车之中被生擒活捉。
    丁固不敢擅自杀他,就将其关押起来,然后将此事汇报给了孙皓,等待他的定夺。
    孙皓呢?那是干脆利落的很,根本不管孙谦是不是被逼的,直接便下令建业方面,将孙谦的妻子儿女全都杀死了。
    同时,因为扬州各地的百姓痛恨孙皓的关系,孙皓还大搞diyu黑,称呼本国扬州的百姓为扬州贼,在杀掉施旦的妻子儿女以后还让士兵在建业城中大喊“天子派荆州兵打败了扬州贼。”使得扬州百姓更加痛恨孙皓。
    我滴个妈,我从尧舜时代就开始写史了,还从未碰到过如此昏庸的东西,我就纳了闷儿了,怎么在大多数人口中,很是有些聪明的刘禅为什么总是被形容为昏君的典范,而已经昏庸到爆,弱智到白痴程度的孙皓却鲜为人知。真是让人无语。
    本节参《三国志》《资治通鉴》《晋书》
    | 1172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8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鸟山居士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271天 / 跨度292天】
    • 开贴:2019-06-13 11:44
    • 更新:2020-04-01 10:48
    • 阅读:198393 回复:1970 楼主:442
    • 字数:约758千字
    • 图片:4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