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记程应说到常山

  • 首页
  • 上一页
  • 2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祺霁 时间:2019-09-12 03:00
    旧文存档

    流水
    去市场有两条路。一条由居民区里过,一条从邮局前走。我走的是后一条。因为邮局的小黑板上不时地出现我的名字。有时候是寄来的报样,有时候是稿费。我总希望是前者。报样即意味着我还能收到稿费,以后的小黑板上还会出现我的名字。日子便留有等待,有盼头。而稿费呢,则意味着到此为止,一段因文字而发生的关系结束了。

    小黑板上还有许多好听或平常或有趣的名字。名字的主人和我一样都是异乡人。小黑板,是我们在这个城市能被人提起的为数不多的地方。有些名字写上去,很快就消失了,因为名字的主人及时领取了信件。也有近一半的名字会一直挂在那里发黄,直到邮局将这些信件当做无主邮件退回原址时才撕下写着名字的纸片。

    我曾问:为什么不多留几天呢?说不定明天就有人来领取了。邮局的人摇摇头:没办法,我们已经按规定保留了一个月了。这些无人领取的信,必定有家书,有情书吧?它们欢喜地来了,却闷闷地被谴送回去了。而收信的人去哪儿了呢?或许在另一个地址他正翘首等着远方的来信吧?这条路尽处的有一户人家炸面点。麻花,牛耳朵,芝麻酥等等。去年冬天我隔三差五去那里称上半斤麻花。那一家人很友善。偶尔档口没人,我问了声:有人吗?买麻花!旁边做裁缝的邻居也帮着喊:买麻花哟!里间便应声跑出一个人,有时是和气的母亲,有时是活泼的女儿。母亲常是边揩干手上的水,歉意地说,在洗衣服久等了。然后就往手上套塑料袋装麻花。其间还搭讪一两句:今天的雨真大!或你的花真好看!一来二去,我成了熟客,每次给我过称称杆都要翘起来。

    今年春节后我却看不到这家人了。向和他们一起合租着房子的人打听,说他们回去了,不来了,生意不好做。语气平淡却透着一丝无奈。我多少有些失望。

    走在路上,不时地能看到一些熟悉的面孔。虽然我们不相识,但彼此都把对方当做一种参照:你还在!他证明着我在此。我看到他在此。可我不知道我还能在多久?会不会有一天我发黄的名字被邮局的人撕落时,有人方想起来:她好久没来了!去哪儿了呢?

    | 217楼 | | | | |
    作者:祺霁 时间:2019-09-13 05:20
    下地干活。把生姜种了。
    姜种是上周在农贸市场买的姜块,专门选了芽结多的那种。回来放了一周,待芽结再大些,就用小刀连着少许姜肉的生姜芽埋到地里。剩下的姜块仍旧用来做菜。
    这边的土质酥软,非常适合种生姜,只是阳光太猛了,我从网上了解到生姜不喜欢阳光,就找来几个塑料盖子替生姜遮挡住直射的太阳。
    还想种白萝卜。但是一个月前撒下种子一直没有动静。也不知道是种子得问题,还是育苗得时间不对。给自己画下的饼——五香萝卜干算是没戏了。《诗经》里有“采葑采菲,无以下体”。菲,就是白萝卜。



    一个月前我还撒下了几种豆子,我看图,感觉都是四季豆。但包装袋上的说明却清楚地告诉我,虽说全部都叫Garden Bean,但仍旧有所不同,生长期分别是50天,55天,65天。如今最短生长期的那种已经结出了细细的豆荚,每天都能发现它们在变化。
    果蔬,花草,原是平常。却因为有过期许,滴洒过汗水,而令人心心念念,痴痴钝钝。




    秋阳融融,风过有声。突然想起明天就是中秋节了。我摘了一个葡萄柚,明天晚上我会把印度香插在葡萄柚上,拜月。 | 218楼 | | | | |
    作者:祺霁 时间:2019-09-13 05:23



    ——《衰草含烟》
    昨晚散步,在芦苇前等了好久,但这朵云却不尽如人意。 | 219楼 | | | | |
    作者:祺霁 时间:2019-09-13 05:33



    散步前,6点半左右,在草坪上喝茶看书,约40分钟吧。沙质的土地松软,不觉间凳脚就陷落了。哈哈,我优雅地摔了个四脚朝天。幸亏裙摆够宽,才免去了更大的尴尬。爬起来,拍了拍裙子上的尘土,就带着相机去散步拍芦苇了。
    第一次用细条纹搭中条纹,视觉上感觉有些乱。换大条纹更好。 | 220楼 | | | | |
    作者:祺霁 时间:2019-09-17 03:04
    按国内的习惯,在北美过了中秋。

    ——摆台,燃香,许愿,赏月,秉烛夜话。。。。。。D无比喜欢,连声赞:中国的节日太诗意了。 | 221楼 | | | | |
    作者:祺霁 时间:2019-09-18 04:36
    有位朋友发了一个链接,说是让帮忙助力买便宜的火车票,十一期间出行。我点进去,需要我授权获取账号信息这一步时,我点击了拒绝。然后告诉朋友:抱歉!

    之前也收到过很多次此类的链接,有砍价的,有领现金的,有投票的。前者我还会点进去,遇到授权时,就退出;后两者我根本就是无视,哪怕是无需授权。我尤其反感网络投票这种“伪民意,假公平”。

    就想到还在国内时,很少被人发到传单,我自嘲:他们一眼就看出我没有钱,不是他们的目标客户。我有位80年出生未婚的旧同事就很受派传单的欢迎,上一次街,她可以收到多张花花绿绿的广告单张,什么美容整形,什么瑜伽舞蹈班,什么亲子夏(冬)令营,什么花园豪宅;15年,她在门口收到美林湖畔的楼盘广告,居然当场就下了一万元的定金,第二天才坐楼巴去花都现场看楼。买白菜还没有这么痛快。用她的话是:刚好撞到了。原来收到传单那天,她在湖南老家做小包工头的爸爸刚好给她们三姐弟每人账号上打了30万,算是分配了财产。她就用这30万做首付,在美林湖畔添置了小户型。这是她个人在广州的第二套房产。那个地方我去过,临近增城,楼盘的对面是碧桂园,听起来都是高大上,而其实人气凋零,白天静悄悄,买个菜还得开车去最近的增城某个小镇,到了晚上灯火更是稀落,说话音量大些都能听到回声。

    我这位同事天生娃娃脸,人也是白白嫩嫩,圆圆嘟嘟,非常讨喜。她司职我们公司的财务经理。当初我和二老板一起二轮面试了7个人,现在回想,没有比她更契合这个职位的了。那么圆润福相,一看就是很能招财的那种人,况且她的专业能力也有。我最赞赏她的自省和自愈能力,共事几年,她在感情上的事情,我是略知一二的。也许是面相和蔼可亲,心地纯良,不觉中便自带吸渣属性,兜兜转转,曲曲折折,免不了搭出了时间,感情和金钱。所幸她懂得止损,将自己拔了出来。现在的她,似乎不太把心思放在解决感情上了,偌大的广州她横竖两套房在握,工作稳定,不用茫然四顾、也不担心无人可依。

    | 222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祺霁
    • 来自:天涯-时尚资讯 前往来源
    • 【活跃72天 / 跨度242天】
    • 开贴:2019-01-22 17:27
    • 更新:2019-09-22 03:09
    • 阅读:3527 回复:279 楼主:199
    • 字数:约70千字
    • 图片:22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