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灯盏火(长篇小说连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山茅2018 时间:2018-04-24 14:48
    灯盏火(长篇小说连载)
    山茅


    第一部 改变,选择
    第一章 燕子岩畔
    第一节 女儿私奔
    易全福心情很晦暗,二女儿古明瑾跟人私奔了。
    坐在前厅的梨木太师椅上,易全福目光有点迷离散乱,她有时把目光投向庭园那盛开的石榴花,有时又把目光收回,看着眼前地上铺的花瓷砖,呆呆地想着这几年的事:两年前丈夫古北沧撒手西去,拖了两三年的病,终于有了一个了结。失夫的阵痛过去后,易全福心头先是松了一口气,丈夫总算不再遭罪了,旋即提上来的心,又往下跌往下跌,像跌进深渊,见不到底底。她立即感到失去了依靠。丈夫在时,并不管家,后来两三年在病床上躺的时候居多,她虽然焦虑,却也并不慌张。丈夫在,家里仍有主心骨在,无论是家头还是在外头,都像顶梁柱一样,撑着这个家。丈夫不在了,犹如支撑房子的柱子折了,失去了依靠,她也像被抽了筋,一下瘫倒了。
    随后,不顺的事接踵而来。
    这所宅子是丈夫生前买下的,没说干啥用,只说是备用的。看来丈夫是有所预料,丈夫一死,一大家子人就分家了,她们就搬到这宅子来了。后院里绕垣墙一圈是高大的樟树和楠木,厅前的庭院,东南西北四个角上分别长着两株石榴和两株米兰,郁郁葱葱。初夏,石榴花正是开得盛的时候,花朵如霞似火般,米兰花虽小,长得很密,在翠绿中也很醒目,尤其是香气四溢,充满整个院子。看着生机勃勃的树木和庭院,易全福在心头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二女儿这一走,这院子就更空寂了,看来人不如树,他们这一房是要败完了。
    她曾听丈夫讲过,古姓到江阳已有二百多年,初到江阳时一共有十三支,遍布江阳各地,后来是越来越多,越分越开。他们这一房先是在水口寺,不料到他这一辈,人丁不兴旺,3个女儿,好容易有了一个儿子,又夭折了。因为古北沧去世,又没有留下男丁,分家时他们这一房吃了不少亏。她心头明白,也没有去争,孤儿寡母哪能争得过?她也只能忍下这口气。再者,丈夫是在水口寺老宅走的,自己也不想留在那里,换个居所,也许心情要好受一些。于是,其他房留在老家水口寺,她们一家搬到兆雅镇上的这处宅子,还另分到三十多担田土,用以维持家计。新家这个院落比起原来水口寺的院子小了许多,她也没有太多的不满意,住家里的这几口人也足够了。其实,她很舍不得水口寺那老宅,因为她从光绪二十四年一嫁进古家,就一直住在那个院,自己的三个子女也是在那个院宅出生的,已经快三十年了。那承想,自己这一房不仅是人丁不旺,家道也像滑下坡那样往下溜,她好不容易把这个家撑着没散架。刚从丈夫去世的阴影中走出来一些,没想到二女儿却离家出走。家道不振之际,女儿又弃家而去,这让她感到无地自容,以后在亲友面前咋个伸得起腰杆,在乡邻面前咋个抬得起脑壳。
    早晨,三女古明琚交给她一封信说:二姐走了。她并没有在意,古明瑾在省城念大学,想必是回学校去了。信纸折得规规矩矩,信只有一行字:妈,我走了。二女明瑾行事向来干脆简练,就留一句话,她也没有想到别处。看完信落款:不孝女明瑾。她才感到不对头,立刻颠着小脚去了明瑾的房间,枕头、铺盖叠得一丝不乱,屋内一切东西都在,柜子、箱子也是锁着的,没有带走一样东西。她立刻问底下的佣人,有哪个看见二丫头走的?伙房的老王回答,二小姐出朝门时,他看到外面有人接。她心下明白,女儿真走了。
    昨天易全福没有察觉古明瑾有啥异样。古明瑾昨天下午到家,晚上吃过饭就跟她摆龙门阵,开始她还奇怪地问,二女,学校没放假,你咋个突然想起回家来,是有啥事?古明瑾说,没得事。妈,我就是想你了,回来看看。她摆到很晚还不愿意睡,易全福熬不住了,催她几遍才回房睡觉。易全福今天才回过神来,原来女儿是回家见自己一面,却没有透出半点口风。看这个架势,怕得离开一年半载了。
    一个上午,易全福都坐在前厅的椅子上,捧着一个白银水烟壶,一口一口地接着抽水烟。一边抽一边想事。丈夫古北沧比自己大十岁,前一房妻子跟他生了一个女儿,几年后去世。易家不富,父母把她嫁到古家,算是填房,她跟丈夫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当易全福生下第二个女儿时,古北沧很伤心,说看来我命中无子。当第三个娃儿出生是男婴时,古北沧喜极而泣,说我古家有后了。此时,他已年过五十,非常喜爱这个儿子,世事无常,乐极生悲,儿子四岁时得病去世,古北沧痛惜道:天不佑我,先予后取,夫复何言。两年后,他也去世。后来,易全福从其他房抱养了一个男孩,续香火。
    丈夫在世时,就说过古家儿孙,一定要让他们读书,即便是女儿也要让她们读书。所以,前房的女儿也是上过私塾的,到自己的女儿明瑾上学时,就直接从新式学校开始读书。二女明瑾出生时还是清朝,小时按规矩要缠脚。她抵死不干,一缠就哇哇哭,大人一眼照看不到时,她就取掉。一到晚上,就用剪刀将裹脚布全部剪断。后来丈夫也发话了:民国了,不兴这一套,算了吧。

    辛亥之前,古北沧在外地为官。光复之后,回老家闭门读书,修身养性,不再做事。后来兄弟古北溟劝他置办一些产业,说世风不同了,兴业经商也可造福乡梓,也可以为国家做点事。并告诉他洞窝水电厂正在筹资,是国内继云南石龙坝水电站后兴建的第二座水电站,建成后可以结束江阳用煤油、桐油点灯的历史,劝他入股。他摇头拒绝,说他为官一生,凭俸银度日,没有多余积蓄搞实业,再说也没有精力搞那些西式工厂。古北溟又劝他说,若不愿意建厂,至少可以做点生意,不能仅靠田土谋利持家。还进一步劝说,如你若放不下尊面,可以将钱投到我的生意中,坐等分红分利即成。他还是拒绝,说我已过知天命之年尚无子嗣,要诺大家业何用?有几亩薄田足食可矣。如命中还能有子,子贤,自会兴家,子不肖,虽万贯家财何益?古北溟见话不投机,摇头而去,心中想,大哥书读多了,迂腐,官做久了,放不下面子。遂不再提此话题。
    后来,古北沧病了,花了不少钱治病,却不见起色。祸不单行,小儿子也得病,也是花了不少钱,不仅没有治好,反而走在他的前头。为了给父子俩治病,易全福不断变卖田土,等到俩父子去世后,家中的田土也所剩无几了。但是易全福还是遵照丈夫生前的交待,让古家后人念书,古明瑾也才继续念大学。没想到,好好的大学不念完,跟男人跑了。这让易全福咋个也想不明白。
    古明瑾虽然是一个女儿,易全福还是很喜欢她,因为是她的第一个娃儿,而且长得非常漂亮,父母都把她当成掌上明珠。古明瑾出生那年,正是清朝最后一个娃儿皇帝登基那年。古北沧说,国运衰微,大清是朝不保夕了。古明瑾从小就聪明伶俐,古北沧说她有决然气,把她当男孩养。所以长大后有一些男孩性格,凡事有自己的主张。易全福喜欢她,还因为整整十年间,她就只有这个亲生女儿,一直当成心肝宝贝。后来的三女古明琚、四子古明瑜,都是丈夫不做官回老家后才有的。就是这样一个宠爱有加的女儿,头也不回地走了,让她是咋个想,也想不通。
    人打赏 3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山茅2018 时间:2018-04-25 13:48
    谢谢 | 2楼 | | | | |
    作者:山茅2018 时间:2019-04-24 19:56
    第一章 第二节 我不信命

    古明瑾的男人是她中学同学,叫鲁怀之。古明瑾上中学时,两个人就好上了。鲁家家业不错,在城里有多处商铺,是当地富商。鲁家到古家提亲,说两家娃儿自己都好上了,现在已经是民国了,既然这样,是否可以不必拘于古礼,我们作长辈的不妨开明些,也不必反对,可以成全他们。

    那时古北沧已病在床上,鲁家是想趁他健在时,把这门婚事订下来。古北沧也说得很客气,社会越开明,礼义越得讲。再说小女刚及笄之年,此事可先暂缓,容再议。言下之意是不提了。其实是古北沧看不上对方,认为鲁家虽然有钱,只不过是商人,既非官宦人家,又非读书人家。本打算另外替二女儿说一门亲事,古北沧一去世,这事自然就放下了。鲁怀之一气之下去投考黄埔军校。

    两年后,鲁家人再次提婚,心想古北沧已经去世,古家也家道中落,不至于再摆啥架子。易全福这时还记着丈夫生前的话,商贾之家,重利轻义。她想丈夫没有同意的事情,不能到自己这里就点脑壳答应。她倒不是嫌鲁家是商人,家里的用度都是她在安排,她晓得手上钱紧是一种啥感觉。但却嫌鲁怀之是从军的,说当兵的,不晓得哪天就把小命丢在战场上,就算不死,东征西讨,说不定哪天就缺胳膊少腿了,更不用说想要有一个安定的家。家里人的心一直悬着,那日子咋过?

    就算没有这些麻烦事,长年不沾家,这日子也难捱呀!她嫁进古家后,丈夫十多年都在外省做官,这种长期分离的日子她是有体会的。姓鲁的是当兵的,更没有一个固定的家,哪能让自己心爱的女儿也过这种日子,所以她坚决不同意。

    (待续) | 9楼 | | | | |
    作者:山茅2018 时间:2019-04-25 21:00
    (续前)

    易全福哪里料得到,父辈说不通的事,到了子辈这里却很容易解决。第一次遭到古家拒绝,鲁怀之有点垂头丧气,15岁的古明瑾却有自己的主张,对他说,不要灰心。我们有的是时间。她已经意识到父亲的时间不多了,因为他已病得来骨瘦如柴了。是父亲让她从小就上的新式学堂,在她受的教育看来,父亲脑壳里的那些东西早已过时,已经是被当今社会淘汰的旧思想,根本不值得遵循了。

    她满脑壳里都是新思想,不仅是要追求自主婚姻,而且还要投身到当时的国民革命中去。她对鲁怀之说,我支持你去投考黄埔军校,我自己先上大学。现在走不合适,等有合适的机会,充其量两三年后,我就跟你一起走,或者找你去。事情真如她所料,古北沧不久后就去世。

    这次鲁家来提亲,就是古明瑾同意的。她对鲁怀之说,让你家里来人提亲,如我妈同意,我们就正大光明地结婚,如不同意,我跟你私奔。她原以为父亲不在了,母亲也许能同意。哪想到,易全福还是很干脆地拒绝了鲁家。她得知这个消息后,一点没有犹豫,对鲁怀之说,我回家一趟,看一眼母亲就走。

    那天晚上她一直跟母亲摆龙门阵,恋恋不舍。易全福被蒙在鼓里,也没有往别处想,后来实在坚持不住了,催她去睡觉。她始终没有告诉易全福自己要走,免得婆婆妈妈地牵扯。

    第二天清早起来,她把事先写好的信压在小圆镜下,就悄悄地走了。在宅院外接她的鲁怀之还有一点犹豫,怕她后悔。她说尽忠就不能尽孝,催他立即上路。

    (待续) | 10楼 | | | | |
    作者:山茅2018 时间:2019-04-26 12:34
    @海上的一滴水 2019-04-26 10:46:25


    -----------------------------
    谢谢 | 12楼 | | | | |
    作者:山茅2018 时间:2019-04-26 12:38
    (续前)

    看着那如火如荼的石榴花,一直不停抽水烟的易全福终于想明白了。女儿的事看似没有先兆,其实是有迹可寻的。鲁家两次提亲,古家两次不同意,女儿居然也没有任何不满或抗拒的言行,这对她来说其实就是反常。
    这丫头从小就性子烈,不愿受约束,有主意,自己愿意干的事想方设法都要干,小时给她缠脚,她就拼命反抗,最终大人放弃了。后来让她在江阳继续读书,说离家近,可以派人照顾她。她坚决不答应,说要到省城去读书,开阔眼界,直闹到同意她后才算了事。
    这次婚事,没有跟父母对着干,就是打好了主意,找准了时机,一走了之。不过,这丫头也还算有点良心,在她爸生前没有跑,要不然,她爸会先被活活气死。走之前还能来看自己一趟,也算是没忘当妈的养育之恩。

    她想幸好女儿是在省城上大学,不在家,亲戚朋友也晓得她在外读书,瞒一时算一时吧。再说女儿早晚要嫁人,总归是别人家的人。丈夫在世时常说,人各有命,不可强求。鲁家富甲一城,女儿跟过去,也不会受穷,真要有啥意外,也是她自找的,怨不得我这个当妈的。

    想明白了,她也懒得想了,听天由命吧。揩干眼泪,把白银水烟壶往八仙桌上一搁,回房去了。

    (待续) | 13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山茅2018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323天 / 跨度835天】
    • 开贴:2018-04-24 14:48
    • 更新:2020-08-07 09:58
    • 阅读:12106 回复:1409 楼主:549
    • 字数:约274千字
    • 图片:5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舞文长篇小说《岁月无痕》 张东明2010 2012-06-14 10:58 595/233 87/651
    情感纯属虚构,只是小说。12图 馨馨会小心 2016-05-08 16:10 5723/597 26/72
    舞文京味小说《李掰掰从戎记》真实北漂生活1图 梁戈lyer 2015-10-19 19:46 146/337 147/1299
    舞文[长篇]赤裸人间 啸清风09 2009-11-07 19:39 105/244 206/249
    舞文[长篇]本性纲目 上部:性本善 邓勉之2 2008-11-23 12:08 4942/410 127/254
    舞文[长篇]《23路》——在后青春的站台等你一起出发 霸帝 2009-08-16 23:03 399/178 27/41
    舞文传奇老兵和他的女人们10图 李士彦 2019-01-13 19:49 14124/1871 285/1838
    舞文初恋传说 武汉老柯 2013-08-18 21:17 60/280 160/195
    舞文帕果帕果之欢 臧小凡3 2008-06-27 13:53 731/487 227/688
    舞文都市那个故事10图 捧红我 2014-02-28 17:24 2378/216 84/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