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灯盏火(长篇小说连载)

  • 首页
  • 上一页
  • 6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山茅2018 时间:2020-05-23 11:52
    (续 前)

    古明琚的叹息,让亦安心头一震,确实,站在母亲的角度考虑,母亲可能更难,母亲肩上扛的是一家人。遇到难事和委屈,母亲多少能想开点,能想到还有一大家子人需要自己,能靠“泪向内心流”来化解自己的屈辱,能想到冬去春来。

    但亦和呢,还是一个未成年人,在涉及到自己时,他不可能像母亲那样想明白,然后能坦然地面对,或者像母亲那样虽未想明白也能忍辱负重地面对。亦和早慧聪明,偏又过早接触社会底层,那种种不平不公的事给他影响太深,他是用自己的智慧来判断这些。

    “文革”初起,满街大字报,甘亦和也去看,有一次朋友高兴地告诉他某某官儿又被打倒了,亦和却说:“别高兴太早,整来整去,最后吃亏的还是老百姓。”

    若干年后,亦安才意识到,亦和对事物的悟性远在同龄人之上。于是,他想二哥既然如此聪慧,为啥对自己的事就耿耿于怀?是十八九岁的年纪太轻?还是人的天性就是不容易自拔?亦安体会二哥想不明白的是:为啥偏偏就是自己?所以他怨恨母亲,也怨恨家人。

    亦安想这只不过是自己的体会罢了,二哥究竟咋样想的?这事已经没有答案了。二哥如果能活到今天,就不需要答案了。但世上没有如果。

    他再次看着墙上亦和的照片,照片中那时的二哥,实际上已是病入膏肓了,脸上却看不出病容。浓眉像父亲,双目仍是那样炯炯有神,面容仍是一贯的平静,嘴紧紧闭着。

    他心中一直有个疑团想问母亲:为啥当初不去送二哥入土,连标记都没有留下一个,如今那坟头早不知去向了。可是又问不出口,这毕竟太伤母亲的心。心想母亲也许有她的理由,二哥已然走了,应该多体谅母亲才是。他想起一句话:

    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第七章 第六节 知我心者 完) | 1158楼 | | | | |
    作者:山茅2018 时间:2020-05-24 09:48
    第八章 左邻

    第一节 近邻胜亲

    古明琚的家离开川戎中学宿舍后,搬进另一个大院,这大院在甘家搬进去的前些年是田园小学的宿舍,只住了几户人家,显得有点冷静。后来成为房管所管理的公租房,住了十好几户人家,就闹热得很了。

    这个院子有点像北京那种正南正北的四合院,朝向略微有点斜,偏西一点,垣墙是很高的那种风火墙。朝门冲南,样式有点像八字衙门那种门,有石头门墩、石头门柱,足有5寸厚的双扇大木门。

    进朝门后,东西两侧是平房,面临着种着花草、果树的前院。前院,除中间道路外,东西两边的园子都是一些树木、花草,两边的垣墙爬满了紫藤,墙面全被叶子覆盖。西边园子中间有一棵很大的柑子树。

    中院东南西三方是连成“凹”字形的二层楼,北面就是大院的主建筑,一座三层的楼房。中间是一个大天井。天井北边是一个一米高的花坛,种的全是芍药花、鸡冠花、菊花,花期相连,繁花似锦。花坛东侧是一株很大的万年青,主干盘曲,叶子墨绿,四季青翠。南侧是两株海棠,开花时特别艳丽。大雨倾盆时,天井就成了一个水池,就成小孩玩水、放小船的好地方。

    主楼很高,在附近街道的平房中像鹤立鸡群,站在远远的山上都能看得见。三层楼是全木结构的,主楼的柱、梁、檩、椽、楼梯、楼板全是木料,连墙也是从下到上清一色的厚木板。

    悬山顶重檐,上一层檐覆盖着三楼,下一层檐覆盖着二楼和一楼。下一层檐很有特色,是一种大出檐式的建筑风格,向外伸出去近三米,每家门前到檐坎都有三米宽的空地,像一个大敞厅。

    大楼后面还有一个园子,从主楼两侧通道可进入到后面的园子,后园贴北垣墙是一排粗壮的枇杷树,叶子宽大。秋天时挂满黄灿灿的枇杷,看着很馋人,味道却偏酸,连小娃儿都不愿去摘。园子中间摆放着几个很大的石头鱼缸,曾经是喂养金鱼的,到甘家搬进去时,已是只见水草,不见金鱼。

    (待 续) | 1160楼 | | | | |
    作者:山茅2018 时间:2020-05-25 16:19
    (续 前)

    古明琚还记得刚搬进大院那几年,没几户人家。院子里还略显空旷,前面左右厢房住了四户人家,主楼的一楼住了四户人家,二楼三楼的房间都空着。院子里住户分两类人,一半是教师,一半是工人。

    各家的主要劳动力虽然从事的职业不同,但都是靠挣工资养家,没有太大的贫富差距。父母们都忙着自己的工作,不咋个管孩子,有爷爷奶奶的家庭都是老人帮着照管孩子。

    院中岁数大一拨的孩子忙自己的事,小一拨的像甘亦安等就是整日疯耍。甘家的小孩子,和其他家的孩子,整日在院子里耍,在院子里疯。二三楼都空着,宽大的走廊上枋、拱、挑等构成许多空间,男孩子们喜欢攀爬,成为他们藏猫猫的乐园。天井中,男孩子们弹玻璃珠、扇纸烟盒。女孩子们跳绳、踢毽,跳房子。后院是荒芜的,除了石头鱼缸,全为野草覆盖,草盛,叫鸡子和蚱蜢出没期间。

    院子里的男娃儿喜欢在墙根的石缝中捉叫鸡子耍,搞得一身泥巴,回家常被大人喝斥,也不改其乐。几个院子连通的,院子里这群孩子常是追追打打,从东家追到西家,又从西家追回东家。叽叽喳喳,纠纷不断,吵闹不停,你上东家告状,我上西家诉冤。到第二天,又一切和好如初。

    家长间没有矛盾,因为大家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他们也不十分介意孩子们之间的吵闹、打架。

    每年中秋前后,柑子熟了,结的柑子又大又多,味道还特别甜。甘家老三亦安就用长长的竹杆去捅树上的柑子,用竹杆对着柑子的底部,使劲往上一顶,柑子就掉下来,其他的小孩早就在树下围成一圈,用手牵着衣襟,接掉下来的柑子。

    这也不是为了吃,纯粹是觉得好耍,因为那时物价便宜,卖柑子的将柑子送到各家,可以先吃后付钱。还有一些像咸鱼类的,也可以先吃后付钱。

    (待 续) | 1165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6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山茅2018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270天 / 跨度773天】
    • 开贴:2018-04-24 14:48
    • 更新:2020-06-06 10:25
    • 阅读:10900 回复:1315 楼主:490
    • 字数:约228千字
    • 图片:5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