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象形文字新解

  • 首页
  • 上一页
  • 74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justn0vv 时间:2020-07-27 23:23



    江南春·杜牧 | 704楼 | | | | |
    作者:justn0vv 时间:2020-07-31 16:27
    《诗经·大雅·文王》
    “亹亹文王、令聞不已。
    陳錫哉周、侯文王孫子。
    文王孫子、本支百世。
    凡周之士、不顯亦世。”

    亹,铜器上的字形非常繁复,上为“网状”,下为“冓”。

    现存亹字地名为青海“门源”与甘肃“永靖”,《康熙字典》标注为“亹源”与“浩亹”。

    象形文字新解《亹簋》,将从《诗经》中寻找回被遗忘的历史。

    参考资料:
    汉语多功能字库,网站。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网站。




    | 705楼 | | | | |
    作者:justn0vv 时间:2020-07-31 21:49



    | 706楼 | | | | |
    作者:justn0vv 时间:2020-07-31 22:02
    亹,与喓、覯同义,新解为“网”与“霝”五邑在女人国,用享为都城。
    “网”与“霝”,即“罔罟”。

    厥,图形为“一弧一竖”,象形非常简单,字却复杂不解。
    通过《亹簋》之上下文,识别出“厥”为“成都平原”之形。

    《诗·召南·草虫》:陟彼南山、言采其蕨。未見君子、憂心惙惙。

    “蕨”之象形为“夏向”的成都平原与黄土高原,新解认为后来发展为“孅”和“纖/纤”。
    | 707楼 | | | | |
    作者:justn0vv 时间:2020-07-31 22:19
    《大雅》之“亹亹文王”,要晚于《亹簋》作器之时。从《大雅·文王之什》推断,“亹亹文王”疑为少典,“穆穆文王”疑为黄帝。

    《召南·草虫》篇,说明亹之旅从“虫”之地迁来,“草虫”,在新解里为“前虫国”之意,与“厥”字相印证。

    《召南》为“国风”系列,疑为综合《大雅》《小雅》之纪事。

    飘,为后来对“迁”之称号,“风”为东方之“虫”国总称。
    嘌,为“迁”之地名,级别低于“飘”。
    镖,瓢,顠,疑为黄帝时代之前的称呼。

    《说文》:旟 錯革畫鳥其上,所以進士眾。旟旟,眾也。从?,與聲。《周禮》曰:州里建旟。 | 708楼 | | | | |
    作者:justn0vv 时间:2020-07-31 22:27
    《周禮·春官宗伯》载:
    “司常:掌九旗之物名,各有屬,以待國事。
    日月為常,交龍為旗,通帛為旃,雜帛為物,熊虎為旗,鳥隼為旟,龜蛇為旐,全羽為旞,析羽為旌。
    及國之大閱,贊司馬頒旗物:王建大常,諸侯建旗,孤卿建旃,大夫、士建物,師都建旗,州里建旟,縣鄙建旐,道車載旞,斿車載旌。”

    旟,级别为“州里”,上画“鸟隼”。

    在《周礼·冬官考工记》为:“鳥旟七斿,以象鶉火也。”
    旟之旗为“隹”之族专用,象鹑火,为“七”之《小雅》。

    | 709楼 | | | | |
    作者:justn0vv 时间:2020-07-31 22:45
    图中3号标注,出现在《毛公鼎》中,新解为“赏东”,在《诗经·文王之什》中为“陈锡”哉周,说明新解对象形真意的领悟。
    《康熙字典》注:敶,同“塦”,又简为“阵”。
    敶,在古籍中常用为“敶词”,与“赏赐”之意不同。

    《亹簋》新解在2019年就已准备,唯有图中4号标注无法识别。
    一开始认为标注4是“彗”字,又认为是“啜”或“爽”字。
    分解“旟”字,为“方”与“臼”,标注4可以可分解为“毛”与“贶”。
    《诗经》中“友”字出现在“亹”之后,尤其是著名的“兄弟阋墙”,“州里(建旗)”为炎黄与蚩尤同不为王的时代,由此认为是“友”字的初文。
    | 710楼 | | | | |
    作者:justn0vv 时间:2020-08-01 11:17
    与五邑相关的记载,在《史记》《尚书》中唯有“黄帝治五气”之说,“亹”即为“治五气”。 来自 | | 711楼 | | | | |
    作者:justn0vv 时间:2020-08-02 21:06

    猜测,现在金文形式的“友”出现在炎黄战于阪泉之野后,“兄弟阋墙”后出现“多”字,见象形文字新解之《多友鼎》。

    《小雅·鹿鸣·出车》载:
    “彼旟旐斯、胡不旆旆。
    憂心悄悄、僕夫況瘁。”

    可见“贶/況”可能遭受天灾,这才有“毛”公之亹与穆。

    在《诗经·鄘风》中有“孑孑干旟、在浚之都。”

    《豳公盨》新解中“浚”与《亹簋》之“宣射”,《诗经》中记载的“亹之旟”走的是“周道”,这些证据都说明“都”于青海湖一带的古王国时期,“周”也同存,甚至“殷商”共存。

    《大雅·文王》“侯文王孙子”,侯于东(陈)国,后“武湯”之孙又在《商颂》受命为商王。

    从《亹簋》等铜器铭文解读,结合《诗经》《尚书》等记载,证明成都平原与青海湖一带都为中国上古文明的发源地之一。

    与五邑相关的记载,在《史记》《尚书》中唯有“黄帝治五气”之说,“亹”即为“治五气”。

    来自 | | 712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74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justn0vv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328天 / 跨度597天】
    • 开贴:2018-12-15 21:54
    • 更新:2020-08-04 11:41
    • 阅读:13321 回复:822 楼主:679
    • 字数:约216千字
    • 图片:27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