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鬼师——他明明是个大活人,却总有人有意在提醒他已经死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浪子者歌 时间:2018-09-11 20:23
    楔子
    菡萏湖,省大最著名的景点之一。夜半,人烟渐静,却有一阵迷茫散漫的脚步踏在湖边小径上。初秋的荷叶依旧田田,不时有游鱼冲撞在叶杆上,扰起阵阵涟漪。
    “救命啊!救命啊!”一阵悲惨的呼叫声逐渐清晰起来,好像是那个女生落水了。
    那个脚步声也停止了,他是一个衣着朴素,样貌还算清秀的大学生。他走向湖边,拨开密集的荷叶,果然见到一个女生在水里挣扎着喊救命。
    他二话不说,连衣服都没脱,就跳进湖中,向那个落水的女生靠近。忽然,那女生睁开一双只有眼白没有眼珠的眼睛,脸色惨白,牙齿尖利,样子极为恐怖。那个大学生似乎没有看到这一幕,依然向着她游过来。就在女生突然暴起想要拉他做替死鬼的时候,大学生突然反手扣住了她的手腕,一股奇怪的气息进入她的体内,让她瞬间安静了下来。
    “唉,可怜的人啊,还是让我送你一程吧。”大学生便拉着女生,沿着湖边的树林走去。女生不停地拍打着大学生的后背,大喊道:“放开我,你这个混蛋,你知不知道,我……其实是个鬼!”
    “我当然知道。”大学生冷冷地回应着,脚下的步伐没有丝毫停顿。大学生便拉着女生,沿着湖边的树林走去。女生不停地拍打着大学生的后背,大喊道:“放开我,你这个混蛋,你知不知道,我……其实是个鬼!”
    “我当然知道。”大学生冷冷地回应着,脚下的步伐没有丝毫停顿。
    “那你还敢……”女生突然明白了某些事情,惨白的脸色凝成冰霜:“你这个大色狼,连女鬼都不放过!”

    好了,正文开始—— 人打赏 9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浪子者歌 时间:2018-09-11 20:26
    太阳的身影湮没在西边的山林间,一辆长途汽车行驶在颠簸弯曲的二级公路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抖一下,把本来昏昏欲睡的石皓搅得心烦意乱。他看了下手机,才6点12分,还远着呢。记得司机师傅告诉过他,晚上10点半才能到终点站,四个多小时实在是有点难熬啊。
    颠簸还在持续着,石皓都想跳起来破口大骂了。这一路到省城,这辆破车还能剩几个零件?不过司机在上车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了,这辆车出了点问题,还没来得及维修,虽然会有点不舒服,但司机拍着胸口保证,车子是好的,一定能够准时送乘客到省城。
    当时石皓是犹豫过的,他晕过的车比走过的桥还要多。好在这车是卧铺的,起码比坐着的舒服吧。而且他也询问过了,如果不坐这趟车,后面的车还要再等一个多钟头,等到省城的时候已经没有公交车去学校了。想来想去,还是将就一下吧。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车颠簸起来还能抖出个节奏感,那刺耳的旋律不停歇地灌进耳朵里来,整个身体也时不时地往上抛一下。石皓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还好他今天没吃多少东西,不然早就开始现场直播了。
    饶是如此,胸闷、恶心的感觉还是难以压制。石皓咬着嘴唇,干脆换了个姿势,往左边侧躺着。
    睡在他左边的看起来是个十分清秀的小伙子,他好像和自己一样,也是大一新生。石皓上车的时候,他已经躺在车上了,把书包压在胸前,看见石皓睡在他的隔壁,他还礼貌地笑了一下。
    透着微弱的光,石皓看见他安然地眯着眼,似乎已经睡着了。这种令人发狂的路况还能睡觉,真叫人羡慕。
    隐隐约约的,石皓嗅到了一股清幽的香味,沁人心脾,石皓不知不觉就要陶醉了。诶,貌似是女孩子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
    他强忍着颠簸,抬起头来,前后上下铺都瞄了一眼,然后就失望了,周围睡着的都是抠脚大汉呢。而那香气的来源,好像是旁边那位已经睡觉的小伙子。
    石皓不禁皱了皱眉头,那小伙子确实比其他的男生要白净得多,皮肤也比较细腻,他不会有某方面特殊的嗜好吧。
    石皓晃了晃脑袋,人家有什么爱好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不过这样左思右想,分散了注意力,好像难受的感觉减轻了好多。石皓找到了诀窍,看着那个呼吸均匀的小伙子,他的思绪却在向往着未来四年那令人期待的大学生活。记得高考之前,班主任一直向大家灌输一种观念,“现在辛苦一点,等考上了好大学,就轻松多了。”现在终于要体验那传说中的大学生活了,怎不令人神往!
    天色越来越暗了,长途汽车在7点多的时候还让大家上了次厕所,然后继续在夜幕里行驶。平原地带早就过了,现在汽车是在群山之中穿梭。石皓望着车窗外不断起伏后移的黑影,心里没来由地悸动了一下。
    就在这时,汽车突然来了一个强烈的震动,其幅度比之前的要大得多,把车上所有人都惊醒了。司机骂了句什么,接着把车停在了路边,径直开门下去查看了。 | | 1楼 | | | | |
    作者:浪子者歌 时间:2018-09-11 20:27
    车上的人顿时议论纷纷,有的说是撞到什么东西了,有的怀疑是不是车轮爆胎了。而隔壁那个清秀的小伙子则对此漠不关心,那双清澈的大眼睛四下里扫了一眼,便又安然地躺下睡觉了。
    石皓见大伙儿谈得热闹,刚想插句话,那司机已经回到驾驶座上了。他解释说下车检查过了,什么事都没有,刚才可能是眼花了,才会突然急刹车。
    大家知道是虚惊一场,哄然一声散了,便各自躺下了。司机启动汽车,继续颠簸着前行。石皓心里慢慢平复下来,视线越过睡着了的小伙子,看见群山又开始往后退。
    就在他想要收回视线的时候,车窗外突然闪过一张七窍流血的脸,木然地贴着玻璃往车里看着。石皓心里咯噔一下,然后汽车往上一抛,石皓紧紧握住旁边的铁杆,这才稳住了身形。
    不过旁边那个小伙子就惨了,他没有任何的思想准备,身体直接被抛了起来,然后直接扑到了石皓的身上。车上顿时就骂声一片,司机也没做什么解释,骂骂咧咧地直接跳下了车。
    而此时的石皓,脸却涨得通红。小伙子扑过来的时候,他本能地把双手交叉护在前面,接着他便明显地感觉到,他的手臂正顶着某个柔软的部位,清幽的香味扑面而来。
    他条件反射地把手缩回去,然后把压在他身上的“他”扶起来,忙道歉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
    “他”微笑着摇了摇头,示意“他”不介意,便躺回“他”的卧铺上,捡起散落的书包压在胸前。
    趁着捡书包的时候,石皓才注意到,“他”的那个部位,比一般的男生要隆起一些。如果不是这样,单看“他”剪得比自己还要短的头发,穿得比自己还要男性化的衣服,石皓也难免会误会“他”是个男生。
    气氛开始变得尴尬起来,石皓连目光都不敢太过放肆了,忙扭过头看向别处。而车上其他人的讨论就开始热烈了起来,都在谈论着这辆车到底怎么了。
    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弱弱地说道:“刚才,你们有没有留意到,在左边的车窗外面,有一张死相很惨的女人的脸一闪而过?”
    在她旁边的一个小伙子的声音附和道:“我……我好想也看到了。你不说,我还以为是灵异小说看多了出现了幻觉。”
    他俩一段话触动了不少人的心底,让车里所有人的呼吸都急促起来。由于刚才司机走得太匆忙,没有开车里灯,乘客们只能依靠车头灯发出的微弱光线来视物,彼此之间只能看见一个大概的轮廓,车上的女性都吓得卷紧了被子。车厢后边有个乘客打开了随身携带的手电筒,虽然不够明亮,不能给大家带来足够的安全感,但起码聊胜于无。 | | 2楼 | | | | |
    作者:浪子者歌 时间:2018-09-11 20:27
    车上几个抠脚大汉干脆天南地北地闲扯起来,在他们看来,声音越洪亮,人气就越旺,心里就越安定。不过在潜意识里,大家都避免了谈论和“鬼”有关的话题。
    偏有哪个乌鸦嘴来了句:“司机下去也有小半个小时了,按理说早该回来了吧,你们说他是不是遇到什么意外了?”
    另一个人说道:“确实有点久了,我们要不要下去看看。”
    话是这么说,却没有哪个魁梧大汉有要下车去看看的意思。石皓和其他人一样,都很担心司机的安全,但他比其他人更没有勇气下车。和别人不一样,石皓从小就和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客人结下了不解之缘,他爷爷从不许他一个人走夜路。这次如果不是为了省十几块钱,他也不会坐夜车的。
    就在他想要把头也缩进被窝里的时候,旁边的卧铺上起了动静,那个小伙子,哦不,假小子背着书包站了起来。她二话不说,径直走到驾驶座位上,从司机的车门上跳了下去。
    “后生仔,不要下车,外面说不定有危险……”车上的大汉象征性地警告了几句,见对方不理会,便心安理得地躺回卧铺上。
    石皓忙跟着站了起来,大声说道:“我们都下车去看看吧,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刚才警告过他了,他偏不听。现在的年轻人呐,好奇心太重了。你们不知道,这个世界啊,比你们想象的要复杂多了。”一个中年大叔感叹了一句,便回头和旁边的乘客继续唠嗑。
    没有别的帮手了,他又担心那个假小子这样鲁莽地下车会遇到危险,虽然心里的恐惧感有增无减,最后还是他的大男子主义帮他做出了决定,沿着她的路线跳到了车外。
    一下到马路上,他就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这才发觉气温下降得很厉害。明明车上还开着空调,没想到外面会比车里更冷,仿佛从夏末穿越到了隆冬。不过心里担心着那个假小子,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看见有个人影往来时的路迅速跑去,他也跟了上去。 | | 3楼 | | | | |
    作者:浪子者歌 时间:2018-09-11 20:28
    005
    前面那人的速度比预想的还要快得多,石皓拼命地追赶,距离却越拉越远。跑着跑着,石皓慢慢觉察出了异样,正在追着的那个人,个头比司机矮一点,比假小子要高出半个头,体型也很不相称,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地跟过来了呢。
    那个人,到底是谁?石皓想到了某种可能,一阵冷风袭来,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他扭头往后一看,汽车已经不见了。身旁弥漫着一层薄雾,借着微弱的月光,石皓发现已经不在公路上了,自己正只身处于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的果树林里。
    石皓忙转身原路返回,如果只是迷路了,只要一路走回去,就一定能够找到那辆汽车。然而半个小时过去了,石皓依然没能走出果树林,在某些位置,他总有刚来过这里的感觉。
    不会是鬼打墙吧?石皓停住了脚步,周围安静得可怕,连虫子都沉默了。他想起爷爷曾经说过,鬼打墙其实是鬼遮住了人的眼睛,只要用舌尖血涂一下眼皮就可以破解了。
    于是,他强忍着痛,狠狠地咬破了舌头,有些迷糊的脑袋也被钻心的疼痛感刺激得清醒起来了,涂了舌尖血,眼前的迷雾便消失了。原来他一直在那几棵芒果树之间来回打转,仔细观察地上的痕迹,除了自己踩踏出来的脚印,还有另外一串脚印向山下延伸而去。
    石皓加快速度追着脚印跑去,果树林由芒果换成了荔枝,变得更加浓密了,地上铺满了厚厚一层枯叶,把那串可疑的脚印湮没了。无奈之下,石皓只得清了清嗓子,大声喊道:“有人吗?如果有人的话就应一声喂!”
    喊了几遍,前方不远的一棵荔枝树背后终于有了动静。石皓侧着耳朵仔细听,那是一阵断断续续的痛苦的叫声,开始的时候很微弱,几不可闻,慢慢地就越来越清晰了。
    石皓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绕到荔枝树后面,只见一个穿着红色长裙的女子蜷伏在树下的草丛里,白皙的大腿露在长裙外面,披散的长发遮住了她的脸,加上光线实在太暗,石皓看不清她的模样。
    这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这么一个衣着暴露的女子只身一人出现呢?带着疑惑,石皓不敢走得太近,他走到距离那女子两米的地方,便试探地询问道:“美女,大半夜的跑这里来很危险的,你还是早点回家吧。”
    “呜呜!”那女子幽幽地抽噎着,说道:“我……我……被……”话没说完整,她哭得更凄惨了。
    石皓忙又走近了两步,安慰道:“美女,别哭了。你放心,我不是坏人,不如我送你回家吧。” | | 4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浪子者歌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11天 / 跨度571天】
    • 开贴:2018-09-11 20:23
    • 更新:2020-04-04 22:14
    • 阅读:26520 回复:1492 楼主:1308
    • 字数:约1001千字
    • 图片:1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