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倚风之街的爱恋(原创超纯爱情感小说)》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langlangname 时间:2019-04-11 17:17
    前言:大家好,我的笔名是鸟之心魔,其实我现实中的名字叫郎朗。以前是上海出版印刷高等专科学校的一名全日制的,文科的专科毕业生。2006年也是机缘巧合开始了自己的短篇情感之旅。在天涯论坛也待了很久,写出了《风车女孩(小良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其实是我生平的自传,刚开始的第一章写的很好,但是后来由于是自传的性质写的就很平庸了,到之后就稍微显得有些烂尾,有些小小的遗憾。《情迷(我的真实情感纪录短篇文集)》是我之前在网易博客写的情感短篇作品的合集,看上去是情感纪录,当然其中也有很多是虚构的,大多是写的自己在网上所喜欢过和认识过的人,其中也穿插过一些自己现实中的,小时候的一些经历。《沉默之恋(无声篇)》是我在天涯真实点击量最大的一个作品,第一章虚幻的小镇刚开始写的很有个性,跟《情迷》中的短篇情感风格很类似。这样的文字持续了两万之后在两万左右的时候就出现了众多的主角,然后在第二章迎来了《沉默之恋》本身的转机,真实点击量也在不断地上升。第三章是情感励志文,写得比第二章稍微好一点,但其实也遇到了一些写作上的瓶颈,同时我也在不断地思考和构思新作。然后就有了这一本《倚风之街的爱恋》,写作的灵感也是源于我的短篇情感作品《情迷》中的《倚风之街(爱之迷宫的相遇)》这一篇。希望能够在出版发行的同时也能够不断锤炼自己的真实文笔。

    《倚风之街的爱恋》小说的世界观: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散步的经历,若纯就是这样一个喜欢漫无目的地游走在街道上的女孩。对于若纯而言若纯并不认为她在选择性地挥霍自己的时间,恰恰相反,她一直都认为自己因为热爱着某些东西,同时也怀念着在这个街道上看似冷漠的大众,看似有些奇怪的眼神和目光。在适当的时候让自己冷静下来,当然若纯在感到困倦和疲惫的时候她也会选择暂时的小憩。她并不单单只是想要遇到自己今后的点头之交,好朋友,甚至是爱人,她也同样憧憬着一份独属于自己的真正爱情。所以,她倚靠在这个街道的小角落里默默地凝视着。若纯寻觅的方式很简单么,其实很难,明朋是一个在若纯视线中默默走过街道的一个路人,很多时候最简单的东西反而是最难以获取的。这个街道在明朋的眼里就好像迷宫一般的梦幻,但其实对于明朋而言,他其实一直都有一种潜意识,想认识看上去有些跟这个街道并不是很搭的若纯。也许也仅仅只是点头之交,当然也很有可能只是好朋友的类型,时间的沙漏就这样慢慢地流逝,明朋在面对着看似无形的时之沙漏的时候,他刚开始也是默认,但,渐渐地,他惊喜地发现,自己可以勇敢地将石块扔向那个其实并没有多大形态的沙漏,在沙漏破碎的那一刹那,爱情便永远地升华成了永恒,明朋其实非常希望这能够成为自己跟看似还并不太熟悉的若纯之间的,看似还没有多大关系的爱情之间的见证。

    每个人都在这风之街中循着各自的人生和情感轨迹而行走,风,看似猛烈的同时也伴随着柔和,各种各样的风交织成了情感。若纯想起了自己昔日曾经关系非常要好的可辉,虽然是异性但是却有着最为真挚的友情,当然也曾经跟他有过一些分歧而爆发争吵,甚至是濒临破裂。而明朋也想起了自己的异性好友书田,在明朋的记忆深处,她是明朋高中时期最为要好的异性朋友,即便还并不能够算作为是恋人的类型他还是依旧非常珍惜。人身上的伤口会随着时间的呵护而愈合,最真挚的友情也会在时之女神的调解之下而重归于好。明朋突然感到有一双冰冷的双手抚摸着他的脸颊,在有些冷的触觉下让他感受到了一股柔软的温暖。明朋又想起了昔日的恋人寒露曾经对他说过的话,“只要有你的存在,就不会冷,我想我应该会这么说。”刚开始他还没有很敏锐地感觉到,但对于现在已经年满20周岁的明朋而言,他终于发现寒露是真正喜欢并爱过他的女孩。同时若纯也开始慢慢地通过这个看似并不算太过于特殊的,倚靠着风的街道来跟明朋一起共沐爱情的阳光。他们渐渐地都发现,他们之所以在这倚 风之街待这么久并陷入热恋中是因为他们在小时候就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逗留在这个街道里,“因为爱,我们都选择留下,同时也因为爱,我们都会继续选择停留”。然后就因为着这样的一个看似很顺利成章的理由,一个一个的,看上去有些陌生的路人之中的那些主角和配角们都相继在倚风之街的街道里出现并相恋。倚风之街的爱恋,永远都不会有真正结束的那一天。
    人打赏 709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langlangname 时间:2019-04-11 19:29
    第一章 听歌,徘徊
    当再次听到矶村由纪子的《風の住む街》这首音乐时,躺在床上的若纯感慨万千。

    “也许,我的那一位也会同样听着跟我一样的歌曲吧!”

    感人肺腑的二胡和钢琴声混合在一起,配合地天衣无缝。但也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应该是伤感的音乐,若纯却感觉不到一丝的孤独感。

    “也许,在我的印象里我一直都留有过某人的痕迹,即使,这样的留有最终无法为我弥补到任何的,看似有伤痕的某一个瞬间,只不过,我一直都无法面对着这些看似是幻境般的现实。”当若纯想到这一些的时候,若纯的脸上洋溢出了原本就应该属于18周岁的,女孩的那一份纯真。

    “若纯,你怎么了,睡不着么?”因为若纯是单亲的缘故,若纯的母亲一直因为这个原因而万分疼爱若纯,虽然是分房睡,但若纯的母亲还是非常关心若纯的现状,也许,也是出于母性的那一份独有的敏感吧。但至少,对于若纯而言,若纯却并不这么看。她始终因为自己是单亲家庭的孩子而感到自卑,甚至有一些自闭。

    “没什么,妈,我只是在听音乐罢了。你怎么还没有睡呢?”若纯本来并不想理睬母亲的这一种看似关切但却又陌生的言语。她一直都觉得母亲让她一个人在没有完整家庭的氛围下长大本来就是对于自己的一份有点类似于羞辱的修饰,至少这种修饰在她的眼里是不认可的。

    “早点休息吧,你明天不还要早起去新的大学报到么?你是不是有些话想要对我说?”若纯的母亲还是非常关切的,附带着稍显忧愁的眼神。

    “嗯,妈,我知道了,我马上就睡了。”若纯轻点了一下头,这对于若纯的母亲是一种暗示也好,标记也罢其实并不重要。毕竟,一个还处于情感萌动期的女孩子听听一些伤感的音乐本来就是无可厚非的。即使这些看似有些套路般的对话对于若纯的母亲而言是次要的都无所谓。很多时候,一些次要的情绪总会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被各种类型的人所混淆,即便是这样,若纯还是希望自己在不影响母亲的前提下,继续一个人孤独下去,让她所认为的终老慢慢地让她自己变得更加悲观起来。

    “好的,早点休息吧。”若纯的母亲关上了若纯房间的门,若纯的家是非常简单的两室一厅的格局,也就大概五六十个平方的样子。若纯去世的父亲是一位海员,去世的原因是死于肺癌,是遗传的。所以若纯的母亲对若纯管教地很严,甚至不允许她吸烟,当然对于若纯而言若纯也是非常反感吸烟的。所以,她对于高中时期的那些提早就有烟龄的坏孩子是非常反感的。

    “我突然感觉到有一个她一直在我的身边抚摸着我的身体。”当若纯还在继续听着歌曲的时候。在街道另一角的,20周岁的明朋也还在听着已经是非常老旧的PS2游戏《龙背上的骑兵2》中中岛美嘉演唱的那一首《Hitori》,当延续着一个人的孤独继续不断向前迈进的明朋第一次在电脑里听到这一首音乐的时候明朋其实是非常感动的。然后就有了之前的那一份联想。

    明朋有着健全的父母,相比较单亲的若纯的那一份特有的伤感而言,明朋的心态还是非常积极向上的。只不过,明朋有一个小小的优点,那就是写作,网文之类的东西,对于明朋而言虽然不是非常擅长,但他也是挺希望自己能够有所成就。

    “哥哥,你还在听歌啊?”明朋的弟弟不知道何时穿进门来,生硬地对明朋说道。

    “是啊,《龙背上的骑兵2》的主题曲,你也听过啊。你怎么这么晚还没有睡?”明朋同样附带着关切,责备着明朋的弟弟。明朋的弟弟叫明阅,头脑挺聪明的,现在正在读小学的三年级,当然也正因为这个年龄的缘故,他对于任何可以好奇研究的事物都是持非常积极的态度。

    “哥哥我突然很想吃羊肉串,跟我一起偷溜出去去吃吧?”明阅天真地继续说着。

    “会被爸妈知道的,一旦发现问题可是非常严重的哦。但,还是算了,谁叫我是你哥哥呢?我陪你一起去吃吧。”明朋其实内心里也挺想吃的,所以对于明阅的这一番举动他虽然稍微有些责怪,但他最后还是忍不住妥协了。

    明朋和明阅两个人偷偷摸摸悄悄地走出了房门,在关上外房间门的那一刻明朋和明阅还尝试着叫了一下他们父母的名字。非常幸运的是他们的父母都睡得很死,甚至都没有察觉得到,没有任何反应。

    “哥哥,我昨天在大街上差点撞倒一个女孩子。挺漂亮的。”明阅出了门之后立刻就表达给明朋。

    “她叫什么名字你知道么?”明朋其实并不是很感兴趣,但他也不想要让明阅失望。

    “好像是叫什么纯,长得看上去满可爱的。长发披肩的典型漂亮大女孩子。”明阅其实有些早熟。明朋都忍不住想要去嘲笑他一番。

    “没想到你这个小男孩子这么早熟,老实交代,是不是喜欢上她了。”当明朋问出了这些话之后,连明朋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了。

    “哥哥,我是一个喜欢大女孩子的乖小孩,嘻嘻。”明阅同样报之以一个笑脸。

    “有机会的话让我也好好地认识一下这个叫什么纯的大美女孩子,哈哈。走,去吃羊肉串吧。再晚就没有了。”明朋笑嘻嘻地说着。其实对于明朋而言,明朋有一种直觉,好像跟这个什么纯的女孩有可能会碰撞出什么情感的火花。当联想到这些的时候,明朋的表情显露出了些许的欣喜。
    | 1楼 | | | | |
    作者:langlangname 时间:2019-04-12 06:56
    顶 | 2楼 | | | | |
    作者:langlangname 时间:2019-04-12 07:57
    若纯在听歌的时候也同样有一种直觉,这种直觉其实最开始产生的原因也是出于内心的悸动。但对于一直喜欢在街道上闲逛的若纯而言,或许,每每需要情感鼓励,情感支撑的时候,这个时候是最让若纯感动和有所感触的。若纯打开了电脑,用电脑的浏览器继续听了几首歌,自言自语道,“我是不是应该外出到街道上去看一看呢?至少,我总会觉得自己应该会碰到谁,至于是什么样的概率我其实并不是太过于去关心。我只是想要更好地活在这片街道的这一间小屋子里。”若纯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想法之后说出了这些,她只是一直将父亲去世后的那一份伤感延续到了她在现实中的以后,就这样,慢慢地,她身边的朋友开始变得越来越少,缺乏了朋友之后,或许连内心都会变得足够阴暗起来。

    “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外出到外面去看一看,我曾经的高中好友良悸曾经提醒过我,希望我能够从之前高考的紧张情绪中让自己彻底地放松下来。即使,我一直都认为我还应该继续这样认真去面对很多事。”当若纯想到这些的时候,若纯踢开了拖鞋,就这样随便地穿了一双运动鞋就走出了自家小屋的大门。连若纯的母亲在听到若纯出门的声音后,都不由得打开房门,想要去责怪若纯。

    “若纯,你要到哪里去呢?都这么晚了,还是早点休息吧。”有时候连若纯自己都不由得觉得自己的母亲若情很烦,但是这种烦如果让几十年之后的若纯再去感悟的话,那就是一种最为至高无上的爱了吧。

    “没什么,我只是想要外出去看一看,很快就回来了,你早点睡吧。”若纯有点不耐烦地回复着若情,虽然若纯知道这其实是一种变相的关切,但若纯还是因为自己的那一份对于直觉的敏感,她感觉自己今天应该会有所收获。

    街道上稍微有些轻微的,风的吹过,刚出门的若纯感到稍微有些不适应,有些小冷,但,她还是继续加快了脚步走向前。她不由得想起了自己曾经高中时期的长跑比赛,“累并感动着,同时也在感动的过程中慢慢地成就着自己。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想我会继续加快脚步。有时候我真想找一个跟自己一样热爱长跑的男孩子,就这样一直向前,一直向前。”当若纯想到这些的时候,若纯的脚步就变得越来越快了。

    街道上因为很晚的缘故,街灯的光晕有些显得不是很自然,街道上零零散散地有一些街头的小摊贩在卖着夜宵和烧烤等等。若纯突然有一种想要吃羊肉串的欲望。虽然她知道这种欲望其实有点并不可取。“地沟油这种东西其实就是源于这里,但为什么我却还是这么想要去吃。”当若纯想到这些的时候,若纯有一种想要笑的欲望。

    这是若纯第一次见到明朋和明阅时的场景。刚开始也不知道是怎么搭上话的,可能是因为埋怨那个小贩烤羊肉串的速度太慢的缘故吧。

    “大叔,您能不能快一点,我快要馋死了。”明朋觉得自己其实并不算是一个直接的人,他只是觉得自己的这一份直接在异性的面前总是表现出些许的腼腆。身边的明阅倒并没有说什么话,捂着小嘴偷笑着。然后这一份笑容就落入了若纯的眼里。

    “你这个小男孩倒挺好玩的。你几岁了。你身边的那一位是你的哥哥么?”若纯稍显好奇地问着明阅。

    “对,是啊,是我的哥哥。我叫明阅,你叫什么。”明阅同样天真地回敬着若纯。

    “我,你说我啊,我叫若纯,你也可以叫我小纯姐姐。”若纯其实挺喜欢和天真无邪的小男孩聊天,至少,她觉得这样可以让自己的心灵也变得童心化起来。即便,这种童心早晚会因为自己年龄的逐渐增长而慢慢老去甚至是褪色。

    “啊,原来就是你啊,上次我也在街上看到你了。你长得确实挺好看的,大姐姐。”明阅惊喜地发现原来自己之前看到的那个纯美的小姐姐就是若纯本人,明阅甚至有一些手舞足蹈起来。

    “原来你就是之前我弟弟提及的那个叫什么纯的女孩。你好,我叫明朋,今年20周岁。很高兴认识你。”明朋举起了自己的双手想要跟若纯握一下。但若纯却拒绝了。虽然拒绝但若纯却还是用话语回敬着明朋。

    “你好,我叫若纯。今年刚满18周岁。你叫我纯也可以。”若纯轻轻地说着。虽然看上去有些轻微地不高兴,觉得明朋似乎刚认识就要握手有些太过于唐突,但,不知道为什么若纯还是有一种小激动。毕竟,还算是一个非常帅气的异性在主动跟她攀谈。她其实应该感到高兴。

    “你怎么也会想到来吃羊肉串。是嘴馋了吧?”明朋在继续搭着话。身边的明阅也稍微有些忍不住了想要提醒小贩动作再快一点。

    “各位客人不要着急,羊肉串马上就要好了哦。要孜然味的还是?”小贩面露微笑地,一边烤着羊肉串一边跟大家搭着话。

    “孜然味的。”若纯和明朋竟然异口同声地说出这些话,甚至连他们这两人都感到有些意外和惊喜,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会在这一点上出现共同点。

    “原来你跟我一样喜欢孜然味的烧烤啊。”若纯有些惊喜,说话有些激动的同时也有些快。

    “其实我弟弟也挺喜欢这个味道的,没想到我们竟然会在这个地方出现共同点。”明朋并没有太过于激动,慢慢地说着。

    就这样若纯和明朋的第一次见面就因为这个相同的爱好而让他们彼此都对彼此萌生好感,爱情本来就是一颗小小的种子,就这样,虽然他们两人之间也仅仅只是普通到不能够再普通的陌生人的关系,但,若纯总有一种直觉,会与明朋产生些什么,发生一些有趣并意外的事。
    当这三人都狼吞虎咽地将烧烤吃完,离别的时候,明朋稍微显得有些伤感。

    “还能够再见么,如果还能够再见的话。那就我请你吃烧烤吧。”明朋的伤感稍微有些加重了。

    “还会再见的,只要你能够想到的话。”若纯回应着明朋的好意。

    “纯姐姐,以后我还想要再看到你。你真的很好看,真的。”明阅同样也对若纯有着非常强烈的好感。但很可惜的是,他还是太小,太嫩了。

    爱情本来就是源于陌生人,而这种陌生人之间的交流也让这两人之间的距离开始慢慢地变近。也许,这两人都曾经有过倚靠在这街道上胡思乱想的那一个片刻,然后,也正因为这一点,在这条街道上,就产生了这么多的,看似复杂的情感交织。
    | 3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langlangname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55天 / 跨度184天】
    • 开贴:2019-04-11 17:17
    • 更新:2019-10-13 13:54
    • 阅读:5875 回复:404 楼主:334
    • 字数:约227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