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内参记者》-----一名“非传统”记者颠覆你三观的采访实录

  • 首页
  • 上一页
  • 15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有骨难画 时间:2019-09-12 02:56
    楼主又来更图了,今天更一下之前正文中提到的“凤眼拳”,作为我国的传统格斗术之一,该拳除了适用于文中所说的正面的近距离缠斗之外,还是一种擅长打击人体穴位的拳法。
    有很多间谍、职业杀手都善于此拳,他们可以在极近的距离上通过超强的爆发力用经过长期特殊训练的指节去攻击目标的要害穴位,只要力道够狠,打的足够精确,一下就能置人于死地,而且死亡原因若没有懂行的人还很难分辨出来,是一种较为高级的暗杀手段。
    图1为“凤眼拳”最常见的握拳方法。
    图2为“凤眼拳”的各种手势、拳势。





    | | 2825楼 | | | | |
    作者:有骨难画 时间:2019-09-12 02:57
    今天的图就更到这里了。


    (未完待续) | | 2826楼 | | | | |
    作者:有骨难画 时间:2019-09-12 03:05
    本篇更贴到今天,楼主又颇有几句话想说,最近几天更新因为“赢子非”的名字频繁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导致成了众多看官所诟病的一个漏洞,这事楼主没什么好找理由的,就是如之前所说,写顺手就给写上去了,而发出来之所以还有,是因为最近这几天楼主的状态实在是不怎么好,所以发之前基本都没有校稿,也就导致问题出现后自己还没发现;有的看官说楼主的文不是现写的,这个楼主可以说一下,每一篇都有几天的存稿,边写边更,从第二篇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是如此,只有第一篇是完全写完之后才开始发的,而到目前为止,这一篇楼主还没有写完,不过已经写了十之七八了。
    还有就是最近更新的内容通过各位看管的反响来看,楼主知道诸位都不太感冒,原因可能是认为太过玄幻,失真严重,也可能是因为啰嗦、冗长之类的,总之是楼主的问题;不过楼主在这里可以预告一下,这段内容马上就要结束了,关于“大决战”的剧情开更在即,关于这段剧情,首先是比较长;然后是场面很大,战争场面很多,起码是楼主写到现在为止最大的;最后是楼主自认为自己是认真且下了功夫写的,但是诸位看官喜不喜欢看,楼主还没什么把握,但最起码写作最起码的诚意还是有的,楼主摸着良心不感觉愧疚,因为真的没有糊弄,只盼着等更到的时候,诸位能喜欢。
    好了,先就说这么多吧;总而言之,还是再次感谢各位看官的抬爱与支持,感谢! | | 2827楼 | | | | |
    作者:有骨难画 时间:2019-09-12 17:55
    第一段(2019年09月12日):

    银狐有点不甘心,看她的样子是真想亲手把这个抓住自家少爷的家伙给干掉,尤琦看出来了,便接着说:
    “知道你想要他的命,我比你更想,他只是抓了左少,但他对我尤家可是足足欠了几百条人命,今天我不让他把这笔血债还上,我就不配做尤家的后人,你们赶紧回去;虎牙,带银狐走。”
    银狐被尤琦这么一说也就不那么坚持了,再加上虎牙拉她,她便跟着虎牙往回走,临走前还不忘了又往尹耀驹的身上开了5、6枪。
    而尹耀驹被打爆的脑袋恢复之后又在眨眼的功夫下,将身上其它的伤口也都全部复原,这些伤口的复原过程就是原有被炸断的和新生的无数植物纤维好似虫子一样上下左右的蠕动着,然后快速寻找自己的同类,只要找到了,两股纤维就会对接在一起,就这样,伤口的恢复速度甚至超过了两人所发射火力对他造成的破坏速度,比如最后银狐打他那5、6枪,这几枪都是连在一起打的,但等最后一枪打完的时候,前面的3-4个弹孔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尹老贼,你大闹我家,杀了这么多的尤家子弟,今天我一定要让你以最难看的死法去给他们偿命!”
    “尤琦!你杀了我儿,还有脸跟我提‘血债血偿’?!”尹耀驹说。
    “哼,你也不看看我为什么杀你那‘宝贝儿子’,他要是个好人,我能杀他吗?先了解一下他都干了哪些丧心病狂,有悖人伦的事情再说。
    对了,你怨我杀了你儿子,但你儿子杀了你爹,这笔账你准备跟谁算去?”尤琦说。
    “我呸,不管怎么样都是你杀了我儿子!是你欠我的血债!”尹耀驹说。
    “得了吧,尹天驰亲手勒死了“大扛把子”,也就是自己的亲爷爷,你的亲爹,我不知道你尹耀驹夹在中间知道这事之后的第一反应是什么,但肯定好不了;我知道,以你现在这个状态,那绝对不可能听了我的话就“通情达理”的让这事算了,再者说,即便你能说算了我还不能答应,有仇必报是我尤家的座右铭,尤家总部的那笔账,你说什么也得拿命还。
    不过在我看来,你这么恨我,其实你儿子死在我手里倒还是次要的,毕竟尹天驰是个什么德行,你这个当爹的不可能不知道,前因后果再一联系起来,怎么说都是你们家干的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理亏,所以你真正计较的并不是尹天驰之死,而是因为以我为代表的尤家势力的介入,导致你们尹家在洪门的地位一落千丈,直接被单云台给“撅”出去了,这个事情,你也不用否认,就你刚才给我说话时着重提到‘尹氏洪门’这一称谓就能可见一斑。
    而你不去找单云台的晦气却先来和我尤家作对,恐怕单云台是许给你什么等你回归之后就让位于你的承诺了吧?他也是真是狡猾透顶,猜准了你这一走就回不去了,所以给你的承诺自然也就是一句空话罢了。
    我说的没错吧?”尤琦眯着眼睛说,言语中充满了对尹耀驹的挑衅和藐视。
    “‘洪门’是我尹家的洪门,他姓单的这个叛徒,还了还好,不还就只有死路一条,不过这些事我跟你说不着,总之今天我要让你死!”尹耀驹说,他这个反应很明显是被尤琦说中并戳到痛处了,所以有些恼羞成怒,只是他急了之后的反应还是很令我们惊讶的——
    这家伙说完这话之后,开始发出“嗯——”的一个长声,那声音就像便秘一样,而且他的脸色也是如此,尤琦则摆出一个“饶有兴趣”的样子在对面看着他能搞出什么花样儿来,而在几秒钟后,尹耀驹就给出了答案,他在一个头的基础上,又长出来八个头!
    这多出来的8个头,就像“一串儿”肿瘤一样,围着他的脖子长了一圈,大概是左右各四个,围着他原本的那个脑袋,一共9个头的长相是完全一样的,但表情并不一致,龇牙咧嘴什么样子的都有。
    而这还远没有结束,此人在9个头全部长出来之后,身体也发生迅速膨胀的变化,原本的皮肤如蜕掉的蛇皮一样变成白色的半透明装并被冲破散落在地,然后两条腿在膨胀中失去了中间的缝隙,并在了一起随着继续膨胀,最终融为一体,和身子连接成了一条巨大的尾巴。
    换句话说,他此时的身子,变成了一条类似于蛇的条状身体,完全不再是人类的外形。
    与此同时,膨胀还在继续,仅仅是这些变化产生的这点时间内,尹耀驹完全脱离人形的身体就已经比之前膨胀了不止几百倍,到最后膨胀结束的时候,他立在地上的高度已经不低于10层楼的样子,这还不算有相当一部分是盘在地上的,如果全部拉直了,这厮的长度少说也得有近百米。
    除了尾部的末端较细以外,身体的其余部分都跟蛇是一样的,通体一般粗,直径目测有5米上下,总而言之,可以衬得上十个庞然巨怪。
    他“变身”的最后一部,是那九个跟着身子一起同比例膨胀变大的头,这9个头开始还是尹耀驹原本的脑袋,但随着膨胀的加剧,也开始发生极速的变化,最后毛发全部脱落,成了9个看起来还勉强算是人头,但面容十分狰狞丑恶的怪脸,这9个头还都张嘴向外“呼呼”喷着气体,那气体被传到我们这边差点没把我给熏死,简直是腥臭无比,那是一种任何海洋生物腐烂发臭之后都无法发出的难闻气味,熏的我们这几个人全都是眉头紧皱,最后没办法,到车里把有过滤异味功能的防毒面具拿出来戴上才算是能将将坚持的住。
    而用防毒面具除了味道太难闻以外,也是为了防止这种气味有毒。
    最终尹耀驹完成这一系列的“变身”之后,戳在那里已经是个丑陋到无以复加的形象了,只是我看着他这个样子,感觉很是眼熟,却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是什么,便说:
    “这玩意儿我怎么总感觉从哪里见过?!”
    “不是见过,是听说过,你看他身上这些诸如蛇身九头的生理特征,不就是《山海经》中所记载的凶神‘相柳’吗?!”乌兰百克说。
    我一听这话,心说“对啊!”还真是相柳的形象,转念又一想,当年采访林玉良的时候,他曾给我说过,这“九煞”病毒源自于相柳的血液,它被相柳通过虫洞从《山海经》的世界中带到了我们的世界里,而尹耀驹100%结合的就是“九煞”病毒,这样一来他的这个造型也就说得通了,如此算来,这家伙还算的上是相柳的“徒子徒孙”......
    “九煞”病毒当年被定性为植物病毒,这个结论放到现在的尹耀驹身上就体现的非常明显,除了早前他现身之前搞出来的那些植物特征突出的触手,眼下这家伙的身子虽然是个蛇身,但表皮并不是蛇类应该有的蛇鳞,而是看起来跟树皮很像,而且还是杨树的树皮。


    (未完待续) | | 2856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5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有骨难画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55天 / 跨度53天】
    • 开贴:2019-07-31 19:06
    • 更新:2019-09-23 18:38
    • 阅读:343356 回复:7580 楼主:373
    • 字数:约589千字
    • 图片:85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