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内参记者》-----一名“非传统”记者颠覆你三观的采访实录

  • 首页
  • 上一页
  • 26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有骨难画 时间:2019-10-11 02:09
    楼主又来更图了,今天继续70周年公布的我军新型武器装备,这次要说的是巨浪-2型潜射洲际弹道导弹(以下简称“巨浪-2”),所谓“潜射”,一般是指的是装备在弹道导弹潜艇上的导弹,其中主要军事强国均采用核潜艇作为载具,个别国家采用常规潜艇,比如朝鲜;由于潜艇的隐蔽性极强,对手几乎不可能在核大战时发动首次打击中间弹道导弹潜艇全部摧毁,所以弹道导弹潜艇就可以在核大战时执行“二次核反击”任务,也是到目前为止最适合执行此任务的平台之一,而执行这种任务的核心,便是潜射弹道导弹。
    因为要在30米以下的深水中发射,所以潜射弹道导弹,尤其是潜射洲际导道导弹的研制难度往往比陆基的同类导弹更大,目前世界上掌握有全套潜射洲际弹道导弹技术的国家只有3家,分别就是中美俄,法国也有自主的潜射战略导弹的技术,但由于射程达不到洲际的水平(以我国的8000公里为标准),所以就不能算。
    而此次公开的巨浪-2型,虽然在解说中被称之为“远程”,但实际上该导弹是一种正经八百的洲际导弹,射程可达到12000公里以上,改进型则能超过14000公里,可以在南海发射就覆盖主要战略对手的全境,为作为发射平台的核潜艇,提供了生存保障。
    相比于公开的巨浪-2,更先进的巨浪-3也已经问世,打击能力相比巨浪-2成倍提高,在携带核弹头的情况下,一枚一次就能用大量分导弹头以攻击要点的方式摧毁敌方人口800万以上的“超级城市”,战略威慑力极强。
    图1、2均为该导弹的雄姿,可以看到弹体上的“JL-2”的字样,这是“巨浪-2”的汉语拼音大写开头字母的缩写,另外,作为一种装备在核潜艇上的导弹,为了能在陆地上展示,这才如图中连导弹带密封桶一起用车拉到了现场接受检阅。





    | | 4207楼 | | | | |
    作者:有骨难画 时间:2019-10-11 02:10
    好了,今天的图就更到这里了。


    (未完待续) | | 4208楼 | | | | |
    作者:有骨难画 时间:2019-10-11 18:51
    楼主来更新了,让各位看官久等了 | | 4222楼 | | | | |
    作者:有骨难画 时间:2019-10-11 19:03
    第一段(2019年10月11日):

    (一百二十八)狐三太奶之“一物降一物”
    别看这狐三太奶的外形是一个苍老、矍铄的老年贵妇人,可她说话时却是个真真的妙龄女子才有的声音。
    而她这话说得让在场除了一起上来的昆虚真人以外都是一愣,其中也包括一个人但“六个用”的蚩,就在众人这么一愣的功夫里,狐三太奶向前一跳,一跃就来到了两边的中间,把交战的双方给隔开了,尤琦见状先说:
    “老奶奶,怎么了?”
    “老姐姐,你不会是想——”玄圣好像想到了什么,但还没等着说出来,便见狐三太奶一抬手,表示“你猜对了”,然后一转身,正脸对向蚩,接着玄圣没说完的话,对蚩说:
    “老东西,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一看这有意思啊!狐三太奶跟着蚩还认识?他俩这是什么关系?
    “你——你是涂山氏的后人?”蚩用一种瓮声瓮气的声音说,这是我第一次听他开口说话,要不是这次,我看他那张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表情的脸,还以为他不会说话呢。
    “正是!我乃涂山氏第85代传人!你和我关外马家的恩怨,今天老身就要和你好好的算一算!”狐三太奶说。
    “哼,我作为‘精怪之祖’,你们关外马家的五大仙,本都是动物修炼成仙,全在我的治下,当认我为祖师,而其它四家都本分听话,就你们涂山氏频生事端,不服管教,我不找你们涂山氏算账,你们就应该找个角落躲起来感到庆幸,没想到你这涂山氏的后人居然还敢自己送上门来,别看你们在这里一个个耀武扬威,但且不说尊上就在身后,即使尊上不在,我也不惧!
    说吧,你想怎么死?”蚩听罢狐三太奶的话,先是毫不在乎的轻哼了一声,然后如此说;而他说话的态度的确就像他所表现的那样,根本不没把这种自己在人数上占绝对劣势的情况放在眼里。
    “我呸!我涂山一氏不服你这厮的管教那是因为你这厮吸取下界生灵的道行纳为己用,你这身本事是通过光明正大的方法得来的吗?你吸取他人道行也就罢了,却在吸取之后全部灭口,且手段卑鄙,残忍至极;我涂山氏不忍同道被你残害,这才奋起反抗你的暴虐行径!
    你这样的修行败类,还配当‘精怪之祖’?!当年南天之神炎帝有好生之德,只将你镇压却未将你铲除,只是你这厮被压了数千年却仍然死性不改,被那从蚩猖救出来继续作恶,真是狗改不了吃屎!”狐三太奶说,她说这话的时候可以说态度是义愤填膺的状态,双目圆瞪,柳眉倒竖,那样子看起来是愤怒到了极点。
    “我若不是被镇压了几千年,能只跟你们这些人比划拳脚功夫?如我的道行全部恢复,你们哪一个又是我的对手?
    涂山氏,不管怎么说,我作为‘精怪之祖’,就天生是你们关外马家的‘顶头上司’,你遇上我,只有死路一条,还有你们所有人都一样!”蚩说,其精神状态也开始逐渐的狂暴化。
    “我也听够你在这里大言不惭了,你是不是我们关外马家的克星,今天一试便知,你敢吗?”狐三太奶说。
    “杀你属于举手之劳,我不介意多动一下手。”蚩说。
    “好!在场诸位英雄,给老身一个面子,都闪退一旁,我要代表涂山一氏,乃至五大仙家取着狗贼首级,为关外马家、天下所有遭过他毒手的修行人讨还一个公道!”狐三太奶说。
    “老奶奶,这厮的武艺可非常人能比,我们六人也将将跟他打个有来有回,您一人独上,能行吗?”尤琦说。
    “丫头你这就不懂了,你们灭不了他不是因为你们不够强,而是因为你们‘不对路’,而老身的道行虽然没你们高,却‘对路’,所以即便是一对一,老身也有十足的把握送他上黄泉!”狐三太奶自信满满的说。
    尤琦还想再说些什么,但被玄圣给阻止了,玄圣没有说话,只是给尤琦使了一个眼神,那个意思是狐三太奶没问题,放心就好,尤琦一见玄圣都如此表态了,虽然没有明说,但也不好再多讲什么,毕竟玄圣的态度还是很靠谱的,所以尤琦收住了刚要想说的话,就与玄圣退到了一边。
    而昆虚真人的态度与玄圣差不多,也是一副“知道内情”,胸有成竹的样子;另外的那四位身穿红、黄、蓝、白四种颜色盔甲的美女亦是如此,她们从开始看到狐三太奶上来,就不约而同的全都露出一种惊喜之色,然后全程也没有说话,对即将开始的狐三太奶VS蚩的单挑战,好像比玄圣与昆虚真人都还要放心。
    我不知道其中到底有哪些我不了解的情况,只能静静的等待事态的进一步发展,不过有了玄圣的态度,以及那四位美女的反应,我倒是突然对狐三太奶能够在随后的战斗中战胜蚩有了很大的信心,而在此之前,我甚至都有也插上两句嘴去劝劝狐三太奶的冲动,因为我实在是不相信尤琦与玄圣联手,再加上4名水平不低的顶级高手,这样的强强联合下都无法快速打败的蚩,是她单挑能应付得了的。
    长话短说,众人把场子让开,将中间只剩下狐三太奶与蚩之后,这双方该说的话在刚才都说完了,所以当即谁也没再多说一个字,拉开架势就动起手来,当即便战在一处。
    狐三太奶的兵器也挺有意思,也是双持,左右手一边一个,而且也都是短兵器,为双持短剑,与对面蚩所用的子午鸳鸯钺一样,从武学角度讲,走的都是速度路线,如此一来,两个都是使用双持兵器且都以速度为主要打法的绝世高手凑到一起打起来的场面就非常的“好看”了,就见二人的短剑与鸳鸯钺的剑刃、钺刃相互磕碰之间发出“蹭蹭蹭,唰唰唰”的声音,而且速度之快达到了以人耳无法识别的程度,之前提到过,当自动枪械的射速超过每分钟1000发的时候,人耳就难以识别单个的枪声,现在狐三太奶与蚩之间的对攻就是这种情况,虽然使用的都不是枪,而是冷兵器,但两者的对攻频率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自动枪械的全速射击。
    这狐三太奶也真是一身好功夫,在不使用任何法术的前提下,就这身功夫拿出来也是罕逢敌手的存在,但平心而论,就这蚩在此之前表现出的那种战斗力而言,狐三太奶理论上是100%都打不过他的,可不知道为什么,这蚩在和狐三太奶打的时候,虽然也挺厉害,可却完全比不了刚才大战尤琦、玄圣以及那四名美女时的能耐,只能做到勉勉强强的均势,想要突破,看起来是一点可能都没有,我心说难道这人是传说中的那种“扎不烂”?遇强则强遇弱则弱?无论跟谁打都能打平手的那种?但听他刚才说的那话,可不像是这个意思。
    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在我脑子里还没有闪过,这场战斗就有了新的变化,狐三太奶居然开始逐渐的占了上风!
    蚩越打越吃力,我甚至通过屏幕将画面的极限放大看到了他因为吃力而变的鼻洼鬓角热汗直流的样子,这可是在方才以一敌六的过程中完全没有出现过的情况,这种场面有点类似于长傩暂时吸走巫傩道行后后者的情况,可是在这期间我并没有看到狐三太奶使用什么特殊的术法啊?
    我暂时想不通这件事情的原由先放一边,再说当下,眼前的形势依然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最后蚩的感觉就变成了类似于阵法对尤琦与玄圣的影响还没解除时这二位的样子,没那么严重但也差不了多少了,看起来走路都费劲,更不用说还要保持高强度的战斗,而狐三太奶则还是如开始时那般勇武;在此基础上,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狐三太奶也就完全掌握了这场对搏的主动权,以压倒性的优势将蚩打了个满地找牙。
    这家伙在以一个因为状态虚弱到站不起来而半跪着的姿势,拼命举起双钺抵住狐三太奶的一次进攻后被后者一脚给狠狠的踢在了下巴上,然后整个人就远远的飞了出去并在落地后把地上给砸了个大坑。
    我眼见此景,心说这叫什么?这就叫现世报?十几分钟前他猛击尤琦与玄圣下巴的那一切,现在又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方式在他自己的身上重演了。
    “你...你这狐妖,用了什么邪法对付我?!”蚩说,他口气中充满了难以置信和不甘。
    “奶奶我是狐仙!你这妖孽的头子也敢称他人为妖?!你问我用了什么对付你?那不是妖法,而是它!”狐三太奶说着话,暂时收手,然后稍稍一低头,从脖颈上拉出了一条刚才大部分隐藏在衣服之下的项链,或者说是一条外形很像项链的物品,而我随后才知道,这其实是一件十分厉害的法宝,就是用来专门对付蚩的。
    随着这个东西被全部拿出来,我便能看清楚它的全貌,此物的末端是一个菱形的吊坠,其本身不发光,但在月光的照射下发出晶莹剔透的光泽,看起来十分好看,同时整体的制作工艺也极其精美,一看就是不凡之物。


    (未完待续) | | 4223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6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有骨难画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82天 / 跨度82天】
    • 开贴:2019-07-31 19:06
    • 更新:2019-10-22 03:22
    • 阅读:1871446 回复:10034 楼主:572
    • 字数:约916千字
    • 图片:127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