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混迹地府时的所见所闻

  • 首页
  • 上一页
  • 12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初晓曦 时间:2020-07-01 08:20
    第二一八章
    许君城的“斩”字一落,一道劲风凭空在大帝殿前卷起,随着大帝殿上空的黑云积压下来,风力渐强,吹得场上众人一阵东倒西歪。
    美美从袖中取出那柄被她炼化成棒棒糖模样的阎王印杵在地上才略微稳住身形,而我只能一边蹭用美美的棒棒糖,一边手上掐诀,使了个千斤坠,挡在我俩面前。
    另一边的蒋子文等人亦是纷纷各施神通,抵挡住劲风。只可怜了已经毫无还手之力的黄中庸,趴在地上,被劲风一吹,霎时间形销骨立,身上皮肉不断消失,最后只剩下一架骷髅,在风中坚持了不到半刻,化作一团飞灰彻底消散。
    看着一刻钟前还跟自己谈笑风生的黄中庸,在这一刻被挫骨扬灰,魂魄尽散,断无投胎转世的机会。蒋子文等人终于害怕了,泰山王董和更是当机立断,弃了手中兵刃,将阎王印放在眼前的地面上,然后直接跪伏在地。
    许君城笑道:“好一个当机立断,泰山王董和悬崖勒马,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赦入九幽绝域。”
    “谢大帝!”董和的头抵在地上,诚恳地应道。
    蒋子文突然气急败坏地叫嚣:“董和,起来啊!一入九幽绝域,便再无转世的机会。与其天天与那群疯子为伍,不如再搏一搏前程!”
    一声冷哼之后,蒋子文再无力气叫嚣,身体一软,蜷缩着卧在地上呻吟。
    一把银白短刀从蒋子文的后心进入,在胸前透体而出。而这把刀的主人在确定蒋子文已经失去行动能力后,反身疾步冲向正在飞快往山下逃窜的殿前传令童子,后发而先至,一拳一脚之后,童子被铁链束缚着扔回殿前。
    厉温将童子擒回来之后,一言不发地从蒋子文怀中取出秦广王的阎王印,连同自己的那方一同放在地上,同泰山王董和跪在一处。
    劲风散去,美美凑到我的耳边小声道:“厉温看来能活了。”
    我点头表示赞同。
    许君城见到面前的情景,心满意足地笑了笑,上前挨个查看状态。
    “还活着吗?看来是还活着,那你就和董和一起去九幽绝域吧!倘若下一任酆都大帝心善,在他登基之时大赦天下,你们就有机会转世投胎了。”许君城蹲在蒋子文面前。
    蒋子文用眼睛怒视着许君城,偶尔也用余光瞥向朝他下黑手的厉温。如果眼神能够伤人的话,现在许君城定然已经被他千刀万剐,而厉温则是挫骨扬灰。
    许君城看了看殿前童子和董和一眼,双手抱拳朗声道:“域主来了便不要光看热闹了,烦请带走几个人。”
    “你自己不争气,还怪别人动杀心抢你位置,这玩意儿在阳间叫钓鱼执法。”一道身影从大帝殿内走出,一袭青灰色长褂,戴着一副小圆眼镜,板着张臭脸,正是九幽绝域的域主张道陵。
    “你这讨米人,说话还是一如既往地不中听。”许君城忍不住笑骂道。
    怎料张道陵仿佛没听到他的话一般,径直朝着我和美美的方向走来。
    美美甜甜地叫了声爷爷,我也恭恭敬敬地喊了声师父,再便宜的师父也是师父不是。
    “怎么样?没受伤吧?”张道陵快步走到美美面前,捧着美美的肉脸左右端详了许久。
    美美使劲推开张道陵的手,哼了一声道:“我已经是轮回殿主了,你能不能老把我当小孩看。”
    “是是是,美美说得对,是爷爷思想觉悟不够。在这里有没有人谁欺负你啊?有的话跟爷爷说,爷爷立刻把他带走,让李元霸欺负他个一百年再说。”张道陵嘴巴上这么说着,眼睛却往许君城的方向瞟,惹得许君城一阵恶寒。
    “谁敢欺负我呀?我是轮回殿主啊,就算是他跟我说话,他敢不低头?”美美指向了许君城。
    许君城额前渗出一丝汗,心道:谁跟你这个轮回殿主说话不得低着头,你一米四的身高,人家不低着头跟你说话,难道还趴在地上抬头跟你说?
    听闻美美在酆都过得好,张道陵松了一口气,起身继续板着脸朝许君城走去,临走前还不忘跟我来一句“好好照顾你师姐,要不然……”
    趴在地上的蒋子文见张道陵步步靠近,神情大变,九幽绝域凶名太甚,由不得他不害怕。
    张道陵拈着自己的胡子,看了一眼在地上或跪或趴伏的众人,问许君城道:“全部带走?”
    不待许君城回答,蒋子文突然发出一声低吼,脸上一片血色浮起,身体在短短几秒钟时间膨胀了一倍。
    “这丫的要自爆!”厉温大吼一声,一手抓过跪在地上的董和扛在肩上,另一手将一同作乱的殿前传令童子夹在腋下,一个飞身进了大帝殿的一间偏殿中。将手头上二人安置好后,厉温探头出去:“大帝、域主还不快走,再不走他真的要爆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许君城突然一个箭步向前,一掌拍在膨胀中的蒋子文身上。蒋子文闷哼一声,膨胀的身体立刻缩小了几分,随后便跟漏了气的气球一般,恢复原状。
    “你能把人给我带回来吗?”许君城看着厉温幽幽说道。
    厉温一脸尴尬地将二人重新扛回刚刚跪着的地方。
    “秦广王蒋子文、泰山王董和谋逆,打入九幽绝域,永世不得转生。楚江王厉温知错能改,将功补过,留职查看。殿前传令童子许经纬……削去官身,打入轮回。”
    张道陵带着蒋子文和董和二人,步入一个黑色旋涡,前往九幽绝域。楚江王厉温死里逃生,依旧跪伏在许君城的面前。
    至于那位胆大包天的殿前传令童子许经纬冷冷地看着眼前这位既熟悉又陌生的族兄,一字一句道:“有本事,你杀了我。”
    “别把话说绝了,你我之间这点一世血缘的香火情经不住烧。轮回殿主张美美,许经纬打入畜生道轮回十世,少一世算你头上。”
    美美自然知道轻重,这次没有跟许君城顶嘴,手中的棒棒糖一抡,纵身跳起,砸在了许经纬身上。
    | | 494楼 | | | | |
    作者:初晓曦 时间:2020-07-02 08:11
    第二一九章
    酆都大帝殿前谋逆事件自此落下帷幕,都市王黄中庸被大帝亲手击毙,秦广王蒋子文、泰山王董和被打入九幽绝域,楚江王厉温逃出一劫,事后受笞刑三十,闭门思过。至于殿前传令童子许经纬的事情,在许君城发布的公告中没有描写。
    十殿阎王去了其三,秦广王殿事务由阎罗王包拯代领,泰山王殿事务由仵官王吕岱遥领,都市王殿则交给了平等王陆游。
    酆都大帝许君城将自己的大帝印放在酆都大帝殿前,美其名曰:印代帝位。自己留下一句二十年后自有新帝取印登基,然后飘然远去。
    而我这个便宜卞城王因为在阳间一个名为陶村的小地方待过,而大帝此次要前往的正是陶村,顿时成为了诸位阎王眼中的八卦发布人。
    酆都稳定之后,竟一个接一个地往我的宝肃昭成殿跑,说是来探望孕育天生鬼子的何静,实则还是以探听八卦为主。何静最是欢喜,她名静却喜动不喜静,家中络绎不绝的客人和礼物让她喜出望外,挺着个一天天变大的肚子牵着刀子送来的黑猪满院子瞎晃荡,时不时还会插上几句嘴,说说许君城先前在陶村的事。
    不得不说,我可能是整个地府中最了解酆都大帝许君城的人,地府皆知这一任的酆都大帝杀伐果断,杀力强大,却不知其在阳间陶村,见了伏祸和十全爷两位舅哥陪着笑的谄媚模样;也不知在喝醉后,也会抱着蛤蟆精元宝鬼哭狼嚎地唱歌;更不知他们所惧怕的大帝在白鹤面前更是温顺得不像话。
    不过想想也正常,世间之所存又怎么能被一概括之,总是善恶相交,好坏平分,毁誉参半。做个坏人不妨碍他的善心善行,做个好人也不耽误他的恶念坏事,多一点,好的比坏的多一点就够了。
    之后,刀子又来了一趟宝肃昭成殿,头发稀落且倒竖着,面皮发黑,一身亮眼的金色毫光不知所踪。
    “你堂堂神霄玉枢府五方蛮雷使张戈张刀子怎么这副模样,偷炸药去了?”我瞧着刀子的模样,调笑道。
    “少扯这些倒灶没用的话,我要回天庭了,跟你们知会一声。”
    美美的毒舌现在越发醇熟:“是该回去了养养了,要不然都没法看了。”
    “还不是你们的错,早知道许君城这厮搞了印代帝位这一出也不跟我说道说道。我见这货大摇大摆上了阳间就是一顿神雷,哪里知道这货底气足了,愣是凭着脸皮厚扛住神雷,跑上我们神霄玉枢府,跟天尊借了一颗雷火珠,说是以报神雷浇顶之仇,天尊也没拦着。这一顿劈啊,我特么差点没回来!”刀子抹了一把辛酸泪。
    美美见识过许君城的心狠手黑,这会儿憋着笑拍了拍刀子的肩膀安慰道:“你这个形象还是很……有震慑力的!”
    刀子欲哭无泪。
    送走了刀子之后,酆都大帝在大帝殿前亲手处决都市王黄中庸的事在整个地府中已经传开了,各地城隍心照不宣地停手安分下来,不再相互攻伐,生怕大帝震怒,伏尸百万的场景出现在自家的地头上,一时之间乱了不知多久的地府竟一下子变得平和得多。
    一切都变得井然有序,“大劫将至,众神不出”彻底变成了一句笑话,只有酆都极少数人知道,这句从酆都大帝口中传出来的话至少已经在大帝身上应验了。不出意外的话,暂时杳无音讯的地府之主将会在二十年后坐上帝位,出现在地府众人的面前。
    随着酆都正常运作,我也开始忙的焦头烂额,卞城王司大海底的大叫唤大地狱,四周又设常跪铁砂、尿泥浸身、磨摧流血、钳嘴含针、割肾鼠咬、棘网蝗钻、礁捣肉浆、裂皮既擂、衔火闭喉、桑火烘、粪污、牛雕马躁、非窍、啄头脱壳、腰斩、薄皮揎草等十六处小地狱。
    单单巡视这些地狱一周都得花好几天光景,更别说这些小地狱中源源不断递送上来的各种审批文件,不到一个月,这些文件已经堆满了好几个箱子。
    我禁不住开始怀念过去在陶村时的潇洒日子,前段时间收到十全爷的书信,说是许君城和白鹤留在陶村定居,建了房子,就在我原本居住的小院的隔壁。至于我的房子,他们也会帮我留着,一众妖族实在不好大摇大摆地到地府来道贺,只好在书信上口头祝贺一下我升任卞城王。
    当然也怀念在县城隍府中当拘魂使的日子,虽说不及在陶村时的自在,却也是乐在其中;在九幽绝域也不错,开头的日子是难了点,但后来与大家混熟了之后,也是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而且与何静的相识也是在那个时候。
    说来也巧,前一秒我还在书案上掰着手指头数着过往的老相识,下一秒一个鬼差手中拿着两个信封送到了我的案桌上。
    两个信封,一个署名贾怀仁,另一个其上只写了收件的地址和“子鹏亲启”的字样。
    贾怀仁的信中乱七八糟写了一通琐事,再就是他所占领的区域内鬼民安居乐业,府兵井然有序,幸福指数高的不得了之类的,之后是对我成了卞城王表示祝贺,随口提了句让我回头请客,最后在信封的背面淡淡然地写了句“我要与周玲结婚”下面是日期地址。
    我模糊还记得周玲是贾怀仁那边的随军医生,长得还挺漂亮,贾怀仁受伤的几次据说都是她在照料,心思细腻最重要的是心地善良,正好可以中和一下贾怀仁自老城隍爷贾成道投胎后一直累计的煞气。
    另一封信没有署名,打开信封之后只有一行地址,大概位置在于东南,与贾怀仁现在的领地离着不算太远,但实在是显得有点太过偏僻。我翻过地图后,能看出那个地址属于典型的丘陵地势,四面群山环绕,仅有两条小径出入,易守难攻。
    信上字体看似中正平和,却偏偏在一片正气之中透着股凛冽杀气,字如其人,这个字就很常遇春。
    | | 495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2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初晓曦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44天 / 跨度409天】
    • 开贴:2019-05-24 13:18
    • 更新:2020-07-07 08:14
    • 阅读:14264 回复:527 楼主:285
    • 字数:约582千字
    • 图片: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