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天使与魔鬼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紫慕流沙 时间:2018-06-27 13:17
    曾经拥有的,不要忘记,不得能得到的,更要珍惜,属于自己的,不要放弃,已经失去的,留作回忆——《曾经》。

    远小米站在梳妆镜前,身上穿着一套雪纺套装,简约大方,清爽透气,简单却不失时尚,繁复而错落有致的花纹弥补了透视装的缺点,纤细修长的美腿更是引人注目,她用手往下拄了扯开叉的半身裙。
    这时一双更加白皙的手却将她的手拍开了,笑着说:“露的就是腿,这么漂亮的大长腿你藏起来干什么,开叉就是为了将你的优点显露出来的,我要是有你这么长的腿,恨不得穿个内裤就直接上街了,你还藏着掖着,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再往下扯,还不如给你换条喇叭裤。”
    “这个····你看胸口这儿太露了,我只是去参加庆功宴,又不是去选美,穿成这样会不会太那什么了?”远小米又执着的将手上的那只略显粗大的手推开,从镜子里的女人不是很漂亮,却有种与世无争的宁静,就像一泓泉水,没有波涛汹涌,只是微微却令人心动的涟漪。
    而她身后的人则和她截然相反,有些胖,国字脸,皮肤还有些暗沉,剪着并不太合适她脸型的波波头,反而将她的脸衬的更大,由于连吃了两晚火锅,油光满面,严重上火,鼻尖上有了一个饱满而红润的豆豆,顶头还能隐隐看到一点白头。
    她双手叉在腰上,一脸羡慕嫉妒的盯着镜子里的远小米,“老天真是不公平,有的人天生就是小骨架,不用减肥也能瘦成闪电,我可真是倒霉,喝口水都能长出二两半的肉来,上次的纪录你还记得吧?三天三夜硬是滴水未进,都被饿晕了,被医生打了几瓶点滴,结果出院的时候却比原先进去的还胖了两斤,真是邪门儿了!不过我通过那件事儿,我也想通了,爹妈的基因太过强悍,骨架那么大,再减估计也没什么效果,所以我就无所畏惧。”
    “你能想通就是最好的了。”远小米的目光又在其他衣服上挑挑拣拣,今天晚上是老板六十大寿,人事部的所有员工和一些管理层都要去参加寿宴,远小米刚好是人事部的中层干部,权利不是很大,但相较同期一起进入公司却一直在原地踏步的商玉就算是平步青云了,她们两个是室友,在没进公司之前就认识了,是在人才市场,当时人特别多,远小米踩着高跟鞋,没想到没几下就被推倒了,那么多的人,一旦有人跌倒,很容易造成踩踏事件,后果不堪设想,关键时刻就是商玉将她从那么多双凌乱的腿下拉起来的。
    还好她生得虎背熊腰,两双胳膊孔武有力,只稍稍用了点力,就将弱不禁风的远小米从危难之中救了起来,商玉是本地人,但家住在郊区,父母开了家不大不小的超市,收入不错,在当地也是第一个买了汽车和房子的人。
    腰缠万贯算不上,却也有七八十万的存款,家里就她一个女儿,所有商玉原本不用出来上班的,超市迟早都是她的,所以她不想过早的被超市束缚,大学才毕业几年就要回家啃老本,公司收入不错,里外提起来也是办公室的工作。 人打赏 145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紫慕流沙 时间:2018-06-28 11:15
    家里父母也觉得很有面子,市中心繁华又充满了诱惑,隔了七八十里的老家却灰蒙蒙的,她习惯了喧闹又令她烦心的生活,尽管如此,她还是喜欢在反复的矛盾和没完没了的抱怨中固执的赖下来,总说混不下去就回家继承超市,怎么说也是个体户的小老板。
    “该吃吃,该喝喝,吃嘛嘛香,身体健康嘛,我不想拼命工作之后,将赚来的钱都花都在减肥上,我妈上回还打电话警告我,说我再减肥的话,过年就不用回去了,对了小米今天许妖精也去,肯定得大出风头,她最近看你的眼神几乎快要不共戴天似的,今天晚上,她要是故意敢让你出丑,你回来告诉我。”
    商玉只是一个办公室普普通通的小文员,和她的长相一样普通到了过目即忘,由于她有点胖,所以人送外号大山芋,还好有远小米罩着,所以她在办公室的生活波澜不惊,没人故意针对她,其实也没谁愿意针对她,毕竟她的存在不会给任何人造成威胁,自然也就成了最容易被忽视的一类人,要不是每个月的工资表上出现她的名字,几乎没人愿意相信她的存在,远小米又拿起一件暗灰色的套装,“告诉你又能怎么样?你还能将她修理一顿?人家是模特出生,长的漂亮,又是公司的形象代言人,哪是我们俩能得罪得起的,得罪不起,那就识相点,躲远远的,谁也别来招惹谁,相安无事不好吗?非要弄得鸡飞狗跳的?能忍就忍吧!能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不想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儿就耽误了工作,还省得给其他看热闹的人提供娱乐节目。”
    “你越是这么想,对方就越容易得寸进尺!我要是有你这么好的资源,早就·····”商玉见远小米转过脸,又讪讪的说:“我的意思是说你可以随机应变,总不能一味的退让,这世上从来就不缺欺软怕硬的人,哎呀,你别这样看我,给你出主意还不是为了你的前程着想,难道你想让有些处处给你小鞋穿,处处挤兑你的女人成为你头上的紧箍咒?看你不顺眼就给你念叨念叨,你忍一时风平浪静了,别人还以为你软弱无能,故意用这招数打压你,得寸起来那就无法无天了。”
    “哟,这不是远小米么?你怎么也来这儿选衣服?”说曹操曹操到,妖娆性感的许熳扭着水蛇腰来了,穿着一身裸色的蕾丝礼服,勾勒出玲珑有致的身段,雍容华贵,典雅中似乎还有几分喷薄欲出的张扬,她将鼻梁上的墨镜拿下来,露出令公司很多男人抵御不了的大眼睛,总能在不经意中流露出令人措手不及的魅惑,在男人面前总是娇滴滴的。
    性感的身段柔若无骨,说话也是嗲声嗲气,这是她与生俱来的天性,她不是明星,却有一张堪比明星还要明星的娃娃脸,她不是赢在了众多的资本上,而是在娘胎里就赢了起跑线,有她的地方就聚集了焦点。
    她是男人不可抗拒的春药,也是女人羡慕嫉妒恨的范本,许妖精这个外号也就当之无愧了,很多人说她之所以能成为公司形象代言人,是因为和老板有层见不得人的关系,老板虽说已经六十岁了,但保养的好,风不吹头,雨不打脸,公司又有那么多专业经理,不上火也不烦心,精神抖擞,活成了人生赢家。
    看上去像是四十多岁,老当益壮,意气风发,沉淀了人生大起大落和沧桑的男人总是宠辱不惊,而这种一切尽在掌控中的老练对女人总是有种致命的吸引力,所以年龄也就不成问题了,许熳光芒四射,随便一站就像T台上耀眼夺目的模特,令人流连忘返的回头率也变相检验了和她脸上傲慢相得益彰的魅力,商玉自惭形秽,她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职员又怎么敢和老板面前的大红人过不去,顶多是嘴上发些牢骚,她强大的气场带着一种咄咄逼人的压力。
    许熳看了眼远小米,在看到她身上还没来得及换下的雪纺衫时,冷笑说:“你就打算穿这个去参加宴会么?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大的胸?平时干吗遮遮掩掩的,只是这身衣服穿去参加夏令营还好,参加宴会恐怕就不伦不类了,你好歹也在人事部混了好几年了,好歹也见过几次世面,怎么连晚礼服也知道选,还让你这个····这不是·····远小米,你也真够卑鄙的,心机也真够深的,瞧瞧这个黑不溜秋的大山芋,往你身边这么一衬,白的白,黑的更黑,红花绿叶,一目了然,我要是不在这儿,你就美若天仙了!只是你这么消费人家的丑,会不会太过分了?这就是你降低交朋友的标准,其实就是想抬高你自己的优势,这·····瞧她这副模样,本来就惨不忍睹,现在被你这么一反衬,简直不堪入目。”
    “你可以羞辱我,但你凭什么羞辱她!我没你那么高的水准,交不起那么多高贵优雅的朋友,商玉怎么了?我交什么朋友,你有什么资本指手画脚的,我不想和你过不去,一没仇,二没怨,但你也别太过分了。”远小米扔下衣服,拉上商玉就走,许熳见她还敢顶嘴,指着她说:“你以为你是圣女白莲花?平时装得一脸守身如玉的坚贞相,不过是个寿宴而已,我作为公司的代言人,晚上会来很多重要的宾客,要不是为了衬托老板的面子,我都不敢穿的太过招摇,你却带了个土里土气的朋友给你选衣服,想要一鸣惊人是不是?自从上个月和老板出了次远门,你一直掩藏着的坚贞之相就要原形毕露了,也怪不得你最近的小动作那么多,竟然还来这么贵的专卖店挑衣服,为了出人头地,你这心机也太下功夫了,要不是在这儿碰到你,谁能想到一向老老实实的小办事员对时尚文化竟然还有这么高的追求。”
    “你在胡说什么!许熳,我和你无冤无仇,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信不信我····”远小米忍无可忍,商玉却拉扯了扯她的胳膊,先前还怂恿她别忍气吞声,现在却又制止她别硬碰硬,毕竟嘴上说的和现实的情况完全相反,要是真和许熳撕破脸,就怕她暗中报复,工作很有可能受到波及,许熳瞪向商玉,没好气的说:“你也真是,扯着她干什么!让我也长长见识,看看她能把我怎么样!光天化日,难不成她还想打人不成?”
    “我哪敢打你!你的脸上可挂着老板的面子,小玉,我们走。”远不米再不理会她,许熳见她不吃这一套,又故意拦在她面前,一脸挑衅,“你不是想一鸣惊人么?就你这身衣服一到晚宴现场就会被秒杀了,这套策略肯定是行不通的,不如我给你出个主意,保管能吸引所有人的眼球,就你这前凸后翘的身材保证穿什么都好看,我这儿刚买了身运动服,在专卖店买的,以你的工资恐怕下辈子也买不起,一鸣惊人向来都不是从寻常路上走出来的奇迹,今天晚上就穿着它参加晚宴,虽说有点不合时宜,但比你身上这套不伦不类的衣服却好看多了。” | 1楼 | | | | |
    作者:紫慕流沙 时间:2018-06-29 09:47
    “说够了没有?说够了我们就得回家吃饭了。”远小米一直都秉持息事宁人的态度,尽量不和别人起冲突,只想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做自己该做的事儿,拿自己应得的酬劳,只是许熳欺人太甚,但她在公司几乎只手遮天,她可不想因为一件衣服就和她闹得不可开交,她故意发了这么场火,捅到老板那儿,以许熳的手段,老板自然是要怜香惜玉的,而她或许只会落得不识抬举的封号,没有足够的资本,哪敢硬碰硬,只能忍气吞声。
    “晚上就要参加宴会了,是怕老板准备的饭菜不合你的胃口,这是要提前吃饱了,才能赶在别人卖弄风情之前大展身手?你在公司也没什么影响力,就和你这傻不拉几的朋友一样可有可无,你这么不识趣,相信老板也不会怪罪你的。”
    许熳用手按了按远小米随时要做推卸的手,“我们好歹也做了好几年的同事,衣服又是我给你的,大不了老板问起来,我帮你多说几句好话不就得了,怎么,不敢穿?”
    “神经病!”远小米狠狠瞪了她一眼,甩手就拉着商小玉走了,许熳哪能吃得了这么大的刺激,一把抓住动作稍慢一步的商玉,“你不是她好朋友么?她不穿,那就便宜你,送给你穿了!”
    “许漫,你什么意思?商玉只是一个小文员,你何必为难她?有什么就冲我来。”远小米一扭头就看到许熳又将矛头指向了商玉,又急忙回来,猛地将许熳的手推开,自己挡在商玉面前,许熳怔了下,这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店员见她们剑拔弩张,一副要大打出手的架势,也走了过来。
    许熳怎么可能允许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出风头,就在店员开口询问之前,握住远小米的手说:“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到了时间,我开车来接你,不见不散,还有,记住把你的小山芋也带着,你身上的衣服就不错,挺漂亮,这袋子里的衣服我可是为她量身定做的,姐姐都跟你道歉了,你就不要再和我闹别扭,宴会上见。”
    “真是不要脸!什么破烂玩意儿!商玉,别理会她,像她这种狐狸精除了在男人面前搔首弄姿,剩下的就是一肚子的坏水,整不过我,却还想拿你开刀,不过是个三流小模特,仗着自己长了二两胸脯和屁股,到处显摆,上面低胸,下面包臀,恨不得全身上下一丝不挂才好,别人都恶心的不得了,她还以为自己是仙女下凡,高人一等呢!像她这种人我见得多了,你越是搭理她,她就越得寸进尺,今天我还不去了!大不了被老板开除,他要是因为这点鸡毛蒜皮的事儿就开除我,就这种色迷心窍的老板,就是给他工作到了过劳死,他还以为是应该的呢!”
    远小米一甩手就将商玉手上的袋子扔到了地上,商玉手忙脚乱的捡起来,店员和其他人也都各自散开了,远小米瞪向她,“你还真当个宝?扔了!拿她的东西,不嫌脏!还不知道是哪个男人送她的,她自己瞧不上眼,就把你当作了乡巴佬,用你打赏你,还指望在你这儿占个顺水人情的便宜,我告诉你小芋头,门都没有,咱们安分守己做自己的工作,我还不信她这个见不得人的情妇还敢在公司里翻天!今天的宴会,我不但不会去,你也别穿,她明天要是敢找我麻烦,或者向你兴师问罪,我非得和她鱼死网破不可,好歹我也是爸妈眼里的公主,凭什么要受她的气!”
    “小米,你就别生气了,哪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儿!说实在话,这衣服真不赖!你看里面还有发票呢!好几千呢!我长这么大,还没穿过这么贵的衣服,白捡的便宜有什么不能拿的,一没伤天害理,二没通过不法渠道偷来的,她愿意给咱们这么大的脸,咱们接着有何不可?还能露个脸,我进入公司那么多年,还从来没参加过公司举办的各种宴会,这也是我开开眼界的机会。”
    商玉却觉得这或许是个大开眼界的好机会,远小米目瞪口呆,怔怔的看着她,真不知道她太想见世面,还是不知高低,语不惊人死不休,商玉似乎看懂她表情里的惊愕和鄙夷,慢条斯理的说:“我只是个小文员,被她整几下也没关系,但你就和我不一样了,你努力了那么久才做到今天这个位置,你向来最瞧不起她了,我妈说了,挡在你面前的人,尤其是讨厌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一脚将她踩在脚下,然后一鼓作气,把障碍当作节节高升的垫脚石!”
    “话是这么说的,但你想过没有,明明没有的事儿,要是因为这次交锋,没有的事儿也会被张冠李戴的,说句难听话,我可从来没想过通过什么方式出人头地,更不想因为这个臭女人就被人扣上争风吃醋的罪名,这是奇耻大辱,还不如把我开除了算了!”远小米的语气明显没先前那么硬气,在大学毕业的时候,她信誓旦旦的说要改变这个世界,没想到这个世界却用那么多身不由己的规则和不成文的条例迫使她就范,越是反抗,受到的打压就越强烈,甚至,为了工作,还得违心的和一些不怀好意的男人搞些暧昧。
    “为了一件衣服就和她鱼死网破,以她的资本早就打遍天下无敌手了,咱们俩个无权无势,又不擅长拍马屁,要是真和她闹出动静,老板和她之间又有这层特殊关系,你立下再多的功劳也抵不过她在老板枕边一句挑拨离间的话,再说了,宴会上那么多人,她再敢放肆,又能把咱们俩个怎么样?”
    商玉知道她的处境也很难,也看到她在这么难的处境里如何挣扎求生,上个月为了拿下一个老奸巨猾的客户,她险些被人侵犯,依旧咬牙坚持,还经历了很多次酒精中毒的危险,每个人都有梦想,每个人都有追求梦想的权利,但现实和梦想的距离,还差着一条比横亘在牛郎和织女之间的银河还要宽上二尺半。
    很多人不是在奋勇前进的过程中不幸溺死了,就是游者游者就迷失方向,意志不紧定的,还没划上几下,就打道回府了,真正能游到对岸的,多半伤痕累累,迫使他们一往无前的并非对岸春光明媚的风景,而是明白,停下来就得死,回头则死得更快。
    伸脖子是一刀,缩脖子也是一刀,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所以很多时候,当得到梦寐以求的东西,心里雀跃却没有想像中那么强烈,甚至还会有强大的心理落差,就像饥渴的人,在没有吃到东西之前,以为自己可以吃下一头牛,等真正拿来一整头牛,半个屁股就能撑爆肚皮了,所以人生最精彩的不是成功的瞬间,而是坚持的每一个过程。

    第二章 赴约
    路可颜悠然自得的坐在床上,用手抓了抓略显凌乱的短发,已经三天没洗头了,她本想去拿床头柜上的手机,涂着大红指甲油的手指却抓过了放在手机旁边的香烟,她是路家赫赫有名的女强人,性格雷厉风行,说一不二,骂起人来的时候得理不饶人,简直像是开挂。
    死人也得骂破两层皮,男人婆中的极品,比男人还男人,她动作娴熟的点上烟,闭上眼,扬起头,深吸一口后,缓缓的吐纳,白色的烟雾从她鼻孔里喷涌而出,这时床上传来一阵咳嗽声。 | 2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紫慕流沙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347天 / 跨度574天】
    • 开贴:2018-06-27 13:17
    • 更新:2020-01-23 00:55
    • 阅读:3121 回复:397 楼主:350
    • 字数:约61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