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葛吉夫和邬斯宾斯基教学心理学评论集-莫里斯. 尼科尔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osbook 时间:2019-02-15 23:19
    Psychological Commentaries on the Teaching of Gurdjieff and Ouspensky
    葛吉夫和邬斯宾斯基教学心理学评论集
    Maurice Nicoll
    莫里斯. 尼科尔(1884-1953)

    卷一
    前言

    这些评论是关于莫里斯?尼科尔博士从他1921年遇到的邬斯宾斯基和1922年遇到的葛吉夫那里亲自收到的教导。他在邬斯宾斯基手下学习,1922年去枫丹白露的葛吉夫学院学习了一年,之后他回到伦敦在邬斯宾斯基手下学习,直到1931年邬斯宾斯基允许他教授这个体系。尼科尔博士的教学从1931年一直持续到今天。形成这本书的评注是在战争年代开始的,后来又继续下去。

    Birdlip 1941

    给布什的信
    克纳普,
    Birdlip。
    格洛斯特郡,
    1941年3月27日
    亲爱的布什,
    我对你3月20日的会议报告非常感兴趣。我想我最好是根据你向我汇报的问题和你自己写的个人笔记给你写信。
    首先,我们必须了解的是,人类在这个地球上处于一个非常奇怪的境地。当我第一次听说关于人的这个想法,它对我影响很大。当然,通常情况下,我们想象人类可以以我称之为自然正常的方式成长和发展,仅仅通过教育、榜样等等。然而,如果我们回顾历史,我们会发现人类并没有真正地发展,特别是如果我们回顾今天,我们不能夸口说人类已经达到任何真正的进一步发展阶段。让我们来看看当今人类强加给自己的恐怖。然而,人们倾向想象时间意味着进步,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都变得越来越好。一般来说,人们把明显的矛盾视为例外。也就是说,人们总是倾向于认为,在坏的意义上,生活中真正常见的和永远存在的情况是例外的。你也许会同意我的看法,人们通常认为战争是例外。然而,你必须承认,如果你翻开任何一本历史书,你会发现它主要讲述的是战争,和战争、阴谋、人民谋求权力等等。事实上,除非我们有足够的精神力量去了解这个星球上的普通生活是什么样的,否则我们就会停留在想象中,或者幻想中,如果你更喜欢的,词。正如你所知,在这个工作体系中,在许多含义丰富的谚语中——也就是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理解的谚语中——有一种说法是“人的存在水平会吸引他的生活”。 这句话适用于一般的人类——就是说,人类的一般水平,就其存在而言,吸引着它所经历的生活形式。认为战争、恐怖和革命等是例外是没有用的。错在人的存在水平。但是没有人愿意理解这一点,每当战争发生的时候,就像我说的,人们把它视为例外,甚至谈论一个没有战争的未来,只要现有的战争结束。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同样的过程在工作。历史之所以一再重演,是因为人始终处于同一存在水平——也就是说,他一再地吸引同样的环境,感受同样的事物,说同样的事情,希望同样的事情,相信同样的事情。然而实际上什么也没有改变。所有在上次战争中所写的文章和在这次战争中所写的文章是一样的,并且将会是永永远远的一样。但更让我们担心的是,同样的理念也适用于我们自己,适用于每个人。只要存在的水平没有变化,一个人的个人历史就保持不变。在他自己的生活中,每件事都在重复自身:他说同样的话,他做同样的事,他后悔同样的事,他做错同样的事。所有这一切都属于这个极其深刻的思想,即存在的水平吸引着他的生活。
    让我们来讨论一些主要的观点,这些观点是关于一个人怎样才能改变他的存在的。这工作的整体都是关于一种存在的改变——也就是说,一个人在日常生活中自然存在的水平的改变。首先这里必须认识到的是,我们每个人都处在某种存在的水平上。在这方面,我们必须想象一个垂直的方向,或者一个梯子从下往上延伸,上面有许多梯级。人——我们所有人——都在这个或那个垂直地立在我们上面和下面的梯子的梯级上。这个梯子是完全不同于时间的——也就是说,从过去,现在和未来,我们可以把它们想象成一条水平线。为了让我的意思更清楚,我想问你你是如何想象时间的——也就是时间从过去到现在再到未来的流逝。通常,人们所抱持的机械希望种类与时间的概念有关——即未来的事情会更好,或者他们自己会更好,等等。但我们所说的阶梯,指的是存在的不同水平,在这个意义上与时间毫无关系。此时此刻,一个更高水平的存在就在我们之上。它不在于时间的未来,而在于此时此刻的我们自己之中。所有的工作都是关于自己的,所有的个人工作都是关于停止负面情绪的,关于记住自己的,关于不认同自己的悲伤和烦恼的,关于不制造解释的,等等,等等,与自己此时此刻能发生的某种行为有关——如果一个人试图更有意识并记住我们在这个工作中试图做的什么。也就是说,这工作是关于瞬间、片刻、现在、通过这工作的作用的某种转变。例如,一个人发现自己处于绝望的深渊,如果他观察情况并试图记住自己,或者试图在那个特定的时刻给自己任何其他形式的意识冲击,比如记住他的目标——换句话说,如果他试图“改变自己”,改变他对当时他周围环境的机械反应——他可能惊奇地发现,突然之间,一切都变了,他的沮丧情绪消失了,他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种新的气氛中,由此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处在以前的状态。这代表了存在水平的一个瞬间变化,因为所有事物都有,不是一个确切的存在水平,而是一个共同的平均存在水平,其中有高和低的程度。但在这里,我们谈论的是工作的应用,以改变关于存在的水平。我们讨论的是我所称为的人的第三阶段,现在我来解释一下我对此的意思。
    如前所述,人是作为本质而生的,这构成了他的真实部分,他可以从中真正成长和发展。但是他的这一部分只能以很小的方式成长。在三岁、四岁或五岁以后,它就没有力量再独自成长了。让我们称之为人的第一阶段。也就是说,人的第一阶段是纯粹的本质,它本身可以有一定的增长,但很快就会达到不能再增长的地步。我注意到在你给我的信中所提的一些问题中,关于人的这一点还没有被理解,所以我打算再重复一遍。就像我说的,这个体系讲授的是,一个人的本质靠自身只能增长很短的一段路。你得试着理解我的意思。人们很自然地认为增长和发展是某种持续的或者应该是持续的,但是这个体系教给我们的非常有趣的观点是事实并非如此。人的本质只能在很小的程度上自己独立生长,因此人只不过是一个小孩子。现在,为了让它进一步成长,必须发生一些事情。某些东西必须围绕其本质形成自身,这就是所谓的人格(personality)。本质必须被某种与自身完全不同的东西所包围,这种东西是从生活中获得的,通过感官进入。一个小孩子必须停止做自己,变成与自身不同的某种东西。正如你被告知的,它自身的重心开始从本质转移到人格。它学习各种各样的东西,它模仿各种各样的东西,等等。这种围绕本质的人格形成是本质发展所必需的,可以称之为人的第二阶段。但是让我们清楚地理解这里的含义。本质的未来发展取决于其周围人格的形成。如果一个非常差的人格,一个非常弱的人格,是围绕着它形成的,那么对于本质的进一步发展就没有什么帮助了,当我们进入第三阶段时,我们会讲到这一点。在第二阶段,人格的形成正在发生,正如所说的,人格越丰富越好。但我注意到你有些人不明白这里的意思。你之所以不明白这里的意思,是因为你没有看到人在这种特别的情况中——也就是说,人不能从本质上不断地发展,因为本质太弱了,不能自己发展。本质的进一步发展首先取决于人格的形成,人格越丰富,最终对本质的发展越有利,但一般来说,人格的形成对于生活的目的是完全足够的。一个人发现自己处于一个良好的位置,能够通过在他身上形成丰富的人格来应对生活。如果他满足了,那么从生活的各个方面来说,他就足够了。但是这个工作,这个教学,是关于人类的一个更深入的阶段,这个阶段我称之为第三阶段。
    你必须明白这项工作并不是真正关于生活的;它是一个人可以开始尝试的关于某种别的东西,而不用说他是一个成功的政治家,一个著名的科学家,或一个受人尊敬的屠夫、面包师或烛台制造者。这项工作从作为一个好户主的人开始——也就是说,从一个已经发展出了人格,能够以他自己特有的方式足以合理地处理生活的人开始。也就是说,它是从好户主的水平出发,其属于一个人发展的第二阶段。这第三个阶段是关于本质可能的进一步发展,这就是为什么福音书中有这么多看似矛盾或至少是奇怪的东西——比如《登山宝训》中的内容——关于人。它们都与允许本质以人格为代价成长有关,而这是本质——它自身太弱而无法成长——得以继续发展的唯一途径。从这个意义上说,人格是围绕着本质而形成的,必须是围绕着本质而形成的,如果进入这第三个阶段,人格就最终成为本质得以进一步发展的源泉。让我们假设人格在一个特定的人身上得到了非常丰富的发展。那么从福音书的意义上说,他是一个富人。他什么都知道,他是一个重要的人,等等。在他身上有什么是贫乏的? 他的贫乏是他的本质。他还不是一个真正的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获得功德,或者是害怕失去荣誉和名誉,等等,但他所做的一切,都不是出于他自己,也不是出于对做这些事情的热爱,完全是为了得到世人眼中的赞扬、权威、地位、声望或其他任何好处。假设这个人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自己像个浪荡子——即,他除了壳什么也吃不到。我的意思很简单,他可能觉得自己很空虚,尽管拥有所有的“财富”。他有最好的房子或珠宝,他有一个众所周知的名字,他在某种程度上胜过了别人,但他感到空虚。这样的人正在接近第三个可能的发展阶段。他现在已经达到了这样一种位置:他的本质——即他的真实的部分——可以成长,从而用意义的感觉代替他的空虚感。但是,为了使人得到这种进一步的发展,他必须开始,可以说,牺牲他的人格,在某种意义上与他迄今为止所处的背道而驰。换句话说,在他身上必须发生一种逆转,这种逆转在浪子回头的寓言中表达得很好,除非我们明白这第三阶段是可能的,并导致一个人的真正发展,否则我们永远不会明白福音书在说什么,或者这个体系在说什么。

    前几天,在这里举行的一次会议上,有人宣读了以下几行:“让我们把这篇登山宝训拿来,试着理解它的意思。如前所述,在这最后的讨论中所说的‘宗教’,也就是基督所教导的关于人的个体进化及其向新人的转变的心理学思想,是关于人格形成后本质的发展。一个人的丰富人格是由经验、教育和兴趣形成的,他的人格就是‘富人’。但本质仍然贫乏。因为它要发展,人格就必须变得被动。” 这一点没有被理解,但是工作中的每个人都应该理解这段短评的意思是非常重要的。这意味着,真正意义上的宗教——我们只知道基督教本身——指的是一个人的第三个阶段,使人格被动,以便使本质得以成长。我必须再次重申,福音书的内在意义与生活无关。它们的教学从人格已经在人体内形成的那一点开始,指的是可能发展的第三个阶段。一个人首先必须通过生活的行动来发展他的人格。这种工作有时被称为二次教育。它是为那些寻求二次教育的人准备的。第一次教育是生活给予我们的教育;这是绝对必要的。一个人借助于生活的教育越好,他学的越多,他就越聪明,他就越有经验,他就越了解人,在事务上,他越懂礼仪,他就能更好地表达自己,他就能更多地利用生活的不同方面,这对他越好。这是第一次教育。这形成人格。我们以前说过,人是由不同的中心组成的,每一个中心都有不同的部分;这些中心和部分应该布置得很好,而且在卷轴上题字布置越好,对他越好。但是在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到达一个点,就像之前说的,他感到空虚,正是在这个阶段,福音书的教导,以及所有这些工作开始出现。我不知道你们当中有没有人非常深刻地想过这个问题。但很有可能,你们中一些在生活中尽过责任的人经常想知道,你到底在做什么,这一切的意义是什么。我想以个人的方式问你一个问题:你是否认为生活及其赋予我们的意义已经足够了,你是否觉得生活在某种程度上并没有给你所期望的?我不是说生命毫无意义;它显然有很多意义。但是,你们当中是否有人甚至对自己所追随并试图坚持的兴趣感到某种程度上的无意义呢?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如果生命赋予我们全部的意义,那么就没有意义了,事实上,没有意义,无论是在福音书所谈论的之中,还是在这个体系所谈论的之中。如果你完全满足于生命所赋予的意义,完全满足于自我,那么你就没有必要去试着理解这个体系所教导的东西,让我补充一句,你也没有必要去理解基督的教导到底意味着什么。现在,如果人只是一种健全的人格,而这就是他的终结,那么我们很可能会相信所有那些人道主义学说和其他科学思想所说的人只不过是一种转向外部生活的生物,必须尽可能聪明地适应外部生活。但是如果你遵循了这封信中关于人在这个体系中的观点,你会发现人格的发展仅仅是一个阶段,向着一个更深入的阶段的一个绝对必要的阶段。它可直接与种子周围形成的大量食物相比较,如坚果。坚果在其中有一个基本部分——即种子本身可以生长——但它不能生长,直到它周围有大量的营养物质,就像鸡蛋有一个种子,在它周围有大量的蛋黄,等等。取后一个例子为例:如果鸡周围没有可供其食用的所有物质,它怎么能生长?记住,它生长在蛋壳里,最终长成一只完整的鸡,而这只完整的鸡是由这活胚芽攻击和吃掉的物质制成的。橡子的命运是一回事,橡树的命运是另一回事,如前所述,被人格包围的人就像一颗橡子,受苦受难,可以说,就像橡子的命运一样,除非它开始生长,而人的成长对应于我们所说的人的第三个阶段,即人格在本质周围形成之后的第三个阶段。如果我们把人放在本质被人格包围的第二阶段,他就像一颗橡子,也许是一颗大橡子,也许是一颗小橡子,但除了橡子什么都不是。他也许很重要;他学到了很多东西;他觉得他知道;简而言之,他充满了人格,这就是他的层次,在这个层次上,他所遭受的,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类命运,而是一个未发展的有机体的命运,一个尚未成熟的人的命运,就像一颗橡子还没有长成一棵树。除非我们非常清楚地了解这第三个阶段——即橡子通过它的生命本质或以它周围形成的物质为食的种子长成一棵树的过程——否则我们永远不会明白,如我前面说过的,这工作是关于什么的,我们也不会明白福音是关于什么的。你们已经听说过,人是一种自我发展的有机体,是这样被创造出来的。但是现在你可以看到他的发展不是连续的。它必须通过人格的形成被打断。如果你们都能理解这个本质和人格的问题,我将非常高兴。稍后,我们会更详细地讨论以人格为代价发展本质的意义,但你们已经知道了一些关于这种发展的观点。在我结束这封信之前,让我再问你们一次:你们中有人想过《登山宝训》是什么意思吗?你真的把它和人的发展的第二阶段混为一谈了吗?还是你已经有了某种衡量感? 难道你不明白《登山宝训》中关于谦卑等等的内容,与日常生活毫无关系,而只适用于一个人达到感到空虚程度的第三个阶段,既然人格不能满足他,他希望为他自己的存在找到新的意义?我稍后会给你写更详细的信。
    我希望你们现在能够理解我在这封信开头所说的人类在这个地球上的关于他的发展的特殊状况。他生来就有本质,那是真实的,是他体内的活的胚芽,但它只能在很小的程度上自行发展。人格必须围绕着本质形成自身,而本质没有进一步发展的机会,除非人格围绕着本质形成自身。但是,如果一个人仍然处于我们所说的第二阶段——也就是,人格在他身上活跃的阶段——那么他还不是一个人,可以与一颗橡子或一粒种子相比,那颗橡子或种子是围绕着它自身形成的,为它的最终发展提供营养。一个人的第三个阶段是使他的人格被动,这样他身上的本质才能成长。可以说,一个人因此会遇到三种教育形式。就本质而言,作为一个婴儿,他从他的母亲那里听到简单的想法,我们将在后面看到这些简单的想法是重要的。然后他进入生活,学习他碰巧出生的那个世界的时代的观点。这是他的第二个阶段;在这个阶段,他学习记忆系统、函授课程、通过考试等等。人格被形成。但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种非常奇怪的教导,其中之一在福音书中得到了明确的例证。它们的位置是什么?它们是关于什么的?它们属于人的发展的第三个阶段,即本质的新成长,这种成长现在可以以人格为代价进行。除非我们明白这一点,否则我们既不能理解这个体系,也不能理解福音书。它们属于这第三个阶段,这就是基督对富人说:“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 我们必须记住,我们身上的“穷人”是这种本质的贫乏发展,而“富人”是人格。现在你也许能更好地理解这工作中所说的人是未完成的或不完整的这句话的意思了。他是未完成的,正如一颗橡子是未完成的。在第二阶段,当人格在他周围形成自身时,他是不完整的,就像一颗橡子,在一种完全相似的意义上。如果你已经理解了这一切意味着什么你将会处于一个更好的位置来让我谈论虚假人格意味着什么并且能够理解试着反对虚假人格意味着什么。
    现在我想再补充一个词,即使冒着让你们觉得我重复得太多的风险。你真的开始理解这个关于本质和人格的观点的含意了吗? 你能开始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是什么意思?无论你在生活中接受什么形式的教育,无论你属于什么样的政治色彩,它都只能在一个人身上形成人格。你可以安排最好的科学、经济、历史、文学等方面的教学,但这只会在一个人身上形成人格;它不能引导他走向真正的最终发展。也许现在你们更清楚地理解了,为什么在生活中,有两种影响作用于一个人,就像你们年长的人在工作中记得的那样。一种影响被称为A影响:这些影响是由生活创造的,它们是属于我们成长时期的教育形式,所有的观点都属于一个人出生的特定年龄。这些是A影响,在他身上形成人格。但是,正如我们今天自己所看到的,还有其他一些影响是永恒的。对我们来说,福音书和它们的教导是主要的例子。这些,正如你们所知,在这个被称为B影响的体系中它们适用于任何年龄因为它们总是差不多相同的——也就是说,人的第三个发展阶段,在这个阶段中,本质开始以人格为代价成长。除非我们真正理解这个明显的悖论,否则我们永远无法非常清楚地了解这个体系的位置。它开始于第二阶段的末尾,这时人格已经形成,一个人已经尝到了生活的滋味,看到了事物的样子,感到不满,开始寻求一些额外的东西,为了一些能让他更好地理解的东西,一些能帮助他,给他一个方向并最终完成他的东西。
    你的,
    莫里斯. 尼科尔
    人打赏 158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osbook
    • 来自:天涯-娱乐八卦 前往来源
    • 【活跃209天 / 跨度219天】
    • 开贴:2019-02-15 23:19
    • 更新:2019-09-23 03:55
    • 阅读:3656 回复:263 楼主:229
    • 字数:约230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