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战马飞奔(长篇军事小说 铁血、热血、王者归来)

  • 首页
  • 上一页
  • 11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郑家湾的云帆 时间:2020-02-13 18:17
    二百二十、磊落豪杰
    到了于学忠驻地,郭振之下马通报,哨兵们见到郭振之仿佛挖到埋藏地下的宝贝,忙拥上来就要抓他。郭振之一挺胸膛,厉声道:“谁敢动手?我今天来找于司令说理的,你们快去通报!”
    他的气势把一众哨兵镇住了,都不敢上前硬来,只是端起十几把步枪对着他。郭振之丝毫不惧,冷笑道:“事情还没弄清楚,你们谁敢开枪,杀错了人也是犯法!”为首的那个哨兵让人进去通报,很快哨兵出来,要他交出武器,再带他去见于司令。郭振之把自己的驳壳枪交给了哨兵,便被两个哨兵押进去见于学忠。
    走过一个宽敞的院子,在堂屋大厅,郭振之看到一个穿着戎装的军人,背着手看着墙上的一副画,听见哨兵报告,他回过身来,一双虎目瞪视着郭振之,令人不寒而栗。他问:“这几日你都干什么去了?”
    郭振之的行动之前向他报告过,但他这么问,显然是对他产生了怀疑。郭振之便把在徂徕山反扫荡十几天经过向他作了详细汇报。他说得流畅自然,身临其境的回忆,那场激烈的战斗只有参加过的人才能如此娓娓道来,在平静的言语中却又有很多掩饰不住的激动,于学忠是个身经百战的军人,听郭振之讲述着,对他的疑虑也逐渐打消了。尤其看到眼前这个年轻人是在抗日,对他还产生了几分好感。
    待他讲述完,于学忠问:“付静涵不是积极反共的吗?你怎么还和八路军合作呢?”
    郭振之理直气壮地说:“只要是打鬼子的队伍,我都愿意合作。我认为国难当头,应团结一致、共同对敌。关于我这几天的行动,司令可以派人到徂徕山八路军十中队去核实。”
    于学忠微笑着点点头。但他的笑容倏忽即逝,让人端上一个托盘,里面是几个弹片和一个手榴弹的残柄。于学忠拿起弹柄对郭振之说:“刚才你说的很好,这手榴弹是你们团独有的吧,前天晚上,它被人扔进了我的指挥所,炸死了我的一个参谋。但很明显,扔手榴弹的人是想炸死我。日本人都不知道刺杀我多少次了,有买通厨师在饭菜里下毒药的;有化装成警卫混进来想在卧室枪杀我的;还有在我外出途中埋伏行刺的。可惜我命硬,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郭振之看到半截木柄上刻着“还我”字样,他吃惊地说:“这的确是我们团自制的手榴弹,不过我只会和鬼子真枪真刀地在战场上干,有怨恨要么噎肚里要么讲出来,从来不搞暗杀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他说得很坚定。
    于学忠看着他的眼光甚至有几分欣赏,说:“你敢一个人来,就不怕我把你给毙了?”
    郭振之坦率地说:“我来就是要当面向司令说明情况,这样有利于解决问题。即使司令毙了我,我也是坦坦荡荡的死。但可以肯定的是,日本人永远不会买通我。因为我为他们开出的条件就两个:要么撤离中国,要么死在中国!”
    于学忠点头道:“但这件事我还是要追查的,你们团的手榴弹是怎么流出去的?”
    郭振之忽然想起了什么,他道:“司令,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有一个人曾向我借过几个,不知道这件事与他是否有关系!没证据我总不能胡乱猜测,随便诬陷别人吧。”
    “这人是谁?”
    “韩予嘉。十几天前,他曾到我们阵地参观,临走借了10枚手榴弹,说是拿回去仿制。”当郭振之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于学忠也是一愣,随即陷入了沉思,缓缓道:“这件事,我自会派人去调查。”
    郭振之见事情解释清楚了,便让于司令好好休息,自己要告辞了。于学忠叫住他说:“振之,我很欣赏你的胆识,想调你到我51军担任副师长。”
    郭振之微微一笑,不假思索拒绝道:“谢谢于司令的好意!我还是在付司令手下当团长吧,他对我不薄,我不能负他,我郭振之不求高官厚禄,只要有鬼子打就行!”
    “好吧。”于学忠点了点头。看着郭振之远去的背影,他喃喃地说:“中国再多几个这样的年轻人,就有希望了!”
    立秋过后,凉风起,雨水落,天高云也淡。
    十中队接到纵队政治部通知,由政委赵奔负责带队,带上部分缴获的日军战利品去沂南县青驼寺开会,通知要求把寺吉藏野也带上。
    一路上平畴农田,阡陌纵横间,铺天盖地全是蟋蟀在歌唱,清脆、明澈,如新轧的银锭子一般明亮,既凉意沁人又妙曼动听,唱得人心里一漾一漾的全是碧野的芬芳。
    山东省各界联合大会在沂南县青驼寺召开,选举成立全省统一的行政机关:山东省战时工作推行委员会(简称省战工会),选举黎玉为首席组长,沈天峻当选委员。
    这次会上,还有一个大型战利品展览:在会场门口的空地上,几支最近打了胜仗的八路军部队,都摆了战利品场子,徂徕山十中队也在其中,赵奔还在战利品前面竖了个牌子,上面写着一首诗:
    山纵十中队,驰骋鲁西南。斩倭徂徕山,奏凯汶河畔。

    我们坚强微笑,用最最期盼的目光等待胜利!武汉加油,中国必胜!! | | 3097楼 | | | | |
    作者:郑家湾的云帆 时间:2020-02-14 19:45
    二百二十一、青驼寺展会
    战利品中有一排七辆汽车,架成柴堆形的步枪十几堆,十几部带发电机的电台,几十具鬼脸防毒面具,还有成排的驳壳枪、大刀、掷弹筒、炮队镜、潜望镜、日军军旗等军用品,另外还有铺成一片的日钞和许多生活用品。
    百姓扶老携幼,从深闺中的少女,到住着拐棍的老头老太太,都颠着小脚大呼小叫争着去看战利品。
    “哟,缴获这些小钢炮,还有王八盒子!怎么搞到的?”
    “这些玩意儿,只有端了鬼子的老窝才能搞得到!”
    “八路军真能耐啊,你们看那个小战士,挺神气哩!”老乡们啧啧称叹。
    宋喜贞腰插驳壳枪,右肩扛着一支上了刺刀的日军“三八大盖”,左手拎着一挺日军“歪把子”,一手叉腰,略微歪戴着帽子,威风凛凛地站在那里,微撇的嘴角透露出满是骄傲。
    一位满脸皱纹的老大爷冲他竖起大拇指说:“好样的,真亏了你们这些孩子了。这些挨千刀的小鬼子,弄这些武器来我们这里,杀害了多少中国人啊!”说完还朝一旁的日军军装上吐了一口痰,“我老汉要是再年轻二十岁,也上战场杀鬼子!”
    宋喜贞和百姓们打招呼,说:“乡亲们,小鬼子有‘武士道’精神不怕死,俺们八路军为人民打仗更不怕死!装备不行也没啥,小鬼子自然会给我们送上门。”
    宋喜贞的讲话,引得下面一片叫好:“八路军,好样的!”
    一旁一个八路战士则低着头,用眼角余光警惕地偷瞄四周,不敢直视前来参观的乡亲,对于乡亲们的赞誉,他也不理不睬。宋喜贞小声对他说:“寺吉,你怎么像个小毛贼,哦不对,像个委屈的小媳妇一样,你现在可是一名八路军战士。本来通知要求俘虏也要穿上军装进行展览的,但赵政委怕群众情绪激动,控制不了局面,为了保护你,才没让你换衣服。你想想,你要是穿上小鬼子的衣服,往这一站,乡亲们……快开心点,笑一个!”
    寺吉脸色变得白一阵红一阵的,半响,他委屈地说:“政委对我好,我知道,但是我这段时间表现不好吗,为什么要展览我?”
    赵奔看了宋喜贞一眼说:“喜贞,你别吓唬他。”宋喜贞吐了吐舌头不说话了。
    赵奔又说:“展览结束后,寺吉就留在总部。”
    寺吉眨巴着眼睛问:“纳尼,我留在这里?”
    赵奔说:“对,你留下,总部要送你去延安学习改造,那儿有新成立的日本工农学校。”
    “哇,去延安。那能见到毛 吗?”宋喜贞羡慕地说,“寺吉,你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啊!”
    黎玉和沈天峻等首长也满怀兴致地参观了展览,他们来到十中队战利品这边,沈天峻笑着对赵奔说:“你到徂徕山后收获不小啊!”
    赵奔笑道:“我们十中队还需再努力,还要多打几个大胜仗,坚决把小鬼子赶出中国!”
    黎玉说:“嗯,这次展览搞的不错,影响力很大,号召力和说服力很强。沈鸿烈说我们八路军‘游而不击’,‘游而不击’能弄到这些东西?我看了特别有体会。一方面,给老百姓看看八路军到底能不能打仗;另一方面,鼓舞兵心士气,让我们的官兵知道鬼子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只要讲究战略战术、听从指挥、勇敢战斗,一样能把他们消灭!同时还粉碎国军中一些别有居心的人污蔑我们的谣言。一举三得,我看以后啊,每次打胜仗后,我们都要办一个展览,把战利品集中在一起给父老乡亲们看看,还要拍照片作为纪念,也作为证据。”
    这时,几个参加会议的国军代表也来看热闹。一个年轻小伙子问:“你们国军什么时候也展览展览自己的战利品?”
    先前那个老大爷在一旁不失时机的反问道:“拿什么展览,难道展览从老百姓家抢来的家伙什儿?”国军军官无言以对,脸羞得通红,只用几声干咳来掩饰尴尬,周围群众传来一片哄笑声。
    其中一个少校军官终于忍不住了,说:“我们的部队到哪里去了,为什么只有八路军有战利品展览?回去要质问我们的长官。”
    另一个军官说:“我们的部队整天不积极抗战,真不知道在搞什么,和人家友军比起来,真是惭愧!”
    黎玉别有深意地看着沈天峻和赵奔道:“看,乡亲们明白着呢,人心自有一杆称!”
    于学忠派人去召营长韩予嘉来讯问,韩予嘉知道于学忠没被炸死,担心事情败露,怎么敢来?早就望风而逃,不知去向了,在他屋里并没有郭团的手榴弹。但是他逃走了,至少说明他做贼心虚。另外于学忠派去向十中队核实情况的人回来了,据十中队团长宋燕臣、政委赵奔提供的情况,郭振之在徂徕山反扫荡中的活动与他本人所述一致。于学忠这才彻底相信郭振之是被冤枉的,心里对郭振之更加增添了一份好感。韩予嘉虽逃,但很显然,幕后指使者就是沈鸿烈,于学忠怎能轻易放过他,于是他提笔给重庆写了一封告状信。
    在重庆的蒋介石,先后收到山东的两封来信,一封是沈鸿烈状告于学忠反共不利,与共党私通,其下属部队还被八路军分化。另一封则是于学忠状告沈鸿烈,说他派人用手榴弹袭击于学忠,手段卑劣,证据确凿。于学忠被炸一事,经报纸报道,一时间传的沸沸扬扬。舆论一边倒向了于学忠。
    沈鸿烈把主要力量用于反共,结果是他日子越来越不好过;现在又与同僚搭档闹翻,一副水火不容的态势。蒋介石见沈鸿烈在山东实在难以支撑下去了,于1941年秋,以召回述职为名,调沈鸿烈回后方,命第51军军长牟中珩任山东省 兼保安司令,一个月后公布沈鸿烈任农业部长,至此,沈鸿烈结束了主鲁生涯。

    这个春天,14亿人在渡劫,赶走疫魔,风景依旧,中国更强!! | | 3106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1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郑家湾的云帆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29天 / 跨度237天】
    • 开贴:2019-07-01 16:50
    • 更新:2020-02-23 18:20
    • 阅读:3471048 回复:5703 楼主:258
    • 字数:约539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