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战马飞奔(长篇军事小说 铁血、热血、王者归来)

  • 首页
  • 上一页
  • 14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郑家湾的云帆 时间:2020-03-26 09:47
    二百五十七、谁是传染源
    碧霄峰指挥部一夜无语,但这却是暴风雨前的平静。警卫营长邢大头一方面派人看守三姨太卧房,一方面把稷香叫出来问话,不过稷香矢口否认三姨太接触过外人,说她一天都在卧房和院子。除了找裁缝量衣服,其他什么事都没做,什么人都没见。
    于是邢大头把两个裁缝带来审问,两个裁缝坚称自己冤枉,一来他们来自青岛,不是疫区,本人身体健康,没有腹泻症状,二来只给太太、姨太太量尺寸,并未做愈矩之事,他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更没接触过陌生人。
    邢大头于是把医师叫过来诊断,检查二人身体,并无虎烈拉症状。但也不好就下定论,因为有一两天的潜伏期。按照他们来碧霄峰的时间,医师建议原地观察两三个时辰,到清晨如果发作了,便可断定这二人就是传染源;如果不发作,那么就可排除他们。于是,邢大头将二人关在房中,派人看守。
    凌晨时分,警卫营长来报,裁缝师徒没有发生呕吐、腹泻等症状,一切如常,可断定他们没有染上虎烈拉。但是,从徒弟身上搜到一物呈上,这一看便不是下层社会的小裁缝随身之物。邢大头低声说:“属下问了那小裁缝,此物从何而来,还没用刑,他就招了。我想司令应该识得此物。”
    付静涵接过,果然吃了一惊,那是一个长不过寸许,重不过四钱的小巧物件:白玉莲蓬扇坠。付静涵对此很眼熟,这是他十年前送给大娘的定情信物。他不会认错,因为此物件暗合大娘的名字玉莲。
    邢大头说:“我断定他是偷了此物。可没想到,那小子顽劣固执,硬说是太太送的。我抽了他一个大嘴巴子,说你小子浑说,偷了东西被发现,就反咬一口,想污太太名声,我可不是吃素的,怎能信你?我让人把他嘴堵上,捆了起来,听候老爷发落。”
    付静涵夸赞邢大头办得好,虽没有想要的结果,但也辛苦了,让他下去休息。接着便让稻香去把大娘请来对质。
    大娘起得早,三娘发病的事她早已知晓,两个孩子送到她那里,她也安顿好了。听说老爷叫她,简单梳洗了一下便过来了。
    付静涵并不让她进房,只在房门口让稻香把扇坠递给她问:“玉莲,你可认识此物?”
    大娘接了扇坠,便明白了一切,尤其老爷还称呼她芳名,她淡淡一笑道:“老爷,这原是我的物什,你一定是误会了。”
    付静涵一字一顿道:“我误会什么?”他原本想,大娘会故作惊讶,说自己的扇坠怎么会在他这里?想是不小心掉了,被人拾得交到老爷手上?然后他也会难得糊涂,假装配合,把此物还给太太,说是那个小裁缝手脚不干净,趁太太不备偷了此物。幸亏被警卫营长及时收得。大娘自然会谢天谢地,接下来他让人处置了小裁缝,便皆大欢喜。毕竟他懂家和万事兴的道理。
    没想到大娘偏偏说:“老爷误会了,这是我送给小裁缝陈澳生的,老爷不要冤枉好人。”
    “你做的好事。原本我以为翠英染了虎烈拉,是与她请来的裁缝有染,没想到动了凡心的竟是你?”
    太太一下子跪在房门前道:“我对天发誓,我对老爷绝无二心,我和陈澳生是清白的。老爷也知道,我原本有个弟弟,五岁那年被人贩子拐走了,多年来一直没有音信,陈澳生与我弟弟一般大,见这孩子乖巧懂事,因此生了怜惜之心,就像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弟弟,因此认他作弟弟,赠他此物。刚好老爷去了花红峪,昨晚我本想向老爷回禀此事,可老爷要隔离不见人,我只得回房。还望老爷明察!”
    付静涵冷笑一声:“你是看上那小子生的俊俏吧,今日认他做弟弟,明日未尝不可认作情郎。”
    “老爷此话玉莲经受不起,若老爷不信,我只得一死以证清白。”说着大娘站起身,一头向堂中柱子撞去,幸亏稻香眼疾手快,靠的又近,忙跑过去一把将她拉住。太太依旧挣扎大哭道:“别拉我,让我死了倒也干净,老爷既疑心我,我这辈子还有什么脸面活人?”
    付静涵走过来拉住她说:“你这是干什么,三姨太昨夜染了病,你又在这要死要活的,是嫌我清闲了几天,还是看这里太清净了?”
    赵子缨也从房中走了出来,劝道:“嫂夫人,司令搜到玉坠,请你来当面对质,说明他在乎你,否则,一枪崩了那小子岂不省事?”
    大娘说:“我已认了他做弟弟,他要是敢动他,我也不活了。”
    李舒颜也走过来,温言劝道:“现在话已说明,误会解开,太太是个性情中人,光明磊落,司令定会更加爱重,当然不会杀你弟弟啦。”
    付静涵看了二人一眼,又看着大娘道:“我不杀他便是,你别犯傻,我不为难他。见这玉坠在一个陌生男子身上,我疑心乃是正常,你又何必如此?”大娘想想自己也是反应过度,倒显得没意思了,这才破涕为笑。
    这时又有哨兵来报告,特务营朱营副有要事报告。
    付静涵说:“让他进来。”哨兵出门传人。他又对稻香说:“你把大娘送回屋休息。”稻香扶着太太走了。
    朱营副火急火燎地走了进来,敬礼道:“司令!”
    付静涵问:“什么要事,你们营长不来报告?”
    “司令,大事不好了,营长拉肚子走不动路啦,他让我来军部请求增援医师力量。”
    “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一夜我营有几名官兵出现腹泻症状,目前全营拉肚子的人已增加到三十几号人,且腹泻不止,已有两名休克而死。”
    付静涵大惊失色道:“怎么会这样?”
    朱营副说:“他们刚‘淸乡’回来,可能有人在外染上了虎烈拉。我因留守没参加,所以才……”
    付静涵对他说:“传我命令,速将营区封锁,不准任何人进出,你去把已有症状的人单独隔离。”
    “我来前已禁止所有人出入营门。”朱营副又道,“染病官兵随时有性命之忧,我请求司令派遣医师队伍去救人。”
    “那是当然。”付静涵转头对赵子缨说,“这事还要辛苦你。我马上让军部医师全部过去救人。子缨你去调查清楚,这虎烈拉到底是怎么传播进来的。一定要做好防护,注意自身安全。”赵子缨说是。
    李舒颜也请缨道:“我要配制‘雷公救济散’,现在他们更需要的是药物。”
    付静涵问:“你好些了吗?我让医师再给你检查一下。”
    李舒颜说:“不用了。我已经好了,昨天喝了‘雷公救济散’汤药,一夜没腹泻。我想我之前可能根本就没染上虎烈拉,只是吃了冷东西,着凉导致腹泻。我是谨慎起见,才将自己隔离。现在疫情侵入营区,我又怎能袖手旁观?”
    付静涵感动地说:“好,舒颜你带厨子速速去买药材,配制‘雷公救济散’。”
    几人应了分头而去。
    | | 3490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4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郑家湾的云帆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72天 / 跨度283天】
    • 开贴:2019-07-01 16:50
    • 更新:2020-04-10 08:10
    • 阅读:4704802 回复:6225 楼主:321
    • 字数:约669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