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刘伯温死了吗?——燕山龙影

  • 首页
  • 上一页
  • 14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子金山 时间:2019-10-11 01:23
    铸钟工地,太子和姚广孝都看着大铁钟一筹莫展。
    姚瑶快步跑来,跑的满脸通红,头上热气腾腾:“有办法了。”
    太子急切问道:“办法?快说。”
    姚瑶回答:“用水浇在地面上,将永乐大钟滑到觉生寺去!”
    太子迟疑了:“这……能行吗?”
    姚广孝却眼睛一亮:“不错,立即水浇十里冰道,滑动大钟时不住在冰道洒水,遇到高坡提前设置绞盘,这办法能行!”
    太子随即下令:“来人呐!立刻召集民工,水浇十里冰道,运送永乐大钟。”
    锦衣卫躬身应答:“卑职立刻去办。”
    姚广孝疑惑:“小妹跟谁学的这个办法?”
    姚瑶回答:“刚才在冰面滑了一跤,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姚广孝微微摇头。
    冰道很快浇筑完毕,民工们在拖拽大铁钟滑行。
    一些民工在大钟前不住洒水。有民工不断滑倒在冰道上。
    一个高坡,民工们推动绞盘,将大钟慢慢拖上。
    一个长长下坡道,大铁钟在自动滑行。
    民工以及锦衣卫、兵丁欢声雷动。
    大钟被挂在了觉生寺。太子和姚广孝注视着永乐大钟。
    太子长舒一口气:“大功告成,只等父皇凯旋了。”

    | | 957楼 | | | | |
    作者:子金山 时间:2019-10-11 09:11
    255
    觉生寺,皇帝在细看永乐大钟:“不错,朕早就料到姚少师无所不能!”
    姚广孝合掌施礼:“是太子建功,不然臣还在猜测皇上御赐葫芦中的旨意。”
    姚广孝将葫芦呈给皇帝,皇帝接过细看,转头看看太子。
    太子从衣袖中拿出刘伯温所写纸条,皇帝拔剑砍开葫芦,里面飞出一面黄绢。
    黄绢上的御批与纸条上一字不差。
    皇帝吩咐:“取朕御笔来!”
    一宦官递上笔墨,皇帝提笔在刘伯温纸条上书写:“少师铸钟,普济众生。佛道联手,祈求太平。功莫大焉,胜似降龙。”
    姚广孝恭敬接过皇帝递过的纸条:“原来皇上吩咐青田道长暗助,贫僧惭愧!谢主隆恩!”
    从此以后,觉生寺香火旺盛,但名字却渐渐淡去,这里被百姓们喜欢地改称为大钟寺。
    | | 958楼 | | | | |
    作者:子金山 时间:2019-10-11 10:18
    庆寿寺大殿内,姚广孝在参拜佛祖,毕恭毕敬,但神色黯然。
    德光站在一边向外张望,众僧侣端坐两列,低声佛号。
    姚瑶站在大殿外,看着姚广孝的一举一动。
    有香客在姚瑶身边悄悄议论:“道衍法师不是当上了缁衣宰相吗?怎么还是一身袈裟,对佛祖磕头作揖?”
    “听说佛祖帮他运送了永乐大钟,这才举办大型法会答谢佛祖。”
    “是不是从此专心修行,不再做官了?”
    “那是传说!当官有瘾,做过几天官儿,这辈子就再也不想改行了,拜佛祖不如拜皇上。”
    “不错,释家俗家两头通吃!大和尚可算道行高深。”
    姚瑶转身离开,走向后院,看守后院角门的兵丁躬身行礼。
    | | 959楼 | | | | |
    作者:子金山 时间:2019-10-11 11:35
    后院禅房,姚瑶在收拾行装,德光从外面悄悄溜进来:“小师姑,你要离开这里?”
    姚瑶凄凉回答:“不离开又能做什么?庆寿寺现在就像衙门口,兵丁戒备森严,不但普通香客难进,来诊病百姓也是望门兴叹,别忘了,我是郎中,该干自己的本业!”
    德光摇摇头:“我倒觉得师父又做和尚又做官挺好,光念经闷死了。”
    姚瑶质问:“因为做官又做和尚,这次差点掉了脑袋,你也眼馋?”
    德光满不在乎:“没事儿,皇帝不过吓唬吓唬师父,还能当真砍脑袋?不过……师父也不地道,明明知道是刘伯温救了他,却偏偏弄法会念经感谢佛祖,这不是昧良心大拍自家的上司马屁么?”
    姚瑶长叹:“唉……他那是做给皇帝看的,也或许是做给百姓们看的,更可能是做给自己心里的不舒服!刘先生……唉,我已经拜他为师,从今后就服侍在他身边,一辈子做个替百姓治病的道姑!”
    德光却乐了:“嘿!这下有老道受的了,一个小龙女他就躲了大半年,现在又多了个女神医,从此身边热闹不断了!”
    姚瑶愣住了:“这……我会尽量不打扰先生清修的,总比让他们二人双修好得多!”
    门外传来姚广孝声音:“阿弥陀佛,小妹差矣!”
    姚广孝推门而入,看看姚瑶收拾的行李,不禁神色惨然:“小妹,你我兄妹团聚才几天?怎能忍心就此辞别哥哥?也怪哥哥,这段时间公务繁忙,没有挤出时间来照应小妹。”
    姚瑶话带讥讽:“是啊,你大和尚身兼两职,白天做官,夜晚礼佛,哪有心思惦念同胞亲情?”
    姚广孝有些语塞:“这……还要谢谢小妹,关键时刻教给了贫僧运送永乐大钟的奇妙法门,小妹不用离开,我吩咐僧人们在小妹的别院对外开个角门就是,这样前来诊病的黎民也就方便了。”
    姚瑶凄凉摇头:“不用了,姚瑶本就是游方行医,在苏州坐堂也是走遍千家万户,憋在一处反而不大习惯,大和尚不也是念经腻了要去念读朝廷公文吗?现在大家一样了,姚瑶既是郎中又是道姑,也算是妹妹学哥哥吧。”
    姚广孝无语了:“这……弘扬佛法,各有捷径,当世人主就是现在佛,要使天下归心佛门,还要靠皇帝大力扶持,这有前辈高僧做出过榜样。”
    姚瑶质问:“不就是一个北魏和尚法果吗?可是,正因为佛门和尚过度依赖皇帝,几十年后太武皇帝灭佛,多少佛门弟子掉了脑袋?”
    姚广孝辩解:“那是因为有妖道蛊惑!所以小妹决不能去做道姑!”
    姚瑶继续质问:“道家是佛门敌人?实话告诉大和尚,你这颗和尚脑袋就是道士保住的!是刘道长给我提示了浇铸冰道的办法,你还是去安心感谢你的佛祖吧,免得长了道士的志气,灭了和尚的威风。”
    姚广孝争辩:“这……贫僧也有预料,不过,刘先生应另当别论,他本就是大明官员,当初也是身兼官道两职。”
    姚瑶再次质问:“刘先生能不惜假死辞职避世清修,哥哥为什么不能?哥哥既为出家人,就应该远离尘世!身居朝堂,眷恋权力,总不是出家人该做的!”
    姚广孝辩解:“贫僧做官只为天下人礼佛,小妹是不懂得贫僧苦心!”
    姚瑶摇摇头:“刘先生说了,官场如同炼狱,大和尚既然固执己见,那就请好自为之,别再拖累我这道家小妹了!”
    姚瑶转身走出禅房。德光呼喊:“小师姑,不论住在哪里,别忘了告诉我一声,以后小和尚衣服破了,好去找小师姑帮忙缝补。”
    姚瑶回身点头,眼里噙着眼花。
    德光语调凄凉:“师父,是你把师姑赶走了!”
    姚广孝慢慢闭上了眼睛,长叹:“阿弥陀佛……”

    | | 960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4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子金山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83天 / 跨度470天】
    • 开贴:2018-07-05 09:16
    • 更新:2019-10-19 06:28
    • 阅读:32500 回复:1274 楼主:880
    • 字数:约57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