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故国晚秋-两宋繁华往事(第一部 最爱东京)我用心写 你认真读

  • 首页
  • 上一页
  • 11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未央0810 时间:2020-03-25 23:46
    (22)
    后面的事情,徽宗记得不太清楚了。
    印象中,他多次去过师师的小楼,却再也没有了深刻记忆。而且,其中的滋味,越来越淡,到最后,竟至于索然无味。他也就不再去了。
    京城传言,他为了师师,修了一条地道,从宫里连接宫外。他倒真希望有这条地道。起码,说明他和师师如胶似漆。可惜,师师没给他这样的机会。这是没影的事。
    不过,在京城,他和师师的事,确是路人皆知。这当然有损圣誉,但他不想去追究。说不好是因为什么,可能就是希望和师师保持着某种联系吧。
    就连皇后,也曾问过他,师师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
    怎么说呢?他想了许久,告诉皇后,如果将宫里所有的女人和师师放在一起,穿着同样的衣服,梳着一样的发髻,带着一样的饰品,师师依然是人群中最耀眼的那一个。
    所谓,三千粉黛无颜色,大抵如此吧。
    皇后未必信,更未必爱听,但他说的是心里话。
    爱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千万人中的第一人。
    师师的生活,重新回到了过去。徽宗虽然过来,也不过多个客人而已。唯一不便的是,周邦彦经常需要回避。
    对于徽宗,周邦彦除了回避、保持沉默,还能做什么呢?仕途挣扎,两鬓斑白,他有些厌倦了。他曾经想过,带着师师回钱塘老家。可惜,如今这个念头也只能咽下去,吞进肚子里。
    如果,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他也认了,甚至心中还有一丝满足。可惜,还是有人不愿意。这次直接出手的,倒不是徽宗,而是宰相蔡京。
    徽宗、李师师、周邦彦,这三个人之间的事,蔡京自然清楚。揣摩上意,正是蔡京的本事。虽然,他和周邦彦同属支持变法的新党,也算是政治盟友吧。不过,蔡京这个新党是会变色的,忽新忽旧,忽旧忽新。周邦彦的诗词里,就常有对他的讥讽之意。
    如此,蔡京出手收拾周邦彦,就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既替天子出气,又泄私愤,两全其美啊。
    可怜周邦彦,年近花甲,还是被撵出了东京城。
    离京那天,周邦彦骑着瘦驴缓步出了城。夕阳西下,他最后回望京城。城墙巍峨依旧,街市繁华如昔,汴河绿波荡漾,两岸杨柳依依。几十载,白驹过隙,昔日少年,归去已是白发老翁。
    这次离别,周邦彦执意不让师师相送。他也没再留词一首,知道回不来了。这就是生离死别。
    年轻的时候,离别是个大日子,我们郑重其事,泪流满面,声嘶力竭、海誓山盟。到了两鬓斑白,看惯了生死,离别就成了平常事,没有大张旗鼓,只想悄悄地走。送与不送,我们都知道,愿意送自己的人,无论我们走到哪里,背后都有她的目光。
    背负着师师的目光,他走了一程一程,又一程。
    周邦彦、李师师,人生再无相见。
    几年后,周邦彦病逝于南京(今河南商丘),终年65岁。
    师师,欲哭,无泪。
    | 3661楼 | | | | |
    作者:未央0810 时间:2020-03-26 22:26
    哈哈哈。
    稍后回复。 | 3670楼 | | | | |
    作者:未央0810 时间:2020-03-26 22:57
    (23)
    很多人,回望自己的一生时,会忍不住地感慨,所谓人生,也就是那么数年绽放的光景,过后的时间,不过是活着而已。
    送走张先、秦观、周邦彦,对了,还有赵乙,师师的人生就已经结束了,尽管她依然活着。那些最美好的人生光景,时常在梦中闪现,成了她生活最大的慰藉。
    对师师来说,如果余生的时光,就这样度过,虽然平庸无趣,至少安宁平和。可惜,她和那个时代所有的人,撞上了历史巨变的洪流。他们安宁的生活,注定将被滔天的巨浪撕的粉碎。
    不过数年后,金人南下,京城危急。
    东京城人心惶惶、一片萧瑟。师师的小楼,也已门庭冷落。
    冬日的黄昏,楼外雪花飞舞,这片刻的宁静,似曾相识的场景,让师师不禁想起了赵乙、还有那香甜的鲜橙。
    巧的很,有个好久不见的人,来到了师师的小楼。梁师成。
    这个曾经如日中天、不可一世的人,也变的谦卑、平和了许多,两鬓的白发、略显蹒跚的步伐,让他看上去更显的苍老衰弱。
    他是来请师师一同离开京城的。当然,这是徽宗的意思。徽宗已将皇位传给了太子,做了太上皇,不日即将南下。
    师师有些意外。徽宗已经许久不见了。她以为往后余生,他们都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没想到,徽宗还惦记着她。作为一个女人,她心里感受到了一丝温暖。可是,也仅此而已。
    因为,她不但是个女人,还是个周旋在大才子们身边数十年的宋人。国家大厦将倾,东京危如累卵,这个时候丢下京城百姓、南下避祸,虽是青楼女子,她也不忍为之。
    当然,她并非不知危险,也并非没有南下之念。最重要的,是同行之人。如是秦观、周邦彦,她自是毫不犹豫一起避祸江湖。甚至,她可以和任何人,一起离开京城。毕竟,她只是个女流之辈,国家兴亡的担子,未必需要扛在她的肩头。唯独徽宗,她绝不能随行。这里面有大义。
    她谢绝了梁师成。语气坚定而坚决,没有丝毫余地。
    梁师成摇了摇头,长叹一声,落寞而去。
    这是师师和徽宗,留在彼此心中最后的记忆。
    据说,徽宗听闻了师师的拒绝,许久不言,潸然泪下。
    逃难的人,都会带上最珍贵的东西。能否再回到东京,他不确定,带上师师走,却是自始至终的念头。似乎没有理由,也不需要理由。他只是想着,师师能始终在他的生命里,无论是东京,还是天涯。大难临头,这应该是爱吧。
    当然,这也是面子,皇帝的面子。
    可惜,太上皇的面子,碎了一地。为了苟且,他已经放下了江山。而一个青楼女子的拒绝,让他的苟且,变得更加苟且。
    | 3673楼 | | | | |
    作者:未央0810 时间:2020-03-27 22:43
    哈哈哈。
    稍后更新。 | 3679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1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未央0810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230天 / 跨度233天】
    • 开贴:2019-08-10 13:38
    • 更新:2020-03-30 21:53
    • 阅读:924058 回复:8004 楼主:650
    • 字数:约387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煮酒下场凄惨的张居正,咎由自取,活该如此 嘉靖皇帝的末日2 2015-11-16 10:54 522/273 37/1110
    舞文[短篇]蘅芜如雪情如火 哉斯2 2011-06-08 23:53 315/240 102/1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