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故国晚秋-两宋繁华往事(第一部 最爱东京)我用心写 你认真读

  • 首页
  • 上一页
  • 152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未央0810 时间:2020-06-30 23:18
    哈哈哈
    上半年最后一天了
    终于捱过了半年
    稍后更新! | 4201楼 | | | | |
    作者:未央0810 时间:2020-07-01 00:19
    (100)
    蔡京、蔡卞兄弟,先后回到东京城。
    不过,大放异彩的,还是蔡卞。
    实际上,自中进士以来,蔡卞的官职一直高于兄长。
    回京后,蔡卞复任中书舍人,蔡京任权户部尚书。
    兄弟俩,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据说,在章惇回京任宰相的路上,蔡京就曾拜见过他。蔡京提出一整套的治国方略,包括军事方面、教育改革、社会福利等。蔡京提的这些方略有个共同点,都是朝野关注的热点问题,好多还是民生类的事项,是容易博取好名声的。很显然,他是精心考虑过的,也是借此向章惇输诚。
    蔡卞,则技高一筹,他上书哲宗请求重修《神宗实录》。这个建议,一下子抓住了哲宗的心。
    哲宗八岁登基,朝政完全由太皇太后高氏做主。《神宗实录》的修撰,被司马光为首的旧党把在手里。他们虽然不敢直接否定神宗,却借机极力抹黑王安石和新法。如今哲宗亲政,要继承父皇遗志,首要的就是以正视听。
    蔡卞此举,有公也有私,甚至私心更重。
    作为王安石的女婿,他始终以王安石的继承人自居。他知道,抓住修改《神宗实录》的机会,就是抓住了对王安石变法的最高解释权。如此,哲宗想全面恢复神宗之政,抓住了新法最高解释权的蔡卞,其政治地位必将牢不可破。
    坐稳位子后,蔡卞立即开始反攻倒算。那个低调、恭谨的谦谦君子不见了,他展示出几乎完全不同的一面。
    这一面,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其时,朝政已牢牢控制在新党手中,以三人最为显赫,宰相章惇、知枢密使曾布和中书舍人蔡卞。
    蔡卞,冲的很靠前。
    对苏轼兄弟的贬谪,就是由蔡卞亲自操刀的。
    在宋朝,官员被贬,朝廷会有一段制词,讲清楚贬谪的理由。在制度设计上,这原本是用来展示朝廷公正无私的,演变到后来,却变成了大泼脏水的好机会。这样的好机会,蔡卞不愿假手于人。他亲自制词,将苏轼兄弟骂的狗血喷头。
    别忘了,蔡卞也是大才子。
    当年,苏辙痛骂蔡氏兄弟,如今蔡卞狠批苏氏兄弟。都是弟弟官职高,都是由弟弟出手开骂,也都是极尽污蔑之能事。
    前后相隔,不过数载而已。
    政治变幻莫测,人生浮沉荣辱,风云变幻、世事沧桑,都在其中了。自古,搞政治的人,不仅得有一副好皮囊、一身好才学,还得有一颗强大的心,脸皮得厚、身段得软。得势时,能大开大合,落魄时,能苟且偷生。
    当初,苏轼不愿意骂,应是性格使然,他始终是个文人,而不是政客。如今,蔡京不愿骂,或许是顾忌和苏轼的一段师生情。但更大的可能,是相比弟弟,他更有城府、更加明哲保身。毕竟,痛打落水狗这种事,除了感官上的愉悦,并没有多少实际的意义。
    收拾完苏轼兄弟,天下为之侧目,但蔡卞犹未停步。
    | 4202楼 | | | | |
    作者:未央0810 时间:2020-07-02 22:06
    抱歉
    有事耽搁
    稍后更新! | 4209楼 | | | | |
    作者:未央0810 时间:2020-07-02 23:21
    (101)
    蔡卞,剑指司马光和太皇太后高氏。
    这两位都已过世。收拾完活人,连死人也不放过。
    这是典型的打击扩大化。
    在蔡卞的反复建议下,哲宗下诏追夺了司马光等人的赠官和谥号。就连司马光墓前的神道碑额,都被砸成了碎块。朝廷下严令,让天下官员,对已去世的旧党人士,逐个坟头检查,凡有官修的碑额、统统砸烂,凡有奉敕所刻碑文,一律磨平。
    士可杀不可辱。到了这一步,真是斯文扫地,哪有半点斯文?党争、权斗之下,连坟头都成了工具,还有什么底线吗?
    底线?至少,对蔡卞是没有的。
    他建议章惇,对司马光发冢斫棺,就是从坟墓挖出来,碎尸万段。对于太皇太后高氏,则要追夺她的封号。这架势,是要追杀到阴曹地府了。
    章惇,还真就去请示了哲宗。据说,哲宗一度同意。后来有官员反复力谏,发冢斫棺恐非盛德之事。哲宗这才收了手。
    至此,党争已不仅仅是血淋淋,简直令人毛骨悚然了。
    如此,就解恨了吗?
    当然没有,蔡卞等人又搞出了新花样。他们开始编类元祐臣僚章疏,就是把元祐期间大臣们的上疏,全部审查一遍,然后分门别类。很显然,这就是要大兴文字狱了。搞因言获罪、以言定罪,将所有哪怕是言语上,攻击过新党和新法的旧党一网打尽。元祐,哲宗前期年号,朝政由太皇太后把持。
    至此,章惇、蔡卞打击报复旧党,与此前旧党打击新党相比,更加疯狂、更加野蛮、也更加无底线。如此险恶用心,如此霹雳手段,蔡卞等人,已走火入魔。
    遥望数十年前,仁宗朝的宽容敦厚,犹如梦幻。
    说起来,令人伤感,历史的发展不是始终向前的,也从来不是今时一定好旧世。有时候,那些被抹得一团漆黑的过往,反倒可能是一段黄金的岁月;而那些明晃晃的阳光灿烂,却可能是一块黑幕下的假象。
    新党、旧党,斗到这时候,无论他们打的什么幌子、说的多么动听,都已经背离了他们曾经的理想和抱负。仇恨取代了宽容,疯狂取代了理性,权力取代了道德。从身体到灵魂,他们在党争的泥潭里越陷越深。
    朝野上下,喊杀声四起,暴戾之气笼罩着东京城。
    时有民谣云:一蔡二惇,必定灭门;籍没家才,禁锢子孙。又云:大惇小惇,入地无门;大蔡小蔡,还他命债。
    民谣,就是民意。虽然可能是被制造、被操作的,但能流传开来,还是得有民意的支撑。虽然章、蔡权倾天下,但民意如刀,刀刀直指他们的致命处。
    造成如此局面,章惇是宰相,自然要负主要责任,不过,蔡卞的责任或许更大。这在当年,就有很多人指出来了。
    时人有句名言:惇迹易明,卞心难见。意思是说,章惇脾气火爆,但是个直肠子,有什么说什么,想什么干什么;蔡卞则不同,少言寡语,心思缜密,心机深不可测。
    还有人干脆说,章惇名为新党领,但其所作所为,都是蔡卞教唆的。如此说来,倒是有些贬低章惇了。不过,蔡卞至少是章惇的主要帮凶,这点应该没有任何异议。
    时至今日,在旧党看来,当初收拾蔡氏兄弟,对蔡卞留有的脉脉温情,实在是多余,简直是妇人之仁。又或者说,蔡卞原本就是工于心计、城府极深之人,他靠着完美演技,骗过了旧党的眼睛。
    有人说,是环境改变人。蔡卞原是谦谦君子,因为党争受到贬谪,思想上起了很大变化,才捡起屠刀的。实际上,这话经不起推敲。一块石头,永远磨不成一块玉。环境可以改变人,前提是这个人,有可以改变的基础。
    蔡卞,原本如此,环境只是点燃和助长他内心的恶。
    入仕以来,蔡氏兄弟始终同进同退,荣辱共尝。不过,眼见弟弟大权在握、风头强劲,蔡京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不过,更不是滋味的,还是章惇和曾布。
    | 4210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52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未央0810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311天 / 跨度329天】
    • 开贴:2019-08-10 13:38
    • 更新:2020-07-04 21:51
    • 阅读:969902 回复:8684 楼主:820
    • 字数:约498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煮酒王以哲之死(连载)310图 施原6 2019-03-15 14:39 9813/1411 411/1663
    舞文[网络大赛]幽默纯真的恋情:《男欢女爱》 灵山雨林 2010-04-29 17:30 2522/188 105/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