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故国晚秋-两宋繁华往事(第一部 最爱东京)我用心写 你认真读

  • 首页
  • 上一页
  • 8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未央0810 时间:2020-01-14 21:19
    (241)
    张义潮入京后,将河西职务交给了兄长之子张淮深。他们兄弟情深,并肩作战多年,出生入死。或许,他以为,血浓于水的亲情,会自然地传承到下一代。
    可惜,他错了。而且,大错特错。
    在他去世十八年后,其子张淮鼎在沙州发动血腥政变,不仅夺了堂哥的位子,还杀了他的妻子和六个儿子,全家杀绝。至此,这个为国家统一和民族大义奋斗多年的家族,到底还是没能抵挡住权力的侵蚀,陷入了权斗的烂泥塘。
    想想,不过十余年,曾经的热血和梦想,就剩下了至亲的滚滚人头和满地血污,让人唏嘘不已。
    权力,真是魔鬼。能够驾驭权力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可惜,淮鼎的位子还没坐热,两年后就病死了。临终前,他将幼子张承奉托孤给重臣。可惜,淮鼎识人不明,托孤大臣欺承奉年幼,自立为主。
    承奉有个姑姑,是位巾帼英雄,眼见侄子被欺负,她联络众亲信,在两年后发动政变,为承奉抢回了政权。史书没有留下她的名字,我们只知道她是张议潮的第十四个女儿,嫁给了一位当年与议潮一同起事的将军。
    此时的大唐,已是风雨飘摇,但仍然正式任命张承奉为归义军节度使兼敦煌刺史。自此,终唐之世,张承奉始终奉唐为正朔,为朝廷治理河西。如此,倒也没有辱没了祖上的荣光。
    公元907年,朱温篡唐建梁后,张承奉拒绝奉梁为正朔,而是正式割据一方。他以沙州为都,建立了西汉金山国,以白色为祥瑞,自号白衣天子、圣文神武帝。西汉金山国,对外号称拥有沙、瓜、肃、鄯、河、兰、岷、廓八州,但实际控制的仅有瓜、沙二州。张承奉,可谓袖珍皇帝。
    乱世,有枪就是草头王。可惜,张承奉实力不济,怎么看都是草台班子。几年后,金山国被回鹘人击败。双方签订了城下之盟,又叫“父子之约”。
    盟约规定,回鹘可汗为父,金山国白衣天子为子,子向父献城投降,称臣纳贡,结“父子之国”;回鹘退兵撤围,金山国势力不得越出敦煌;如有反悔,敦煌城破之日,鸡犬不留。金山国正是成为了回鹘的附庸,张承奉则成了儿皇帝。
    事情至此,或许连张承奉自己都不好意思了,索性把西汉金山国更名为西汉敦煌国,取消帝号,改称敦煌国天王。说是一国,不过一城之地而已。先祖的辉煌,已随风而去。
    几年后,来自沙州另一个旺族的曹议金,取代张承奉自立,金山国灭亡。张承奉,这位白衣天子,也走入历史,无影无踪。从张议潮开始,兄弟子侄、祖孙三代人,在河西之地纵横驰骋了七十余年。虽是方寸之地,但也在历史中拼得了一席之地。只不过,和许多故事一样,绚烂的开始,落寞的终结。
    | 2749楼 | | | | |
    作者:未央0810 时间:2020-01-15 08:43
    感谢支持!
    昨晚更新未成功,
    稍后更新! 来自 | | 2752楼 | | | | |
    作者:未央0810 时间:2020-01-15 09:21
    (241)
    张义潮入京后,将河西职务交给了兄长之子张淮深。他们兄弟情深,并肩作战多年,出生入死。或许,他以为,血浓于水的亲情,会自然地传承到下一代。
    可惜,他错了。而且,大错特错。
    在他去世十八年后,其子张淮鼎在沙州发动血腥政变,不仅夺了堂哥的位子,还杀了他的妻子和六个儿子,全家杀绝。至此,这个为国家统一和民族大义奋斗多年的家族,到底还是没能抵挡住权力的侵蚀,陷入了权斗的烂泥塘。
    想想,不过十余年,曾经的热血和梦想,就剩下了至亲的滚滚人头和满地血污,让人唏嘘不已。
    权力,真是魔鬼。能够驾驭权力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可惜,淮鼎的位子还没坐热,两年后就病死了。临终前,他将幼子张承奉托孤给重臣。可惜,淮鼎识人不明,托孤大臣欺承奉年幼,自立为主。
    承奉有个姑姑,是位巾帼英雄,眼见侄子被欺负,她联络众亲信,在两年后发动政变,为承奉抢回了政权。史书没有留下她的名字,我们只知道她是张议潮的第十四个女儿,嫁给了一位当年与议潮一同起事的将军。
    此时的大唐,已是风雨飘摇,但仍然正式任命张承奉为归义军节度使兼敦煌刺史。自此,终唐之世,张承奉始终奉唐为正朔,为朝廷治理河西。如此,倒也没有辱没了祖上的荣光。
    公元907年,朱温篡唐建梁后,张承奉拒绝奉梁为正朔,而是正式割据一方。他以沙州为都,建立了西汉金山国,以白色为祥瑞,自号白衣天子、圣文神武帝。西汉金山国,对外号称拥有沙、瓜、肃、鄯、河、兰、岷、廓八州,但实际控制的仅有瓜、沙二州。张承奉,可谓袖珍皇帝。
    乱世,有枪就是草头王。可惜,张承奉实力不济,怎么看都是草台班子。几年后,金山国被回鹘人击败。双方签订了城下之盟,又叫“父子之约”。
    盟约规定,回鹘可汗为父,金山国白衣天子为子,子向父献城投降,称臣纳贡,结“父子之国”;回鹘退兵撤围,金山国势力不得越出敦煌;如有反悔,敦煌城破之日,鸡犬不留。金山国正是成为了回鹘的附庸,张承奉则成了儿皇帝。
    事情至此,或许连张承奉自己都不好意思了,索性把西汉金山国更名为西汉敦煌国,取消帝号,改称敦煌国天王。说是一国,不过一城之地而已。先祖的辉煌,已随风而去。
    几年后,来自沙州另一个旺族的曹议金,取代张承奉自立,金山国灭亡。张承奉,这位白衣天子,也走入历史,无影无踪。从张议潮开始,兄弟子侄、祖孙三代人,在河西之地纵横驰骋了七十余年。虽是方寸之地,但也在历史中拼得了一席之地。只不过,和许多故事一样,绚烂的开始,落寞的终结。
    | 2754楼 | | | | |
    作者:未央0810 时间:2020-01-15 20:11
    (242)
    曹氏掌权期间,中原正是五代十国、乱成一团,为求自保,他努力改善与吐蕃、回鹘的关系;同时,奉中原王朝为正朔,引为外援,沙州渐渐稳定了下来。议金之后,其子孙相继,凡七代。
    如此,时间流去近百年,来到公元1002年,归义军再度发生内乱,曹宗寿在兵变中继位,宋朝册封其为归义军节度使。多年的战乱,让曹氏归义军政权实力日渐削弱。
    宗寿深感周边强敌环伺,沙州朝不保夕。他命人将沙州、瓜州各处佛教寺院中收藏的佛经经典、佛家度牒、佛画等,以及各类书籍,约有4-5万件,运送到莫高窟,封存在洞窟中,并在洞口绘制了壁画做伪装,以保护这些文献。随着知情人的离开和离世,这些文献就静静地躺在了洞窟之中。
    时间,过去近千年,直到1900年,因为偶然的发现,这批极其珍贵的文献才重见天日,这就是震惊世界的敦煌藏经洞。这个千年前的地下图书馆,为研究中国及中亚古代历史、地理、宗教、经济、政治、民族、语言、文学、艺术、科技,提供了数量极其巨大、内容极为丰富的珍贵资料。
    遗憾的是,由于多国探险家们的盗窃掠夺,藏经洞中绝大部分文献流散到了世界各地,仅少部分留存于国内。尽管如此,曹宗寿,还是为华夏文明立下了奇功一件。今天,我们之所以能了解到瓜州、沙州,乃至河西的许多故事,原因正在此。
    宗寿之后,其子贤顺继位。沙州归义军已是穷途末路。
    此时的河西,局势已全然不同。河西走廊的传统强者,回鹘人、吐蕃人等,风流已被雨打风吹去,党项人成为了新的强者。李德明、李元昊父子,才是河西走廊真正的王者。
    尽管,曹贤顺尊北宋为正朔,并且数次派使节去东京朝贡,希望能得到中原故国的庇护。可惜,宋朝君臣除了给点道义上的支持,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帮助。曹贤顺甚至还亲自到辽国,面见辽国皇帝,希望得到辽的保护。但在实力和利益的考量面前,辽人还是放弃了沙州政权,他们的新宠是如日中天的党项人。
    内外交困,走投无路的曹贤顺只能向党项屈膝。李德明,接受了其臣服,但仍令其管理旧地。不过苟延残喘而已。
    元昊继位之后,还是发兵将瓜州、沙州收入了囊中。
    攻人之城、灭人之国,对于元昊来说,是人生难得快事。即便,沙州归义军,对其已毫无威胁,他的眼里也容不下这粒沙子。
    至此,延绵百余年的归义军,正式走进了历史。那些流金岁月,那些唐代衣冠,那些热血忠义,那些故国情怀,那些汉家儿郎、那些巾帼女杰,都湮没在了茫茫历史之中。
    历史,最无情。
    在新旧交替的时候,历史从没有眼泪。
    汉人的归义军走向了坟墓,党项人的定难军却如旭日初升。
    在拿下了瓜州、沙州之后,党项人的统治地域,东尽黄河、西抵玉门,南接萧关(今宁夏同心南)、北控大漠,即今宁夏北部、甘肃小部、陕西北部、青海东部以及内蒙古部分地区,号称万里之国。
    | 2759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8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未央0810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69天 / 跨度171天】
    • 开贴:2019-08-10 13:38
    • 更新:2020-01-28 21:09
    • 阅读:892296 回复:6862 楼主:557
    • 字数:约292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煮酒下场凄惨的张居正,咎由自取,活该如此 嘉靖皇帝的末日2 2015-11-16 10:54 522/273 37/1110
    舞文[短篇]蘅芜如雪情如火 哉斯2 2011-06-08 23:53 315/240 102/1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