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猜猜这是哪个大学?(窥探80后的校园青春)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涛生衣旧 时间:2019-06-28 11:35
    毕业十多年了,对当年大学校园的感觉有些模糊。最近《少年派》、《带着爸爸去留学》、《橘生淮南》等青春片大火,勾起我对校园往事的回忆,有些人和事实在无法忘怀。我想写出来,作为对80一代人青春的纪念。为了戏剧性,不免有些YY成分,但90%素材都是真实的回忆。

    ------------------------ 我是分割线------------------------------------------------------------------

    99年的夏天和往年一样炎热,七月流火,高考完毕,经过一个生命中不同寻常的夏天,8月底9月初考生们离别家人,纷纷踏上外乡求学之路,而我的求学路尤其遥远。

    从我家乡的县城到市区需要1小时的车程,从市区到京城3个小时,从京城到西南地区的S省M市需要坐将近30个小时的火车。幸亏我不用真的坐着,而是可以在卧铺上躺着休息,而且还有大美人夏晨燕同学陪伴,也真真是一段不错的旅途。

    躺在卧铺车厢的下铺位上,我问夏晨燕为什么要报X大学。

    “因为离家远啊,你后悔跟我考一个学校啦?“夏晨燕柳眉一挑,莞尔一笑,一双凤眼盯着我。
    美目盼兮,娇笑倩兮,每当被她盯着的时候,我都骨酥肉麻,仿佛做了一次“马杀鸡“一样,通体舒畅。

    “当然不后悔啦,作为你的护花使者,自然是你到哪我到哪,绝无怨言。“我赶紧解释。
    “我要是去了北大,你考不上怎么办?”
    “那我就去北京打工,在学校附近租个房子看护你。”
    “监视的真到位,我妈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跟打了鸡血似的义无反顾。”
    “姑姑没给我啥好处,就是说把你许配给我了,对自己的媳妇好坏,自己看着办。”我轻描淡写地说着,眼睛看向车窗外。

    “让你胡说!”夏晨燕气的小脸通红,拿起自己铺位上的枕头朝我身上打来。
    我急忙往铺位里头撤身,顺势抓住她纤细的手腕往怀里轻揽,她用力过猛只好单膝跪在铺位上,身体轻轻压在我胸口。可恶的是枕头还夹在我俩身体中间,即便这样,我还是清楚地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清香。心头一股暖流涨满全身,幸福感洋溢四周。

    她立即站起身,拉了拉白色衬衣的衣角,临走还不忘往我头上砸两枕头。我看她曼妙的身姿呆住了,任她砸几下也值了。

    夏晨燕自幼习舞,身体纤瘦但是结实有活力,周身散发着舞者特有的高贵气质,不了解的人会以为她高傲不好接近,其实她心地纯净、平易近人。冰清玉洁、蕙质兰心是我对她的评价,当时各大卫视都在播《神雕侠侣》,我觉得她很像小龙女,如果她出演,效果不会比李若彤差,可能气质上更接近原著中的小龙女。

    我和夏晨燕的关系真的不一般,亲情、友情、爱情,都有那么一点。夏晨燕妈妈是县里领导,我爸是她的司机,两人关系密切,密切程度应该胜似亲姐弟。我给她妈妈叫“姑姑”,她管我爸叫“舅舅”。好像从我懂事起身边就有这么个妹妹夏晨燕,躲都躲不掉。

    翻开童年相册,好多与她的合影,小时候是她的玩伴,上学了做她的护花使者。尤其是中学以后,夏家大小姐出落得亭亭玉立,引得蜂蝶纷纷而至,她还真就没有看上眼的,每次都得我挥舞着苍蝇拍驱赶。

    那些追求者既痛恨我,又得讨好我,以便能跟夏晨燕做朋友,我就像个防火墙,保护着大小姐的安全。当时的夏晨燕有三个标签:县领导千金、尖子生(现在叫学霸)、校花。

    当然,只凭我一个人的力量还不够,多亏我的铁杆兄弟杜海生的鼎力相助,我们才能有滋有味地度过青涩的中学时代。海哥拿了毕业证就去当兵了,我和夏晨燕则踏上了西行列车,前往M市求学。

    “终于不用被他们监视了,还得被你监视,不过我也习惯了。“夏晨燕轻轻躺在铺位上舒展四肢,修长的身材,曲线玲珑,引得坐在过道窗边座位上的大叔不住往这边侧目。

    卖食品的乘务员小哥似乎对这节车厢特别关照,喊着“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八宝粥”一小时内来回走了六趟,总在我们的铺位逗留相对长的时间。

    “那你也不能拒绝他们送咱们啊,他们也真放心,说不让送就不送了。”我抱怨道。
    “有你就够啦,他们信任你。”夏晨燕坐起身看着我,”也就这一路了,到了学校别说认识我,给我点自由好不好?”
    “不好!你要出轨咋地?”我坚定地回应。
    “再胡说不理你了!”
    “好,好,尽量互不打扰哈,”我赔笑道,”我上我的经法系,你上你的计科系。”
    “一言为定。”夏晨燕似乎有点小兴奋。

    车窗外渐渐暗下来,车厢里飘起红烧牛肉面的味道。成年后第一次坐火车,还坐这么长时间,摇的我头昏脑涨、七荤八素,闻到这味真叫一个恶心,简直是恶心他妈打恶心,恶心不要不要的。但是还得强打精神问大小姐饿不饿,我去泡面啊?

    夏晨燕说哥咱们能不这么亏待自己吗,走,餐车,我请你。
    “燕儿啊,还是你心疼哥啊,我呀感激的呀~”
    “少废话,吃还是不吃,吃就赶紧的。”
    “ok,起驾~!”我推了她往餐车走。

    餐车一顿饭的价格够我平日吃一个礼拜食堂的,还是美女请我,真是幸福感爆棚。餐车内的男士们啊,恨不得用目光杀死我,再用目光剥光夏晨燕。还是我训练有素,凭着老到的经验把他们的目光一一驳回。

    “东张西望的看啥呢?赶紧吃饭。”夏晨燕催促。
    “正做餐前安全保卫工作,马上好。”我边应答边拿起筷子开吃起来。
    吃过晚饭,和上铺的大叔聊了会天,他可逮着机会对着夏晨燕眉飞色舞地一顿吹嘘,献尽殷勤,然后心满意足地爬上铺位休息了。

    11点熄灯后,车厢内渐渐安静下来,只听到车轮与铁轨摩擦发出的咔嗒声。
    未来是怎样的呢?大学生活会怎样?想着这些头脑越来越清醒。应该是午夜时分了,车厢里的空调有点凉,我悄悄起身,借着车厢底部微弱的灯光看看对面铺位上的夏晨燕,她已安然入睡,被子搭在腰间,胸脯微微起伏,脸庞安详,秀美的面容愈发动人,笼罩着一层“睡美人“般诱人的光彩。

    我的心微微一动,犹然生起一股幸福感,此刻她是属于我的,我的妹妹夏晨燕。我把被子展开,覆盖住她的全身,又捻了捻被沿,确保严实。

    车厢内是静的,列车是动的,在这寂静的天地间,载着睡梦中的人们驶过无边的暗夜。
    人打赏 113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涛生衣旧 时间:2019-06-28 17:09
    —— 继续——

    T7次列车抵达M市的时候天还未亮,我昏昏沉沉地叫醒夏晨燕,提上行李箱,在乘务员的指引下走下列车。
    月台上灯光朦胧,仿佛依然走在梦境里。本站下车的乘客大约二、三十人,大多数是学生及其家长。我们随着人群走出车站。
    一弯晓月挂在天边,盏盏霓虹点缀着城市的夜色,偌大的城市还在沉睡。偶有夜班车驶过的声响和清洁工人晃动的身影。空气湿润且微凉,像是下过一场雨,让人呼吸顺畅。
    站前广场上停着几辆大巴车,迎接新生的老生代表举着写有学校名称的牌子,把新同学带上自己学校的大巴车。
    X大学的手举牌最多,最为醒目,我们毫不费力地找到“组织“,登上开往学校的汽车。
    “燕儿,刚才有没有注意到接站学长的表情?”我看她有些困,怕她睡了着凉,故意跟她搭腔。
    “嗯?什么表情?没注意。”她打起精神,把头从我肩上抬起来,看着我。
    “如获至宝啊。”我接着说,”那几个学校的接站代表拼命对你呼喊啊,最终你到了咱们学校代表这里,他眼睛都放光了,不信你看。”
    正说着,那个理着平头,肤色微黑,身材偏胖的接站学长走到我们座位旁,两眼放光地看着夏晨燕,抹了抹嘴角的口水,转身对着车厢内说:“欢迎各位新同学以及学生家长,本车会将大家拉往X大学,请大家扶稳坐好,车程大约20分钟。”
    | 1楼 | | | | |
    作者:涛生衣旧 时间:2019-06-28 17:12
    然后他俯下身,对着夏晨燕说:“同学,渴不渴?喝点水吧。”一瓶哇哈哈纯净水递过来。
    “我的眼里只有你呀,这是。”我对平头微微一笑。
    “都有,都有,想喝可以到车厢前部箱子里拿。”他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谢谢,我不渴,你留着喝吧。”夏晨燕冲他一笑,表示感谢。
    平头学长正想收回,我们前排座位上的一个女生站起来伸手把水拿了过去,说了声:“谢谢,她不喝我喝。”
    这位大姐个头不高,皮肤白净,声音洪亮,就是有点婴儿肥。拿过水后,拧开瓶盖,仰脖就喝,就像饿了几天的人扑到面包上一样。学长看了看,一脸无奈地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下。
    夏晨燕对我笑了笑,再次把脸埋在我的肩头,我感觉夏天的黎明提前来到。
    | 2楼 | | | | |
    作者:涛生衣旧 时间:2019-06-28 17:14
    汽车驶出城区,七拐八拐,灯火消失,车窗外漆黑一片,也不知到了什么地方。我心想这是要进村了吗?
    又是一阵上坡下坡之后,汽车停了下来。平头学长嘱咐大家注意脚下安全。
    我先下车站在门口,伸手把夏晨燕扶下来,然后去车厢底部取行李箱。天边微微泛白,周围事物笼罩在一片青色之中。
    车停的地方是一个小广场,广场上有各种体育设施,广场南北两边各有几幢房屋,东侧是一面矮石墙,石墙上方是山体斜坡,坡上郁郁葱葱,草木繁茂,有长长的石阶从小广场直通上去。广场西侧是一条南北朝向的大路,道路以西地势洼下去,是一处篮球场,篮球场外有铁丝网做成的墙壁,透过铁丝网可以隐约看到校外的房屋和一带远山。
    我心说这不是进村了,这是上山了啊!
    这青山绿树的,环境倒是清幽,只是太偏远了些吧,本指望从县城到市里上个学,感受一下大城市的繁华,没想到上了“水泊梁山“了。
    我正思忖着,平头学长扯着嗓子又喊上了:”各位注意啦,我们已到目的地,”说着往广场北侧的一幢大房子指了指,“那里是一食堂,临时改为新生报到处,在那交学费、领凭证之后,到南边301楼领取生活用品。“说着又往广场南边方向指了指,接着说:”一直往南走,最南边就是301楼。都办完之后,按报到处给的凭证说明到各自的宿舍安排住宿。”
    平头缓了缓又补充道:“再次欢迎大家的到来,祝学弟学妹们学业有成,在这里度过快乐、充实的四年大学时光。”
    夏晨燕抿嘴一笑:“真难为这位大哥了。”
    “怎么了?”我不解地问。
    “为了照顾咱们外地学生,还得说普通话,舌头拼命捋直了,我听他说话腮帮都酸了,他还不停地说。”夏晨燕娥眉微蹙。
    “那就别听了,赶紧报名去,这人真不少啊。”我说着要拉她往一食堂走。她在原地做了一个旋转舞步,很优雅的把手放在我抬起的胳膊上,肩并肩去食堂报到,感觉却像是肩并肩去教堂结婚一样。
    | 3楼 | | | | |
    作者:涛生衣旧 时间:2019-06-28 17:15
    “喂,你俩站住。美女,回头!”
    我俩闻声站住,转回身发现平头儿正朝我们跑来,边跑边向回头看他的女同学挥手致歉。
    看来自恋的女生还真不少,这些女孩虽不及夏晨燕的姿色,但也娇小玲珑,与北方女孩相比别有韵味。
    平头学长跑到我们跟前,说他叫石栋,今年大二,环境系,有事可以找他帮忙。我们也报了姓名,客套了一番。
    夏晨燕说既然石哥这么讲究,那就帮我们看一下行李吧,我们不是一个系,要去两处报名,不方便带行李。
    石栋一脸兴奋地答应了。我心想又一个夏晨燕的追随者,我的苍蝇拍又该上岗了。
    食堂大厅里人声鼎沸,操S省方言的人居多,听不出说的什么来。
    我把夏晨燕拉到食堂一角,面向墙壁,拉她手往我下腹部一按,她水葱般白嫩的手指触到我身体的瞬间就弹了起来,惊呼:“什么?这么硬!”然后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红了脸,大叫流氓找打,使劲拧我胳膊。
    我呲牙咧嘴甩开她的手,解释道:“想歪了吧?这是人民币,学费。我妈怕坐火车有小偷,就让我把这大笔钱放在安全内裤里了。”
    “大哥,你不知道有种东西叫银行卡吗?“夏晨燕又气又笑。
    “听说过,没用过,“我说,”这也没看到银行,有卡也没用啊。”
    “是啊,要不你先给我垫上学费,回头找银行取钱还你。”
    “没问题,我妈也是这么想的。”
    “舅妈的土办法倒是实用,只是……“夏晨燕歪头想了想,”这一路你是怎么上厕所的啊?”
    “你想什么呐?要不给你演示一下?“说着我就做拉拉链的动作,她赶紧捂脸跑开,到是有几个路过的同学盯着我直看,我赶紧转身追夏晨燕。
    从排队交钱到领完东西,大概用了一小时的时间。等我们再去找石栋的时候,他真快成石头了,蹲在我们的行李箱旁一动不动,看着来往的人群。
    | 4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涛生衣旧
    • 来自:天涯-我的大学 前往来源
    • 【活跃26天 / 跨度80天】
    • 开贴:2019-06-28 11:35
    • 更新:2019-09-16 23:17
    • 阅读:3094 回复:264 楼主:165
    • 字数:约87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