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朕讲历史(长篇连载,版权所有,侵犯必究。)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孙宜卿 时间:2019-09-05 14:20
    1、秦始皇篇
    我叫嬴政,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皇帝。我的一生充满了传奇。
    本来,我跟秦国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我的父亲是卫国大商人吕不韦,母亲是赵国美女赵姬。当我还在母亲肚子里当胎儿的时候,父亲就把母亲当作一个礼物,赠送给了我的第二个父亲嬴异人。于是我跟秦国就扯上了关系。
    嬴异人在赵国首都邯郸当人质,吕不韦也在那里做生意。赢异人是秦国老太子安国君的二十多个儿子之一,在秦国不受安国君的宠爱,来赵国经常担心自己的脑袋。那些年秦国和赵国时不时就会干一仗,一干仗,嬴异人心里就发慌。人质的作用就是我绝对保证不和你干仗,万一我和你干仗了,你就把我送给你的人质干掉。嬴异人害怕自己起到作用。他痛哭自己生在帝王家,祈祷秦赵两国别干仗,平安无事活下去就是最大的希望,根本不敢有更大的理想。让他气愤的是秦赵两国老干仗。
    嬴异人感到自己满腹委屈,吕不韦却感到这个人奇货可居。他要做一笔惊天动地的大生意,所以连自己的老婆和儿子都慷慨地送出去。
    我太爷爷秦昭襄王四十八年,我出生在赵国首都邯郸,不能姓吕了,改姓嬴。一个母亲、两个父亲都为我感到欢喜。我的亲生父亲吕不韦豁出去五百金,亲自到秦国首都咸阳去拜见老太子安国君那个没有儿子的宠妾——华阳夫人。他把我名义上的父亲嬴异人也当成一个礼物,送给了华阳夫人当养子。天上掉下个乖儿子,华阳夫人当然很高兴,一高兴,就对安国君哭,安国君被她哭得没办法,就答应她刻下玉符,把嬴异人立为自己的继承人。安国君是秦昭襄王的继承人,嬴异人是安国君的继承人,那我就成了嬴异人的继承人、秦国未来王位的继承人了。我承认我父亲吕不韦真是一个敢想敢干的人,也真是一个心想事成的人。
    我太爷爷秦昭襄王五十年,也就是我刚满两岁的那一年,秦国又和赵国干仗。这一仗干得比较猛,秦国大军把赵国首都邯郸都给包围了。赵孝成王十分气愤,打算让人质嬴异人起到他该起的作用,把他干掉泄愤。吕不韦真有钱,也真舍得,又拿出六百金贿赂了赵国的守城官员,帮助嬴异人死里逃生,投奔了秦国大军,顺便跑回了秦国。嬴异人跑了,我和母亲就危险了。吕不韦手眼通天,在赵国把我们娘俩东躲西藏,使我们竟然侥幸地存活下来。
    我太爷爷秦昭襄王五十六年——他老人家可真能活,然而这一年他活不成了,两眼一闭,撒手西去。这一年我八岁,在赵国接连听到两个好消息。第一个好消息是我爷爷安国君顺理成章当上了秦国的国王;第二个好消息是我爷爷只当了三天的秦王就去世了,这位可怜的老太子刚熬出头就送了命,于是我父亲嬴异人顺理成章当上了秦国的新国王,于是我母亲顺理成章当上了秦国的新王后,于是我嬴政,顺理成章当上了秦国的新太子。赵孝成王这个时候才知道我和我母亲还活着,他期待秦国在我父亲的领导下能够不再跟赵国干仗,所以表示了一下诚意,派兵把我们娘俩护送回了秦国。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咸阳。完全陌生的繁华景象激发了我的雄心壮志。我将成为咸阳城里的王,整个秦国的王,甚至全天下的王。
    我一个父亲当秦王,一个父亲当宰相,一个母亲当王后,自己又是太子嫡长子,放眼宇宙,跟我一样的人实在不多。我的秦王父亲嬴异人也是个苦命人,只当了三年秦王就见了他的爷爷和父亲,享年三十五岁。于是十二岁的我顺理成章当上了秦国更新的国王,只剩下一个大权独揽的宰相父亲吕不韦。
    吕不韦不希望自己孤单,也害怕我母亲纠缠,于是又给我找了一个父亲,名叫嫪毐。他把嫪毐作为礼物,冒充太监送进宫去,陪伴我母亲赵姬说一些悄悄话。没想到这个嫪毐也是个有心思的人,被封为长信侯,跟我母亲又生了两个儿子还不满足,竟敢盘踞雍城,豢养军队,营建出仅次于吕不韦的庞大势力。嫪毐想取代吕不韦当宰相,想让他自己的儿子取代我当秦王,想趁我二十一岁在雍城蕲年宫举行冠礼的时候发动叛乱把我杀掉。而吕不韦只顾忙着处理秦国的繁琐政务和指挥门客们编纂《吕氏春秋》,竟然对嫪毐的阴谋毫无察觉。
    我是秦王嬴政,我已经二十一岁了。我到了亲政的年纪,决心不再当提线木偶听任两个父亲的摆弄。我为天下而生,秦国必须集权,只有集权才可以集中力量征服天下,要想集权就必须把两个父亲的庞大势力全部瓦解。我为此做了充足的准备。
    冠礼在嫪毐的地盘雍城蕲年宫照常举行。嫪毐偷了秦王玉玺和太后玉玺,发布命令,调动叛军攻打蕲年宫。吕不韦听到消息大惊失色,想要救我也来不及了,悔不当初,认为我肯定要完了,提前为我哭丧,哭得痛彻心扉。
    我没完,吕不韦完了,嫪毐也完了。我早就在蕲年宫埋伏了三千精兵,嫪毐攻打不下来蕲年宫,又率军追杀我到咸阳宫。我在咸阳宫里布置了更多的军队,打败叛军,车裂嫪毐,把他和我母亲的两个私生子斩草除根,一时间风云变色,吕不韦忍不住惊讶与夸赞。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雄才大略从二十一岁开始真正展现。
    我不忍心杀死吕不韦,只罢免了他的相位。但是他还是宾客盈门,势力庞大。他还有别的儿子,这就给王权带来了极大的隐患。我写信对他说:“您对秦国有什么功劳?秦国封您在河南,食邑十万户。您跟秦王有什么血缘关系?而号称仲父。您与家属都一概搬迁到蜀地去居住!”
    撇清关系,以正视听。用心良苦,肝肠寸断。儿子之于父亲,天下之于亲情,理智对待,我别无选择,宽容处置,我希望他活着,并且他和他其余的儿子不对我的王权产生威胁。
    可是我的亲生父亲吕不韦,他自己做了个决定,喝下毒酒含笑而死。他欣慰我已经长大,用自杀的方式向我表明,我的威胁彻底没有了,他从来都没有威胁过我,也不会再被人利用来当成我的威胁,他让我放心放手,想干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儿,都尽管去干吧!
    我号啕大哭,没有人能理解我的心。
    安顿和安慰好母亲以后,我擦干眼泪,开始了统一六国的伟大征程。
    二十九岁,灭韩国。
    三十一岁,灭赵国。
    三十四岁,灭魏国。
    三十六岁,灭楚国。
    三十七岁,灭燕国。
    三十八岁,灭齐国。
    我殚精竭虑,率领强大的秦国,九年灭了六个国,公元前221年,我基本完成了中国的统一。自公元前771年西周灭亡以来,长达五百五十年的春秋战国战乱时代,在我的手中终结。
    我建立起大一统的秦朝,首创了“皇帝”这个称号,统一文字,统一货币,统一车道,统一度量衡,南下攻灭百越,北上抗击匈奴,凿通百里灵渠,修筑万里长城,创建郡县制度,设置百官职位。
    我生前要住一个天下最大的房子,因此修建了十五平方公里的阿房宫,里面充满了美女财宝。我死后要住一个天下最大的陵墓,因此修建了五十六平方公里的秦始皇陵,相当于七十八个故宫那么大。
    我号称始皇帝,期待我的子子孙孙成为二世皇帝、三世皇帝,乃至于万世无穷。我开创了长达两千一百三十三年的皇帝制度,基本奠定了中华民族的疆土。
    傲视苍穹,我想说:我是秦始皇,我是千古一帝!
    私学非议法令,我就焚书。
    一些方士、儒生诽谤我,徐福还欺骗我给了他三千童男童女东渡日本去寻找不死仙药,一去不回来了。我就坑儒。
    焚书坑儒是我最惹争议的地方,然而,瑕不掩瑜,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完美无缺的人,这两件事儿阻挡不了我的光芒万丈。
    我唯一的遗憾是——人不能真正长生不死。
    五十岁这一年,我在巡视天下的时候,病死在沙丘途中。中车府令赵高和丞相李斯用一车鲍鱼掩盖我的遗体气味,回到咸阳才发丧。天下戴孝,哭声震天,我被埋葬在秦始皇陵里。
    我的陵墓气势恢宏,动用了七十二万人力,历时三十七年建成。它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结构最奇特、内涵最丰富的陵墓之一,以水银为地下的江河大海,里面充满了奇珍异宝。水银有毒,盗墓者死。所以历经两千年战火洗礼,它仍然屹立不倒。
    我死后仍要统御千军万马!为我陪葬的秦始皇兵马俑坑,里面陶俑成千上万,依旧显赫着我的威风。这些俑坑被评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算不了什么稀奇。
    因为,我是秦始皇,我自己就是一个最大的奇迹!
    人打赏 4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孙宜卿 时间:2019-09-05 14:44
    2、我是秦二世
    我叫胡亥,是大秦朝第二世皇帝,也是最后一世皇帝。都别跟我拼爹,我爹是大名鼎鼎的秦始皇。都也别跟我炫富贵,我贵为天子,富有天下。我含着天底下最大的金钥匙出生,比起我来,你们所有人都弱爆了。
    我是大秦朝的灭霸,从二十一岁到二十四岁,只用了短短三年时间,就把我爹秦始皇辛辛苦苦一辈子置办的豪华家业败了个干干净净,还把他辛辛苦苦一辈子生下的其余32个儿女杀了个寸草不生。当然,我最后也把自己给灭掉了。
    我生性顽劣,从小在我爹秦始皇的溺爱下长大,我爹从来都不管教我。比如说有一次,大家都脱了鞋子,在一起聚会吃饭。我恶作剧跳蹦蹦,把他们的鞋子统统都踩得扁乎乎、脏兮兮,祸害他人以寻找乐子,我爹却舍不得责罚我,反而开怀大笑。从此我就不知道道德是个什么东西,规矩是个什么玩意儿。我一辈子爱我爹,临死前恨我爹。
    我是我爹的开心果,赵高是我的开心果。赵高这个人书法好,懂律法,会来事儿。我爹让他当我的老师,他老是拍我的马屁。每当我胡作非为的时候,心里不踏实,赵高就一本正经地夸奖我做得对,哄得我开心得不要不要的,心里就踏实了。
    秦始皇三十七年,我爹五十岁,我二十一岁。我爹带着左丞相李斯、中车府令赵高和我一起巡游天下,我一惊、一哭又一笑,命运从这一年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我惊的是在东海看见了大鲨鱼。鱼竟然能长那么大,有一间宫殿那么大,从来都没有见过。我们乘坐大船,用弓弩射杀了那条大鲨鱼,然后心里都蒙上了一层阴影。连我爹那么伟大的人都受到了惊吓,回到岸上以后就生了病。他在这之前梦见海神跟自己搏斗,现在亲眼目睹到大鲨鱼凶猛巨大的样子,以为真的遇见海神了,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怏怏不乐地带着我们返回咸阳。
    我哭的是我爹死了。我爹那么伟大的人竟然也会死?回咸阳的路途太遥远,走到沙丘平台的时候,他就不会说话,不会走路,不会呼吸了。他之前还感慨说:商纣王在沙丘建造过酒池肉林,后来死掉了。赵武灵王在沙丘遭遇了两个儿子的政变,被围困在这里活活饿死了。沙丘是困龙之地。万万没想到呀,我爹也死在了这个困龙之地。没人疼我了,没人爱我了,我是发自内心地哭啊!
    我笑的是我爹一死,我就可以当皇帝了。我当了皇帝就可以更加为所欲为了,谁也不敢惹毛我了。我想踩谁的鞋子,就踩谁的鞋子,想什么时候踩,就什么时候踩。
    其实我爹那么英明神武的人,怎么会想不到我绝对不是当皇帝的料?他在临死前写了一份诏书,让我大哥扶苏火速回到咸阳主持他的丧事,实际上就是让扶苏来当这个秦二世的。但是赵高扣着不发,把这个事儿搅黄了。
    赵高只是个小小的中车府令,归他管理的只有中车府随同巡游的八百个人,还有这些马呀、马车呀什么的。他想要得到更大的权力,就得把我推上皇帝的宝座。
    赵高对我说:赵武灵王的事儿您也知道吧?他其中一个儿子当上了赵王,马上就把另一个儿子给杀了!您是想当赵王呢,还是想当被杀死的那个儿子?
    我吓坏了,说:我想当赵王,我不想被杀死,我还没活够呢。
    赵高说: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先下手为强!制造一份假的诏书赐令扶苏自杀,由您来当大秦的皇帝!
    我又吓坏了,说:父皇已经写了遗诏让扶苏当皇帝,这么干,岂不是对不起我父皇?
    赵高说:唉,那您就等着被杀死吧!
    我再一次吓坏,看了看爹已经不会动了,活人干了对不起死人的事儿,估计死人是没有办法的,再说当了皇帝就可以随便踩鞋了,就答应了。
    赵高又去找左丞相李斯。李斯权衡了一下利弊,认为赵高说的有道理。扶苏跟大将军蒙恬一起率领三十万秦国大军在北方防守匈奴,扶苏如果当了皇帝,一定会重用蒙恬,那就没有他李斯什么事儿了。李斯受过穷,害怕再受穷,就同意隐瞒我爹的死讯,由书法家赵高伪造出一份假诏书,盖上我爹的真玉玺,用我爹的名义赐令扶苏和蒙恬立即自杀。
    扶苏真傻,一看玉玺印迹是真的,当场就自杀了。他是多么孝顺啊。我好像也不算不孝顺,我不知道孝顺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蒙恬不肯自杀,但是畏惧大秦的律法,被我们派去的使者关押起来,后来也杀了。大秦严刑峻法,抗旨不遵就得受遍五刑,夷灭九族,所以蒙恬拥有三十万大军却也只能乖乖地听任一个使者摆布。严刑峻法真是个好东西,我当了皇帝以后要更加严刑峻法。
    蒙恬是个忠臣,作为回报,我把他弟弟蒙毅也杀了吧。赵高说斩草要除根,杀了他哥哥蒙恬,至少蒙毅在心里是对我不满的。敢在心里对我不满的人,还留着干什么?杀杀杀,杀了省心!
    我们秘不发丧,把我爹的遗体放在马车上,买了好多鲍鱼以掩盖遗体散发的臭味,沿途装模作样地接见官吏,由赵高煞有其事地向马车汇报情况,就好像我爹还活着一样。
    到了咸阳,我们才公布了我爹的死讯,并假称我爹传位给我,就这样,我登基当了二世皇帝。
    我传令说:所有先帝后宫的妃子,只要没生过孩子的,都给我爹殉葬!于是我爹从秦国和六国选到后宫来的数不清的美女佳丽,全都被埋在了秦始皇陵里。还有那些营造皇陵的工匠们,对陵墓机关都熟悉,他们知道得太多了。我下令先封中道门,再封外道门,把工匠们都活活闷死在里面。
    赵高说:陛下刚当皇帝,官员们外表顺从,内心其实是不服气的,您应该多杀一些官员来立威,让他们都对您感到害怕,这样他们都不敢不听您的话了。
    我一听,有道理,就派出铺天盖地的使者去寻找官员们的过错。谁没有个三长两短的,存心找错还找不出来?于是找出了一大批官员们的过错,把他们全都诛杀了。我威风大不大?问你们怕不怕?
    我至少有22个哥哥。大哥扶苏虽然已经被我逼死了,但是其余的21个哥哥只要还活着就有可能威胁到我的皇位,在我看来只有死人才能完全丧失我爹的继承权。什么血浓于水,手足亲情?我压根儿就没受过这样的教育。
    我一次性在杜县斩杀了6个哥哥,又一次性把12个哥哥杀死弃尸在咸阳城中心,成批成批的杀。我派使者去逼迫将闾等3个哥哥自杀。将闾问:我奉公守法,犯了什么罪?使者说:我不知道,我也是奉命行事!将闾就仰天哭喊三声:天啊,天啊,天啊!我根本就没有罪!然后他就自杀了。剩下1个哥哥公子高,挺识趣,知道逃不过,请求为我爹殉葬。我高兴地批准了!
    仔细一想,我还有10个姐姐,万一她们将来当了女皇帝呢?不能有万一。我就把10个姐姐也残酷地杀死了。
    左丞相冯去疾还有他的儿子御史大夫冯劫,在沙丘事变中没有帮过我,杀死他们。
    右丞相李斯帮过我,但是赵高说他谋反,也把他杀了,让赵高当丞相。
    赵高牵来一头鹿,在朝堂上说:微臣敬献给陛下一匹马。我惊讶地说:这不是一头鹿吗?赵高就问大臣们这东西到底是啥。有的说是鹿,有的说是马,有的不吭声。说是鹿的大臣们都不是好货色,因为赵高后来一查,他们都瞒着我犯了五花八门的罪,全部都该杀!
    大秦朝乌烟瘴气,全天下人人自危。有个叫陈胜的人,在戍守渔阳的路上遇上了大雨,耽误了到达日期,按照严刑峻法应该杀死。他想着横竖都是个死,不如造反,就在大泽乡造反了。好多人都跟着他一起造反。
    有个使者从东方来,向我禀告陈胜造反的事儿。我问赵高是怎么回事儿,赵高说:只不过是几个盗贼而已,很快就能平息了。说造反的人是有含义的,其实是讽刺您是个昏君,只有昏君才会被人造反!
    我大怒,竟敢说我是昏君?当场我就把使者杀了!从此以后,从东方来的使者们只要说盗贼就没事儿,只要说造反就处死。后来都说是盗贼,我就放心了。
    等造反的军队逼近了咸阳,我这才如梦方醒。真是造反,不是盗贼!都怪赵高,我的皇帝都快要当不成了!我就派人去把赵高大骂了一顿。
    万万没想到,赵高也造反了!
    他让他的女婿阎乐带兵闯进咸阳宫,逼我自杀。
    我哭了,说:我可以见一见丞相吗?
    阎乐说:不行!
    我一脸哀求:那么,可以给我一个郡王当吗?万户侯也行。
    阎乐还是不答应。
    我绝望地说:只要能不杀我,我情愿当一个百姓,这总行了吧?
    阎乐说:我奉丞相之命为天下铲除暴君,你说得再多也没用!赶快自杀吧!这样还能留个全尸!
    我就这样把自己给灭了,当了三年皇帝,享年二十四岁。
    | 1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孙宜卿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60天 / 跨度271天】
    • 开贴:2019-09-05 14:20
    • 更新:2020-06-02 22:08
    • 阅读:151955 回复:2757 楼主:250
    • 字数:约457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