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轻松搞笑异能,在虚幻世界和现实世界来回穿越的长篇小说-《一念如风来》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夕夕lu 时间:2019-03-05 17:52
    《一念如风来》
    主角:顾千一、时在风
    作品内容简介:
    思想意念强大到幻化出人形。
    跟一只狗相依为命的小说家顾千一,每天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把自己所有的心思都花在小说创作上,被自己创作的小说深深地“毒害”,竟然“喜欢”上自己创造出来的男主角,还幻想着他出现在现实世界跟她来一段现代言情。有一天他真的出现了。
    时在风天赋异禀,能跟所有动物交流,每天跟动物在一起嬉戏打闹,似乎一切都很美好,却突然发现自己生活的世界原来是虚构的,自己也只不过是别人笔下小说里的一个虚构的人物而已。他在小说世界和现实世界来回穿梭。为实现完全的独立,摆脱小说对他的桎梏,变成真正的人,他不断反抗,可他的反抗和独立却对小说的作者顾千一产生了反噬。随着顾千一小说的不断完善,情况越来越难控制。小说世界也像他一样不断摆脱控制独立起来,他会被它毫无征兆地强制拉回小说世界,而且在里面被困的时间越来越长。顾千一陷入两难的境地,担心继续写小说时在风会在现实世界消失,但停止写小说又担心他会随着小说世界的消失而消失。

    Ps:小说内容和女主顾千一写的小说内容是平行穿插进行的,网上无法用文字字体格式区分开,为了方便大家刚开始阅读,所以会空两行,再用括号区分,括号内表示女主顾千一写的小说。 人打赏 814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夕夕lu 时间:2019-03-05 17:53
    第一章
    (-这真是一个难得的好梦。
    意识朦朦胧胧,时在风正沉浸在美梦即将结束时的甜美中,睡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突然,周围的环境瞬间失色,美好的事物全都崩塌,一股莫名的压力袭来,仿佛身上有千斤的重物,压的他喘不上气,手脚不能动弹,嗓子也像被堵住一般,喊也喊不出。恐惧伴随着阵阵的压力不断袭来,刚才还挂着淡淡微笑的脸上眉头紧锁,显出痛苦神色。
    “啪”的一声巨响,压迫感瞬间消失。时在风猛地睁开眼睛,从梦魇中挣脱出来。顶着砰砰乱跳的心脏,他看向及时将他解救出来的在梦里听着如“雷鸣”一般的声音的来源,原来是老黑在挥翅拍打窗户叫他起床。想到刚才恐怖的梦魇,时在风觉的有点莫名奇妙。怎么会这样?明明是一个美梦,怎么就突然急转弯变成噩梦了?还把自己困在了里面,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压床?以前他可是试过各种容易让人产生鬼压床感觉的办法,但是都没效果,没想到今天却意外地体验了一把。幸福总是来得这么突然,让人措手不及。
    时在风庆幸自己的这个意外收获,掀起被角起床,起身却看见麻婆正不紧不慢地从盖在他身上的被子上走过,经过的地方留下一连串的老鼠脚印。他立马就明白过来刚才“鬼压床”的事,什么突然来的幸福,根本就是这臭老鼠搞的鬼。他一把把它掀翻在一旁,生气地喊道:“麻婆,一大早的你干什么?不知道我在睡觉吗?别人睡觉的时候你在他身上踩来踩去像什么话,还有没有点礼貌?男女授受不亲,你就不能有点母老鼠的样子吗?而且我说过多少次了,擦干净手脚才能到床上来,你看看被子都被你踩成什么样子了,这是我刚换的被子。”
    麻婆翻身爬起来,幽幽地看他一眼,淡淡地道:“我对你没兴趣。”然后转眼看向刚才还在时在风枕头上四仰八叉睡大觉、现在已经被时在风的怒吼惊醒了的辣椒和花椒,说:“下楼吃饭。”
    时在风气极了反而想笑。他站起来,双手叉腰,居高临下地对正带着两只小老鼠往房门外走的麻婆说:“呵,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老鼠,对我没兴趣?你以为我对你就有兴趣。”看麻婆不理他,他又喊,“喂,你踩脏了别人的被子连道歉都不说一声吗?”
    窗外的老黑见时在风一大早起来就大喊大叫,嘀咕一句“神经病”,拍打着翅膀往树上飞。
    时在风听到这声嘀咕气更是不打一处来,对着老黑的身影喊:“你骂谁神经病?你也想造反了吗?等刮风下雨的时候你别想进屋来。”想想不舒服,于是又骂道,“神经病,你自己才是神经病。”
    老黑懒得理会他那么多,只是带着鄙视,“喳喳”叫两声,但这敷衍的叫喊还不如一声不吭让人好受。
    真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时在风觉得自己的地位越来越低了,现在家里的这些小东西越发的嚣张,老鼠和喜鹊都敢骑到他头上来欺负他了,幸好自己心肠硬,没收留太多,要不然这个家还不被这些小东西给掀起来。
    新的一天就这样在吵吵闹闹中开始了。并不是真的这些小家伙有多遭他讨厌,有时他也是在故意找它们的茬,热闹下气氛,也增加一下自己的存在感。为了守住家族能与动物交流的秘密,从小他就被训诫少与外人接触,以免给家里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小时候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要少与外人接触,觉的能跟动物交流不应该是件很自豪的事吗?为什么家里人不许他宣扬出去?长大后他渐渐明白,人活在这世上,要想活的自在还是跟一般人一样,普普通通的好,太过与众不同容易招惹是非、引火上身。活了这二十七八年,除了与他人进行必要的日常交流,他从不与人深交。在外人看来他是个怪人,本事没多大,架子到挺大,清冷孤傲,甚至有点孤僻,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渐渐的大家知道了他这种性格,也不愿意拿热脸贴冷屁股来与他相好,他自己也习惯了别人把他当怪人,习惯了用疏离和清冷来伪装自己。可是他自己到底是怎样一副模样他自己知道,人前表面一派冷冷淡淡的样子,但内心戏却极其丰富,人后和动物们一相处就现了原形。现在他一个人住在这半山腰的老别墅里,守着这老宅子和老秘密,与动物为伴,过得也还算惬意。
    时在风踢踏着拖鞋从楼上下来,看见正在吃早饭的麻婆豆腐一家,心中愤愤不平,于是对豆腐说:“豆腐,管好你老婆,你看它都成什么样子了,我还在睡觉它就从我身上踩过去,男女授受不亲,难道我没教过你们吗?你们俩结婚了无所谓,可也得注意下我的形象,我还希望在有生之年能找个对象。”
    豆腐从一堆饼干米粒混杂的早餐里抬起头来看了时在风一眼:他要皮毛没皮毛,要尾巴没尾巴的,麻婆怎么可能会喜欢他。想到这它又低下头继续吃早饭。
    时在风见它不说话,拿着牙刷,边刷牙边走到它们面前,含糊地说:“你就这么纵容你老婆?小心它哪天红杏出墙,等你没了老婆,俏俏、辣椒、花椒没了老娘,我要你哭都来不及,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你们老鼠是不是都没有红杏出墙这个概念?你知道什么是红杏出墙吗?”
    “你放心好了,我老婆对你没兴趣。”豆腐边吃边说。
    麻婆看不下去了,说:“你能不能先把你满嘴的泡沫洗掉再来说话,看的我们都吃不下饭。”
    “你嘴里的泡泡都喷到我们的饼干上了。”辣椒嘟囔着。
    时在风用手指戳了一下辣椒的头,对麻婆说:“麻婆,你当妈后就越来越刻薄了。”他虽然不服气但还是回卫生间洗漱去了。
    时在风悠哉地吃完早饭,想着今天一大早就被吓醒,没睡好,应该打电话去图书馆请个假。他现在这个图书馆系统管理员的工作也是临时兴起找的活。他计算机专业出生,毕业后也像平常人一样进公司累死累活了几年,爷爷去世后就辞职回家。他们家虽不是富甲一方但也还蛮富足,有一些自己的生意,但都交给了专业人士打理,自己不用出力,不过有兴趣也可以去经营,但是他没兴趣。辞职回家后,在他闲得慌的时候正好碰上了这个图书馆系统管理员的工作。进去两年多了,他已经是图书馆里出了名的“体弱多病”,三天两头就要请假。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像真的生病,他在图书馆潜心研究各种疾病的症状,最后把它们融会贯通,并表现得淋漓尽致。馆长老周以为他是发现自己生病后才不断地查阅医学资料苦苦专研,还一直替他担心,主动给他提供帮助。
    电话一接通,时在风就自带病体,一边用很重的鼻音叫了声馆长,一边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馆长老周一听这情况,还没等他自己开口说请假的事情,他就替他说了:“小时啊,身体又不舒服啦?那就在家休息,要不就去医院看看,那个系统改善方案晚几天交也没关系。”
    时在风缓了缓咳,说:“谢谢馆长,今天实在是不舒服。那个方案我昨天已经弄好放你桌上了,你有空的时候看看行不行,咳咳。”
    “哎呀,小时,不是我说你,身体不好就缓一缓,这么拼干嘛,难怪今天不舒服。”
    “那都是我应该做的。”
    “好好,馆里面就需要你这样的员工,办事效率高,从来不推脱。那你在家好好休息,年轻人以后的日子还长,多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太累了。”
    听到老周“年轻人”的潜台词,知道后面又会有一大段的大道理,时在风赶紧接过话头,说了句谢谢,把电话挂了。
    天气正好,时光也正闲暇。在书房里看了大半上午书的时在风拿着一本书走上阳台,朝着正在窝里顺毛的老黑扔一颗干果说:“老黑,书上说喜鹊除繁殖期间成对活动外,常成3-5只的小群活动,你怎么就单独活动?是书上说的不对,还是你这只鸟有什么怪癖,其它鸟都不愿跟你厮混在一块啊?”
    老黑啄着掉在它窝里的干果,快速地看他一眼,说:“人类除了繁殖期间成对活动外,也常以3-5个小群活动,你为什么都是单独活动?你有什么怪癖,让其他人都不愿意跟你在一块?”
    “是他们不愿意吗?是我不愿意跟他们待在一块,要是我愿意他们都抢着跟我一块。”时在风心虚地大声解释,本来想调侃老黑,却被老黑反调侃了。
    老黑“喳喳”地干叫了两声,没理他。
    “我在外面可是很受欢迎的,朋友多得是,每天都有人叫我一起去喝酒吃饭,馆长老周还经常叫我去他家玩,我都没去。”时在风尽力为自己辩解,“还有我们那叫谈恋爱结婚,不叫繁殖,不要说得那么难听,你们才叫繁殖。”
    “你们人就喜欢拐弯抹角的美化自己的东西,不要跟我讲大道理,我很忙,没时间听。”
    “你很忙?一天到晚就看见你蹲在树上打瞌睡,倒还真是忙,再这么忙下去你就等着打一辈子光棍吧。”
    “你也是一样啊,反正你也要一直打光棍,那有什么关系。”老黑不以为意地说。
    今天是没看黄历,早上起来就被它们欺负,现在聊天都没办法掌握到主动权了,这太不像自己平时的作风,看来早上起床就不顺畅严重影响了自己的发挥,一定是麻婆给他下降头了。时在风大声说:“谁要跟你一起打光棍,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还有好几个。”说这话他明显感到底气不足。
    “在哪里?在哪里?”老黑故作好奇的四处张望。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有空先管好你自己吧,书上还说喜鹊肉可入药,主治虚痨发热、热淋、石淋、胸隔痰结、久病体虚等症。你独来独往,小心哪天被人捉去炖药吃了都不知道。”时在风指着书上的一段话气愤地说。
    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老黑跟着时在风这么多年,其它的没长进,这嘴巴到是在每天的斗嘴中变得越来越厉害了。
    再回到书房时在风就失了看书的兴致了,正好花椒它们吵着要出去玩,他就带着辣椒、花椒、俏俏三个小家伙去湖边钓鱼。湖离别墅不远,往山里走十多分钟的路程。辣椒和花椒被他扔在背包里,俏俏则被他单独放在外衣口袋里,一个是为了方便照顾这个小姑娘,还有就是避免背包里的两只小家伙打架的时候伤到它。俏俏可是家里最受时在风疼爱的一个,也是最惹人怜爱的一个,是他的小棉袄。虽然隔着物种这个大界限,但是俏俏对时在风的依赖甚至超过了它对亲生父亲豆腐的依赖。当时麻婆怀上小宝宝后,时在风就说要让它们一家老鼠组成一道完整的麻婆豆腐,现在主菜都有了就差佐料,所以小老鼠出生后,一只被命名为辣椒,一只被命名为花椒,本来是想把剩下的那只命名为肉末的,但在他把它放到手心,它抱着他的手指讨好地蹭了两蹭后,时在风放弃了肉末这个名字,给她取名俏俏。
    辣椒和花椒在背包里上蹿下跳地打架,动静实在太大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背包里装了一头正试图挣脱禁锢的怪物。时在风忍无可忍,停住脚步,偏头对背包里的两个小家伙说:“喂,你们俩给我安分点,现在是在外面,别人看到了还以为我背包里装了头怪物。”
    辣椒从背包盖缝探出半颗脑袋,四处张望:“骗人,我们在山上,这里没有人。”说完直直地掉到背包底部,正好砸在花椒的身上,两个又打做一处。
    “你们再闹下去我就把你们仍在这山上,变成两只无家可归的野老鼠。”时在风威胁地说。
    软的不行这硬的还管点用,两只小家伙立马就安分了不少。
    这好天气,去湖边遛弯玩耍的自然不会只有他们。一只雪白的大鸭子带着一群小鸭子“嘎嘎”地叫着走在前面,老远就听见它们吵闹的叫喊声。它们见时在风走近,赶紧害怕地往一边躲,大鸭子还防备着不住地叫小鸭子们小心。
    “鸭婆。”时在风冷不丁地叫道。
    大鸭子直起脖子仔细听,偏着头四处张望,满脸的疑惑。
    “鸭婆。”时在风又叫一声。
    这下时在风口里的鸭婆听出来了,是正慢慢走近的这个人在叫它。它偏着脑袋看着他问:“干嘛?你叫我?”过了一会又问,“你能说话?你会说我们的话?”
    “很奇怪吗?”时在风说。
    “你怎么能说我们的话?”鸭婆问,“人不能说我们的话的呀。”
    “我们一直都能说你们的话,所有人都会,你不知道?”时在风开始瞎扯。
    “真的?不可能,以前怎么没听见有人说我们的话?”
    时在风故作惊讶地说:“不会吧,以前从来没有人跟你说过话?”
    “没有。”
    时在风叹息着摇摇头:“这些人太卑鄙了。”
    “真的所有的人都能说我们的话?”鸭婆问。这时时在风已经迈着大步子超过了鸭群,鸭婆跑着追上去想要问个究竟,后面的小鸭子也飞奔着跟在鸭婆后面。
    一起走了不到2分钟,时在风就已经让鸭婆完全相信了所有的人都会说它们的话,平时他们只是故意装作听不懂的样子来骗它们。鸭婆知道“真相”后连连感慨人类的卑鄙,它们这些鸭子竟然被骗了这么多年。
    鸭婆左摇右摆地跟着时在风往前走,跨过枯枝,又跳着翻过一根横在路中间的断木。这断木虽然不大,对鸭婆来说小菜一碟,但对那些个头娇小的小鸭子来说却是一道很难跨过去的坎。鸭婆说得兴起,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孩子没跟上来,也没听到后面小鸭子的喊叫声。走了一段后,还是俏俏跟时在风说小鸭子没跟上来。
    时在风用眼角瞥一眼鸭婆,说:“你们鸭子就是这样当妈的吗?”
    鸭婆不明其意,偏头抬眼问他:“怎么啦?我们怎么啦?”说完往周围一看,这才发现小鸭子一只都没跟上来,全都被挡在了断木那头,伸着脖子叫喊。鸭婆转身啪嗒着两只脚往卡在断木另一边的小鸭子跑去,一边跑一边喊:“哎呀,小短腿们,张着嘴巴喊有什么用,张开翅膀,跳起来,跳起来呀,使劲往上跳,哎呀,再跳高一点,把翅膀张开,翅膀缩在身上面干嘛,张开,张开呀,对,使劲跳…”
    时在风---)


    脑海中的弦嘣的一声被斩断了,顾千一被拉回了现实。她低头看着正拉扯着她裤腿的罪魁祸首——皮蛋,气得眼睛直冒火,提起它的后脖颈扔向一边:“臭皮蛋,你干什么?我说了多少次了,我写东西的时候不要来打扰我,特别是在我思绪飞扬的时候。”
    皮蛋从地上爬起来,摇着尾巴又往顾千一身上蹭,嘴里还发出“嘤嘤”的讨好之声。
    顾千一看着它这副赖皮样,指着它额头说:“你一个大男生还学会撒娇了,害不害臊啊,知不知道那个羞子怎么写,你们狗的脸都要被你丢尽了。”
    皮蛋瞪着圆圆的大眼睛,歪着脑袋可怜巴巴地看着顾千一,往她身上更紧地蹭了蹭。
    “不听话,装可怜也没用。我是不是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写东西的时候不能来打扰我,灵感很重要,千金难买啊,本来写得好好的,被你一弄,现在时在风接下去要干嘛我都接不下去啦。这都是你惹的祸,吃的我都已经给你放好了,你要——”顾千一本来想说‘你要吃自己去吃就行’,但是一看原本被她放得满满当当的食盘,里面已经空空如也,她惊讶地啊出了声:“啊,你就吃完了!现在才几点,你怎么吃那么多!”她瞟一眼电脑上的时间,已经下午4点多了。“呵呵,四点了啊。”她写东西写得兴起的时候总是会忘记时间,今天又是这样。昨晚睡觉的时候突然来了灵感,今早上起床给皮蛋装满狗娘,自己脸都没来得及洗,随便啃了点面包就坐在电脑面前写小说,这一坐下就是一天。
    看着电脑旁自己啃剩下的小半个面包,顾千一这才觉得自己非常的饿,一天只吃了半个面包,皮蛋也一定是因为饿了才不得不去打扰她的吧。想到这,顾千一刚刚还训诫它的口气马上缓了下来。“好啦好啦,知道你饿了,今天做一顿好吃的给你补补,然后再带你出去遛弯,高兴了吧?”
    皮蛋听到这话欢喜得尾巴都要摇掉了,一蹦一跳地跟着顾千一往厨房走去。 | 1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夕夕lu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355天 / 跨度453天】
    • 开贴:2019-03-05 17:52
    • 更新:2020-05-31 22:50
    • 阅读:4955 回复:705 楼主:566
    • 字数:约53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贴图█Ψ【山水之间】14岁女儿,镜头记录暑假孤身走江南的日子53图 大安山人 2017-08-30 21:04 499/51 3/9
    煮酒【连载】三国史在左,中外政治思想史在右:和阴谋论说再见!3图 全言 2017-07-26 21:12 160/176 32/74
    鬼话唐氏聊斋2图 唐宛儿 2010-03-23 13:25 1123/339 86/229
    八卦楼主长期驻扎欧洲gay界 夜店界 有什么问题就问吧32图 vermeeer 2012-06-16 02:40 741/150 13/37
    经济闲谈古玩行的人和事 竹林圣2 2016-10-31 18:40 318/253 33/2767
    情感在一线城市的工作,生活90图 这个女人有点懒88 2020-05-31 01:07 406/335 123/194
    贴图口袋只有118元,如何在市区建一幢房子。持续更新111图 ty_海天一色41 2019-09-24 19:15 79/177 27/186
    经济所有跌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都源自持续性的贬值本币!5图 样条曲线A 2019-12-09 13:36 564/928 51/50
    舞文《从警到匪的蜕变 一个警校毕业生的黑色岁月》 毛李求是 2017-07-29 11:57 2074/240 74/2615
    亲子怎么走出痛苦15图 阳阳2016forget 2019-09-25 21:25 84/460 157/1078